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求凰

时间:2017-07-25 来源:原创 作者:善天 阅读:9
   求凰
寒冬腊月,纷飞的花为都城增添了独特的美感,L大学的舞台上正在进行着每年一度的新生才艺大赛。下一个出场的是三号选手,请接下来的选手做好准备。“你...你好,我是校报的记者,我叫皇甫妍,请问你能接受我的采访吗?”“我一会就要上场了,恐怕没有这个时间。”“就几个问题,可以吗。”皇甫妍红着脸,低着头问到。“那好吧,你尽量快一点。”“请问叶枫同学,你的古琴是什么时候学习的呢?这次参赛的曲目有什么寓意吗?”

“我自幼跟随古琴名家学习古琴,这次曲子名为《求凰》,至于寓意,嘿嘿,我不告诉你。”说完叶枫便向台上走去。“真小气,不就是一首破曲子吗?有什么不能说的。”皇甫妍噘着嘴都囔着说道。“下面有请四号选手叶枫,他的参赛作品是古琴演奏——《求凰曲》。”叶枫上台作揖,在古琴旁边点燃一个香炉,盘坐在古琴后。香烟袅袅升起,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没想到这人还挺讲究。”皇甫妍细声嘀咕。铮~琴音响起,全场都静了下来。“铮铮琴音醉人心,一曲求凰寄情愁,凤飞四海终不寻,对饮明月寄思愁...”

“杀~”“活捉魏国长公主皇甫妍,赏千金,封万户侯!”“这是,在哪。”皇甫妍惊慌的打量着四周,此刻的她被十几个身穿甲胄的士兵护在中间,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夜晚,到处都是厮杀声,兵器碰撞的声音。“坚持住,叶将军一定会赶过来的。”“公主?我怎么成公主我怎么成公主了?”皇甫妍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装扮。“我穿越了?还是我在梦中。”“啊~”护在皇甫妍身前的士兵一个个的倒下,染红了皇甫妍的长裙,鲜血溅在脸上是那么的真实。“难道的穿越了?那我这也太惨了,明明穿越成一个公主,但是一上来不要死我不甘心呀。”说己哭了起来。“公主莫怕叶将军马上便会杀到。”“噗。”一把长刀插入,那名士兵便倒在了血泊之中。“啊,救命啊!”皇甫妍大叫。

“魏国前将军叶枫在此,谁敢伤我国公主。”一声马鸣,只见一名白袍小将,手持一把亮银枪,胯下骑着一匹照夜玉狮子从远处杀来。“公主上马。”“叶枫,怎么会是你,我们怎么会...”话没说完,皇甫妍便被叶枫拉倒马上,向外冲去。“叶枫,你也穿越了吗?我们不是在比赛了吗?”“公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一切等脱险再说。驾!”这一夜,注定是血流成河,叶枫的枪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唏律律~”照夜玉狮子发出疲惫的声音,天已大亮,两人一马此刻逃到一处山谷之中。浴血奋战一夜,皇甫妍已在叶枫身后熟睡,白袍早已别鲜血染红,手中的枪尖还在滴血。扑通,叶枫带着皇甫妍重重的摔倒了地上。“哎呦~”皇甫妍咧着嘴说道。“叶枫,叶枫,你醒醒。”皇甫妍焦急的说道,“这是哪里受伤了吗?浑身是血,我也不知道哪里受伤了啊。算了,救人要紧,脱了再说。”......

两个时辰后,皇甫妍坐在篝火旁烤着衣服,旁边躺着毫发无伤的叶枫。而夜照玉狮子则在远处吃草。皇甫妍拄着玉手,呆呆的看着叶枫。“真厉害,杀了一夜,毫发无伤,就是累了点。不过这胸肌倒是不错。”说着小手便摸了上去。 “恩~”叶枫逐渐的有了意识,吓得皇甫妍连忙收回小手。“公主。”叶枫开口,看到自己赤裸着上身,连忙起身跪下。
“属下罪该万死,请公主恕罪。”
“哎呀,你这是干嘛,救了我,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怪你干什么。话说,你不是穿越过来的吗?”
“穿越,什么意思?”叶枫起身,将衣服穿衣服。“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穿越过来的吗?这个叶枫就是这个时代的吗?”皇甫妍在旁低语。“叶枫你给我讲讲我是谁,你是谁,我有事为何被截杀的。”
“您是魏国长公主,属下是魏国前将军,此次公主是去外族亲善,不料遭到前朝余党的截杀。属下护驾来迟,妄公主殿下恕罪。”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也别恕罪恕罪的了,我也当不起这公主,以后随便点就好。”
“这可使不得。”
“哎呀,好了,没有什么好不好的,我饿了,快去准备吃的。”
“是。”叶峰带着疑问出去打猎去了,这公主是怎么了,难道是吓傻了不成。
篝火旁,皇甫妍丝毫没有吃相的吃着烤好的山鸡腿,“恩,虽然没有什么调味品。但是这原汁原味的吃着还不错,以后多烤给我吃。嘻嘻。”
“这还是我认识的公主吗?难道真的是傻了吗?”叶枫呆呆的看着公主,心中陷入了沉思。

“看我干吗,我好看吗。”
“好看。”叶枫下意识的说道。
“想不想让我以身相许呀。”
“属下不敢。”叶枫连忙说道。
“哈哈,看你傻样。”皇甫妍大笑道。“好了,不逗你了。话说我们怎样才能回去。”
“这山谷较为偏僻,不易被人发现。我会每天出去打探消息,只要在这里等着我们的人来就我们就好。前方有一个山洞,可以住在那里,我会在洞口守着。”
“哦,好吧,都听你的。”皇甫妍说道“好无聊啊,来过来陪我聊一会天吧。”
“这...”
“快,坐过来。”叶枫只能听令,坐在皇甫妍的身旁。“叶枫,你武功这么好,其他的呢,你也会弹琴吗?”
“属下略懂一二。”“那你听过《求凰》吗?”
“这...属下才疏学浅,并没有听过这首曲子。”
“哦,那他是从哪里学的呢,还是说我穿越的年代太早,没有这首曲子。”皇甫妍轻声说道。
“不知公主从哪里听到这首曲子的。”
“是一个和你长得一样,也叫叶枫的人弹得。”
“哦?还有这种事情,属下倒是想见一见这个人。”
“你见不到,因为他在2016年。”皇甫妍下意识的说道。  
“2016年是何年啊。”
“对了,叶枫。你教我弹琴吧。”皇甫妍连忙岔开话题。
“属下乃一介武夫,虽懂得一些琴技,但是难等大雅之堂。公主若是想学,想必皇上会给您找来天下最好的琴师的。”
“哎呀,我才不要,我又不认识他们。就这么说定了,回去以后就就我弹琴。现在,你教我练剑吧。”皇甫妍兴致勃勃的说道。  
“这...使不得啊。公主乃万金之躯。怎么能练武。”
“哎呀,别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少废话,快点教我。”说着皇甫妍便拉着叶枫的手站起身来。“快点,快点。”

转眼,三月已过,叶枫每天都会出去打探消息。而剩余的时间便会陪着皇甫妍练剑,讲故事。“呼,好累啊,叶枫你说的是不是很笨啊,三个月了,我都没练会这套剑法,”皇甫妍擦着香汗说道。“公主殿下聪明过人,怎么是笨呢。”“哼,我才不信呢,如果我不是公主而是你的士兵,你才不会这样说呢。”“这...”“你看你看,你犹豫了,果然是这个样子的。哼,不理你了。”“公主殿下,属下知错,属下罪该万死。”叶枫连忙说道。
“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你怎么一天天的就知道这个,你就不能换一个词,气死我了。”
“那...公主说什么属下照办就是了。”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首先,以后不准用属下这个词,要用我,说我错了,而不是什么万死。还有,以后不准叫我公主,叫我妍儿,或者是小妍都行。”
“这可使不得啊,这可是要杀头的。”
“呸呸呸,杀什么头,这有没有别人。让你叫你就叫,不然...不安我就绝食,你看着办吧。”
叶枫也是满脸的汗,感觉比单枪匹马杀到敌军还难。“小...小...小...”
“哎呀,你行不行,到是说啊,怎么比杀人还难。”
“小...小妍。”
“嘻嘻,这就对了。”
“公主,我们的军队来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皇甫妍心中有一点伤感,对她来讲,这里才是她最快乐的地方,而皇宫则是陌生的。她喜欢这里,这里的山,这里的水,和这里的人。
此时 ,已是金秋时节,皇甫妍坐在马车中,望着窗外,那洛阳城外的景发呆。他发现自己喜欢上这个身份了,不是因为地位崇高,而是因为认识了叶枫,那个带着她从千军万马中杀出,血战八方的男人。他现在害怕自己在穿越回去,或者是从梦中醒来,将这一切成为浮光泡影。这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幸福的时光。
回到皇宫,自然是各种的庆祝。皇上大摆筵席,宴请文武百官,大赦天下。所有人为公主的归来感到开心。但是,宴会上缺少了一个人——叶枫。皇甫妍四处打听,才得知,边关告急,叶枫被任命为骠骑大将军,远征边塞。所以赶回来以后便直接奔赴战场。
是因为我亲善没有成功没吗?他还没有好好休息就赶上战场。皇甫妍担心到,说着便让下人研磨:“小叶子,没想到是我吧,嘻嘻,有没有想我啊。我跟你讲,我现在快烦死了......还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最开心了,父皇也是的,带兵打仗谁不行,明明你刚回来,就让你去。画个圈圈诅咒他,你还没有叫我弹琴呢,快点把坏人打跑,回来叫我弹琴。”接下来的岁月,边关频频传来捷报。皇甫妍每天的事情就是静静的等着边关的来信。叶枫也是过三次信,不过都算是中规中矩,也就是说让公主注意身体什么的,但仅仅是这样也能让皇甫妍高兴许久。
转眼,又是三月。洛阳城此刻已是银装素裹。“公主,边关来信了。”“什么,快给我看看。”皇甫妍兴奋的说道。“瞧把我们公主急的,平常都没见过这样积极。”一旁的侍女也和公主开起了玩笑。皇甫妍急忙的拿过信封,趴在床上仔细的读了起来。“妍儿,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吧,你最近还好吗,每次看到你的来信,我的心里都是特别开心的。之前在山谷的日子也是我这辈子一来最开心的日子。不过,恐怕不会再有了。我叶枫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三个月的相处,我渐渐地喜欢上了你,但是,你我身份有别,君臣关系让我只能把心思放在心里。当你让我叫你小妍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的开心吗?我不禁一次在你睡着的时候,轻轻地低唤你的名字。多希望每天清晨这样唤醒你。然后一起过着诗情画意的生活。我教你的剑法其实是一段剑舞,我有时候在想在我弹琴的时候。你能为我舞上一曲那会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是不会再有了。
边塞是我自己要去的,因为他们要想和皇室联姻,迎娶你,不然便大举南下。我不允许,绝对不允许,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既然想战,那我便战,战到他胆寒,战到天地为之动容。我在想,待我打下这最后一座城,你...可愿意。嫁给我。可惜 ,我...”
此刻皇甫妍眼眶红肿,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但是在没有确认之前,她是不会相信的。“他是战神,之前救我连一点伤都没有受,攻陷了这么多做城都没有事情,怎么会,一定死他在骗我,说不定他以经回来了,然后故意这样吓我玩呢,一定是,一定是这样的。竟然敢骗我,看他回来怎么收拾他。”一边说着,一边流着眼泪。而脸上却带着相信他的笑容。
“公主...边关急报,叶将军在攻打最后一城的时...遭人暗算...生死...生死不明。”话音刚落,皇甫妍一口鲜血涌出。昏厥在地。三日后,边关来报。叶枫被俘。
“父皇。我愿意联亲,已换得魏国十年太平,以及叶枫的性命。”
半月以后,皇甫妍随着嫁妆远赴边塞。“欢迎公主殿下,快开城门。”“慢着,我要先见到叶枫,就在这。”皇甫妍在车中说道。“来人,带叶将军。”
“妍儿,你怎么来了,我对不起你,没有拿下这最后一城,我...”
说着皇甫妍从车中走出,身穿红色嫁衣,头戴凤冠霞帔,“我美吗?”
“美。你什么时候都是最美的。”叶枫此刻已经哽咽,
“别哭,这大喜的日子怎么可以哭呢。我今天来就是和你成亲的呢。”皇甫妍擦了擦叶枫眼角的泪珠,但是此刻自己的眼角也已经湿润。“你愿意...愿意娶我吗?”
“愿意。我愿意。”
“那你愿意爱我一生一世吗?”
“愿意,我愿意。”
“那。你愿意....你愿意每天叫我弹琴,天天被我欺负吗?”

“愿意,我愿意!”
“这就够了,叶枫,你记住,我皇甫妍今生,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现在,走!快走!”
“不!我要杀光他们!我要屠尽这天下所有阻挡我们的人。”
啪!“你在胡说什么?你败了,你知道吗,你败了!现在你要做的是走,离开这里!滚!滚啊!”说完,皇甫妍头也不会的走向城中。
三日后,外族都城中张灯结彩,欢庆大汗赢取魏国长公主。
“报~有敌将攻城。”
“有多少人。”
“一人,一骑。”
“哦,原来是哪个痴情汉,走,叫上公主去看看。”
城楼上一干重要人等都在向下观望。“谁下去斩了这人,正好助助兴啊。”“属下这就去斩了他。”
“你怎么又来了。快走啊!你救不了我,快走啊。”
叶枫一句不发从马上拿下古琴,盘坐在地上。铮~琴音阵阵,似仙曲下凡,这是...这是《求凰》。“铮铮琴音醉人心,一曲求凰寄情愁,凤飞四海终不寻,对饮明月寄思愁。寒意处处催人老,北风萧瑟斩心头。今宵梦与佳人舞,金乌东升散九州。”皇甫妍早已泣不成声,眼中血泪垂落一直在呢喃着,“原来这就是你写给我的曲子,原来这就是写给我的...”一曲作罢,叶枫豁然起身手持亮银枪冲向城门。“杀!”十个,二十个,一百个,五百个。叶枫脚下的尸体早已堆积成山。“这,,,”叶枫做到了,杀到敌人胆寒!但他终究是人。没能逆天。噗,刀光闪过,叶枫战死在血泊之中,但是手中的亮银枪支撑着他的身体,并未倒下。
“不!”天雷炸响,雷光闪过。皇甫妍发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但是自己身处在一个白色空间中。眼前只有叶枫在继续弹奏着《求凰》。
“叶枫。”皇甫妍奋力的抱着了叶枫,死死的不放开。“叶枫。我知道是你,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你。这一世没有人能阻挡我们了。”
“看来你都知道了,孟婆果然没有骗我,这香果然有用。妍儿,你还记得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为你舞一曲吗,来,你来抚琴。”
铮~琴音响起,但是却并没有继续。
“噗~”“叶枫,你怎么了,怎么会吐血。”
“看来时间快到了啊,没想到这一世还是没有如愿啊。”
“叶枫,你在胡说什么啊,你放心,现在科学技术很发达的,走咋们去医院。”皇甫妍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心中却泛起了嘀咕。但是她不甘心,明明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甚至是跨越千年,难道就没能感动上天吗?为什么上苍如此的不公!
“妍儿,别忙活了,这是道伤,没用的。一会我就要烟消云散了,你能不能陪我说一会话。”
“好,好。”皇甫妍此刻也是放弃了抵抗,静静地守在叶枫面前,珍惜这最后的时光。
“妍儿啊,你知道吗,你这辈子的成长,我一直在你身边的。”
说着,叶枫又吐出一口血。
“你7岁那年,发高烧,自己在家。是我把你背到的医院。”
“还有,你十二岁那年离家出走,也是我把你带回的家。”
“还有啊,十五岁那年,你走路玩手机,差点被车撞,也是我把你拽回来的。”
“还有啊...”
咳咳~“你呀,以后自己一个人要小心点。笨手笨脚的不说,还不带脑子出门你说,这以后怎么能让人放心。笨死了。哎。。。总之啊,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自己多注意点,”
“不,不,我不要你提醒我,我要你留下来看着我。”
“乖,听话,我呀,以后呀,不能陪着你了。你也要学会长大啊。人总是要成长的吗。”
叶枫抚摸着皇甫妍的头,两人此刻不说任何话语,静静地度过这最后的时光。
“妍儿,时间快到了,你...忘了我吧,”
“不!”皇甫妍思思的抱住叶枫,而片刻之后怀中的只有虚无。
周围的光幕继续变化。
“你不愿意喝下这碗汤吗?喝下它就会忘记一切痛苦。”
“我不愿意舍下这段记忆。”
“你可以不喝,但是如此,你就不会转是为人,你愿意吗?”
“如果我不记得她是谁,见到她又能怎样?”
“那你愿用千年的痛苦。去换的与她下一世的相遇吗?”
“我愿意。”
“哪怕只有二十年的光阴?”
“我...愿意。”

公元3016年,欢迎大家来到L大学新生才艺大赛,“首先上场的选手是一号选手皇甫妍。他的参赛作品是舞蹈《等君归》。”音乐响起。“叶枫,你看,这妹子长得不错啊。”台下的观众席中一男生。“哎,叶枫,你干嘛去啊。”
“怎么回事,怎么又一个人上去了?”
叶枫从储物装置中拿出一把古琴,静静的看着皇甫妍。此刻两人对视。泪水潸然泪下。
“原来,你还记得。”
相视一笑,那古朴的旋律再次传出:铮铮琴音醉人心,一曲求凰寄情愁,凤飞四海终不寻,对饮明月寄思愁。寒意处处催人老,北风萧瑟斩心头。今宵梦与佳人舞,金乌东升散九州。
全剧终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