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河浦冰臼群

时间:2017-07-17 来源:原创 作者:满江蓝 阅读:9
  疤连着疤,坑连着坑
一只只哭瞎的眼睛
越过五百万年的期待
数不尽的黄昏,被遗落的愤恨
在崇山峻岭的胁迫下沉沦
一串串无法吹奏的五线谱的逗点
漫漫冰山献给神的最后一个祭品

我是五百万年前那一块破碎的冰棱
我被涛涛洪流推上反叛的征程
一千次,一万次,一百万次的轮回
我从那滚滚的江水中来
我从那浩淼无边的沧海中来
我是山崕崩落的那块岩石的碎片
我是山巅的那棵枯死的树的余灰
我是上帝的诅咒,在这梦幻般的场境
我用孱弱的手抚摸
这坚硬的石头的干枯的眼眶
我用失落的魂魄碰触
这散落的石头的空白的童贞
我俯身谛听那震耳欲聋的搏杀
冰铸的齿牙磨砺着它的食物
水的囚徒在厚重的冰山中错格陷塌
我用苍老的身躯
承接那喷涌的发生力的遒劲
我用迟钝的神径
拍打万千个新生的婴儿慌乱的哭音

心贴着心,脸挨着脸
上帝套在母亲的河的石头的锁链
一块被撕碎的上帝的封印
你是大地生我的那个澡盆
你是苍天埋我的那个墓穴
我已经错过你五百万年的朝霞
我还将失去你五千万年的月夜
我用颤抖的手掏摸
你用石头勒刻的密码
我用半瞎的双眼凝视
你用石头堆垒的残破的棋局
请让我为你拭去时间的苍苔
显露出五百万年前
我用冰的刀记录的坚硬的誓词

我五百万年前那新鲜勃发的脉膊哪儿去了
我五百万年前那左突右刺的尖棱哪儿去了
轰轰烈烈的奔腾,总是在不经意的冬夜停歇
我为什么回到我的囚牢找寻自由的欢欣
我只是那残缺的冰臼的一勺馅料
听凭岁月的手舂成祭司的食品
请用那冰臼的杯,盛一杯酸辣的酒
把我掺和的五百万年的闹剧饮尽
分享到:
  • 上一篇:夏荷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