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七月,太平洋东岸的加里福利亚

时间:2017-07-15 来源:原创 作者:春江青苇 阅读:9
  
A
太平洋东岸,走在时间的路上,与中国隔水相望的是美国西部加里福利亚州。这个州飘飞了一程又一程,超了法国,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创造了以计算机技术为主体的引领全球的高科技,出现了迪斯尼、好莱坞等现代文化艺术。那一路行进的土地,也像彼岸一样满目山清水秀吗?
七月,加里福利亚有太多与众不同,干旱无雨,山枯黄,脚在地下一碾就能冒出青烟。
修炼千万年的棕榈投奔到加里福利亚,一朝担当旗帜,眼下让人扼腕哀叹,相当数量的宽大叶片在悲怆里枯萎,远看凌空高高拂荡,近看好似忧郁的伤员。就这样,主动精简,实行自我淘汰,牺牲局部,保护总体,伤痛随时都在发生,先求活,再说复兴。
萧萧苍林,参差不齐,有的树木半活半蔫,容颜憔悴羸弱;有的整棵嘎然而死,不存一片残叶;有的凄厉倒地,像捐躯的壮士。灌木神情黯淡,枝叶紧缩,正承受着沉重打击。草本植被大面积地灰黄,完全失去了生气,面对天火的威胁,未指望光年的间隙里能有刹那的幸运,每一刻都在全力挣扎。
荒草,枯树,发达的加里福利亚,这是怎样的关联啊!
七月,神奇的加里福利亚,地干天热,大野莽莽,戚戚一望间。

  B
加里福利亚是一份生命与气象妥协的显示图,是常态下不可能见到的世间别样情状,严厉,激烈,甚至有些残酷。深沉,含蓄,壮美,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熏陶,并非话语所能表达。
这里的色彩,包括构架,以及组成元素,非常像油画,开放,辽阔,具有强烈的深度,很耐品味。如用中国画的底蕴和格调进行审视,点,皴,涂,抹,勾,勒,洇,染,泼墨写意样样俱全,或凝练,或粗犷,高度概括。
一眼望去,画面有些古典,也许处于中国的唐宋,也许处于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也许处于移民刚到北美的初始,画里有诗。诗情绝对现代,就是现代美国诗人所歌唱的那一种,交织着庞德和惠特曼的旋律。深刻的感觉振聋发聩,全球绝无仅有,令人深思。
在这里拍照非常容易找到思路和角度,画面语言天然地丰富,艺术感极强,体现了油画的厚重,苍凉,显示出中国画的洒脱,轻盈。格调恢宏,气韵缥缈,好似山风流转,加里福利亚在七月的光与影里精彩。
激动的加里福利亚,激动的心,情感跌宕起伏。精雕细刻地拍照当然美,采用大广角也无妨,因为七月加里福利亚本身就是一幅超现实的画。只要能懂得色调,只要能懂得创意,只要能懂得加里福利亚,就能拍出上乘大作。
加里福利亚,七月里的加里福利亚,奔腾的大山,苍黄的草地,间杂着心影一般的古老乔木。

  C
山地波澜壮阔,没有尽头,随时有一座草山横亘到眼前,那就是加里福利亚著名的山地牧场,那就是加里福利亚别样的风采。
七月烤干了牧场的野生黑麦草,焦黄无边,不知时日。早在五月这些生命就进入了成熟期,好似等待开镰的小麦,金黄色波涛翻滚。时下,漫山遍野一色干枯,偶尔看到马牛羊,三三两两,散落在窄小的阴凉角落,慢慢啃噬着能蹦出火来的牧场。
加里福利亚,先前牧群浩荡的景象熄灭了,昏黄一览无余,树木的影子好似墨团滴落在画中的褶皱里。雄鹰悬浮在碧蓝的天空,这世界好像已经凝固,无风,无声音。
草丛中有亮色飘飘闪闪,远远看去,或白,或嫩黄,或金红,都是一些野生鲜花。白色的是什么花非常难判断,嫩黄的应该是野苜蓿,金红的可以确定是野罂粟。野罂粟是加里福利亚的州花,耐旱,耐高温,看似柔弱,其深入地下的肉根却非常粗壮,扎进土层数尺,一丝一毫地吸收着大地深部的潮气和养分,四季花开。就像众多不畏艰难的加里福利亚人,坚韧不拔,用生命创造奇迹。
黄透的牧场,黄透的加里福利亚,静静地黄,静静地绵连,静静地思想,静静地铺展。

D
金黄色的草坡,映得加里福利亚天高地广,一抹亮亮的蓝里现出了小楼,宁馨人家,盛满阳光,看不到人出入。也许主人正在山野中忙碌,或喂牲口,或在田间劳作。
与房屋相距不远布排着木栅栏,穿山越岭,显而易见栅栏内都是房主家的地盘。美国绝对保护私人领地,包括政府在内谁也不能侵犯,若贸然进入,必遭拒绝,甚至以枪口相向。一眼望去栅栏内枯草一片,看不见牲畜,大概都已入圈躲避高温干旱。
现状显示,在加里福利亚山里生活非常不易,每一户人家怎样才能度过每年漫长的旱季?加里福利亚曾经是淘金暴富的地方,如今只能是一份汗水一分收获。人们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唯有正视现实,就是面对响尾蛇也要拼着命冲过去,只能借大山一角在干旱里生根吐芽。
山里无论畜牧或农业,生产成本都很高,交通耗费大,不仅要有轿车,还要有吉普和卡车,机械装备的投入更毋庸置说。美国本来就地广人稀,在农村,十里八里,甚至几十里一户人家,没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很难承受得住寂寞。据说,美国的农村人都向往城市。
还算好,四野茫茫,道路遥迢,前方又现人家,尽管草色还是那么黄,有人烟毕竟不凄凉。

  E
高速公路穿越着峻岭深谷,无穷无尽的山地,无穷无尽的黄。这一刻,图景突破苍茫,猛然跳进了现代加里福利亚,车流如梭,好像剪刀急速移动,剪一朵新兴世界里的瑰丽。
草地的黄色在微风中缩小,山洼里出现一些熟褐色的矮小植物,从黄颜色的边缘向内切入,攀成了婉婉约约的花纹。灰灰暗暗的模样,说它死,却好像还有几成活,说它活,又严重缺少生气,存亡悬于一线。
矮小植物上方古树稀稀落落,由山岙连接到山梁。古树荫里,耸立着新潮的楼宇,四周彩旗飘扬,很显然那是一家大型公司。这就是加里福利亚,这就是美国的加里福利亚,随时有可能奇峰拔地而起,呈现异彩,岁月,风景,心情,都在沧桑里美丽。黄草和山石都有意念,全都信心在握。
树荫越来越浓,老干新枝交错,土地忽然葱绿,大片大片地向四面延展,好像抒情的诗篇。定睛看时,绿色的草地都是高尔夫球场,彼此连接,蔚为大观。
这是加里福利亚精神的另一面展现,不仅要在荒凉里放牧,种田,制造电脑,还要用于休闲娱乐。所谓追求,不是一般的索取或是满足,必须不遗余力,奋力走向顶点,实现精彩,进入最高境界。
相看东西南北,相看远方,相看眼前,风景里枯黄依旧,加里福利亚在轻轻地飘扬,在轻轻地闪烁。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