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宿命情劫

时间:2017-07-19 来源:原创 作者:浊酒清忧 阅读:9
  
  (一)

  三月天晴,桃花欲醉,梨花纷飞, 距三里外的古谭清镇的李家府邸,白红浅染,瓣落重叠,一声清鸣,李府千金出生,那时,春风拂柳,桃花鲜艳,梨花纷飞,缓缓掉落府中各个角落,李员外大喜,天降祥瑞,望着满地落红浅白,便欣然起意,取名李落红。

  年复年年,日复日日,转眼,落红已是黄花闺女,亭亭玉立,闭月羞花,引得多少大家子弟上门求亲。自落红出生以来,李府便承祥运,欣欣向荣,一举成为清镇数一数二的商富,李元昊笑开了花,更加疼爱落红,只是,每年三月花开,桃梨纷飞,落红便会大病一场,陷入昏睡,寻百医诊治,都不见好,而李府的运途也接连下降,做什么都不顺利,无奈,李元昊只能叹气,落红的母亲为此哭肿了眼,看着落红日渐消瘦,从小到大,落红经历三月,便得修养一整年,然后轮回往复。

  落红,自小乖巧,生的漂亮,喜欢琴棋书画,又善解人意,深的府中大小人群喜欢,因为身体缘故,除了上过街道,便没有出过远门,既向往又害怕,家里的父亲总是说起外面的世界怎样不好,坏人太多,一不小心,便会丢了性命。翌日,一位乞丐路过李府,逢李元昊回府,恰逢三月,花开花落,落红陷入昏睡,府外生意接连不顺,皱着眉头,看着乞丐站在府外仰望,便觉得晦气,正欲怒之呼出,便看到乞丐摇着头嘀嘀咕咕,李元昊,虽为富家子弟,年轻时也经历许多,一瞅,便觉得这乞丐有大学问,放低姿态前去请教

  “先生,不知贵姓”乞丐也不意外

  “免贵,只是途径此地,告辞”

  “慢走先生,李某斗胆请先生到家中小叙”家丁疑惑,不解问道

  “老爷,您怎对一个乞丐如此下气?”

  “胡闹,自个回府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房间门”家丁恼怒,但也不敢违命

  “是,老爷”

  “先生莫见怪,府中子弟不识先生真身,见谅”乞丐见李元昊有些度量,也有些胆识,也不想年轻女子就这样英年早逝,便软下心说道

  “李老爷,不必挽留,且听我诉说,家中有女,命里缺魂,三月昙现才昏昏欲睡,恐命不久矣”李元昊一惊,有些焦急,手抓乞丐手

  “敢问先生,有何办法救治?”

  “千里云山,灵秀之地,此女前尘几世执念,尚在山中,宿命因果,贫道不愿涉足,但又不愿女子拖欠而香消玉殒,贫道这里有两道符,一符可以使家中女儿醒来,保三年平安,另一符只能到云山最后关头才能打开,若想家中女儿长命,只能支身前往千里外的云山,切记,只能支身独往”话毕,乞丐便消失不见,吓了李元昊一跳,便俯身跪下,细语感谢

  府中,青砖红瓦,绿意鲜然,小径通幽,青竹展叶,庭院,桃花鲜艳,梨花纷飞,一层一层,李元昊这些年也觉得奇怪,为何自家桃花不败落,梨花不纷飞,唯独三里外的桃梨双林纷飞至此,巷院满落,还请法师做过法却依旧不行,原来,缘由桃梨落花纷,宿命辗转要扣门,千里云山命中劫,前尘执念要归根。

  (二)

  近些时日,落红的母亲拉着落红游走大街,走名山古诗,带她一路游游玩玩,看山水欢悦,听跫音洗耳,品小吃美味,落红喜的天真可爱。这日,路访园中林,走在青石路,左右逢源,且青林假石环入,鸟乐琴欢,深入,曲径通幽,竹林环绕,清风脆鸣,再深入,桃花鲜红,遍地花开,落红和母亲,也不由吃惊,清镇竟有如此美景,此前前所未闻,走在桃林古道,酒香弥漫,淡而香,香儿痴,缥缈,落红撒娇似的看着母亲,示意自己先行,母亲点头,随遣两位丫鬟相伴。落红,身着粉红碎花裳,发入木簪,随风摇曳,如花一般鲜艳美丽,深处,一男子,清秀俊逸,拂一古琴,身着白衣礼服,檀木香香而伴,左手葵扇,右手壶酒清杯,跪坐,身后花梨白,一番诗情画意,拨炫奏响《桃花醉》,曲音清清淡淡,起缓平伏,诱人心神,落花纷飞,梨花浅唱,酒香沁人,妙哉。落红闻乐,迷醉,自袖口取出竹林落叶,玉唇轻启,轻吹《梨花吟》,两曲相交,感叹此乐只应天上有,人间难有几回闻,踱步轻盈,恰时相逢,四目对视,透露心灵的喜悦,眼神交汇,定天下山河岁月,芳华流年。曲罢,男子起身,手持葵扇,拱手弯身

  “见姑娘也是爱乐之人,敢问姑娘名讳?”

  “公子见笑,女子姓李,名落红”

  “李落红,好名,先人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名诗,后有李姑娘如此芳名,一切缘定,呵呵”

  “公子取笑了,敢问公子名讳”

  “小生姓梨,单名浅”

  “春风忽如,梨花浅白,妙、妙”

  “李姑娘见笑了,不知姑娘有没有雅兴,共饮一杯,谈论古今,诗词画赋”

  “公子还是叫我落红的,不生分”

  “好,那李……不、落红,那你叫我梨浅吧!请……”

  两人双双坐下,远处,

  落红的母亲的见着,未曾看见落红如此开心,便不忍心打扰,一直在几里之外候着,待到夜幕迟临,落红方才醒悟,连忙找寻母亲,跟梨浅道别。接下来的时光,落红忘乎所以,跟着梨浅游山玩水,诗词歌赋,好生快乐,也行善救济苦命之人,还闲于农家,体会农耕,日出日落,两人虽不是夫妻,却也如是,只是,两人从未说破……

  (三)

  转眼光阴,两年有余,李府中

  “红儿,该启程了。这两年的日子,有你欢蹦乱跳的陪伴,我们二老很幸福,家里不用担心,为父会照顾好你的母亲,等你了却执念归来……”落红跪下磕头

  “父亲、母亲,女儿不孝,让你们忧心了,女儿这一走,不知何时归来,您二老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女儿回来”

  “快起来、快起来,孩子,这不是你的错,是为父没有……”语气哽咽,落红抱着父亲,双双流泪,母亲也过来抱着落红流泪,不知过了多久,方才止住。府中家丁见状,也不由得心酸

  “红儿,为父决定,捐出一半家产去行善积德,为你祈福,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父亲……”又一次的声泪俱下

  试问?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家的孩子能过的好一些,自在些。比起钱财,运途,亲人胜过一切。夜晚,落红一直睡不着

  “落红,在想梨浅吧!”母亲走进落红闺房问道

  “母亲,我……”

  “傻孩子,母亲都知道,从你们第一次见面,母亲就知道,至于你们为何都没有说出口的话,母亲懂你,不懂他,不过,你要是想见他,现在就去吧,把想说的话都说了,然后,安心启程”说完,母女两人不由的潸然泪下,仿佛生死离别就在现在

  “不,母亲,给他一个念想吧,我相信我会回来的,如果,我说如果,两年我未回来,你就差人告诉他真相,若回来,就给他一个借口,他若来问……”

  “唉,何必了?傻孩子……”

  翌日,拜别了父母,独自上了路,千里,不过几个时日,这两天,落红茶不思饭不想,整个人像是生病了般,就连月也被感染。云山,古谭最高峰,充满无数传奇,曾有闻,云山山里出了饿食怪,见什么就吃什么,且吃饱了便睡,可奇怪了去,连山都能吃的饿食怪竟吃不动云山,还曾被一白一红的剑气打落,受其重伤。那时,民不聊生,百姓惶恐逃生,却总逃不出去,而外面的人也进不来,日子久了,这里荒的厉害,无山无河,无人无烟,忽然有一日,云山显现万丈光芒,天空立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素白衣裳,女的粉红碎花罗裳,与饿食怪物斗法,天昏地暗、山河破碎,最终两败俱伤,无奈之下,只得以千年的修为封印饿食怪,后来,时间辗转,轮回百世,这里也有了人烟,因为四周成山,俯视似谭,又借古传说,便名古谭,而清镇,说来也怪,桃花梨花自古就有,清风徐来时,两花交相纷飞,甚是美丽,于是后人便以清镇自称。

  落红入得云山,可谓奇叹,百花现景,青草欲滴,百鸟竟来围观,甚有仙雾垂落,飘飘乎,说也奇怪,一般人到了云山,只会觉得此山荒凉,而落红到此后,竟万物复苏,且千里外的清镇竟可以看到红白仙光,数日间,众人皆来朝拜。望此景,身为女子的落红也会忘掉悲伤,迎风轻舞,逢花清唱,与流水嬉戏,赋词题画,真是

  “人间仙境何处?初逢云山百花深处……”

  (四)

  游游走走,不觉来到半腰山处,忽感有种呼唤,便寻着呼唤到了一山洞,洞口写着别有洞天,身还未进,就感知凉意,寒的发慌,便不自觉的退缩,可到了这,呼唤声更强,便鼓着勇气进去,一进,云雾缭缭,竟没有原有的寒意,洞里种着桃梨两树,走近一看,还有一座茅屋,朴素,仿佛能想象到曾经屋主的生活。落红呼唤,四下没人,便轻推门而入,忽然一缕金光射入瞳孔,落红便沉睡过去,梦里,落红见着一个镇子,有些眼熟,一看,这不就是自己的家吗?那不是自己吗?落红疑惑,随着梦境深入,见到了梨浅,而那些画面就是她自己经历过的,只是后来,她和梨浅喜结连理的当天,云山巨变,一头自九幽的怪物挣脱而出,毁灭山河,食肉城镇,而追杀饿食怪的神仙在阻击饿食怪时受了重伤,赶到清镇时,只剩下寥寥几人,便救了他们,后来,神仙便在这个地方设了封印,进出不可,因受伤太重久不时日,便传下修习功法和随身宝物(时间轴),原来,时间轴是上古神器,有借时空之用,凡进入时间轴的人,他所修炼的空间与外面的空间会相差几百年,甚至千年,但外面的时间也会走,留下这些后,挑选有根骨的两人,其余全部送走,自己便搏命重创怪物,换来夫妻俩修行的更多时日,这个洞府了,也就是那时所创,修行乏的时候,两人也会在洞府过着凡人的生活,后来修炼大成,两人大战饿食怪,身受重伤,男子舍命利用时间轴封印饿食怪,女子亦要随之,男子不让,便施法定住女子,趁饿食怪还没有逃远藏匿起来,便化尽千年修为将饿食怪封印,自己的肉体幻化山丘河流,眼睛幻化花草树木,自此,女子用眼泪洗礼桃树梨树,在以仙法固落三月情缘,完成琐事,便守在时间轴旁,不曾想,饿食怪意志强大,幻化梦境,随着时间渐渐侵蚀女子心神,种下魔根,欲求女子解开封印,待大梦初醒,女子差点铸成大祸,便追寻男子的脚步叠加封印,恰时,天星轮转,星光耀世,时间空间恰点分离,时间轴出现间隙,分出四魂六魄轮回,以此为念,以此修行,待到十世圆满,魂魄归兮,便灭杀饿食怪。梦境停止,落红醒来,旁边一男子,眼泪稀里哗啦,拥入

  “傻瓜,好了,不哭……”男子溺爱的抚摸着,沧海桑田,所谓轮回,不过是修行的一场梦

  “好了,听我说,这一世是最后一世,我们的梦到了原点,要想拯救镇里的人那就得杀死饿食怪,现在你要做好承受十世的修为的法力”女子抬头仰望,乖巧的点头,一瞬间,便换了模样,变得凌厉、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开始吧!”男子吻过女子额头

  “你闭上眼,凝气会神,气沉丹田凝气,然后顺着七经八络游遍全身,试着打开身体的混沌之门,游历天地,找寻馄饨中最熟悉的自己……”落红闭上眼,顺着梨浅的话语寻找,残缺的魂魄在天地游荡,久久未果,无奈之下,落红就地盘坐,静心默念,忽然间,一朵云彩浮过来,很柔和很亲切,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云彩有了呼吸,有了律动,还会发出伊娃的叫声,然后,一个如瓷娃娃的女孩在落红的手里成形……外界,已经过去三天三夜,梨浅一直守候,忽然,落红红光祥瑞,梨浅大喜,功成。月光下,一双玉足放在清泉里,身体依偎在男子肩膀上,久久未语,这时,男子取出古琴,轻弹《桃花醉》,女子变换竹叶清吹《梨花吟》,时间仿佛回到相逢的日子,园林里,一女子、一男子,曲乐相融,桃花鲜艳,梨花纷飞……

  封印之地,云山山顶,九幽入口旁,因没有特殊诏令,无法进入九幽,只能等待时机,话说时光轴,有借时之用和封印之用,但死路也是生路,若能了解其中奥妙,便能借用,此怪物乃昆仑山饿食怪,秀气灵灵,有非常妖之智慧,参的一时半解,借时光修炼,幸好,轮回十世归来,如若不是,恐天下之祸害,翌日,落红梨浅来到山顶,便感觉妖气弥漫,便知大事不妙,念去咒语,收回时间轴,还三魂七魄,饿食怪幻化人身,书生模样,文静秀气,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妖怪,怕没人会认为他是妖怪,想当初未有如此道行时,血盆大口,如铜铃般的眼睛,青色的肤色还长着疙瘩,两颗獠牙沾着口水,极其腥臭,如今

  “几百年不见,看来你的道行已经提升了很多啊!都能幻化人形了”梨浅说

  “咯咯咯!又是你们啊,真是好久不见,十分想念,来,瞅瞅我的新形象,秀气吧……”

  “披着人皮的怪物,还是妖怪,没什么区别,只是,你还能不能逃过你的生死劫,那就不知道了”说完莫念剑显现手中,

  “你们真无趣,二话不说就想打,我还饿着了,不想理你们”说完就想飞走

  “别着急,等我们把你杀死了,你就永远不会饿了”落红握着相思剑对立

  “你们真以为我是软柿子,随你们拿捏,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说完,一股戾气暴发,顿时,遮天蔽日

  “双剑出鞘,鸳鸯剑灭”

  两道剑光攻击而去,怪物一看,一出手便是杀招,也不敢大意

  “食吞天下”

  一张巨嘴遮天蔽日,后腿腾起,重叠杀招——食魔九天,云山外,只见天边爆炸,亦或红白光辉和黑云压顶,山顶,两人一妖斗得不分山下,便倾尽全力

  “太古初现,阴阳分割”顿时,阴阳鱼浮现,化为一把巨剑刺去,饿食怪感觉生命受到威胁,幻化本体,也不顾性命,取其妖核精血通古聚灵,血魔食日,血洗食月,落红梨浅大惊,这也是阴阳之术,盘古开天地,他的眼睛分化阴阳,一只为阳,一只为月,日月融合形成八卦真图,两者相碰,云山巨震,山石滑落,方圆几千里外的地方,家畜号鸣,野禽颤抖,山脚周围山体塌陷,大地崩裂,仿佛末日来临,九幽微颤,阎王睁开眸子叹息“宿命情劫,前世因,后世果,一切定数。”

  这时,云山山顶,一场大爆炸,落红梨浅倒飞出去,口吐鲜血,断剑残恒,脸像一张纸那样苍白,全身软弱无力,另一边,饿食怪也口吐鲜血,但妖体蛮横,显然比他们二人更能承受这样的冲击

  “哈哈”饿食怪大笑

  “我就说,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然后,摇曳身躯,一步两步,距离越来越近,梨浅强撑一口气,想要用残存的法力送落红离开,谁知?落红取出一个锦囊递给梨浅

  “这是父亲给我的,说是在最后关头才能打开”

  梨浅急忙拆开,上面写着“天地法器,逍遥无为,化身死而逍遥,为逍遥而无为,混沌”看完,梨浅无奈的笑着说

  “红儿,宿命情劫,我们始终躲不开……”哽咽一下

  “红儿,我不在身边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说完亲吻一下落红的额头,站起来

  “梨浅,你要干什么?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你在抛下我……”落红强撑着身体,紧紧的抓住梨浅染红的白衣,想顺势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只听到“天地法器,逍遥无为,化身死而逍遥,为逍遥而无为,混沌”

  “砰”,

  一声声响,天空中传来“再见了,我的爱人”

  “不……”

  饿食怪炸裂,余波波及,落红昏厥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等醒来时,身处九幽最深处——地藏菩萨道场

  “阿弥陀佛”落红微微睁开眼

  “这里是?”

  “地藏府”落红一惊,便不顾身体的参拜

  “参见菩萨……”

  “施主,不必多礼,你伤未好”

  “谢菩萨,菩萨,我……”话还未说出,眼泪就已落下

  “阿弥陀佛!宿命情劫,三生石刻,本源道生,道消混沌”落红领悟,有欢喜有悲伤的说

  “菩萨,那可有重生之法,求菩萨指点”

  “生于混沌,消于混沌,万物向荣,混沌自然新生”

  “生于混沌,消于混沌,万物向荣,混沌新生……”落红念完,一瞬间领悟

  “谢菩萨”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去吧”

  落红回到石潭清镇,又一次种下桃花鲜艳,梨花浅白,用心灌溉,用爱呵护,然后,化身游历,积德行善,经轮回千百世,守一方情缘,一日,三生石旁,彼岸花开叶同现,万物复苏生机昂,一切欣欣向荣,转眼,一年两年千百年,天尽头,一声呼唤,一个襁褓诞生,桃梨林,小木屋,一道倩影感应,望着天边,潸然泪下,又是匆匆几百载,桃花鲜艳,梨花纷飞,一条小径,男子轻弹古琴,女子轻吹竹叶,相遇……
分享到:
  • 上一篇:关灯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