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爱在生死攸关时

时间:2017-05-18 来源:原创 作者:蝴蝶安安 阅读:9
    ,不停地下着,世界仿佛被白的帷幔覆盖。
  
  断龙崖上,一位男子孤身而立,北风席卷着雪花犹如呼啸的刀锋扑面而来。
  
  男子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他想什么,只见他身后的披风在风雪中烈烈作响。
  
  在离他不远的身后,一把剑插在雪地里,微微颤抖着。
  
  “为什么?”突然,男子仰天长啸一声,随即拿起身后的剑狂舞起来。
  
  时而如万马奔腾,时而像大河决堤。四周的雪花随着他的舞动汇成了一股庞大的漩涡,直冲九霄。
  
  这位男子名字叫“洛溪”,14岁开始从军,17岁为将,19岁征战蛮荒,22岁大破蛮族,戎马归来,举国同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洛溪为万户侯,赏良田千亩,黄金万两,钦此!”
  
  “洛溪哥哥!等等我!”在一片桃林里,一男一女追逐着。
  
  男孩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消瘦的脸庞带着一些稚嫩,两道眉毛如同两把利剑,眼睛不是很大,但却很有神。
  
  女孩十岁左右,皮肤滑嫩,吹弹可破,不胖不瘦,标准的美人胚子。她的全名叫白兰画,父亲白尊辰是军机处的大臣,掌管近百万军队。
  
  洛溪是白尊辰在一次征讨中从死人堆里捡来的,当时只有五岁,在他幼小的心里只有仇恨,他的父母以及所有的父老乡亲都是被蛮族杀害的。
  
  洛溪发誓,他一定要灭了蛮族,替自己的父母亲报仇雪恨。
  
  他在白府生活了九年,他每天除了跟白尊辰学习兵法,就是拼命地练武。他从不跟同龄人一起玩,除了偶尔陪陪比他小三岁的白兰画。
  
  “洛溪哥哥!等等我!”
  
  “哎吆!”白兰画由于跑的急,一下摔倒了。
  
  “兰画,没事吧?”洛溪将军扶起她,关切地问道。
  
  “兰画,明天我就要去军队了,要是你一个人无聊的话就来这片桃林,看看这些咱俩亲手栽下的桃树。”洛溪拉着白兰画的手,说道。
  
  “我也要跟你一起去军队!我不要离开洛溪哥哥。”她固执的说着。
  
  “你还小,等你长大了,我带你去军队,好不好?”
  
  “不行!我要去!”白兰画嘟着嘴,满脸怨气的盯着洛溪。
  
  “兰画乖!兰画最听洛溪哥哥的话了,对不对?你要安静的等我回来。”洛溪不厌其烦的劝说着。
  
  “那你一定要来看我,等我长大了,就去找你。”
  
  “嗯!”
  
  ……
  
  画面定格在了这一刻,谁能想到这一别就到了八年之后。
  
  八年征战,洛溪从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变成了二十二岁的青年。他脸上再也找不出曾经的稚嫩,有的只是满脸的刚毅和凌乱的胡茬。
  
  回到京城以后,皇帝亲率满朝文武在城门口迎接,而在洛溪的心里,这些都不重要,他一心想着回到白府,一心想见到他朝思暮想的白兰画,因为承诺,或者也因为别的。
  
  繁琐的仪式终于结束了,他迫不及待的来到了白府。他第一时间来到了久别的桃林,他想知道自己亲手栽下的桃树长成了什么模样。
  
  来到桃林,洛溪显得无比激动,看着胳膊粗细的桃树,他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
  
  许久,许久,他的眼眶湿润了,他仿佛看到小时候跟白兰画一起玩耍的情形。
  
  “不知道白兰画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记得我……”洛溪暗语。
  
  “是洛溪哥哥吗?”他正想的入神,突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兰画!兰画!”洛溪回过头去,只见一白衣女子站在他的身后,满头的青丝随风飞扬着,头顶上别着一只金色的兰花,明眸皓齿,玉面红唇,似笑非笑,宛如仙子。
  
  他出神的看着她,千丝万缕,一眼万年。
  
  “兰画!真的是你吗?”洛溪上前一步,却又退了回去。此时的他心情无比复杂!
  
  “洛溪哥哥!你个大骗子!”白兰画哭了,积攒了八年的泪水一下子倾泻而出。她一下子扑到了洛溪的怀里,两个小拳头不停的捶打在他的胸口。
  
  “兰画,不哭。”他轻轻的拍打着白兰画的脊背。
  
  紧接着,他双手拖起白兰画的脸庞,用他那粗糙的手指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
  
  “小姐!不好了!”这时,一个白府的家丁匆匆忙忙的跑来。
  
  “发生什么事了?”洛溪沉声问道。
  
  “老爷被抓了,全家人都被抓了,官兵正到处抓人。说是老爷通敌卖国,证据确凿……”家丁语无伦次的说着。
  
  “这边,这边!”几十个官兵向洛溪他们这边追来。
  
  “站住!洛溪在此,谁敢造次?”他一声暴喝,吓的这些官兵一下楞在了原地。
  
  “谁给你们的胆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们这是在找死?”
  
  “洛将军有所不知,圣上有旨,要将白大人一家满门抄斩,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还请洛将军高抬贵手!”为首的官兵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听到满门抄斩,白兰画直接昏厥了过去。
  
  “兰画……醒醒……兰画……”洛溪扶住了她。
  
  “不可能,不可能!爹爹不可能是卖国贼?”许久之后,白兰画醒了过来。
  
  “洛溪哥哥!一定有办法的,对吗?”白兰画拉着洛溪的胳膊,喃喃的说着。
  
  “快走!”洛溪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他拉起白兰画,径直朝前院跑去。
  
  很快便来到了白府的客厅,只见白府上上下下都被五花大绑了。
  
  “白叔叔!”
  
  “爹爹!爹爹!”
  
  “快!快带画儿逃,逃的越远越好!”白老爷吼道,显然是说给洛溪听的。
  
  “不!我不走,我要和爹爹在一起”白兰画早已哭成了泪人。
  
  “快走!”白尊辰继续催促着。
  
  “我这就去面圣,还你一个公道!”洛溪彻底怒了。
  
  “滚开!别叫我大开杀戒!”看到拦住去路的官兵,洛溪大吼道。
  
  “没用的,快带画儿逃!记住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回来!快走!别让我死不瞑目。”洛溪知道白尊辰的性格!也许,他真的无能为力。
  
  “走!”洛溪深深地望了白尊辰一眼,便拉起白兰画的手,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
  
  “放开我!我不走,放开……”白兰画挣扎着,洛溪死死拉着她的手不放。
  
  “闪开!”官兵很配合的让出了一条路。因为在他们心中,洛溪将军就是神,谁也不敢阻挡。
  
  他们很快便出了白府,他无视府门外层层的包围,拉着白兰画,向城外飞奔而去........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