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娘亲

时间:2017-07-09 作者:宁洁伊人 阅读:9
   娘亲
娘,安微人。姊妹四人,乳名秀,姨娘乳名素。我的二个舅舅户口名字皆是后来自己更改的。娘入户口比他们早几年,入户口那天,姥姥扯着娘到登记处,工作人员问娘叫什么,姥姥用着浓重乡音说俺类秀。工作人员说大名呢,姥姥说俺没大名。于是秀真便在户口本上赫赫的显示上,娘说那时候终于有个大名哩!姥爷多病,瘦小的姥姥便推着架子车四处讨馒头,等到馒头到家的时候那硬巴巴的馒头有的已经发霉,黄黄绿绿的一小堆。够吃一阵子。娘带着姨娘给田地黄瓜番茄韭菜浇水,娘回忆道夏季蔬菜喜欢水类,一天天的长的快。一大早便带着姨妈赶集卖菜,买些钱给卧病在床的姥爷买药,下午在继续浇水。娘亲手巧,织布,看二个弟弟,一个妹妹,做衣服,每天忙里忙外的等姥姥回来……
十八岁那年,媒人来提亲。媒人不远,和姥姥一个村,许配的人家是离家三里地的张家。那家一个儿子,一个女娃娃,媒人说好着类,那男的高着胖着呢,娘亲个子不高,于是老实的姥姥姥爷便答应了这门亲事。临嫁前,姥姥拉着娘的手说:“妮娃呀,咱家也没啥值钱的。你纺织的布别卖完了,留几块做衣服吧。”就这样娘穿着自己织的粗布衣服坐着花轿来到张家,那天雨淅沥沥的下着,安徽的农村不比河南,一下雨深深浅浅的地抬轿的都说难走,娘一路颠簸着来到张家。丈夫掀开盖头看清了娘亲,待娘站起便嫌弃的说:“这个头,真不咋!”娘一年未生,丈夫好吃懒做,经常喝酒回来打骂娘亲,有时候去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每次回娘家善良的姥姥都说闺女,这就是命。娘亲不服,找到媒人。媒人实在看没法过了,就送娘来到他合伙收辣椒的朋友家,这也是我爸爸的表姐家!于是那个年代,娘亲来到三百多里的河南。姥姥事后才知道,张家不愿意,牵走了姥姥家唯一的一头牛。连续寻娘一年多,姥姥家粮食也被抢了去,姥姥想娘,便哭坏了眼,第二年娘有了我。姥姥来了一趟,看着老实巴交的父亲姥姥才放心,娘俩抱头大哭。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姥姥来我家,直到姥爷再次手术,娘才第一次回娘家!
娘学种地,干活的速度一点不比别人差。娘没见过婆婆,我和弟弟皆是娘和父亲一点点带大,她下地干活,我在地头玩。遇到农忙季节烧上一壶开水,拿上几个馒头,就着腌制的大蒜吃上几口,一家四口顾不得进家在麦场里睡下。弟弟说我家村里第二穷。看着别人的孩子喝汽水我们不敢要,看着别人扔的香蕉皮才知道原来有香蕉可以吃。弟弟说我家第二穷,娘问为啥?弟弟说老孟家连大门都没有,所以他家第一穷。因为娘是外地人,分地的时候没有我和弟弟,所以以后的日子我家就父亲的二亩地可以种。有时候一揭开炒菜的锅都生锈了。后来家里富裕点,油舍不得吃,时间放置太长了,娘不忍心扔便炸了点吃的,夏天她去干活,便告诫我和弟弟一旦肚子不舒服,赶紧告诉她。
我四岁那年,别人家都有了电视机。姥姥来了,娘便带上我拉着木板车放上棉花去城里卖棉花,十几里地,我坐在棉花上抓着绳,父亲拉车,娘和姥姥推着,回来时候买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八岁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家里待着看电视,吃着爹娘批发的方便面。我和四岁的弟弟跟着爹娘去玉米地里拔草。身上的汗直往下滴。娘说以后上学好好上,不然就一直种地,能有啥出息。我和弟弟成绩都很好,二十岁那年我成为了一名护士。弟弟高中,娘便放下地里的活来到城里,父亲在家种地。娘不识字,便在一家鸭场做起了工人,每天清洗鸭肠。回来晚上给弟弟做饭。三年后弟弟二本,决意复读,娘愁了起来,生怕弟弟有啥不适,怕用坏了脑子。第二年,弟弟考上了河南大学。娘平生没出过远门,弟弟高中才来到城里,弟弟大学入学那天我和弟弟父亲劝娘去趟开封。娘和父亲跟着我俩生怕走丢,那晚娘要走说去鸭场干活,我们硬拦住她。看了看河南大学后,去看了看后面的铁塔。看收门票不舍的进,晚上四个人挤进了一户几十块钱一间的住户家,四个人回忆着过去的苦日子,很晚睡去!
弟弟今年暑假大二,娘亲依旧努力的干着。鸭场天天坐着腰疼,便去了饭店当清洁工。我们拦不住,娘说你俩都大学,我高兴。但恁弟弟不毕业咱还得给她盖楼娶媳妇哩。老家的房子一直未翻新,弟弟说真像电视剧里的古老四合院,娘说以后我和你爸就在这养老类。等我们老了不麻烦你俩,恁过好都中。昨日给娘买了个上衣,148元。娘一直唠叨,家里才十九块钱,以后买衣服我自己买,你在买我生气。今天看着她穿着我给她买的衣服照了照笑了,梳理梳理头发便匆匆又赶去了饭店干活!
写到这里我眼泪簌簌的落下,娘亲一辈子苦了自己,是一本书,虽出身农村,不识字,身上却有大文章让我们阅读。没有您就没有这个家,老实巴交的父亲说是你撑起了这个家,弟弟和我说是你把我们带到城市,让我们成了同龄中唯一上大学的孩子。娘亲,您辛苦了,我爱您!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