更多精彩

一袋米一种情绪

时间:2017-08-09 来源:原创 作者:月似人伤 阅读:9
                          一袋米一种情绪

恍惘渐渐的沉淀岁月流沙里,足陷坎坷,却不是没有未来。

风吹起,微微凉爽,提神些。牧人背着粮袋,着急归去。

圩下,养鹅的农妇顾首相盼。太阳怕是要落下了,丈夫还没有赶会,作为妻子焦灼编织她的脸颊。远处,远远不见头的鹅啊鸭啊,欢愉地抢食着堆积着的饲料。池塘里增氧的机器在喷洒水柱,那般的场景好似公园一角。

  黄昏时了,终于牧人跨过最后一段泥泞小路,逢转将至家园。这时他舒缓了沉重的心情,仿佛是为了宣泄积压许久的郁气,他大声的呼唤:鹅!来来!…..鸭!来来!…..

农妇感觉听见了什么呼唤,也随即大声呼哧:冬,个是你啊!冬…..

远远听的一声回答:是我,我回来了。中午村里王宏宇家的小孩考上大学去吃酒的。临晚回来我从三岔路背了袋米,家快没米了。

哦,你个唐袍子子,这么晚才回来。害的我急死了。赶紧吃晚饭吧,晚上蚊子多歹。过些时候,男人回来了。放下米袋,拾起妻子早已盛好的饭碗,大口大口巴拉巴拉的吃起来了。

。。。。待续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