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不雨无风

时间:2017-06-09 来源:原创 作者:安Sir 阅读:9
    日子过的真快,空气里的热度持续递增着,梅雨季就要到了。
  
  今日,路旁无意间的一瞥,竟触到了多年前曾开满我整个夏季的花。如今它们在这里开的依旧妖艳。我那时说,它们一个夏季开了三次。
  
  彼时的我们,仅隔着一座桥,两两相望。清晨我匆忙的过桥,与他们擦肩而过,又在夜晚的星辰和他们的身影里匆忙归来。它们好像没有香味,从未记得它们身边萦绕着莺莺燕燕。又或者是有的,只是我从来没有注意到。
  
  它们妖艳,繁盛,河的尽头都是它们的身影。我记得它们开了又败,败了又盛,反反复复,竟也挨到了秋天。我记得后来,路边年迈的梧桐丢掉了它的叶子,裸露着光滑的肌肤,斑斑驳驳。秋风,那时候更盛了。
  
  等我再次回头,怅然若失。
  
  我不知它们究竟是何时陨落殆尽的,总是,回头的时候,它们已然无影无踪了。走的匆匆忙忙,却又干干脆脆,连湖面常常漂浮的身影,也一并去了,再无从寻觅。好像这个夏天都只是一场盛极而衰的梦,荒诞却又真实。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它们会再次盛开,直到后来我确信,它们真的走了。再那之后,那年的第一场漫漫而至,世界一片孤寂。
  
  我,念了它们多久?
  
  没有等来春天,我便离开了。这一走,在没回去过,走的时候,没带走一草一木,连回忆这种东西也不想带走,太重。有意无意,岁月就那样悄悄的过去了。
  
  再次念起,方道,已是陈年旧事。彼处的它们,应该依旧妖艳吧。
  
  默默,想起了三毛对丘彦明说的话,人生如梦,人生如梦,春梦无痕。
  
  
分享到:
  • 上一篇:小丑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