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读《谷风》

时间:2017-07-15 来源:原创 作者:梦阑珊 阅读:9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婚,如兄如弟。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婚,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不我能畜,反以我为仇。既阻我德,贾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婚,以我御穷。
有洸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诗经中最让我感动的,就有这首谷风。
通篇详解,想象那年那天,那个风雨如晦的路上,离开家,迈向不知归休何处的女子,到底是怎样咀嚼苦恼,在作一番无声的述说,简直难以实现。
如果怡怡然形同广场上把拾来的口香糖,大嚼特嚼,列迹洁白的扉页,最难忍之处是诋毁了读书的乐趣。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本诗中属于容易解读的,讲,采挖蔓菁采挖萝卜,不是应该要它下面的根吗?词义变迁,今天基本是把下体理解为性器。文字含意的变迁,体现了文明中尤其难得的民主性。无论地位财富学识,俱成普罗大众,不遵守就交流不成,说不明白事情。
这是很大的力量,这力量是怎样形成的,本质上很简单,考究起来则烦难不堪。姑舍是,不说它了。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
试着理解它。山谷里的风习习拂送,云聚云遮,雨滴飘落。
这个被生活抛弃的女子就是在如许的天气里,走上离开的路,心情十分晦暗,心中的世界也在落雨,是心酸的泪水。

如果解成囊括既往生活的形貌,未必不可。它是起兴的,自然有比喻的味道,有象征的意思。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她难于割舍的不见得是轰轰烈烈的爱。从艺术手法上看,它统带全诗,毋庸赘言。
黾勉同心,不宜有怒。
力量不够还要尽力去做,叫做勉。先存像是对待奴仆的心思,往往横加谴责,叫做怒。这一句说:过日子应当相互劝勉同心协力,不应该没有一点尊重总是发我的脾气。
好比军长兼任第一师师长,首句起兴统带全诗,是整篇的布局,于近处,关联此句以衔接整体。这样看,风雨如晦的路上,如何携走风雨飘摇的心,动人恳切的情状就描绘出来了。婚姻失败了,搁谁都痛心。讲这痛的起点,事在曾经,都过去了,过去的生活中,一起的日子里,你是不是经常这样的发作,责难我,犹如山谷里不时而至的风雨,有过吧,有的,我很受伤,但我忍耐下来了,没什么特别理由,过日子嘛,许就是这样子吧。可是,我多么希望你不要总对我发脾气,咱们和和气气的,不迷恋那个美,就求一份静好。
看似卑微低廉的诉求,它很难吗?是的,近乎不可能的难。这也是我厌恶婚姻的一个理由。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讲,像采萝卜蔓菁,难道我们在意的不是为了要它的根吗?莫要违背美好心愿,与你白头偕老,生死相依。
从比兴到讲实,都是追忆,说当初走到一起是有思想基础的。
这个再平常不过了。男女结合并非易事,却又呈现一种必须必然的社会现象,比作围棋中选点是明确的,怎样的次序则大费周章。
说:当初相遇相知,有说不完的心里话,如采葑采菲,重其根本,不为花哨的枝叶迷惑,这类对事物的认知,我理解我们都是一样的想法呀?我们说出彼此对生活的各样见解,自然也有情趣爱好,我们都是看重偏于质感的,接近善良的,更趋德行的,如是之生活和那个过程的呀?此番构想相互扶将着走完今生,生则同屋死则同穴,有生之快乐唯你在,无死之忧惧唯我与,想想凭般惬意的约定言犹在耳,忠未去心,我原来竟是执迷。
这全篇第一段的妙处还在于它的倒叙,好比一个镜头出来,就是风雨路上孑然独行的女子,她的境况在那里,然后是心里的独白。重创之下,她第一个时间没有强烈的情绪,而是,最先想到曾经努力营造的那些东西。而收尾在铭刻于心的相知,这个固然是先前的相知,但是,确定的存在过。文字给出的印象就是这样。 要命的是,生活往往也是这样。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婚,如兄如弟
这一章的难点是指向,就是末尾的“宴尔新婚如兄如弟”在说谁,居多解成说无良人与新欢。如此,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的解读也就确定了,基本是,谁说那苦菜的味道苦涩难咽,与我此际心中的凄苦相比,它简直如荠菜般甘甜。
如果问,这样的凄苦,苦为何来呢?这就对了,她告诉你,“宴尔新婚,如兄如弟。”我丈夫另结新欢,他与新人亲爱甜蜜,就算同胞兄弟也难于比拟。
如此自然也足够虐心。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
相对浅白,串联起来大致是:路走得迟回疑惧,心有千千结,欲留不得。恩爱窅逝,远些不能够,多几步路也不能够,仅仅送我到门口,一道门槛做成两个世界的诀别。
接下来是荼苦荠甘的品味和嗟叹,又说及无良人和新欢的燕尔之乐。
然而我却觉得不甚了了,我以为,功课没有做足。全诗三处讲宴尔新婚,如果全部在说新人笑,疑心作者晓得那样未必效果最佳。
我认为这里是说自己,回味自己的好时光。
讲,我们一起的生活实在称不上富足,我们相伴的日子也不总是欢乐,只是在我心中,它肖似一颗风中摇曳的苦菜,花开子结,就是这样的活着。因为与你,过往种种荼苦化为荠甘,你知我心中几多留恋?想起我们新婚的那段日子,亲密无间何啻同胞手足。
在婚变或者情变中,我们最先想起什么?这个问题好像不宜搞理论推定。
两处开创性的设比,苦菜、荠菜比从前的生活,如兄如弟比夫妻的恩爱无间。
前者很好理解,一层说出女子和丈夫的家庭生活不是美满无缺的,堪称是苦日子里一路走过来;再一层说纯情厚道的女子苦中作乐,不曾有任何嫌怨,竟至于是快慰而满足的,据此凸显出她在意自己的丈夫,而今变成无良人的他。那么可以说第三层含意是讲爱,讲爱的先决条件,次第成其婚姻家庭的先决条件。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细细咀嚼,心软的人会有流不完的眼泪。是不是全诗的根本点就在这一句上?
谈不上富裕,甚至是贫寒的,这牵涉到人群里的荣辱,因而,完全不是美满的,而是捉襟肘见那一类的缺如。可是她珍惜。以其无论荼荠,化苦为甘知道她珍惜,以其万难割舍,知道她珍惜。
然而这是最真的梦,最错的人生
以兄弟比夫妻,说亲爱关系,见出时代的特征,等于诗作者确认了一个社会伦常的次序。今天这样的次序不固定了,今天几乎没有绝对的次序,甚至可以说没有稳定的伦常了。凡事各有利弊,很难厘清,姑舍是。 
女子放不下,根本是对这个男人的放不下,但绝少着笔写这个无良人。所怀念的好,是讲婚姻的,所留恋的好是讲家庭的,尤其卓越的是,文笔所触及的,竟然不着一个好字,就让每个人都信服她怀恋是真真切切的。
你说一个失去的人,记着那个好,种种物质的荣誉的,因而哀怨不已,容易理解,会有较多的感同身受来奉陪。可是,不说这些就是提一格来状绘,比较难。后面有新人侵夺,事情存在背叛的,等于是有一个危险的深渊,文字描绘只要略微错动不得当,诗中的女子形象就会呈现某种病态,那样是不行的。这里也可以见出,诗经时代,文字水准之高,文学性水准之高,简直高不可攀。
听辛晓琪那首《味道》,歌词在意向上,收敛遴选的痕迹很明显,未必不从此中获益吧。                                                 
总结说这一章,人走上离开的路,所有失败都既成事实,恨怒之情尚未出现,怀恋之心牵绊脚步,你看见是行道迟迟的身影,你忍不住要扒一扒那个伤与被伤、如是之伤,图一个痛快。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婚,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谷风》被定性为弃妇诗,是最早的一批弃妇诗,极具代表性的还有《氓》。首先,几乎可以断言,这些诗是男人写作的,其次,弃妇的题材,形诸文字堪称文学的,从诗经开始,就没有湮没过,一直有,感人篇章不乏所闻。再次,文学是反映现实的,弃妇在人群里成其自然存在的事物,可以说是一种人文的现象,然后,弃妇诗也成了文化现象,它就有青出于蓝的性质了,因此文学化反映出来的不但是弃妇,更着重是被舍弃的情怀。
最后要问一些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弃妇的事情,而且绝非个案,为什么文人会热衷于执笔谋篇,把它表现出来,为什么把玩这一类事闻,有感于这一类文字的人,也是参与制造这个现象的众多人中的一份子。
说简洁些,与女权主义针对是一个事物。然而,它非常简单,简单到和日夜交替,春秋代序一样。根本原因是生产力的问题,其他全部为衍生问题。
一切都不是从属地位的绝对理由,只有生存,生存质量的问题才是根本理由。
一切都不是主导地位的绝对理由,只有生存,生存质量的问题才是规范人群的唯一铁律。
所以,自今以后,性别的不平等问题会逐渐消失,与它产生一样。道理当然是显而易见的,先进生产力,从根本上解决了人群生存和生存质量问题,它不像过去那样依赖原始的力量原始的方式,世界当然彻底变化了。男女自然是平等的了。
至于智慧是不是有差别,科学性太强了,不好断言,然而,基本是不大可能基于性别而出现决然高下的智慧等级。
现在形成的一些智慧上等差现象,是人文的东西,是长期父权社会架构培育出来的。比如围棋选手,顶尖的高手,女性很少。而世界冠军几乎没有女性,这个就属于典型的社会造就。
如果弃妇现象不存在了,如《谷风》这类主题的弃妇诗还会不会存在呢?一定会。这个属于人文的社会用文学反映它时必有的特质。被选择被遗弃,永远是存在的,是必然的。比如,屈原不是女人,也没怎么听人称呼他是弃妇,但是,《离骚》文字的味道与谷风相比大有趣同之处。如此,扩开去寻找,则不胜枚举。
这一章,好解读,但是也有难点。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本章第一句,很难解。
泾渭分明典出于此。现在能找到的解释,让我不甚了了,大致是说,泾水因为渭水汇入而变得浑浊,然而河底仍然清澈分明。几乎完全可以确定是胡说八道,比我还胡说八道。
铁定的一点,这一句是起兴,为后一句服务的。后一句是,宴尔新婚,不我屑以。如上解读,根本不挨着,起的什么兴?
想想后一句说:你宴饮庆祝新婚,对我根本是不屑一顾了。如此的心声要怎样设比,怎样起兴呢?
首先,这个沚,是水中小块陆地的意思,没有水底的意思,怎样假借变通出来水底含意的简直不知所云,应当是:止,停止的的止。其次,泾渭分明,哪个清哪个浊,历史上不同时期有不同说法,按照流经区域看,泾浊渭清,更可信。这里应当是,泾水因为渭水做比照,显得浑浊,自喻自况的意思。
所以大致应当是:泾水因渭水的比照而显出浑浊,如果停止下来,允许它澄清也会清澈见底。你饮宴欢歌庆祝新婚,爱恋新人的美貌。可是,你知不知道,正是我爱你伴你,一路行来,习习谷风它吹老了我美丽的人生,留下这样憔悴的容颜,你对我根本不屑一顾,何其忍哉!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
不要毁坏的我的鱼坝,不要乱弄我的鱼笱。
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我自己在这里都已经不受待见了,更别说我离开以后,留下的东西如何能得到看顾。
为什么有起兴的修辞,人的思维就是这个特点。看见泾水,或者看见渭水,总之是有所见,关于河水的自然事物了,马上联想到自己的苦恼。因为她是离开,是一路在走啊,说走到哪想到哪,差不多。当然表现在诗作中,看似平易实则手法极其高明。
这一章正式说出离开的原因,正式说出苦难的源头。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就是这样。然后就说出了不和谐的语言了,但不是我们常用的三字经,叫做:毋逝我梁,毋发我笱。
文字:浅显,浅白,浅在,情感:至深,至重,至爱。因为这个是生活,是欲,是情,是爱的总汇。
一章中都是卿卿我我的反复,却丝毫不着痕迹。妙至毫巅!
留恋中有哀怨,哀怨中有祈盼,祈盼为新人挟夺,逐流水远逝,夫复何言?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记得好像刚刚骂过老聃先生,俗称的道家始祖老子,而看到这章时候,就想起老先生的一个论断“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不变叹服圣贤是何等睿智。
然而,我不赞成把道理虚化,更鄙视故弄玄虚。这个判断明显是从人事的感喟生发,倒着寻找本源,而所谓的哲学,就允许这样,把没有必然联系的东西牵强的联系到一起。天道跟人道有设么关系?它们应当是存在单方面的影响,即仰赖自然生存的人类,许多作为会媚俗一样的谄附在他们自以为懂得的自然现象上面。说好听一点叫做依天道行人事,再好听一点,叫做按客观规律办事。
天道如果理解成是自然的规律行动旨意,它究竟能影响人道什么呢?人类不过是虚与委蛇罢了,人道完全是人欲汇总形成规律的东西。
要为自己的理论找一个柱脚,不管顺逆,顺着正好支持我,逆着的我就拿来做大棒吓唬人,我以此看轻圣哲了。
实质天之道,老子肯定是不了解多少,孔子也知之不多,所以他们总是拿这个糊弄人,这就是华夏文明先天缺陷的所在,玄而又玄,自欺欺人,花架子多。
这一章是谷风女柔肠百转的为无良人打算,因为上一章说到“遑恤我后。”说到自己离开了,接着就想到,丈夫日常生活中种种缺陷,弱项,就殷殷叮嘱。讲她已经走了,是被离弃的,怎么能叮嘱啊,为什么还要叮嘱啊?
我恰恰是看到这些文字,无比精妙的写出身处社会底层,至少是普通人家的生活,闲常种种,黾勉求索,苦多乐少,辛苦恣睢,营营役役,这样一种生活状态,而想到损不足奉有余的人性社会本质。这道理简单之极,明显之极,为什么我们在青少年时候不懂,也没听说过呢?如果谁有小孩,初高中乃至大学的真个可以问问调查一下,看他们了解多少。为什么人总要活在懵懂中,那些把浅显铁一样的现实规律掩盖起来,做出假象,温和的假象来诓骗孩子的人,真真存心何在呢?
我甚至也想到,雨果的《悲惨世界》如果没能说清这个道理,完全就是胡扯。拼凑几件倒霉的故事,拌上作料,捞几滴柔软的眼泪,它竟能心安理得的躺在名著怀里延享荣誉,如是,主题是说世界悲惨吗?
还说谷风,习习谷风布告一个坏消息,人群漫及的所在,一个恒常的定律是:损不足而奉有余。谷风女走哪里去也是一样的世界。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过河时候,看清水的深浅,深的地方,你就乘筏驾舟,水浅的地方,你才可以简单些,泅渡着过去。
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平日里家中哪样东西该预备,免得遇有缓急缺东少西不凑手,这些该勤勉一点及时办理。邻里相处,礼尚往来,别人家有大事小情,不可怠慢,应当殷勤协助善结人缘。
为什么理解成不是对往日自己精心打理生活的追忆,而要说成是,在不得已离开了,离开时候还要叮嘱从前的丈夫过日子该当怎样怎样呢?
因为她割舍不下,她的心还留在这里。不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没什么意义,其实生活就是这样的。
从技术手法上讲,写谷风女在心中怀恋而写她殷殷嘱托,无疑也写出先前谷风女是何等样的为人,何等样的经营家庭,完全是一举两得。
从虐心的文字角度衡量感染力,在谷风女哀叹,我躬不阅,遑恤我后,接着转入写她竟又为丈夫着想,想他今后应当怎么处理生活中许多事情,真正的虐心到极点。
首先,明明讲了我躬不阅,我对你好,你却不待见我,却仍然忍不住为对方考虑,你还能说什么?其次,想到东西,马上由物而人,思及具体,立刻由点到面,文字自然,感情殷切,手法高明,无与伦比。
而嘱托之词的特点也见于文字。嘱托往往从最根本的地方开始,最先选择说安全,进而是处事的技巧,这些都完全可以从水,渡水,水之深浅来比兴,来发挥的。也真是这样最高明。
所以比兴在这一章是四句,就讲她对无良人的生活不放心,怕他将来遇挫折,什么叫做用心良苦,这个就是了。
不我能畜,反以我为仇。既阻我德,贾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这个话出口之前,要发出一声叹息,就是,唉!你不能接纳我的意见,不能听从我的劝说,反而因为这些而怨恨我。既然把我对你的好当做伤害,我无论怎样都是错的,怎样都不能博得你的欢心。
回想我们开始的那些日子,是怎样一种艰难呀,和你历尽颠沛流离,在恐惧和贫苦里讨生活。现在光景转好家境渐可,你却把我当做毒药一般看待。
这一章的难点在于一个育字。通观全篇它尤其不像是第一本义,生养,生育的意思。而既生既育,如果不是生养了小孩又培育的小孩,简直就难于索解了。可是,三个育字在一段中反复用,是不是特意强调不是生育这个本义呢。好在生的第一本义可以涵盖自然中的生长,如此算他延伸语义来运用,带起后一个育字也不起关乎生养的含意,而转指生活有起,有奔头,有希望这一类。究竟有点牵强些,但是,没有大师请教,不能找出更合理的解读了。
何况这个婚姻的破裂,有没有生育的问题在里面呢?感情是一回事儿,现实又是一回事儿,全篇没有谈起孩子的事情,无论其他内容怎样充实,言辞手法如何巧妙,最多只能认可它回避的巧妙,但是,这个问题今天都很重要更不要说远古时代了,怎么回避得了?
可以肯定是没有小孩的,因为,这个谷风女绝对不是德莱纳夫人,为情人无视儿子的幸福。本身在红与黑里,也是司汤达超现实,超英雄主义的不完美体现,而中国人的传统,完全是不可能的。就是说,如果这个离异,谷风女有孩子留在原来的家里了,她在幽怨之际,竟然根本不着半分思量,那简直就不是文学,更加不是诗经了。
换言之,回避的巧妙恰恰等于是陈述的巧妙,也就是,没有生养小孩极有可能是悲剧的主因。这样分析下来,正可解释逻辑上谷风女哀婉多怨恨少,悲伤的主色是无奈,这样一个言情的特点。
然而,印象中,诗经里面这个题材的诗,几乎都没有涉及儿女的问题,究竟是为什么?存疑,大大存疑。
贾用不售,反以我为仇。不我能畜,比予于毒。
弃妇的弃,弃在哪里,就是这里。
因为生存环境相当恶劣,要与自然竞争,要与同类竞争,在那个时代,至少在这个国度里,生存自己,繁衍自己的后代,尽量确保他们也能生存下去,很长时间都是男人生命的主题。
于是这个主题影响到个人,家族,一个范围的群体,一个族类,一个国家。都涉及到取舍,取合之时是一般光景,舍弃之时又是一种况味。
主次鲜明是生存斗争中必须的一种人群组织形式,它战力最强,效率最高。这样从属地位的人,命运也就是一个极易辨识的轨迹。在一个家庭里是女子,在一个群体里,则可能是任何一个人,骨干成员也不能例外。
所以我们讲这个弃字,广义范围里,最相通的地方就是,思想不对接,不被接纳了,从哪里开始的?也许是喜好,然后意见主张,渐及深层的做人做事原则,即今天讲的价值观,如此分歧扩大,最后认同消失了,到了不我能畜的阶段,开始憎恨了,终于成为比予于毒的局面。
很明显,这个过程可以适合俩个人,也适合许多人,适合家庭也适合组织。
分分合合都是谁的错?这个问题如果问出来就是余情未了,当然也相当愚蠢。为什么不问生生死死是怎样的一个无法改变?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悲剧是必然的,是每个过程内定的部分。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婚,以我御穷。
有洸有溃,既诒我肄。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我有贮藏好的美味食物,也是准备迎接即将来到的严冬。拿这些充当新婚酒桌上的佳肴,你真正是把事情做绝了!
好比这河水有波光粼粼安谧静好的时候,也有决堤奔涌一发不可收的时候。现在是什么情景?现在是你把我像砍掉一个枝条那样舍弃了,我的生活在哪里?我的生命不久就要枯竭了。可叹你全然不顾念从前的情份,不记得那时候是你来把我迎娶的。
我认为这样解读才勉强说得过去,如果依从一些老师做的解释,感觉完全就不是东西了。
有洸有溃,伊余来塈。有解,恶劣的态度欺负我,家中苦活累活都是我承担。首先这个绝对无法和不念昔者衔接,一望可知。其次,这里根本不是说这样话的地方,这里是结尾,这里必然总结的,必然靠近眼前的,必然笼扩过去现在和将来的。
我们看待我们的生活境遇,不发生变故的时候,也许不会这样比照,一旦有时间发生了,震荡里,颠覆里,我们本能会回忆起那些平静的日子,这时候,是从远处看那段日子,看到它闪光,看到静好,因为我们会怀念那份静好,不论眼下的变故谁发动的。至少这样的情绪是广泛存在的。
而巨变,生活的巨变真是像河水奔涌,样貌,特性,本质,都极其类似。比如那个可发不可收,比如看似柔软不是决然不可改变,实则对其根本无能为力,比如它怎么来的心知肚明,它最终的归宿隐约可知。
有洸有溃既诒我肄,就是总结自己对现实处境的认知。感情色彩不必说了,文字淡极,感情深极。
另外可以说说这个穷字。
庄子寓言有一则这样的故事,因为文字太美了,忍不住经常拿出来欣赏。
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户不完,桑以为枢。而瓮牖二室,褐以为塞。上漏下湿,匡坐而弦歌。子贡乘大马,中绀而表素,轩车不容巷,往见原宪。原宪华冠縰履,仗藜而应门。子贡曰:“嘻!先生何病?”原宪应之曰:“宪闻之,无财谓之贫,学而不能行谓之病。今宪贫也,非病也。”子贡逡巡而有愧色。原宪笑曰:“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慝,舆马之饰,宪不忍为也。”
这里原宪较真说了贫和病的差别,今天看,因穷而贫,因贫而病,庶几不必切割,诚然是事物的一个整体。
语义变迁,穷的第一本义是困境之下有力量也使不出来,没有用,再则是极点,今天都促成了贫困的主要意思,更加鲜明的是说财物匮乏。
说宴尔新婚,以我御穷,是拿我准备的东西抵挡贫穷,完全不靠谱,不伦不类。
事情是这么个事情,但是,到谷风女这里会怎样说,说出来的痛点在哪里,绝不会这么低俗。不是说低俗不存在,不应该,不好,世界究竟有什么东西好到超离低俗了呢?我们讲,实质是最后,谷风女不能不看到一个事实,丈夫把她伤到了极点,事情都做绝了。这个是根本痛点。
那么说这个穷字,绝对不是穷困,匮乏,而是极点,尽头,引申为把事情做绝。
还有有洸有溃,既诒我肄的肄字,查阅说有劳的意思,就说从本诗这里来的。诚然不敢苟同。诗的语言,跨度大,中间需要弥缝着理解。然而内在的逻辑是绝对存在,绝对不可违背的。
肄的本义有两个,学习和幼芽,猜测幼芽是它最初的本义,学习则属于通过幼芽这个事物衍生出来的含意。
而这个幼芽又是有别与其他,它是树的枝条被砍伐以后再生的幼芽。说给你自由了呀,斩断的枝条是用生命的枯萎换取自由,何况它要这个自由吗?说,给你机会了呀,重新来过,去活自己的新生吧,这个象征生命意向的嫩芽,它再复萌生前途的展望,比方到这里就可以渐染剥离的宿命了,那么问还有几多热望仍能保留在本体当中,兑付给新的开始?这就等于是一个事物,一个事情。设比此时此地的谷风女,简直切合到极点。
人的命运不是这样吗?不可以是这样吗?也没有那么了不起的新鲜。生生死死,自生自灭,即或为外物操控,也不必心中不平,环环延引,这世间谁人不被操控呢?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