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我们之间

时间:2017-05-16 作者:夜七尘 阅读:9
    “让我背叛家族或者背叛你?”他有些自嘲的笑了“天知道我是做不到的。”他用有些污浊的手挡住倾泻的泪“哈,就这样吧。”有气无力的声音彰显了他的疲乏。风吹过,鸟飞过,树叶飘过。“过来。”温柔而小心翼翼“过来。”“到底要我怎么样,哼,嗯。”他双膝跪地泪眼迷蒙的看着那个人,风吹过,鸟飞过
  
  ,树叶伴着花一起落,落在地上,落在身上,落在心上……“我啊……(蝶儿随花翩翩飞,醉妩媚。相思一眼又一杯,别,别,别,不等,不回。)掰(拜)了。”他发出哼哼的笑声。那个人的眼里没有那个人了,那个人站在山顶的高头望着他掉下去的地方,那种感觉就像在水里就快奄奄一息自己还束手无策,淹没、淹没。那个人双腿一软“回来呀,回来。回来!”树叶和花被风吹起打了几个璇儿向山的下面落去了。
  
  十年,说不长,不长,说不短,不短。在每一个午夜梦回总会出现他满是血泪的脸麻木到心痛,已经忘了心痛的是一段时光还是那样子的思念。铺天盖地的潮涌又将那个人淹没“回来,不回来,回来……你我都山穷水尽,谁说非要一剑泯灭涤恩仇。”
  
  仇啊,恨啊,没有谁说非得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仇和恨最后变成愁折磨的是谁都不晓得了。
  
  那个人望着那个特别像他的背影的那个人,那个人追上前去抓住他汗湿的衣服,就好像前世的恋人不管轮回几生几世我只一眼便能认出你来,因为我们是恋人啊。那个人的手在抖停不下来。他转了过来那个人捂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在笑,那个人抓着他也笑泪却滚了出来,不惊天不动地但那是很痛很痛的幸福!“怎么现在才来?”那个人的泪,崩了。他们之间似乎没有隔着十年,一个出去买个菜,一个出去打个电话如是而已“他们说人非物非等不得。不是想等或者不想等它让我动不了。我相信……虽然不知道我相信的是什么名堂,但你都知道的吧。”“想牵你的手,能吗?”他望着太阳的光辉看着那个人笑。
  
  山穷水尽谁说非要一战泯灭涤恩仇。风吹过,鸟飞过,树叶伴着花一起落,落在身前,落在身后。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