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晨晓(上)

时间:2017-06-27 来源:原创 作者:江湖君 阅读:9
    作者:江湖君
  
  序
  
  有时候,我们总喜欢聆听着别人的故事,熟不知,其实别人口中故事的主角,便是我们自己。
  
  1
  
  睡梦中,被躺在身边人的手机铃声吵醒后便再也无法入睡。
  
  似乎头又疼了,起身不经意间瞥见了地上一张崭新的身份证,拿起,打开抽屉,放下。找出了印有维生素片显得有些破旧的盒子,取了两粒,和着水,咕噜一声喝了。
  
  看了看手,还沾着昨日画画时油画笔的颜料。
  
  还来不及清理手上的颜料便迷糊地瞥见了坐在房间一角的男人,略显落寞。
  
  “别喝了”我从床上起身拿起他手中还剩下一半的红酒,而他只是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迷醉一般的眼神里,让人顿觉深不可测,红晕蔓延在他的脸颊两侧,那一刻,我竟然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可爱
  
  他并没有理会我,而是只顾着自己望着电视频幕上已被暂停的字幕,欲言又止。我们却像两尊塑像僵持在那,最终还是我打破了僵局,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身面向我时,便能清晰地看见他酒后微醺的面容里的几分憔悴,他支支吾吾地对我说道:“你知道吗?你是…是…我…我第一次…那个的…女孩。
  
  “怎么可能!”我脱口而出,“你不是说你交往过对象吗?”此时,好奇的情绪已涌上心头。
  
  其实,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有时说话总是模棱两可。
  
  他总和我提起那个神秘对象,却从来也没有向我引荐。
  
  所以对他所谓的对象,我只有臆测。
  
  他冰凉的双手握着我的双手,眼神涣散地望着我,眼里透着无辜和大男孩般独有的阳光。
  
  而我什么时候认识他的呢?
  
  我却不记得了
  
  但我却能唤出他的名字
  
  方晨
  
  2
  
  晓梦,你何时才会记起我,记起我们的过去。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真想把一切都告诉你,但是我怕你知道真相后,会再一次受到伤害,我真的不想再让你受伤了。诶,就这样吧!可是当我今天一早收到李医生的电话通知后,我真的抑制不了我的情绪了,看着床边熟睡的你,我只有一个人默默用酒精麻醉自己。
  
  我想,你是不会明白的吧。
  
  3
  
  方晨毕业于BK大学的体育教育专业,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在B市的某中学担任体育老师
  
  而我们的相识,我也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是脑海里总是浮现了一个和方晨很像的身影,我也确实无法判断那段过往是记忆亦或只是一场梦。但是在我的印象里,我和方晨的认识是在是在医院。
  
  对,就在医院里,我躺在病床上,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方晨阳光迷人的笑靥,而就在那一刻我脑海里闪过似曾相识的场景,但越是努力去追忆,头便像被某种力量在无形中撕裂一般,痛的我天旋地转。我被迫选择放弃拾起那段遗失的记忆。
  
  索性,我还能认识我爸爸,妈妈。而我也能叫出方晨的名字却无法想起与他发生的故事。
  
  在那之后,方晨就经常出入我的住所,他是老师,我就是个画画的,也偶然兼职代代美术课。所以我俩其实并没有过多密切的交集,但是他总能不经意间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像是偶遇却又像精心策划过。例如,我会在楼下超市二层的某个角落碰到他,而他并不诧异,但其实他的家并不在这附近,而是距离这里有三四个街区之外的公寓。又或是,当我刚步入爸妈小区楼道门口的那一刻,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并傻傻地笑道:“好巧哦!”。所以这一切的碰巧遇见的结果就是换来一句:“我可以上去坐坐吗?”。很自然地,我们就成了邻里眼里的‘情侣’。
  
  而让人觉得更奇怪的是,我爸妈看方晨的眼神,却像是相识已久的老友,而我不经意间一问:“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回应我的则是支支吾吾的闪烁其词。
  
  总是,一切就像是一场预谋过的排演,让人不寒而栗。
  
  4
  
  晓梦,能看到你醒来,真的很开心,只不过你的失忆,我也早有心理准备了,因为医生早前就说你受手术影响的大出血导致脑部缺氧,即使醒来很有可能失去记忆。所以,当你醒来我真的很想把真相告诉你,但医生建议最好不要现在说,他说病人会潜意识地筛除一些不想回忆的过去。事实,的确如此,你忘记了我们的过去,忘记了我。
  
  为此,我跑去找了你爸妈,和你爸妈一起演了这场戏。
  
  我在你常去的超市二楼等你,假装与你邂逅,当你爸妈说你要去拜访他们的时候,我就佯装在楼梯口与你偶遇。其实,我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不想让我们的相识变得那么突兀。既然你刻意遗忘了那段过去,那我们重新开始。
  
  过去,我总嫌弃你对我的管束,就常常对你说,不要束缚我太多,爱情像沙,握得越紧,流失越快。而现在,我想这话的确存疑,那如果不握,不就什么都没了嘛。所以问题并不在握不握,紧不紧,而是在于当沙流失时,另一个人是否又想托起另一只手去承接流失的沙,所以无非互相包容。
  
  或许,真会在失去后,缅怀曾经那些不屑的拥有。
  
  5
  
  “晓磊,你在哪,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男生悲怨地对我嘶喊着,一边吼叫一般疯狂地摇晃着我无力支架的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男生的左眼开始泛血,渐渐在脸颊划出一道血痕,接着右眼开始出血,然后是鼻孔,再然后是耳朵。忽然他飞速地匍匐在我身旁,在我耳畔呢喃,“你会后悔的!”
  
  啊!
  
  我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头又开始痛的发胀,
  
  啊!
  
  我从床上摔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我试图用手撑起我疲惫的身躯,但是一切都是徒劳,于是,拖着不受控制的身体爬到了床柜旁边,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然而,同时,我的下体,开始一片温湿。
  
  我很确定,那时候,我失禁了。
  
  接着,我用尽我所有的力量,握着拳头敲打着并不会给予我回应的地板。
  
  然后,温湿的是我的眼眶。
  
  于是,我放弃了挣扎
  
  方晨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已是凌晨两点,
  
  我凌乱的刘海半掩着我的右眼,拿起了黑屏的手机,看着屏中的自己,略显落魄。我眼神呆滞地望着方晨,不知从何说起。
  
  方晨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于是先打破了僵局,说道:“没事,你不用说话。”转身向我衣柜走去,从里头拿出了几件我常穿的衣服,然后扶着我去了洗漱间。
  
  “你先换衣服吧。”方晨顺势把洗漱间的门关上,离开了。
  
  正当我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方晨拿着墩布笨拙却小心翼翼地清理着地面的污浊。我突然鼻子一酸,吸了一口凉气,倚靠着墙沿蹒跚前进。
  
  “你换好了哈!”方晨对我笑了道,“我马上整理好了哈。”
  
  我点了点头,淡淡地“嗯“了一声。
  
  休息了一阵,感觉好多了。
  
  “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咯。”方晨又笑了笑道。
  
  我欲言又止间,方晨已悄悄关上门便离开了。
  
  此刻,时针像指向5的方向移动。
  
  那晚,我一夜未眠。
  
  6
  
  “医生,晓梦的情况到底怎么回事?”我已经抑制不了我焦虑情绪。
  
  “你懂的,毕竟晓梦的手术特殊,术后的一些不良反应也属正常现象,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自然会好转。”电话那头语气云淡风轻。
  
  “嗯嗯,那,那有啥情况再打电话你吧。”我也失去了耐心。
  
  我手里紧紧拽着的照片起了些褶皱,但依然可以清楚看见相片里的少年,面带微笑,天真烂漫。
  
  7
  
  十二月的B市,天开始渐凉,尤其入夜。我倚靠着窗台向下望去,街旁的林荫树杈上,光秃秃的,没有生气。昏暗的路灯显得天更加阴沉,似乎随时迎来一场风雨。
  
  手中的咖啡渐渐失去温度,抿了口,似乎能够感受到嘴唇干裂的疼痛。
  
  顺势打开窗户,一股寒凉侵袭扑面而来,沁人心脾。
  
  闻到一股,只属于夜的味道。
  
  所有的感官知觉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其实心里早有数。
  
  打开门,不用想都能知道是方晨来送吃的。
  
  今天又是清汤米粥吧,我有些无奈。
  
  你最近必须得忌口,等你身子调理好,带你去吃好吃的,方晨一脸的尴尬。
  
  我想吃还要你带我去嘛,我又不是孩子,我在心里嘀咕到。
  
  你别想偷偷自己出去乱吃,方晨似乎窥见到了我心思,摸了摸我脑门。
  
  我一脸的不以为然。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近两个月,直到某天的近深夜,我一直没有拨通方晨的电话。
  
  直到十一点过半,我才打通方晨的电话。
  
  你到底怎么了,电话为什么一直不通呢,我气急败坏道。
  
  没,没事,我没看到,抱歉,要不,我现在过去找你。方晨的语气里,慵懒而颓废
  
  嗯,我不在多说,但总有预感,一定发生了什么。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