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韦曦落入大海

时间:2017-06-03 作者:谍影漫游 阅读:9
    凌晨,戴小全起身上厕所。
  
  脏乱的屋子里只有桌子勉强可以说是干净。手机在桌上不停的晃动,响着手机铃声江南Style。
  
  “谁呀,一大早打来电话。”戴小全不耐烦的说。
  
  “喂——”突然天空静止了,停止了呼吸。戴小全脸十分难看。苍白无力,手机从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戴小全。”声音阴险毒辣,狠毒的呼吸声似乎隔着手机屏幕都能够听得到。
  
  “二十万,准备好了么?”
  
  “炮哥,不是说了明天才到期吗?怎么这么快就……”还没等戴小全说完,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了。
  
  “戴小全。”说话人一字一句咬字清晰,语音中含透着杀戮。
  
  “炮哥我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一般见识。没错,是说了明天收债。我这不是怕你跑路。打电话慰问一下嘛。”追债人含蓄矫情的说道。
  
  “炮哥,我,没,没钱。能不能通融一下,利息就免了。”戴小全支支吾吾的说着,两腿发软。
  
  “免了!你当我炮哥是慈善机构啊?我警告你,明天没有还清你就吃不了兜着走。还有,别想跑路,我在你家附近安插好了眼线,天涯海角我都能逮到你。”来者气势汹汹,一手把握在望的样子。丝毫没有血性。为了钱,为了利益,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最后步入监狱。
  
  电话挂了。“嘟”的一声挂了。戴小全忐忑不安,心跳跳得极快。差点透不过气来。戴小全步履蹒跚的走向沙发,缓慢的坐下。两眼直望,发呆了一会儿,开始双手紧抱头部,接着痛哭一场。
  
  韦曦独自一人到街上逛,来到了百惠商场。她看到有琳琅满目的零食,坚果,瓜子,桃仁等等好吃的食物。便挑挑拣拣选起来。
  
  韦曦买好了吃的,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她的舅舅。
  
  “舅舅,舅舅。”韦曦心高采烈的追着跑上前去。
  
  “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戴小全疑惑的转过身来。
  
  “小曦!”戴小全高兴的叫了起来。满脸欣悦。
  
  两人谈了起来。
  
  突然,戴小全的电话响了。一看电话号码显示,神色有点慌张。随后扬起了嘴角微笑。“小曦,舅舅去接个电话。”
  
  “好的。”韦曦在一旁站着,静静的,不说话。
  
  “炮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凑好二十万还钱。”戴小全声音压的极低且严肃紧张的说道。
  
  “别那么紧张,小全。地点:今天下午三点百惠超市转角那个第三个垃圾桶。记住,带好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炮哥挑衅的言语中含透着利益分熏。
  
  “嘟……”电话挂了。
  
  站在一旁的韦曦丝毫没有听出来戴小全负债的事,只是依稀听得到舅舅压低声音说的两个字,炮哥。戴小全心里一直打着哆嗦。不料,韦曦开口说话了。
  
  “舅舅,炮哥是谁啊?”韦曦一脸茫然的问道。
  
  戴小全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然后微笑转过身面向着韦曦。
  
  “小曦,他,他是我的一个同事。小孩子别管那么多,快回家吧。”戴小全担心炮哥安插的眼线看到韦曦和自己走在一起。会对韦曦不利。
  
  戴小全心理活动:小曦,舅舅是为了你好。
  
  “好,我回家了哦。”韦曦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小时候,舅舅都会带韦曦去吃糕,到游乐场玩。在韦曦的童年里,整天工作超忙的爸爸没有时间带韦曦去玩。妈妈希望为了孩子的生活过得更好,一边工作一边照顾这个家。所以韦曦童年的回忆大多数是舅舅的。韦曦总是会回忆起那些美好的时光。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韦曦,五岁……
  
  “呜……”韦曦蹲在一旁哭泣。
  
  “我的小公主,怎么啦,怎么哭了啊?”戴小全蹲下来,面对着韦曦。
  
  “爸妈都不爱我,只知道天天工作。完全不理我的感受。”韦曦边哭边说。
  
  “小曦,不要哭了哦,哭了就不漂亮了啊。舅舅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啊?”戴小全一本正经的说。
  
  自那以后,戴小全一直是韦曦的守护神。韦曦很爱她的舅舅。自从她长大以后,舅舅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亲切了,感觉像变了个人似的。
  
  在百惠商场附近,遍布着炮哥的手下,韦曦和戴小全的一举一动,炮哥了如指掌。
  
  “老大,戴小全身边有个女孩,大概十几岁。”炮哥其中的一个手下刘离把消息告诉炮哥。
  
  “干得不错。继续给我盯着。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收到,炮哥。”流离回答道。
  
  “咚,咚,咚。”墙上的挂钟响了。戴小全深吸一口气,手里捏着把冷汗,额头有些小水珠顺着脸颊流下了。拿好二十万的箱子。快速走出家门。
  
  如果说,灾难是预科可知道的。那么,我宁愿是不可未知的……
  
  “喂!”韦曦接电话。
  
  “韦曦,我的数学作业不会,你快来我家教我。”韦曦的好伙伴李佳恩。
  
  “好啦好啦,我去了啦。每次都这样。”韦曦嘟着嘴,然后笑着说。
  
  “知道你最好了!嗯么,给你个么么哒。”电话挂断了。
  
  “妈,我去佳恩家去了。晚点再回来。”韦曦急匆匆地穿鞋,打开门,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好,路上小心。这孩子。”戴小安叹了口气,然后舒心地笑了。
  
  韦曦走着每天熟悉走的那条路。
  
  不料被炮哥的手下刘濮高发现。随后,拨通电话。“炮哥,戴小全拿着箱子出去了。还有,我刚刚看到那天戴小全旁边的那女孩。”
  
  “哦?是嘛?把她抓来。”炮哥命令式地吩付刘濮高。
  
  刘濮高按照吩咐继续跟踪韦曦。刘濮高小心翼翼地一步一个脚印轻声地紧跟韦曦。眼看韦曦转了一个街角,突然韦曦好像发现后面有个陌生男子在跟踪她。接着,韦曦快速向前走,刘濮高也拔开大腿紧跟着。刘濮高一不小心在跟踪的过程中踩了一下空矿泉水瓶。韦曦更加肯定有人跟踪她,于是加快速度的向前走。韦曦一时紧张慌乱一不小心跑进了死胡同里。刘濮高熟练的拿麻袋套进韦曦。韦曦被就地装进麻袋里。
  
  “你是谁?干嘛要抓我?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给我老实点。再吵把你扔河里去。”
  
  “快,装进车里。”随后刘濮高开着车往安利小岛开去。一路上,韦曦一直在大喊大叫。
  
  “放开我!放开我……”
  
  “别吵了,安静点,小丫头。”刘濮高不耐烦的说。一同参与绑架的赖明和刘濮高说:“高哥,这丫头太烦人了。要不要……”
  
  赖明给刘濮高使了个眼色。刘濮高摇头慌张说“不行,老大说过要留活口。戴小全他侄女让他自己赎去。咱管不了那么多,负责听老大的就好了。”
  
  韦曦在后车厢听见他们的对话,十分震惊。自己的舅舅竟然会联合绑架头子来伤害她。她哭了,没有哭声的小声抽泣。
  
  过了一会儿,戴小全开的车抛喵了。
  
  “该死,真是。”
  
  “怎么,停下来啊刘濮高。”
  
  “车抛锚了。”
  
  “什么?不是这个时候跟我说这个。怎么办,我们怎么回岛啊?让你让我开不让,现在好了,抛喵了,高兴了。”赖明一脸抱怨。刘濮高越听越火,头顶上像着火了似的。然后捶了一下赖明的肩膀,“日你狗爷,敢教训我。”接着两人互相打起来了。韦曦趁他们在打架时偷偷打开后车厢,用嘴咬开,解开麻袋,然后溜出来。只是手上被绑了胶带。所以解麻袋有点费力。韦曦机智的找好易撕开的部位,用嘴大力撕开。
  
  正打架的两人忽然赖明瞥见韦曦要伺机逃跑。大声说“刘濮高,小丫头片子要跑啦。”面向着的刘濮高浑然不相信赖明说的话,一拳过去。“赖皮狗,装啊,让你装。”
  
  韦曦跑的愈来愈快。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使劲跑。她是在用生命在逃跑。
  
  赖明被打在地,然后站起来,拽着刘濮高的手,把他的头扭向后车厢那边,“你自己看。”
  
  刘濮高手忙脚乱,然后慌慌张张的说:“还愣着干嘛,追啊。”接着两人追向韦曦。
  
  韦曦努力的向前跑,一直跑,跌倒了也使出全身力气爬起来继续跑。终于,跑向大海。前方是深海,危机四伏。后面追着追杀自己的坏人。十岁的小女孩韦曦不知道怎么选择。
  
  “跑啊,继续跑。跳进大海你就死定了。”赖明喘着粗气说。
  
  韦曦倒退了几步,刘濮高两人走向韦曦,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韦曦面对凶神恶煞的两人,眼看就要抓自己回去。紧张的边摇头边大喊“不,不……”
  
  韦曦后脚跟不小心踩空,背向掉入海里。“啊……”十岁的小女孩沉入了大海,海水随风飘的越来越远。两人顿时傻眼,赖明手脚发抖,然后碰了碰刘濮高的手臂。支支吾吾地说“高,高哥,怎么办?现在……”
  
  刘濮高额头冒着汗,顺着脸颊流下脖子。然后咽了一口气。“什么怎么办?跑呗。”接着刘濮高扫了扫周围没人,然后就逃离现场。现场有着韦曦穿的一只布鞋。上面绣着一个太阳
  
  戴小全右手拎着装有空的箱子,戴着墨镜。按照规定来到交钱地点。
  
  炮哥从一辆黑色客车走下来,摘下墨镜。身高体胖,然后用着质问的口气说“钱呢?”
  
  “在箱子里。”戴小全手里捏着冷汗,迎着微笑将箱子递给他。然后就准备逃走。戴小全递了箱子后,就顺手将炮哥三个手下打倒跑路。但是,后来又出来几十个手下,个个武功高强。戴小全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到五分钟,就被反手逮住。
  
  炮哥打开箱子检查账目,发现箱子是空的。接着“你以为我只带了这么点手下,你未免太小瞧我了。”
  
  “卑鄙,无耻。”
  
  “就知道你会拿空箱子忽悠我。放心,等会你那小外甥女就过来陪你了。”
  
  “什么?你竟然还绑架了韦曦。”戴小全张开嘴巴大声喊道。
  
  “不许伤害韦曦!要杀要剐冲我来。不许伤害她。”
  
  “没想到你这么紧张那个丫头,看来我绑对了。”炮哥开怀大笑。接着,“炮哥,那丫头掉海里了。”刘濮高哆嗦紧张的在电话里说。
  
  “什么?你个没用的东西。算了,死了就死了。”炮哥无所谓的说。
  
  “什么?你,你刚刚说什么?”戴小全激动的眼泪汪汪的说道。
  
  炮哥将韦曦掉海的事原本告诉了他。
  
  “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戴小全挣开反手。冲上去打了炮哥一拳。然后被他的手下抓住,接着戴小全失声痛哭的自责:“小曦,舅舅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
  
  不一会儿,警察来了。事先戴小全报了警。可是没有想到韦曦会因为自己掉进大海生死未明。
  
  警察拿起手枪,面对着不法分子,“别动!警察。”
  
  炮哥等人举起双手投降。关于韦曦失足落海一案,由于警方没有收集足够的证据,把炮哥等人绑架案不能成立。戴小全向警方说出实情。希望自己的错误能够弥补。并且衷心希望能够找到韦曦。戴小安接到警方通知,第一时间晕倒了。韦礼安伤心流泪。接着去警察局看望戴小全。警方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韦礼安。警方一致表示,在安利小岛现场找到一只绣着太阳的鞋子。刘濮高向警察自首,警察现已将刘濮高等人立案。
  
  韦礼安一时接受不了事实,“不会的,我的小曦……”接着是一阵阵的惆怅和悲伤。警方安慰韦礼安,“别急,事情还没查清楚,说不定会有转机。”
  
  戴小安苏醒后,一直痛哭流涕。“我的孩子。不会的,我的孩子……”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