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兴义小记

时间:2017-06-17 来源:原创 作者:若人 阅读:9
  兴义小记(二)
——若人


(四)佛祖不闻不问老胡的车祸
将晚,我们沿着小路回去,无限风光在眼前,碍于时间的无奈,惊鸿一瞥已足矣。万峰林,我发誓定会重游,但不知佳期何日。

三轮车辗转过最大弯道后,老胡甚是流连忘返,建议去前面瞟一眼。车子逆向停在防护栏旁,洞窟里的万佛寺置身万山环抱间,仿佛一幅自然静物画。老胡吩咐我拍照,拍摄角度、风景组合俱佳。其实,他不必吩咐,我也会按下快门。

对自然的美,大抵人人都有欣赏的能力,且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然而,我和老胡欣赏美的角度一定不怎么相同,我拍的照片他瞧不上,他拍的我则认为干巴巴的、孤零零的,断章取景的拍照技术不是我的擅长。

他问了我两遍是否拍了,我的回答都是同一个:“拍了!”这本没有撒谎的必要。虽然我坐在后座,但是我分明看见了他的气,也许算不上怒气,可难逃不高兴的范畴。他自个儿掏出手机来又重拍了。

老胡的这一举动不寻常,潜意识告诉我有事要发生。事情真的发生了。就在调头回去的转弯处,他居然加速,三轮车的右后轮爬上防护栏,轰的一声,我俩已倒地,飞出去一两米远,残酷的是我的右脚被车身压着。当我们意识到发生何事后,老胡身上的崭新西服的脊背位置已成窟窿,车子将他无情地压在下面,引擎还在呼啸,车轮还在转动,我的脚踝处传来丝丝痛楚,鞋舌已擦破,袜子也不见踪影。

阿呆和他女友一脸惊悚,阿呆笑着说:“我看着你们摇来晃去的,就知道你们控制不住了。”当然,他的笑没有一点讥讽之意,就在前两天,他和女友来万峰林骑自行车,不幸的是,春萍也受了伤,下坡时,风吹起了她头上的遮阳帽,她伸手想要抓住时,重重地摔倒了。

把三轮车扶起时,老胡脸上充满了担忧、惊恐之色,连连问了我好几遍,“伤到哪里没有?”而我对他的抱怨仅仅只有一句话:“转弯、下坡你还加速?”“我知道有事要发生,没想到来得如此神速。”

在万佛寺的时候,老胡特地花了三十五块钱请香敬佛,车祸发生后,老胡痛悔地说:“刚才,我还花钱上香了。在别的地方,我可是从来不干那种事的。想不到,佛祖也不保佑。”

佛是不保佑我的,因为我没钱上香,于是,我伤得最重。麻木之后,痛觉便会袭来。阿呆看了我的脚后,说了一句不忍再看的话,我想借一个词语概括:血肉淋淋。红通通的鲜肉裸露在外面,渐渐地,我走不动了。

为了处理伤口,一切美景瞬间降了级,老胡乖顺了许多,车速缓慢,我在后座上,盯着他体恤腰部的两个小洞,内心平静了许多。谁不是这样呢?年轻的心,疯狂本来无可厚非,非要弄出点伤痛来才能真切地体会到生命不可承受之轻,很多时候,我们往往太过年轻。

老胡焦急,神色紧张,景区的医务室已下班。阿呆前面带路,穿梭在小巷子里,终于找到一家私人诊所,双氧水在受伤部位口吐白沫,我痛得撕心裂肺,处理伤口、上药、包扎、口服药、一双袜子总共八十七块,阿呆两口子付的钱,我们深知被坑了。后来,我重去医院处理化脓的伤口时,我们的确被坑了,坑惨了,三十块钱就可搞定的,但是,情况危急提供了被坑的作案时机,你不能再有怨言,虽然伤口处理得不干净,虽然被坑了,但还是要谢谢那份险境中的中送炭,至于钱多钱少倒是另外一码事。

天空乌云密布,风起云涌,倾盆大雨即将来临。黑云下的万峰林有了另外一种美,安详而沉着,沥青小路曲曲折折,在缓慢的车速下无限延伸。雨慢慢地来了,风慢慢地刮着,到达景区入口时,大雨滂沱而下,我们几乎全身湿透,单薄的体恤,冰冷的雨滴吻在每寸肌肤上,骨子里渐渐地有了凉意。

瓢泼大雨将我们困在公交车站牌下,路上水花四溅,来往车辆闪烁着黄色的车灯,我们站跳上椅子,斜风猛雨不须归,那一刻,我感到自己也成了大自然细微的一部分,如尘埃,如雨粒。阿呆像一只落汤鸡,老胡像一只落汤鸡,春萍还是那么清新好看,我却像一个目不识丁的农人,有位网友评论我说:就你最土,后面附加几枚傻笑的表情。

话说第二天,准老丈人告诉准媳妇,说他做了一个惊悚的梦魇:梦见我死了。车祸一事,不曾告诉他老人家,为何他就梦到了呢?在这里,他比佛祖还佛祖。我是多么感动啊!当至亲们对你的死活不闻不问时,告诉我,你会有多感动?

(五)跟着老胡买衣服去
车祸后的老胡满身狼藉,大雨后的我们一副落汤鸡的狼狈,尤其是若人先生,出人意料地成了跛足者,一瘸一拐地跟在最后。腿好时,追风捕影,沦为瘸子后,追不上三寸小脚。

大雨变成了小雨,一滴一滴,落在商店的廊檐下,每一颗雨粒都容纳了橘黄的灯光,将世界辉映得无比温暖。

一群人围在降价处理的衣物车旁,翻来捡去,没人会注视你,也没人会笑你,兴义人的素质修养真高尚,三十五岁的女售货员笑得堪比三岁小女孩。三个男生各自挑选了一套自己称心如意的休闲套服,笑得宛如三头猪,请你试着想象一下猪的笑容多灿烂。

老胡买了衣服还要买鞋,他买鞋实在很有婆婆妈妈的犹豫不决,抱着两双鞋子,举棋不定,女售货员微微一笑,手放在臀部,又跟在他身后换鞋去了。

准备结账时,老胡忘了买鞋垫、袜子,我走不动了,这时一堆款式多样的太阳伞躺在我的眼前,“我去挑把伞带回去送给她吧!”

话说,老胡发疯了。两天后,他再度杀进服装批发城,打包一大塑料袋鞋垫和袜子,我险些晕过去不省人事。

(六)奇香园烧烤
脚受伤后,我的心情灰暗了许多。不论做什么事,我都成了不折不扣的负担,过马路时,绿灯看见了也来气。而且,脚步受伤毁灭了我去兴义的一个初衷,那便是找阿呆打球。有时我还真有些佩服自己的偏爱,翻山越岭只为那一球。

因为受伤的缘故,很多计划也随之取消。奇香园烧烤,是我们最后一次出游。唯一不同的是增加了两位春萍的女同学。一个出奇的正常的瘦削,一个极度正常的刚刚好。

奇香园,风景原也令人叹为观止,满眼的绿树,青草悠悠,游人如织。入口处,一位年轻的妈妈在教导丢垃圾的三岁小毛孩,“垃圾要丢在垃圾桶里。”

园内的烧烤摊是早已规划好的,竹篱栅栏,肉香弥漫,绿叶遮天。我却感到了别扭,人与人之间的陌生,三个男生玩手机,三个女生自顾自吃。就连后来加入的一对恋人,仿佛来自不同星球,中间横亘着一条无比宽广的天堑。没有共同语言,你说你的,我吃我的,他玩他的,互不干扰便好。

所以,烧烤结束后,我怀着郁闷的心情,拖着疼痛的脚,独自一人,一步一步地挪回去,风景再美,不如自家归去,若我执意留下,我也不会收获快乐。在公交车上,坐在我身后的是一对父子,“爸爸,为什么我们要坐在后面?”“因为,老人不能来后面,我们不用给他们让座。”听到这样的对白,我的心里暖暖的。

晚上,他们给我带了一碗粉回来。我决定天亮就离开,不想再打扰阿呆家两口子。老胡真挚地希望我们能同行,但我选择了独自离去的方式,因为我们的目的地并不同,加上脚步受伤,行动不便。

翌日大清早,老胡还在梦中,我轻轻关上门,不声不响地离去。难过的是,公交车坐反了,没能赶上唯一的直达车。只好在贵阳转车,不幸的是,在贵阳观山湖区林东收费站,我被黑社会的非法拉客团伙三十余人恐吓、勒索,上了贼船后,又被抛在高速路上,辗转劳顿,深夜一点过到家,媳妇打扮得花枝招展。

(六)遗憾
发达便捷的网络,常常出卖我的踪迹。到兴义的第二天,一位大学同学就问我是不是身在兴义?叫我去她家玩,给了我确切的地址。她还说周日就是她的新婚佳日,问我能否留下来?我的回答向来爽快,不能就是不能,可以就是可以,六天之后我肯定走了,只好婉言谢绝。

按理说,我真该留下来参加她的婚礼。大学那会儿,她的学号紧跟我之后,每每上舞蹈课,我便站在她的后面,那些日子真是感谢她,如果没有她站在我前面,我怎么可能会跟着音乐做出僵硬的舞蹈动作,考试就更得感激她了,她真是我的救星之一。

脚受伤之后,我更不能前去参加她的婚礼,一瘸一拐的真不怎么顺眼。待我离开的时候,身上已倾家荡产,无力发一个新婚红包给她,甚至没说一句道喜之言。这使我难受极了,因为贫穷,很多人很多事不愿提起亦不愿联系,每个人都为了生活而忙碌而改变而疏远而陌生而远去,不必追不必怀念,每一刻岁月都是我们的葬礼,有谁不是守灵人,不曾披麻戴孝,谁又不是死去的那一个呢?

(七)祝福
此次兴义之行,十分感谢阿呆两口子的挪床之情,耽搁了他们不少鱼水之欢的幸福时刻,我深表歉意!

阿呆两口子,在我看来,感情不怎么好,因为性格不怎么契合,追求不怎么臭味相投,还缺乏相敬如宾的包容与理解,初涉爱情的人儿最好早点意识到包容和理解在爱情中具有的不可替代的强大力量,年轻的我们,捉襟见肘的我们,经不起大风大浪的挑拨离间,可是,当我们选择爱情之后,就该开始懂得为它的死活负责,因为爱情来之不易,尤其在这个爱情土壤贫瘠的时代,有一个人能去爱多珍贵。

年轻的我们正如世间千千万万对坠入爱河的恋人,没钱没车,挤在一间十来平米的小房屋里,一日三餐顿顿萝卜白菜,黄昏时,路灯下拉长的一双影子,完美的契合成羡煞旁人的风景,清晨我们一道掀开粉色的被褥滚下床,开始日复一日的奔波辗转。这一切的意义和值得都是因为身旁的这个人,如果不曾遇见你,我注定看不见有彩虹的雨天,如果伴我走入教堂的那个人不是你,我的回忆作何处理?

所以,我要感谢你,感谢苦难交加时遇见的你,生命从此因你而发光发热。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