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问义并介之人---读与山巨源书

时间:2017-08-08 来源:原创 作者:梦阑珊 阅读:9
  读《与山巨源绝交书》有许多不甚了然之处,仅以关于“并介”一词解释的疑窦,丐请方家廓清迷津。
吾昔读书,得并介之人,或谓无之,今乃信其真有耳。
我从前读书,看到那种心性倍乎耿介之人,时常怀疑他是不存在的。现在才真正相信那种人、那种心性即秉持独特生活旨趣状态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性有所不堪,真不可强。

本性所不能接纳的东西,真是勉强不来的。

今空语同知有达人无所不堪,外不殊俗,而内不失正,与一世同其波流,而悔吝不生耳。

现在世人空泛的谈论说都晓得,生活中有那样子的达人没有什么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他们处世为人从外表看与世俗没有两样,而他们思想却不曾失去正直的信念,他们和尘同俗随波逐流,而内心也不会滋生悔吝休咎这些考量。

这是我的理解。

我以为难点,产生歧义的地方在:并介,空语,同知,悔吝也得算上吧。

因为汉字的单字就是词,语义多,繁复,我说的繁复就是衍生含意的方式,造成误解几乎是在所难免。一个字会出现截然相反的两个含意,往往让人无所适从。

并介的使用,我孤陋寡闻,嵇康这里以外,前后我都没有见过。通行的解读是:谓兼善天下而又耿介自守。因为,并的本义中有“兼”的意思,结合对嵇康本文的理解,就认为是这个样子。我认为不准确,如果这样理解的话,这个造词的方式非常牵强,应当是,并字来修饰介,强调介的形式,程度,如此来表示介所陈述的那个样态。

当然要联系全文看,因为是嵇康自己用,别的高人没见这样用过,其中有运字的个人风格在里面,应当也是理由之一吧。那看上下文,乃至于全文,我尤其认为只好做这样的理解。

书信是写给山涛,后人加一个题目,叫:与山巨源绝交书。然而,我认为它主要是对外宣示,主要是对当朝司马昭的隔空喊话。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是实质考虑人物性格,和友情的特点,而且山涛年长嵇康十九岁,其中夹杂对友人兼兄长的山涛,肆意狂言,与其说是指责,甚至涉嫌谩骂,实质绝对包含知己间那样一种对感情志趣纵驰以骋空间乃大的诠释。这样看,究竟是对谁讲话,或者主要是在对谁讲话,犹如纠纆,貌似不易区分。

但是,这个绝交也是真的,就是决裂是真的。当然是对司马昭。

前面这句:故尧舜之君世,许由之岩栖,后面这句:己嗜臭腐,养鸳雏以死鼠也。愚以为都不是对山涛讲的,尤其后面这句,山涛是引荐他,不是与他争夺,鹓鶵的典故,是说对一个东西有所争竞,存在争竞的只有忌讳他的司马氏。当然,客观上,司马昭怎样看待嵇康,是不是比作一个浅在威胁那样看得起他不好断言。而这两句,设比两端的的两个人,都不是山涛和嵇康。

那么把对山涛的话和对外宣示的话糅杂在一起说,是不是这样呢?我认为肯定是这样的。但主次,真假就需要分析。我以为,宣示为主,是真的;与山涛绝交之类是假的,大致是指桑骂槐的样子,固然是次要的。

那么与山涛绝交,就要讲理由,理由是构成全文的主要语言,而实质是假的,做戏文的,但假戏也要几分真演。魏晋空谈的先驱不是嵇康,而嵇康则确是其中的亮点。这些口谈真人的家伙是最纯粹的假人,别人拿他们没办法,司马昭也不可能杀掉那么多,但是,刘渊,刘聪,石勒这一帮人有办法告诉他们,弄虚作假的后果,相信也让他们中一些人体会到这样玩弄人生的假,代价还是蛮高的。

几分真演在哪里?我以为,就是嵇康要真的说出自己一种信仰,一种生活态度,一种世界观人生观,这个来不得半点虚假,这个是作为可以尊重的个体存在的前提。你自己是什么都不敢说,说不清楚,还做什么需要话语权的对立者?

所以,并介之人自指,开宗明义。

接着说达人怎样,从帝王,圣哲,能臣,贤明一一说到,其中糅合到一处来讲,故意制造一种语言的气场。举例圣王说尧舜,有讽刺,对刘曹司马三姓的帝王游戏,在这里影射一下,但是他不在帝王里说文武周公,可见高傲的很。而最后他自比之人是尚子平、台孝威,准确体现非暴力不合作,讲我只是不臣天子。

这里的论述,就讲,反复讲两种人,并介之人,达人。否定任何一者的存在都是讲不通的。开篇把老师庄子老子搁到外头,然后说达人如何君子如何,隐士也就是他这类的并介之人如何。这样一团和气的谈话模样,叫做好说,好好的说我这个心性为人不想也不适合做官,我只要做一个普通人。

意思说,这个有,这个可以相安无事的活在一个天覆地载里面。

接着开骂了,此后一浪高过一浪的“骂街”,就是要展示我这样并介之人有多么不和谐,多么的无法和谐。拿山涛做靶子,也是等于为他开脱。讲,竹林七贤不是政治集团,不是有政治目的的搞小圈子,而且,山涛和我也是公然决裂了的。

这样就不惜把老大哥骂个狗血喷头,何况他也忍不住一直的指桑骂槐。会说的不如会听的,司马昭绝对比我们看的明白。

返回来讲,如果嵇康自己不能明确提出自己的人格形态,所有的言辞就真的是骂街。犹如泼妇了。因为那样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所以全篇是一个并介之人,不和谐,不妥协,不以为然,没瞧上眼,对着另一个人,帝王司马昭。

说你隐就隐呗,还乱发声,就有这样的人,嵇康是最典型的例子。

空语,同知。

我以为空语是嵇康的一种行文性格的体现,骄傲。骄傲于是讽刺无处不在。他承认有达人,他不否定有达人和达人的高明之处,但是,他认为当今世上哪里有什么达人,都是蝇营狗苟的俗人。都不能做到达人那样,或兼善而不渝,或自得而无闷。这些人干进之声,鸣声聒耳,营求之态,千变百伎,完全就是一群丑类。

那么这类俗人充斥的社交圈子,大言不惭的传说达人如何如何,只是空泛之谈,都不负责任的瞎说,是没有自尊,没有灵魂的势利小人的人云亦云。

而这些人,有富贵在身,权柄在手,自以为很了不起,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无所不知,讲起达人这个东西的时候,都说的头头是道,而且互相推许:我们都是圈里人,都明白,其实我们就是达人。类似这样,嵇康四个字,空语同知,就是让我看到这个画面。

悔吝,

悔吝不同于后悔,悔恨,含意要多、要重、要不单纯是一种情绪。从侧面证实达人有真本领不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属于事前有能力操控,事后有办法自处,身心合一,不自我纠结。

如果,嵇康不承认并介之人,那么自然更谈不上把并介之人作为自己的标榜,就是这里的并介之人含意就是,兼善而且自守,我目前的理解还不是这样的,我确实是一个相当愚钝的人,我的理由有两点,第一,几乎等同于后边给达人设定的解释,重复,混乱。第二,嵇康本人则形同无物。

嵇康想其为人的尚子平,台孝威,以嵇康的个性,只是自谦的设比,设比准确,不代表他真的自认为如此。他自视极高,他设比的那样人物,只好说成是并介之人。类似说加倍,整个,全然,从里到外的介到无法随俗的那个人。看他的文字宣示,也是这样,我不合作,我要归隐,但是,我的思想主张,却要大声说出来,我的好恶,我对世界的观感必须成其醒世的黄钟大吕。
记载讲,后来嵇康因为好友吕安吕巽自家弟兄的一桩风流命案,受到牵连枉死法场,有难为叹惋之处,不值。再后来,嵇康的儿子嵇绍在八王之乱时候,效命惠帝,归死荡阴,愚以为超乎不值。
抱琴行吟的并介之人难道就该当是这样的命运吗?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