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陪读”继父

时间:2017-05-09 来源:网络 作者:凤仙草 阅读:9
    很多家长都到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给他们的子女当“陪读”。我没有“陪读”,没那命。爹不是亲爹,是后爹。亲爹在卧床三年后,带走了他自己的生命,也带走这些年他与娘多年的积蓄。爹跨进我的家门时,我的家境早已是“一穷二白”的局面。娘似乎心里很愧,爹却不怨天尤人。一天夜里,娘抚着他那因收破烂被毒日晒得如同破铜一样的脸,说:“别那么辛苦吧,要不,就让凤儿回来?”爹听了,捏掉手里的烟屁股,脸一黑:“你是想让娃在心里记恨咱一辈子?”一墙之隔,爹的话我当然听得一清二楚。然而,尽管如此,我的心中,仍有一根小棍撑着,没来由地觉着,爹没有亲爹好。叫爹,我也只是“哎”“哎”地叫,心目中,永远没有他的位置。从家里到学校,要走过许多条街道。白天没什么,到了晚上,僻静的几条街道少有人行。每晚,爹都到学校接我,不管多忙多累,不管刮风下雨。但我依然对他没有好脸色。多少天来,一路上,我从没有主动找他说过话。我不说,他也不吭声,只管默默地走在我身后,默默地抽他的劣质香烟。
  
  拧亮昏黄的日光灯,我开始做作业,温习功课。这时,爹总是默默地蹴于屋子一角,翻一本不知被他翻过多少遍的书。爹看书的速度很快,“呼啦”“呼啦”一忽儿的工夫就看好几十页。我冲他看看,他憨憨地冲我一笑:“书好,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酸酸的语言,让我好笑,却又笑不出来。转眼之间,三年高中过去,我是班上经济条件最差的学生,却以最好的成绩考上了省城大学。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哭了,娘哭了,爹也默默地抹起了眼泪。但我的心中,对爹,却仍然少了一丝亲情。半年里,想家,我不间断地给娘写信。脑中活跃着的,几乎全是娘的影子。寒假回家,娘见我,激动得说不出话,爹也憨憨地笑。“凤儿,快给娘念念!”突然间,娘对我说,“等到这一天,娘都等了半年了!”娘抱出来一大摞东西,原封未动的,吓我一大跳:居然是半年里我写给她的所有信件!“难道他没有给你读过?”我大惑不解,抬眼去看爹,我想起了每当我复习时,他蹴在墙角陪我熬到深夜翻看的那本破书。娘突然明白了什么,呵呵一笑:“闺女,看你爹干什么?他跟娘一样,也是个睁眼瞎呀!”“什么?”我睁大了眼睛。娘叹了一声气:“娃呀,难道你还不明白么?咱家条件差,没钱没时间到学校陪你读书,爹心中过意不去,他就找了本书要给你当‘陪读’啊!”原来是这样?刹那间,我想起来了,多少个日子我都暗自奇怪的爹那本不知翻看了多少遍的破书,多少个日子我都暗自奇怪的爹那一目十行的看书的速度!原来,一切的一切,他都只是为了给我当“陪读”啊?!虽然,多少次,我曾暗中嘲笑爹的迂腐,但正是他那本永远也翻不完的破书,正是他那始终伴在我身旁的影子,让我度过多少枯燥的学习时光,熬过多少孤单寂寞的长夜,最终走进了大学的殿堂!而这一切的一切,竟然缘于大字不识一个的爹!“爹……”终于,我的鼻孔一酸,两滴热泪再难忍住,从眼角落下……
  
  
分享到:
  • 上一篇:风景线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