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轻触

时间:2017-06-15 来源:原创 作者:尘承 阅读:9
    昨夜西风凋碧树,夜雨过后,校园的栀子花泛黄,花香在夜雨中跳舞,黎明还是今夕的清晨。辗转到地铁站,一路芬芳。
  
  今天的地铁站,与往常一样,人潮拥挤,但寻常中隐息着几幕不寻常。上电梯的时候,耳畔传来站务员熟悉的温馨提示,只是今天多了一句“请照顾好老人。”蓦然回首,看到一家人,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耄耋白发的老奶奶,两位妇女怕奶奶摔倒便一把将老奶奶拽上电梯,并言语相向,声音传至电梯众人回头,脸上充斥着嫌弃与不耐烦。老奶奶没有说话,两只手紧紧握着一旁的扶手,双眼看向另一方。我盯着他们看了很久,老奶奶没有说话,眼睛里泛着滴滴难受,这种表情我以前在我奶奶脸上见过。到了下电梯的时间,两位妇女没有再“教导”老奶奶怎么下电梯,换了更直接的方式,一把将其拽下,旋即便放手大步向前走去。老奶奶依旧没有说话,眼睛依旧没有直视两位“亲人”,余光里隐约多了几丝忧伤,老奶奶急促的走着,背影熟悉又模糊,缓缓消失在人群中。
  
  站在候车(地铁)的地方,心里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压抑,合了今天的天气,闷着热。
  
  虽然是起点站,地铁里却依旧堵满了人,所幸今天排队较靠前,找到一位置坐下,正准备插上耳机开始漫长的等待时,看到一古稀老爷爷彳亍的找着依靠点,我连忙起身将其扶至我的位置。老爷爷笑着对我说“谢谢’。我笑着应声,心暖暖的。靠在“墙”边,插上耳机开始了我的等待。地铁驱动声伴着嘈杂声传遍整个车厢。两站过后,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叫我:“小伙子、小伙子,我马上就到站了,我把位置还给你”说完便要起身,我愣了愣,连忙推拒:“不用了,不用了,您坐吧!”老爷爷突然的举动,触动到了我的内心深处久违的光亮,以至于在老爷爷说完话的瞬间,我还未反应过来,呆呆的顿住了。地铁一站停靠,突然看到在地铁们口有一弱冠的年轻人,突然蹲下,手捂着肚子,脸苍白,不停的做着深呼吸,眼睛里满是难受,泛着泪光。其身旁一杵着拐杖的老爷爷,连忙过去询问。这时,刚要还我座位的老爷爷突然起身说:“小伙子,过来坐,身体不舒服过来坐”小伙子忍着痛苦挥手拒绝了老爷爷的好心,其身旁的老爷爷一手杵着拐杖,仍一手拽着小伙子的手想要将其拉向让座老爷爷的位置。小伙子依旧很执着,挣脱了被老爷爷拽着的手,蹲在“角落”,抱着自己的头,独自难受。一旁的“观众”很多,窗外的风景幽幽暗暗,隐袭可见几抹飞逝的光亮。两位老爷爷互相对视一眼之后,便只遗下“独自吟”。地铁又停下,杵拐杖的老爷爷又一个踉跄。
  
  “老兄,你过来坐,我马上到站了”还是熟悉的声音,这是我第二次听老爷爷说他要“到站”了,只不过这次他是对着杵拐杖的老爷爷说的,老爷爷听到叫声后,同是挥手拒绝了老爷爷的好意,不同的是这次老爷爷没有再站在位置前,而是蹒跚着步伐走向杵拐杖的老爷爷,将其缓缓扶至自己的位置,待老爷爷坐下后,两人互道着感谢回礼,两位老人,一人坐在座位上看着站着的,一人靠在墙边看着前方。地铁飞驰过一站又一站,不知道过了几站,老爷爷和坐着的老爷爷终于道了告别,走到门口看见依旧蹲着的小伙子,老爷爷轻轻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便走出了地铁,消失在匆忙的人行中......
  
  地铁又开始了前行,行人上下不断,我依旧插着耳机听着那首《违章动物》。让座的老爷爷终于到了站,踉跄的老爷爷也有了依靠,蹲着的小伙也有了座位,而我也即将到达我的终点了。
  
  熟悉的提示音,我走出了那节车厢,外面的太阳很耀眼,地铁口很多人拿出伞撑行,我习惯了“裸行”,大步的向前走,阳光下依旧能感受到淡淡微风,清清凉凉。不远处有一伞下行人,一老一少,伞倾斜在老奶奶这边,我拍了张照,微笑的走开了。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栀子花香,这是去年的味道......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