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九裳上

时间:2017-05-06 来源:原创 作者:木子 阅读:9
    小院儿的银杏渐黄,午后,暖阳斜射在树荫间,树影斑驳,微微泛凉的秋风撩起一片黄叶在空中不停的飞舞旋转。树下,红木藤椅上的人儿惬意的享受着初秋光顾所带来的好天气,素青衣,宛若瀑布的秀发自然的闲垂在藤椅一旁,黄叶下倒显得颇有生机。
  
  最近,十里香的顾客倒是越来越多了,看来不久得多物色一两个伙计来帮忙。女子满意的看着前院忙碌的店小二,嘴角的笑意越发具有深意,缓缓闭上眼静听物语。
  
  作为一个具有上千年修为的沙罗树妖,时间这东西对我来说已经甚是无聊,看着人间生死轮回,朝代更迭,才知时间变迁。
  
  曾经,一同类建议我去行善修仙,将来出去还能获得正道仙人的名称,可是仙有仙规,对于我这般散漫的人甚是无趣,渡人自渡还不如留在人间,且看歌舞升平。
  
  “老板娘,客栈外面有一个红衣女子自称是你的故交,她要见你,不知......”一瘦瘦的中年男子微弓着身子在回廊上朝陀华询问道。
  
  陀华微微侧头,半眯着眼,勾起嘴角笑答道,“引她去二楼雅间。”
  
  是她,怎么突然想要见我了?不在她的云亭呆着到来我这儿。
  
  我推开门,一抹红艳的罗裙映入眼帘,婉风流转。女子听见开门声,转过身子,浅笑的看着陀华,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了。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我摇了摇头,哑然失笑道,她还是那么的美啊。
  
  “九裳,许久不见了呀!”我步入房间,走到木桌旁兀自坐下,凝视着眼前的女子。
  
  “嗯,陀华,近来可好?”
  
  “喏,你看到了,店里生意好到不行。”
  
  女子把头转向门外,看着楼下热闹的场景,点了点头,“那就好,我们已经有几十未见了吧,没想到你竟在帝都这儿开着店做生意。”
  
  我咧了咧嘴,耸肩嬉笑说道,“当然,不然这千年时光岂不太无聊了,总得找些事打发时间吧。”
  
  “你舍得离开你的云亭啦,莫非也是来人间体验生活?”
  
  倒了一杯茶递到九裳面前,“喝喝看”。九裳轻押了一口名为醉烟的茶,微微皱了下眉。这茶还是百年前洛飞送给我的,饮时甚苦!
  
  九裳放下茶杯,终于步入正题,“这次来,有事相求。”
  
  我挑了挑眉,故作惊讶道,
  
  “哦,什么事,洗耳恭听。”
  
  “给我一坛酒”
  
  “就一坛酒这么简单?”我疑惑看了一眼九裳,不可能吧,入世就为我一坛酒?不是她的作风啊。
  
  “嗯,再给我一包当年邪凰给你的酴釄,可以吗?”
  
  九裳抬眸直直的看着我,眼里的挣扎不舍仿佛在内心下了很大的决定,是什么呢?
  
  我喝进去的醉烟噗的一下全喷洒在原木桌上,呃.....尴尬了,一语惊死人啊,这丫的,“你确定?这药可没有解药的,当年在九重仙山邪凰怕我入世有危险才送给我做护身符的。”
  
  九裳重重的点了下头,“嗯”
  
  不禁正色对待这件事,内心还是很好奇她想用来干嘛,对谁怨恨这么大,以至于要毒死他。不过,这药很难求的诶,“可以冒昧问下,你准备用它干嘛?”
  
  九裳朝我轻笑道,或许是笑得过于轻,仔细听却有丝丝沙哑,“我正好有事拜托你......”
  
  武贞年间,天启皇宫内,夜色清冷月华如流苏般淡淡洒落在宫苑一隅,一身深青色的长袍衬出他略显小麦色的肌肤,黑色柔亮的发丝伏贴地垂至腰际的男子双腿跪在白玉石板上,神色尽是疲倦,嘴里一直不停的在祈求着什么。金玉门内春色缭绕,似乎在嘲笑男子的坚持与愚蠢。
  
  一老太监不忍的看着坚持不肯离去的男子,走上前低声耳语,“五皇子,你先回吧,皇上今晚是不会见你的。”
  
  男子倔强的摇了摇头,哽咽道,“不,公公,今晚我一定要见到父皇,母妃没有谋害过人,真的没有啊!”
  
  老太监低叹了口气缓步走开,“这宫内的事啊哪来的是非对错,权贵面前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解开过,与其费那心思不如自求安好。”
  
  男子略微颤抖的站起来,攥紧了拳头,抬头瞥了一眼金玉门,既然如此,那么就自己来谱写这规则吧。一旁的小太监赶紧过来扶着,男子拂开了他的手,兀自离开。
  
  锦华宫苑外,一株玫瑰花开正好,鲜血欲滴,愈有艳压国色之姿。男子失魂落魄的凝视着花朵出神,呓语道“你说,我要不要去争那位置呢?如果不争那么我想要保护的人是不是都将离我而去。”
  
  “......”
  
  “可是,我真的不喜欢这偌大的皇宫,多少人为了它争得头破血流,可笑,如今自己也不能幸免了呢。”
  
  “......”
  
  良久,男子拍了拍锦袍上的灰尘,望着这夜色笑了笑似是自嘲,“对了,你是不会说话的,就像母妃说的,我真傻啊!”这株玫瑰从母妃和男子住进来时就已近存在,没想到当初凋残的花木,如今开得这般好,一阵微风拂过,玫瑰摇晃了下身子,当时只道是寻常。
  
  夏荷初绽,炎炎天日,院落却酒气弥漫,玉瓶金露挥洒一片,男子倚靠在红漆木旁,猛灌着酒水。
  
  倏尔,洒下一盏至玫瑰树下,“你说,我真的适合那个位置吗?”
  
  “......”
  
  “护国将军和大宰决定支持我,可是我所追求的爱与自由,从明日起,就不复存在。”
  
  “......”
  
  男子低喃道,“这一步,踏了出去,就再也回不了头。”四周,依旧每人回答,夏风微过,玫瑰摇曳着妖娆的身姿,无悲无喜。
  
  第二日,宫门内迎来了一顶大红花轿,流苏垂珠,甚是隆重。女子步态安然,一身大红婚礼服锦绣雕琢,煞是好看。裙带路过轻轻地扫过花丛,拂过玫瑰的花骨朵,撷取阵阵香气。
  
  这就是代价吗?用自己的婚姻捆绑一生来换取支持,允诺他们家族荣誉。
  
  男子出门接过女子,双手微颤,低首时,看见玫瑰竟掉落一滴泪水,不甚哀怨。男子诧异的睁大了眼睛,红布从微张开的双手中掉落。
  
  “五皇子,五皇子,吉时已到。”一旁的宫娥凑近细语提醒道。
  
  男子再望了一眼玫瑰,摇了摇头,看来最近自己真的是累了,花怎么会哭呢?定是早晨的泪水。
  
  倏尔,牵着身旁的女子一步一步步入自己的深渊。
  
  夜晚房内满室旖旎,春光乍好。
  
  凉风拂过玫瑰的花瓣,九裳从园内缓缓站起,默默的注视着大门,直到天明。
  
  不久,宫门政变,先皇因病去逝传位五皇子,改国号立新政,一时间宫内忙的不可开交,没人会会注意到一株玫瑰的消失。
  
  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
  
  这一世,九裳寻到了他,没有锦衣玉食和高高在上的身份,他的气质卓然天成。这一世,九裳不想只做那默默无闻的玫瑰,听他倾诉愁思,一世的等待太过于漫长了。
  
  小巷深处,一盏孤灯亮到三更,木窗里灯影摇弋,翻书偶尔所发出的沙沙声在空寂的夜晚格外清晰。深秋沁骨的凉意席卷而来,徐清远揉了揉干涩发胀的眼睛,窗外一轮圆月高挂半空、还有一月多便要考试,为了这次考试,徐清远准备了很久很久就盼一朝金榜题名。
  
  桌上还放着几块月饼,那是隔壁家的丫头九儿傍晚拿来的,还没来得及谢她她就跑了。徐清远拿起一块,咬下一口,软软的里面满是绿豆红糖的清香。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