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时间:2017-05-13 作者:纯一 阅读: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既然你要走,可否从一开始就不要靠近我,这样,在以后的某些年,我便不会想起你就心口无法言说的疼痛。
  
  你说你听过最幽怨的歌,看过最悲伤的风景,饮过最苦涩的水,可你却不知,这世界让我最幽怨,最悲伤,最苦涩的,不是歌,不是风景,不是水,而是你。
  
  嘿,你看到了吗?看到那只脱离队伍寻不到方向的大雁了吗?看到那只迷了路胡乱窜逃蚂蚁吗?看到被拍打到岸边尽力扑腾的鱼吗?你看到找不到你的我了吗?
  
  陈北,我好想你。
  
  我和陈北从初中起就是同学,如果初中的三年我们只是同学,那我多希望,我们像大部分同学一样,毕业就散了,就让所有的好与不好留在初中该有多好。高中我们是蓝颜,或许这世界真的不存在什么蓝颜吧。只是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聋作哑,如果我们能一直这样,把所有的快乐留在高中那三年该有多好。如果你没有喝酒,如果我没有接你电话,如果我们没有一起去旅游,该有多好,可是我们都知道没有如果。
  
  高中毕业,喝醉酒的陈北在十一点四十五分打来了电话。他说“离音,我要去离你637,7公里的地方了。”其实我早就知道陈北终究会去到那里,我也知道我终究无法跟随他。我们都知道。
  
  我叹了口气,像是接受了这个事实说“你喝醉了,陈北,赶紧回家吧。”
  
  陈北没有接我的话继续说道“我想你了,还没有离开你,我就想你了。我喜欢你。喜欢你。”
  
  我说“我知道。”
  
  陈北接着说“那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好”
  
  那样一场也许是酒后吐真言,也许是壮胆,也许是没睡醒,我们就这样真正成为了在别人眼里早就是的情侣。第二天一早,陈北就出现我家楼下,他说“我从昨晚就在这里,我想早点见到你,离音,我们昨晚说的话作数吗?”
  
  我笑了笑替他拿下落在头上的叶子说“你是想作数,还是不想。”
  
  陈北激动抓住我胳膊,不停的点头说“想。”
  
  “那便作数”
  
  陈北愣了一下,抱住了我说“离音,我就知道有一天你一定会爱上我,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们会成为真正的我们,离音,我们去旅游吧!”
  
  我点点头,笑着说好。
  
  我和陈北几个朋友一起去旅游,我总觉得那趟旅行让我们变得更加亲密,更加依赖对方。或许是我们知道,这场旅行结束,我们就该开始那该死的异地恋了。所以我们越发的珍惜能和彼此在一起的时间
  
  在火车开动的前半个小时陈北吻了我,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吻,却参杂着离别的苦涩,陈北说“我爱你,离音。”
  
  我紧紧拥抱了他说“我也是。”
  
  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开始了该死了异地恋,我也去往了另一座城市,我们每日视频,聊天,努力的想把这该死的路程缩进些,即使这样我们偶尔也会有无法抑制想念和脾气,迫不及待的想冲去对方身边,于是我们的爱情又换作了无数张车票,只是想拥抱对方,感觉到彼此真实的存在,证明我的爱情真的存在。
  
  可就算车票再多,也总能查清,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慢慢的好像一种惯性,陈北不再日日打来电话,不再关心我是否吃饭,就算偶尔打电话来,总以忙为借口急匆匆的挂了电话,我知道我们终究没有赢过距离,我们开始吵架,总以挂了电话结束,彼此的妥协重新开始,可至始至终我们从未说过分手,那天陈北没有兑现承诺来看我,我和他大吵了一架,终于陈北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也想伸手就能抱到你,我也想和你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去图书馆,就算是在马路边坐着,也比我们现在来的好。可就算这样,我也想和你在一起,我爱你。离音”
  
  那晚我哭的泣不成声,电话那头的陈北也在哽咽,我们还是没分开,因为我坚信陈北爱着我,只要熬过这四年,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可如果这种希望,这种有增无减的爱只在我心里蔓延又有何用,除了那段让我泣不成声的话,陈北就再没多给我任何反应,他开始几天不打来电话,我打去视频也多数被他以忙为借口挂掉,偶尔接了视频,也好像无话可说,我从没怀疑过他的爱,我甚至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应该被6337公里的距离打败,直到我生日的那天,陈北已经一星期没有主动联系我了,我还是依旧乐此不彼的打去电话想知道他吃没吃饭,有没有早睡,想让他为我说句生日快乐,陈北接了电话还未等我开口就说道“有事吗?我打游戏呢,我回头打给你。”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要和游戏争宠,又或许就算他不打游戏,也不愿意听我多说一句吧。
  
  那晚我买了车票决定去见他,为我们的爱情我想再努力一次。当我到达时也只是凌晨四点,没有地铁,没有公交,我一个人待坐在马路边,直到看见第一班公交。我去到了他的学校,找了个厕所,认认真真的给自己画了妆,至少不让自己太狼狈。然后才打给了陈北,十分钟后陈北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带着睡意和不耐烦问道“你怎么一声不吭跑过来了”
  
  或许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的结果,没有拥抱,担心,只有抱怨。我叹了口气看着他说
  
  “陈北,我想你了。”
  
  “那你也要跟我说一声啊,打电话不行吗?”
  
  “昨天是我生日”
  
  陈北愣了一下,揉了揉太阳穴说“离音,我最近太忙了。”
  
  看着他的表情和动作,我知道,我们是时候该结束了,我深呼吸了一口空气说
  
  “陈北,我从不怀疑你的爱,我甚至一直觉得你爱我一定比我爱你要多的多,所以我便想努力多爱你一点,所以我只记得你远赴他城去上学,却不知得自己也在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孤立无援,我只记得你会失眠,不爱吃饭,却不记得自己多少夜睁眼到天亮,而你早就不在乎我是饱餐还是饥腹,是失眠还是安睡。”
  
  “陈北,我们分手吧,我知道,你已经不想爱我了,你以前对我有多好,现在就对我多残忍,所以在我们还没有赤脸相对之前,我们分手吧,就当为了保留所有的美好。”
  
  陈北低着头像是想些什么,终于还是点了头,说“离音,对不起。”
  
  我强忍着泪水,笑着说“再吻我一次。”
  
  陈北像刚认识那样揉了揉我的头吻了下来,我满意点了点头转身挥了挥手说,再见了,陈北。
  
  “再见,离音。”
  
  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这个陪了我整个青春男人,不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知道我们再不会有下一个九年,我知道我还爱他,但至少在以后的日子里回想起他依旧美好,偶然在街上相遇时我们还得笑着挥手。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