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从莫言《蛙》

时间:2017-06-03 作者:觅一缕闲愁 阅读:9
    对于爱情,每个作家应该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看法,正如莫言在《蛙》中借王肝之口说的那句话:“我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说明这样一个奇迹,就是想说明梦与艺术创作之关系,就是想让你们明白,失恋是一笔财富,尤其是对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来说,没有经过失恋的痛苦淬炼,是不可能进入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的。”
  
  可见爱情惊人的效果,但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任何的科学对这一现象的解释都只能是差强人意,每个人都有对爱情不同的看法和体验,说实话,科学真正能解决了爱情这个疑问吗?不管你们是多么迷信科学,但对于爱情的科学,你信吗?反正我不信。我把它称为,这见鬼的爱情!
  
  爱因斯坦说“上帝不会掷骰子”,幸好爱因斯坦你错了,根本没有宿命这一说,我不相信宿命,所以我可以相信爱情!
  
  莫言在《蛙》中写了很多不同的爱情,下面我们谈谈这些见鬼的爱情。
  
  姑姑的爱情:惊鸿一瞥的爱情
  
  姑姑万心是这本书的主角,也是这本书的中心线索,本书中介绍了她的两段爱情,其中之一的男主角是王小倜,他是位小资青年,有着一份令人艳羡的飞行员的工作,有着比黄金还金贵的身价,有着小资生活和小资情调,在那物资奇缺的年代,他可以随随便便送女朋友一块手表,可以给她丰富多彩的生活,而且人还长得帅,但过于一帆风顺优秀的人,往往对生活有着比常人更高的期望和激情,于是他驾着飞机叛逃台湾,只为了追随让她迷恋的声音,果断地抛弃了姑姑这个红木头,毫无疑问,姑姑是爱王小倜的,爱她的风流倜傥,但只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的天真的爱,姑姑迟迟没有结婚,也许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像薛涛一样,也许是受伤害之后的余悸迟迟未散。
  
  姑姑的第二段爱情对象是郝大手,一个在被蛙攻击的危难中解救她的人,之后又给她无限的温存,在姑姑痊愈后,姑姑便说:我们结婚吧。其实郝大手是优秀的民间工艺大师,他有着精湛的捏泥人技艺,但姑姑并不是因为他的才华而喜欢上他,而是那惊鸿一瞥的的温暖,是阅尽千帆后最老练,最平凡的爱情,就像张爱玲一样,她生命中的红玫瑰燃烧得使他爆炸,无处安身,但白玫瑰赖雅使他得到安稳与幸福,姑姑的白玫瑰无疑是郝大手,因为惊鸿一瞥而爱上,因为彼此懂得而幸福。姑姑陪着他失眠,做月光娃娃,郝大手陪她一起打开心结。
  
  蝌蚪的爱:最纯真的爱情
  
  蝌蚪,万足,小跑说,我们是俗人。所以他和小狮子结婚了,厮守终老。尽管他开始不是很情愿,但最长情的告白,是陪伴。在文中对他们之间的爱情似乎并没有如何渲染。但我相信这是爱情,毕竟在茫茫人海中,在时间的荒野里遇见并相濡以沫。而且姑姑说,如果不是小跑,小狮子一定会孤独终老,而万足怎么想呢?从他和王仁美的爱情中可以得知一二,他对王仁美的爱,是最纯真,最自然的爱,它们萌发于青春,成就于最自然的愿望。开始,小跑因为她的长腿而砰然心动,于是说,王胆和陈鼻都谈恋爱了,我们能交个朋友吗?而且我们都有长腿,我们肯定能生个世界冠军。而且当小跑四处相亲时,王仁美却因为肖下唇张狂而主动把大学生肖下唇休掉,亲自跑到蝌蚪家说要嫁给他生世界冠军,小跑盯着王仁美的腿说“要”,小跑是纯真的,他在写信时,会想起王仁美因不会写字,而用画画给他表达她的心意。这又是多么纯真的爱和想念呢?蝌蚪偶尔还会想起王仁美洗头时自己提着壶从后边给她浇水,她低着头吃吃地笑。自己问她笑什么,她笑得连脸盆都弄翻了的情景。这又是多么纯真的幸福呢?生活中,厮守中,最不缺乏的便是纯真。小跑无疑是爱小狮子的。
  
  陈鼻的爱:情人眼里出西施,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爱情
  
  陈鼻人高马大,而她的爱人却是不足八十厘米的小侏儒王胆,这用事实证明了“身高不是距离”“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两句老话,这两个自由恋爱的人,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因为计划生育,他们到处躲藏,最终因被追赶,王胆难产而死,陈鼻从此一蹶不振,抽烟喝酒,装疯卖傻。或许我们可以说他是因为没有生儿子而绝望,但他最主要还是妻子离去的打击吧!他完全可以再娶一个妻子去外地生孩子。
  
  王肝的爱情虚无缥缈的爱情
  
  “王肝单恋小狮子,做出了许多古怪的事,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成为人们耻笑的对象。”“但我从不耻笑他,我心中充满对他的同情和敬重。我认为他是一个既生不逢时又生不逢地的天才,一个用情专一、如果机缘凑巧足可以谱写出传唱千古的爱情诗篇的情种。“看到这句话时,我开始是心里一震,天才,情种,传唱千古,”一遍看下来,还是觉得有些夸张,但重回文本,不愧是个天才,他是个农民的儿子,他没上过大学,他本该也只是个农民,但他少年早慧,蝌蚪说,当我们尚在孩提、对男女情事还处于懵懂状态时,(万小跑二十六岁结婚,王肝迷恋小狮子十二年,大概十四岁便开始了)王肝就情窦初开,爱上了小狮子。“我记得多年前他那句感叹:小狮子真美丽啊。”蝌蚪说这叫王八瞅绿豆,看对眼了。这仅仅是情窦初开吗?这是天才的开始,他有着超乎年龄的对爱情的成熟。他第一次写情书时蝌蚪问:“你给她写信干什么?要娶她做老婆吗?”“功利,太功利了!”王肝动情地说。在他写的信中可以看出他对小狮子是纯粹的爱。——喜欢她的一切,给她幸福。“会的,一定会的,我用力回握着他的手说,如果实在不行,我替你找我姑姑去说媒,她最听我姑姑的话。“”不要,千万不要,他说,我不希望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强扭的瓜不甜。我要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赢得她的心。”这也是他纯粹的爱,有尊严,真挚的爱。但最终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至始至终只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从1970年王肝写给小狮子第一封情书,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二年。十二年里,他一共写了五百多封信,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而且,他为了表示对小狮子的爱,不惜出卖了自己的妹妹。”但只换来了一句“没有想法。”而且不是对王肝说的,而是对万小跑说的,多么残酷的一个现实,自己苦恋的人根本不在意自己,从开始到结束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浮想联翩。他说“一个人并没傻但得到了傻子的称号时,其实是获得了巨大的自由!”他一直都很清醒,只是,这见鬼的爱情。
  
  王肝的天才主要表现在对爱情对文艺的无师自通,参透爱情,也看透一切。王肝说,所谓爱情,其实就是一场大病。又说,我病好之后,才发现自己其实不爱女人。我什么恋都不是,我只恋我自己。我恋我的胳膊,恋我的腿,恋我的手,恋我的头,恋我的五官,恋我的五脏六腑,甚至恋我的影子。其实正如他所说的,他这是自恋。恋他自己,恋他浮想联翩的美好的爱情。世界上其实不乏这样的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爱情,但也从来没有停止制造爱情,但谁会觉得这样的爱情不美呢?
  
  他从来没有靠近,真正了解过小狮子,小狮子也从来没有允许他靠近。这虚无缥缈的爱情,可怜的爱情!
  
  秦河的爱情感同身受的爱情
  
  感同身受的爱情是爱情中的最高境界,可能千百年难一遇啊,反正我只在《红楼梦》中见过,也许那只存在梦里。对于这种是需要天时地利加迷信的爱情,我一直把他当做梦。
  
  先谈谈红楼梦中感同身受的爱情吧。对,就是宝黛之恋。如红楼梦三十二回中,黛玉听到宝玉把她视为知己,开始很高兴,但后来又感怀身世,宝玉安慰她有这么一段对话。宝玉瞅了半天,方说道:“你放心。”黛玉听了,怔了半天,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不明白你这个话。你倒说说,怎么放心不放心?”宝玉叹了一口气,问道:“你果然不明白这话?难道我素日在你身上的心都用错了?连你的意思若体贴不着,就难怪你天天为我生气了。”黛玉道:“我真不明白放心不放心的话。”宝玉点头叹道:“好妹妹,你别哄我。你真不明白这话,不但我素日白用了心,且连你素日待我的心也都辜负了。你皆因都是不放心的原故,才弄了一身的病了。但凡宽慰些,这病也不得一日重似一日了!”黛玉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出,只管怔怔的瞅着他。还有紫鹃试宝玉的那段,宝玉一听黛玉要回家便傻了,黛玉听到宝玉快不行了“哇”的一声,将所服之药,一口呕出,抖肠搜肺、炙胃扇肝的,哑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还有当宝玉被父亲打,黛玉哭得眼睛红肿来看他,宝玉的第一反应便是安慰黛玉,怕她难过,黛玉听了他的安慰此时黛玉虽不是嚎啕大哭,然越是这等无声之泣,气噎喉堵,更觉利害。听了宝玉这些话,心中提起万句言词,要说时却不能说得半句。半天,方抽抽噎噎的道:“你可都改了罢!”宝玉听说,便长叹一声道:“你放心。别说这样话。我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
  
  黛玉看到他受伤在床,就像自己受伤一样心疼。但也懂他坚守与想望,湘云劝宝玉多留心仕途经济。宝玉说,林妹妹从不说这样的混账话。这样的感同身受,秦河也有,虽然姑姑像小狮子不爱王肝一样也不爱秦河,秦河是公社党委书记秦山的亲弟弟,曾经是县第一中学才华横溢的学生。但秦河因为姑姑而“疯傻”,一直深爱着姑姑,只要姑姑在的地方,就有秦河。秦河开始疯傻了很久,一个人天当被,地当床,过着乞讨的日子,也许他之所以这样的原因,也和王肝一样是因为无法靠近,后来他因为他哥哥的关系进了医院工作,帮姑姑开船,他以他的方式默默的守护姑姑,秦河和王肝的爱情的最大区别是,秦河与姑姑靠近了,彻彻底底爱上了,也了解了姑姑,并以那种感同身受的爱去爱姑姑,当姑姑为计划生育被张拳打,“秦河闻讯从河边过来。一看姑姑受伤,他顿时成了木头人,片刻,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众人上前扶持,他分拨开,醉汉似的,摇晃着上前,捡起那根沾着姑姑血的棍子,朝向张拳的脑袋抡去——住手!姑姑大喊。姑姑挣扎着站起来,呵斥秦河,你不在河边看护船只,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添乱!秦河满脸尴尬,丢下棍子,往河边走去。
  
  “姑姑推开扶持她的小狮子,走到张拳面前——这时,秦河放声大哭,一步步往河边走——姑姑连头都没回”,当爱人被打,他的心疼得感同身受,却无能为力,而且要亲眼看着心爱的人被打,便放声大哭,一个男人放生大哭,心是有多疼呢。他不仅在肉体上与姑姑感同身受,在灵魂上也是感同身受的,因为他了解姑姑,虽然姑姑与郝大手结婚了,但他还是以他的方式爱着姑姑,他应该是因为姑姑的内疚而像郝大手那样捏泥人,也帮她赎罪,王肝和他的梦里梦见的就是姑姑,一切灵感也来自于姑姑。
  
  袁腮道:秦河这个杂种,才是真正的天才!他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就把郝大手给镇压了。这正如王肝所说的:“我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想说明这样一个奇迹,就是想说明梦与艺术创作之关系,就是想让你们明白,失恋是一笔财富,尤其是对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来说,没有经过失恋的痛苦淬炼,是不可能进入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的。”秦河做到了。
  
  爱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再感同身受也没用,这见鬼的爱情,很美丽也很残酷.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