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我的乖乖、我的肉

时间:2017-04-20 来源:原创 作者:胡平瑞 阅读:9
    自古就有“狗是忠臣、猫是奸臣”之说。
  
  我不以为然。在我看来,这是人类凭借自己喜好、自己见识做出的错误判断。
  
  我有证据。
  
  在公司,狗啊猫的全都有:大型狗就有四五条;至于猫,少说也有5-6只。而且,经常可以看到猫猫之间、猫狗之间打架、撕咬的吓人情况。
  
  养狗,我能理解:看家护院,把住公司几个进出点,见到生人“旺旺”乱叫一通,倒也能起到吓唬退却人的目的。而且到了年底,也可杀之食用。
  
  可是养猫,却没啥作用:公司没老鼠不说,就是有,一旦听到狗叫声也会吓的待不下去。正所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猫要是到了年底又不能杀,至少在南京不会有吃猫情况。
  
  总之,养猫,就是白养。
  
  你看公司那些猫,个个腰圆腿粗,肥头阔耳。它们整天无所事事,大好光阴要么趴在屋檐下,怡然悠闲地晒着太阳;要么不厌其烦地梳理着身上油光发亮的毛发;要么懒散自在地在办公区踱来踱去。
  
  看着这些猫,我妒由心生:我天天都要忙东忙西,天天都忙得天昏地暗,天天都苦不堪言,今天要为明天生计发愁,晚上要为明天白天如何完成指标犯难,你等可好,天生的奸臣,竟如此神仙一般地享受,真是气煞我也!
  
  有时,看到四周没人,我恨不能操起粗木棍,冲上去,将它们一个个一顿海揍,打得它们皮开肉绽,打得它们哭爹叫娘,打得它们四处奔逃,从此不敢在我眼前出现。
  
  但转念一想,幼稚,太幼稚了!俗话说,打狗看主人,打猫,何常不是看主人?这些猫,是老板的,是老板的心肝宝贝啊!
  
  你不信?
  
  你看,老板见了猫,左一声“小乖乖”,右一句“小祖宗”,那种行为,那种表情,就是见到几年不见的亲儿子啊!
  
  那些猫,极尽乖巧,高高竖起尾巴,走路轻盈,围向老板。
  
  那叫声,欢!那个表情,昵!
  
  此时的老板,无论有多忙,都会停下脚步,弯下腰,用手在这只猫的背上轻轻挠上几挠,又在另一只头上来回摸上几摸,喃喃自语道:“哟,这只怕是又有了。”
  
  猫,很通人性,顺从地蜷曲四腿,伏在地上,眼睛似睁还闭,任由老板爱抚。那表情,仿佛是在告诉老板,你这样做,我很享受,真的很舒服,真是太好了。
  
  看得出,尽情享受美妙时刻的特有表情是装不出来的。伴随无法控制的“喵喵”声,与老板形成了感情交流的互动。
  
  与野猫就是不同,这里的猫,多了一份干净,多了一份优雅,多了一份恬静,更多了一份自命不烦,它们不怕人,知晓人类意思!也很懂得曲意逢迎,这,与家养狗有区别吗?
  
  家养狗见到主人,无非是摇摇尾,欢快地跑来跑去,再不就是过分热情地扑向主人。
  
  这里的猫,聪明之处还在于,在讨好老板的同时,不忘讨好其他员工。
  
  每天清晨,当我走进公司大门时,老远就听到那些狗狂躁不安的“旺旺”叫声,甚是讨厌;而走近办公区,猫们就会竖起笔直尾巴,老远相迎过来。
  
  亲昵的“喵喵”叫声,毫不掩饰想要食物的企图。
  
  在我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这段路,它们中会有几只还不时用身体蹭我的腿,以示热络,以示提醒。
  
  提醒什么,不言自明。这些猫,说是猫精,并不为过。这与人们挂在嘴边的奸臣特点有丝毫的关联?
  
  没有,肯定没有!
  
  以前的猫之所以“成为”奸臣,是因为远离人类?对待人类如同对待其它大型动物那样,担心加害,因此处处提防,时时小心,就与野兔、野鸡差不多,见到人类,就没命地奔,玩命地逃,用躲得远远的做法来规避人类伤害风险。
  
  相对而言,猫远离人类的行为,没有野兔、野鸡来得夸张,来得惊险。猫,经常是跑到远处落脚,静静观察。
  
  如果用远离人类这一条去界定猫是奸臣,那野兔、野鸡早就实至名归。
  
  猫之所以“成为”奸臣,是不是因为自己觅食,不愿接受人类施舍?
  
  过去的猫,大部分食物是靠自己,独立生活,自力更生,不依靠人类施舍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野兔、野鸡更符合奸臣条件?为什么后两者却没有落下奸臣的恶名呢?
  
  我不知道,也不懂!
  
  不过,现在的猫,与狗相比,已经是半斤八两了。
  
  看看我们公司的猫,每到中午吃饭时间,一拥而上的出现在食堂里。当有员工丢下食物时,它们不会扑向食物,而是步态优雅地向前几步,用鼻子嗅上几嗅,再伸出舌头舔一下,最后再缓缓张开嘴,不急不忙地吃起来,那神态表明,这食物就是它的,它不会担心有同类与它争,跟它抢。
  
  如果真的被抢了,也不用着急,不用发脾气,以免失了身份,失了尊贵。因为,有句名言不是说:食物总会有的!当然,在中国南京,不太可能会是面包。
  
  即使中午的运气差到极点,所有人员都不肯丢下食物,没关系!它们有绝招,保管有用。
  
  绝招就是用自己身体在员工腿上蹭上几蹭。
  
  蹭,意味着什么,傻子都明白。多么聪明的家伙,简直就是现世精灵。
  
  人是有感情的,这种情况下,岂会无动于衷?岂会就此不管?岂会吝惜碗中分出无关饿饱的少许一点点?
  
  如果这一招也不行,那,还有不用担心。
  
  食堂有张小矮桌,是专门用来放置员工用完餐的食盘的。
  
  这些猫,可以围绕桌子打转,希望桌上能掉下食物;没能掉下的,就用一只爪子搭住桌边,用另一只爪子去够、去拨食盘中的剩余食物。
  
  个别更胆大的,会突然跳上桌子,捞上一腥半点的,再跳下来。也有的在听到员工从鼻子里发出拖长不满的“哼”声后,迅速跳下。
  
  此时的它们,忙,真的很忙。
  
  这里,没有人去喝叱它们,驱赶它们,也只是做做样子。
  
  它们,理所当然地讨要着,心安理得地吃着员工丢下的食物,它们,就是用餐大军的一部分。
  
  曾听说,一个新来的小年轻,不喜欢猫的这些行为,用脚狠踢了一下,结果被老板怒叱了一顿。
  
  从第二天起,公司员工的爱心指数跃上了一个新台阶。好像没有人不喜欢猫了,也听不到对猫不利的不当言行了。唉,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对猫而言,中午即使一无所获,也没关系,不用担心,还可以等!
  
  等?
  
  对,就是等!
  
  因为等到下午16:00,会有专人给它们喂食物,给它们加餐。
  
  有了这些,难道还不够吗?有了这些,难道还需要出去再找零食吗?
  
  不需要,当然不需要。如果说有谁还需要的话,那就真有问题了。
  
  在我看来,猫们能有今天,得益于它们自己的智慧!都说女人是弱者,她们是通过征服男人去征服世界的。而猫们,采取的正是此战略。它们,紧紧地抓住了老板的心,征服了老板,征服了全公司!
  
  现在的猫,已然与时俱进,向狗看齐,与人类打成一片,摇身变成为宠物系列之一。
  
  还有什么理由非要再扣上奸臣的帽子?
  
  没有,真的没有!
  
  在我看来,猫在进化过程中,一定反思了自己前辈们长期不能受人类善待的根源,汲取了狗的可取做法。找出了人类的弱点,成功提炼出应对人类的秘诀。
  
  人类的弱点,就是爱虚荣、爱驾御、同时又喜欢臣服。
  
  对付人类的秘诀,就是多说好话,多做让主事人高兴的事,顺着他的意思去做就可以了。
  
  这样的结果,好像不需要花太多的成本。
  
  回头验证一下,一向被尊称为忠臣的狗,是否符合?
  
  想当初,狗就是由狼演变而来。狗的祖先何等凶猛、何等冥顽不化,几千年来几乎从未改变自己,结果如何呢?
  
  名声差不说,除了动物园里少有的几只因供人类后代辨识需要能够享受人类良好待遇外,其余的忍饥挨饿,流浪荒野,生死有命。而且,人类是见一只打一只,往死里打,一点活路都不给。
  
  而狗们,因为亲近人类,就可以换来啥事都不用做、有人疼、有人爱、可以饱食终日,不会为吃饭发愁的成果,更博取了千秋万代都摘不去的“忠臣”美名。
  
  难道,这样的狗,就是忠臣?
  
  想想这样的狗和猫,真是高明无比!
  
  高明的结果就是幸福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词——寄生。
  
  对,就是寄生!
  
  对于别人来讲,可能难听了一些,但它确实很实惠,可以少奋斗许多年甚至一辈子。
  
  想想也是,那些总是觉得自己有本事改变世界,改变现状的人,都揣着靠自己打拼才是正道、才能成功的想法。这些人虽然可敬、可佩,但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可能是历经苍桑,碰得头破血流,最终一无所有!
  
  既然如此,攀附就成了可能和必要的途径。
  
  只要克服自身心理障碍,纠正自己认为是对、但确实不正确的想法,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就有可能成功。
  
  克服自身心理障碍,战胜自我,这是一种才能,一种生物界最高境界的才能!
  
  不要怕落下“不劳而获”坏名声。
  
  劳,有体劳,更有心劳!
  
  只要去做了,就是劳。
  
  心劳,看不见摸不着,属高层次行为!
  
  退一万步讲,“不劳而获”又怎样?不偷不抢,施舍方高兴、乐意,受施方收益,这叫“双赢”!
  
  再说了,这个世界,从来就崇尚“笑贫不笑娼”。
  
  试想,都混成活不下去地步了,还谈什么理想,还谈什么未来?
  
  这个世界,鲜花和掌声从来就是献给成功者的!
  
  人类嘴上说要对努力之后的失败者表示同情和鼓励,其实内心早就鄙夷到骨髓里去了。
  
  人类,有几人不是口是心非者?
  
  说到这里,这让我想到了古代一些经典故事
  
  某个大臣,若与某个帝王走得很近,帝王会认为他是忠臣,事事都交与他办理;而为此受冷落的其他大臣因妒生恨,找个机会和理由说那个大臣是奸佞之臣,并使出千百种方法对付他,直到拉他下马为止;而一旦说别人是奸佞之臣的大臣受到重用之时,他自己又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为别人对付的目标。
  
  另一个故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曹操,他起初谋杀国贼董卓是真心不让国贼窃取朝庭,让国家走入正规,让天下太平;可当他千辛万苦取得政权之后,别人又视他为国贼,去谋杀他。
  
  可笑不?可笑,又不可笑。
  
  从另一个方面讲,是人,就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好听的话,就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
  
  帝王、权贵们,只要稍施恩惠,手下人就会听命于自己,臣服于自己,这种感觉,是何其的好,又是何其的妙啊。
  
  而手下的人,又有几人不希望得到上面的信任,得到上面赏识,得到诸多的恩宠?
  
  上下均有此意,一拍即合,结果当然是你情我愿。
  
  而那些发出刺耳异声的人,十有八九是没有从中得到好处、只能通过小动作来渲泄不满的人罢了。
  
  恰恰是那些发出刺耳异声的人、做小动作的人,经后人粉饰后尊称成什么狗屁“忠臣”。
  
  这就是几千年十分流行、非常滑稽的逻辑。
  
  估计,这一逻辑还将长久不衰地演义下去。
  
  如果自己确有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能力并且得以实现,这些自不必说。
  
  但大多数人肯定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又想做,不想失去可能可以得到的东西,怎么办,只能用简捷、明了、又能实现的方式——讨好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友好、臣服!
  
  深想一下,文能安邦、武能定国的人要想做成大事,难道过程中就没有一点讨好和示弱的成份?
  
  我想,只是具体讨好策略不同而已。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