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年少时光的愁影

时间:2017-07-10 作者:清清心 阅读:9
  年少时光的愁影
文/清清心

第一次注意到英子,是在消毒洗手池那儿。英子那时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瘦小的身材,显得工作服肥肥大大。英子不算漂亮,不过她的眼角微微上翘,一副笑的横样。
那时她正在镜子前整理衣服头发。镜子里的她,好象一脸疲惫。见了我说:“丁哥,天天加班,真干够了,太磨人了。”
“你也不大啊,怎么不读书了?”我问
“家里有个弟弟,我们那儿都这样,读完初中就行了。”
我抻开纸帽戴在头上说:“慢慢熬吧,过了这阵就好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磨磨蹭蹭向车间门走去。
原本活泼的年龄,却在轻声的叹息中度过,我蓦然地心酸。
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带着她到邻厂拿周转箱,邻厂的保管有事,我们就在厂子的一角等着。我懒懒地依在垫板上,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英子到底是个小孩子闲不住。她看见墙角一株葫芦,上面结满了亚腰葫芦。高兴地喊:“宝葫芦,宝葫芦。”伸手摘了一个,捧在手中。
“要是宝葫芦,你打算要什么?”我逗她问。
“要金子,好多好多金子。”她天真地说。
“要多了,你也拿不了。”
“唉,丁哥,不是说招远处处是黄金吗,你带我去捡呗。”她歪着头说。
我不觉好笑,我不止听一个人这么说了。在他们的想象里,招远遍地都是黄金吧。
“要是能捡着,我也不在这儿上班了。我也是睁眼瞎,给我块矿石,我也不识货。”我说。
“哈哈哈哈,睁眼瞎。”英子乐得两眼眯成了一道缝。她说:“我以为你们这儿家家富的流油。招远金子这么多。”
“在这找个人家吧,看看能不能富的流油。”我开玩笑地说。
她没接我的话。小手捧着葫芦自语道:“这要真是个宝葫芦就好了。”
冬天的时候,厂子和烟台的厂子联姻。我们一帮人要去烟台的那个食品厂工作一段时间
我们去了是上夜班。一天我在更衣室刚换上工作服,忽然听到隔壁有女孩在哭。是英子。
“怎么了?英子,哭什么?”我大声地问。
“我工作服的拉锁不见了。”英子说。
“你出来吧,先用我的吧。”我说。
说完了,我把衣服拉开,退出拉锁,走出了更衣室。英子一脸泪花地敞着工作服,在那儿站着。
我帮她把拉锁镶上。她很快穿好了工作服。
“丁哥,你咋办?”她看了看我敞着的工作服问。
“你走吧,要不迟到了。我有办法。”我说。
她将信将疑地向车间问口走去。
我回到更衣室,仔细地在地上找着,希望能捡个拉锁。
找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我有些着急和失望。总不能敞着怀去上班吧。
还有五分钟。回宿舍上别的衣服上拿是不赶趟了。
我急的在屋里不停的搜寻着,希望出现奇迹。
还有三分钟,我咬了咬牙,索性就这样吧。
正当我硬着头皮要进去时,忽然看见小王手里拿着胶带走了过来。
我灵机一动,赶忙说:“兄弟,帮大哥粘一下。亏得你来了。”
小王手快,一边笑着一边工作服粘死了。他不放心,又横着粘了两道。
当我走到车间时,门口滚毛的检查员开始板着脸,又忍不住地笑:“就你能想这办法,你做事总和人两样。”
“谁知道,拉锁也有人偷。”我说。
“这亏得上夜班,要是白班,让当官的看见了肯定不行。”她用滚子敲了敲我的肩头说:“进去吧。”
我松了一口气。进了车间,英子看见了我,朝我做了个鬼脸。又伸着大拇指朝我笑着。
以后的日子里,英子常常跟着我们到海边玩。记得她第一次看见大海时。高兴地象只海鸥。在白的沙滩上跑着,跳着。高兴地喊:“我看见海了,我看见海了。大海真的无边无沿的。”
现在想起,这也是她唯一让她快乐的。更多的时候,那张稚嫩的脸上,更多的是无奈的愁怨。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