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怀念你,我的父亲

时间:2017-04-24 来源:原创 作者:风清月朗 阅读:9
    就在大姐于陈旧处翻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时,二十几年前的一幕幕便已跃然眼前,你的映像便已深入脑中挥之不去,追逐着记忆的时空,恒久不愿坠落,只是为能在时空深处幻化出你的影子,以脱解思念的烦忧。
  
  影像之一:记忆中的你是那样的倔犟,还是那个冷风嗖嗖的深冬,在家园你为我们种植的两颗杏树之下,围着一滩冷冰冰的做活,大哥和我们姊妹一伙硬是下不了手,都操着手不愿动作,你仙笑着却口气硬硬的:“这么点苦都吃不了,以后可怎么做人?”一旁的我们都望而却步瑟瑟发抖。可你却衣袖一挽,裤角上撩便已操作起来,毫不畏惧,大哥是家里长男,哪里经得起如此言语行动相激,便也学着你的模样直面寒冷,纵然还咬着牙帮,纵然还冰冷刺骨。一旁的母亲看不下去了:“老东西,你受罪也就罢了,还连带孩子!”你却眯眼一瞥,不置可否,忘我劳作。母亲无语地进入房间,只一转身就已将热乎乎的毛巾递上大哥和你。做活一直持续着,直至在严寒中理想成你心中的模样,你方吝啬地乐呵着招呼休息,身旁的杏子树仍然招摇风中。晚上,红红的炉火旁,一张四方小桌上摆放着几样可口小菜,一家六口围坐旁边,作为奖励,你特意准许大哥也喝上一口,大哥品着酒,吃着菜美滋滋的,先前的怨气早已没了踪影,随后一家人围炉而坐,听着母亲和你讲述着过去种种,其乐融融。
  
  影像之二:记忆中的你是那样的勤俭爱家,70年代的中国,正是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阶段,家家户户却人丁兴旺,入不敷出,生活清苦却昂扬向上。大姐和大哥已参加工作,留下的一家三口却也不能饿着肚子劳作和上学,为补贴家用,你每次短暂的休假,却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将那大大的棉麻织袋在市场上装满土豆之类,然后永久自行车拖回,每次回家后却是汗流夹背,气喘吁吁,没有丝毫怨言,还乐呵着吐着青烟。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每当用餐,弟弟就说:不要上土豆之类的菜吆!然后大家理解地哄堂大笑,激动和心酸交杂在空气中。想想也是,那个年代,不光大米白面十分短缺,就连土豆红薯之类也十分缺乏,能有吃到胃酸分泌过剩那就已十分幸福啦!知足吧!虽然酸了胃,却饱着肚子,也算不错呐。回想起以前的生活,记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父亲的形象却像伟岸的大山沉默而厚重,负责而担当。说起吃水,又一件事情浮出脑海,还是那个年代,还是老家乡里,人民生活小步碎跑,当时家家户户门前安装自来水管,可好事总是夹杂着许多意想不到的不如意,邻里堂兄家羡慕嫉妒恨,恁是将安装在自家门口公用的自来水龙头私自加锁,待到我们用水时,却两手空空,我气愤不已,大脑充血,冲将上去理论,直到众人云集方不欢而散,几日后你回家听得此事,先是愤怒继而冷静,只几天工夫,就在自家门前几步之内,一口手动压水井赫然而立,看着井口欢乐流淌出清澈甘冽的地下泉水,一家人抚掌欢笑,不能自己,我也一股凛然气直入胸怀。以后每当自来水因事故处理无法供应时,邻里左右纷纷前来打水,仰慕之情充斥耳畔,也算为大家伙做了件恒久不变的好事。邻里堂兄家人猫着腰,腆着脸悻悻前来,母亲却不以为然招呼打水,自此以后左右邻里相安无事,和睦相处。静下心来,细细思量,父亲你却从来没有当面训斥过我们做子女的,而是侍后默默打理,园满补缺,也许相处时间有限倍加珍惜,也许爱由心生却疏于表达,再或许......?我的眼角已挂满泪珠。
  
  影像之三:记忆中的你内心充满疼爱,清楚记得,又一次回家时,家事繁多,家中老少概不能免。大哥理所应当的挑起大梁,毫不惜力,只见他娴熟而干练地拿起放下,你也一边干着却一边看着大哥,无意中瞀见我前后不搭调,力不从心的样子,一阵好笑,却一边爱恋地说:老二从小身子单薄,这一路上学出来,那干得了这个?回去吧!让你妈多准备些开水,另外泡壶好茶。我不是偷懒之人,看着家人如此忙碌,我哪能置身事外?只是这力量也确实不太争气,拿这些个活络没有办法,于是顺从地回家干我力所能及之事,还一边心里自顾打气道:哎!看来这前线咱是上不去了,回后方去了。回头看着你静静躇立,爱恋地目送。期间大哥因为某个小事和你发生争执,看着你眉头紧锁,怒气中烧,却也没有过多指责,默默地整理好心思,依然无语地处理着身前事,我很是害怕大哥会受到责难,因没有发生,也放心去了。一整天炽热阳光下的琐事弄的大家像个陀螺,耗尽力气,也晒得个个像关公大黑脸。母亲干练又勤勉地摆放一桌酒菜算是犒劳。饭桌上,她现身说法地讲起刚刚父子二人争执之事,而你却阻止道:先吃完饭再说不迟。我知道这是你的处事方式,或许你的内心深处只是把对家人的爱放于第一位,所以才于饭桌之上天大的事从不提起,以免大家连一顿饭都吃不愉快。可奇怪的是等到吃完饭以后,你却披上一件外衣出门而去,丝毫没把那事放于心上,我又一次将一颗高悬的心放置于安全之处,轻松而愉快,快乐而无忧!你外出的身影在夕阳下显得高大无虞,虽然你才大概1.6米出头的身高。
  
  影像之四;记忆中的你守护家人毫不含糊。家穷受人欺,富足受人忌。也许在你和母亲的兄弟姊妹眼中,我家很富有,一家六口,三人都在外边工作挣钱,可他们哪里知道我们家经常大米数粒,白面见底。记得大哥高中上学期间,也就十七八岁的年龄,荷尔蒙旺盛,胃口大好。可每次过完周末回校时最为纠结,原因就是要么备足一周的口粮,要么凑足一周的伙食费,母亲告诉大哥没钱给你,就大米或白面,可就连这也是捉襟见肘,一方面要给大哥备足,一方面家里还有几张嘴,这个难呀!母亲叮嘱大哥能否少点?大哥却不依不饶,因为这已是底线了。因为此事,大哥气急之下翻出课本一阵猛撕,纸片漫天飞舞,母亲却心惊肉跳:你个娃呀!没有书可怎么上学去?实际情况最终大哥透露给我:那书是用过的,现用的书还在,并告诫我保守秘密。现在想想真是好笑,为大哥的机智,为母亲的无奈。家中就这情况,可二伯家人如何了解?三番五次要求父亲解决他的子女外出工作。也许出于私心,也许出于无奈,父亲你最终没有答应,这可惹恼了堂兄,他是两家老大,力气富裕到无所畏惧,偶有机会便拿我家兄弟姊妹出气,可怜我们都太小,经常忍气吞声。此事不知怎么传于你的口中,专程回家,气急之下,拿起墙角的铁锒头转身便不见踪影,可急坏还小的我们,生怕出事,连忙告诉母亲,等赶到时却发现父亲你站在二伯家门口暴跳如雷,情绪激昂,邻里一阵劝说下,堂兄也终究没敢露面,此事才不了了之,从此以后我们姊妹算是太平多了。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母亲的娘家,也就是称为舅辈的一些人身边,也是同样的心事,嫉妒我家富有,还觊觎我家所谓的财产,母亲在她家算是幺女,没什么地位,啥事他们说了算,嫁给父亲你后,他们仍然颐指气使,隔三差五前来索要,一不称心便拿我母亲是问,可委屈了她,偶尔回娘家一趟便负气回家,父亲你知道此事后义愤填膺,又专程回家,骑着自行车携儿带女前去讨要说法,那个阵仗在还幼小的我们姊妹心理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影子,也是那一次我闻到了你身上浓浓烟草的味道,因为气愤难平,抽了许多。大哥也因为此事难以顾忌长幼有别,年轻的心像是被熊熊烈火点燃,做出超乎年龄的举动,舅辈们被如此阵势唬住了,没敢怎的。经过此事,多年后所谓的亲情消失殆尽,互不来往,不知是我们的过错,还是他们的过分,留给彼此思量吧!母亲心里是否平复?幼小的我们怎会了解?她以后也很少回娘家。可院子里的两颗杏子树依然鲜艳怒放,而后果实累累。
  
  影像之五:记忆中的你为了家人披肝沥胆,记得在你工作过程中,很有机会调回市区的,离家又近,可你偏就没有这样做,理由简单到令人感动:如果我回了市区,这大大小小的一家子可怎么办?子女工作问题就没了边,起码在山区有这个便利。就这样你一待山区便是几十年,大姐,大哥在你的坚持下先后参加工作,可你还惦记着还幼小的我和弟弟,所以直至大哥大姐陆续调回市区时,你却仍然坚守,等待我们的长大,等待机会再现。可事与愿违,好事情不会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眷顾,国家政策有调整,像是此种情况,有名额限制,截止大哥为止名额已完,可此时你的年岁已高接近花甲,毫无动弹的可能。就这样苦苦守候,就这样隐居山区,只为你心中的那一点点想法。此路不通你另辟蹊径,遵祝我好好学习,通过国家招生考试后参加工作,我的问题如果能这样解决,我弟弟的事或许有转机。又被你不幸言中,在你的期待中,在家人的努力下,尤其是大姐,自我考上高中后,她不遗余力的将我转至教学质量更好的市区中学。几年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心血,我如愿以偿考取了,家人那个高兴呀!就连平时不得不节俭的姊妹,此时各自掏腰包,吃喝游玩以示庆祝,可此时你却仍在大山深处留守没有回家,其中原因可能是为我准备了不菲的学费后,囊中羞涩吧!此事多年以后我得以证实。一次无意中我看见了父亲你的工资单,月供30几元,我当时流泪了,内心难以平复,就这么点收入养活一家六口,还供我读完高中又读完中专,连带弟弟上学母亲和你的生活,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可你当着我们的面却只字未提,可怜的父亲,可敬的你。你就如你身边的大山一样沉静却安详,稳妥又厚重地肩负起了一个父亲在那个年代的沉重负担却毫无抱怨,由此对你肃然起敬,你是一位非常称职的父亲,你是一位了不起的伟大父亲。
  
  影像之六:记忆中的你如此不甘。多年以后,我一如你所希冀的那样,走上了工作岗位,有了一份还不错的收入,大姐大哥也已功成名就的成家立业,侍养家庭,就年岁尚轻的小弟还在学海遨游,母亲也就顺势而为的替大姐照看孩子,按说你该歇歇了吧!我的成功应该有所觉察吧!可我知道你还有心结,还没结束,你在担心老幺。也是老天眷顾了我家这么多年,我们应该知足才是。可就此时,一场谁也没有意料到的事情如洪水似猛兽地悄悄袭来,势不可挡。孤身一人守候大山的你,一向看似强壮结实的你却是一病不起,先后多年辗转反侧,多地大小医院,专家名诊反复医治,却还是无法康复,而且每况愈下,期间大哥扔下工作近乎一年的省城陪护医治,而后转至附近市医院名家候诊,均无力回天无法逆转,病情多年肆无忌惮,一如既往的折磨着你已经瘦骨嶙峋的身体,身下还有事没有办完,你心有不甘却无法如愿,你无力地倒下了。还在远地工作的我接到大哥一封电报:父亲病危,速归,我泪如泉涌,内心无限亏欠。次日赶赴家中,你却已经躺在冰冷的太平间,永远地去了。我看着你似有不甘的面容,泪眼婆娑,声泪俱下。一旁大哥默默侍后和我一起为你点燃一帖帖空洞却了却心意的薄纸,我却丝毫没有看见或感觉到火势的迅猛与炽热就在身边,只顾着泪流涟涟。我的父亲,就在接近你祈愿的边缘,就在你准备颐养天年的时候,不甘的撒手人寰,离我们而去,如此遗憾,如此无奈!夜晚,仰望璀璨的星空,那么高远,那么深邃,也许其中的一颗那就是你吧!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幺儿自你驾鹤西去以后也已经参加工作,你的儿女现在也都在平安生活和工作,先后子嗣绵延,我们的母亲现在也健康长寿,你就放心吧!祝你在遥远的天堂歇歇吧!你的子女为你奉上一拜!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