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鸿雁何时飞18.

时间:2017-08-04 来源:原创 作者:池莲 阅读:9
  哎呀,阿钰哥:
我被整整地煎熬了一个夜晚再加一个上午,好不容易听到了下班的铃声,我就像离了弓的箭似的第一个“飕”出了医院的大门,坐车,小跑,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溜风似的来到了大连饭店,在大厅服务台,当喜出望外的得知了台湾的王先生就住在601客房里的时候,我高兴得近乎发了狂,手足无措,上帝呀!我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停止了七上八下地晃荡,脸上却顿感像一盆火在燃烧......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静了一下心情,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来到了601门前,我屏住了呼吸,轻轻地敲了两下门,没见声响,我又用力地敲了两下,“谁呀?”一声清脆银铃般的声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我,是--来--找--王先生的”我紧张地从嗓子眼里挤出来几个字,,双腿在不停地打架,心也在“咚咚咚”地擂个不停,门开了,一个仪态端庄的儒雅夫人,微笑着向我点了点头,有点疑惑地瞪大了双眼,我赶紧自报家门“对不起,打搅了,我叫池莲,是原来二七广场卢钰儿时的邻居”,“啊!啊!......快请进!快请进!啊建!你看谁来啦?”女主人惊喜万分,一边让我坐下,斟茶倒水,一边抑制不住地向里边的房间大声喊道......
“谁呀?”一个睡意犹然的男士从房间里走出来,“是阿莲妹妹呀”夫人拿着水果高兴地说,“啊!是阿莲妹妹!?”这个大腹便便的王先生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呆了,好一阵才猛醒过来,赶紧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使劲摇晃起来“阿莲,阿莲:怎麽会是你?我们找了你很久呀,你在哪里呀?”王先生兴奋的象喝了一瓶威斯基,红光满面、手舞足蹈,“快坐下,快坐下”,我轻轻地坐下,“王先生:我现在在广州工作,最近一周是单位派我来大连公干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呀?”王先生急切地问道,“昨天我去了一趟旧屋,是一个大妈给我的一封信”,“啊!太好啦,真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为人何处不相逢啊”王先生激动了起来......
“我是前年才来大连的,因为蒋经国先生发了一道密旨,允许老兵回大陆省亲,所以我就代表老爸偷偷地辗转来到了大陆看个虚实”,“是吗?”我被这个神秘的举措拨动了一下心弦,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热盼着他快点讲给我听,“临行时,啊钰,我的好朋友,委托我到大连二七广场探听你的下落,谁知没人知道,我也就只好暂时放了下来,可老天不负有心人哪,哈哈哈哈......”,
“阿钰哥他现在怎么样啊?”我实在忍不住了,急切地询问着,“不错!他和我是儿时的好邻居、好同学、好朋友、因为老爸都是国民党的少将军医,所以关系一直很好,我们同时在美国读大学,博士毕业后,又回到了台湾,我学的是商业管理,他学的是法律,因此他就在台北开了一间私人《律师事务所》,还很有点名气呢!我现在在大连考察,准备投资旅游行业,正在和有关人士商谈”,从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可以断定已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啦,我真替他高兴呀,“要是阿钰哥也在大连或广州该多好啊“我不禁“私心一闪念”......
“她父母亲都好吗?儿女都还好吗?”,“很好哎,我们的父辈都已经退休在家老有所养啦,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回到故乡看看呐,啊钰有一双很了不起的儿女呀,都在美国读博士,夫人也是他大学的同窗,两人共同开发他们的事业呢,他们希望有机会能来大陆观光,看到你”,我欣喜地说:“会的,好的,因为现在大陆已经改革开放啦,很有希望呀。不是说:分久必和,合久必分吗?”“哈哈哈哈......我们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时间就象安上了发动机,眨眼就快到了上班时间,我连忙起身告辞,“晚上下班过来一起吃饭,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哪!”王先生夫妇真诚地说道,我也毫不客气的答应了。
恋恋不舍、恋恋不舍、心花怒放、心花怒放......
一个多么美妙的夜晚.....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