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八月,静待幸福

时间:2017-08-08 来源:原创 作者:布衣粗食 阅读:9
  
  文/布衣粗食
  
  过了八月,便是秋天了,于是乎,八月,多了盼望收获美好的心情,添加了几分熬过夏天的坚韧。
  
  八月,荷塘依旧清香四溢,那碧绿的荷叶,生长到了极致,挨挨挤挤,把整个水面都罩起来了,密不透风的样子,只有朵朵盛开的荷花,执着向往阳光,在夏风中摇曳。一些开得早一些的花,已经成了美味的莲蓬。荷塘边,孩子们眼直直地看着荷塘深处的莲蓬,成了八月天成的馋嘴图。
  
  抬头看看天空,阳光耀得眼都睁不开,刚刚低头揉揉眼,一朵乌云飘过来,遮住了阳光,豆大的雨滴,打得人脸生痛。八月,夏天的威力越发膨胀,把东边彩虹、西边雨的乱象演绎到了极致。一阵雨、一缕阳光、一声闷雷、一溜狂风呜咽,它们之间,只是一个脚步的距离,好似孩子的世界——翻脸比翻书还快。
  
  星光更加灿烂了,银河格外地明显,连河岸的牛郎织女都能看得清楚。还有月亮,皎洁明亮,愚笨的蝉总以为黑夜一直未到,一个劲地在月光下嘶鸣,即便被人逮住了,还不忘“知了、知了”,其实,它压根就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的区别,导致自己成了人们的玩物,白白送了性命。
  
  我所居住的小城,八月总是多彩的,像一本厚厚的精装书,封面是彩云,封底是蓝的河面,内页是闪烁的霓虹和高高矮矮的房屋、纵横交错的街道和桥梁,还有顶着烈日讨生活的人们。清晨或者傍晚时分,阳光早早升起,迟迟不肯落山,于是乎,把白云的脸烤焦了,成了红扑扑的模样,云朵飘悠到穿过小城的河面上,再现了“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诗意。
  
  八月里,我们还能看到老人们在树荫里舞蹈、聊天、打牌。那些害怕寒冷的耄耋老人,不饶人的岁月,迫使老人坐上了轮椅,还许用上了拐杖,也只有滚烫的夏天,才能出门走一走,浑身的血液才有了涌动的感觉,人也更加年轻了。
  
  当然,最美的是,八月的爱情。男女衣裳单薄,女人们露出了长腿,还有性感的锁骨、脖子、美背,让男人遐想,有了更多对爱情的追求。夏天的裙子,是最美的花朵,一会儿“开”在公园,一会儿“开”在街头,一会儿“开”在心仪的男人心里。那句“我愿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脍炙人口的话,大概只有这个季节才展现神奇色彩吧。
  
  不管怎样,八月里的夏,还是有些疲惫了,开始心疼被酷暑煎熬的人们了。季节的变化,也让世界看到了转机,庄稼开始结果,果园开始成熟,人们开始思考春夏季节自己做了什么,接下来又该做点什么。八月的时光,是一种警醒,给慵懒的人们一个失败的预告,给勤快的人们一个收获的提示。
  
  站在八月的时光里,我仿佛听到了爱的呼唤——小河滋润着稻田;树影送给人们阴凉;阳光灌输果园甜蜜;月亮为爱情点灯;彩云愿作城市衣裳......
  
  作者:朱钟洋;笔名:布衣粗食。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