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灰姑娘,你一定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时间:2017-04-17 来源:原创 作者:叶生瑜 阅读:9
  我在上海打拼的这几年,从城中村的筒子楼里,一直搬到后来靠近金融街的小弄堂,在那条破败不堪的巷子,我认识了一个从外地来的小女孩。

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坐在院子的石板上洗衣服,我觉得很奇怪,她洗衣盆里放的是各种五颜六的好看的衣服,而她自己身上穿的却是一件沾满灰尘,到处缝补过的脏衣服。

甚至她的鞋子,磨损的有些坏了,而且很小,我清晰的看见她的后脚跟贴在石板上,那是个寒冷的大冬天。

我跟她同住在一个院子里,我在二楼,她在一楼最中间,其实不是这样,准确说,她家人住在中间,而她自己一个人晚上住在最右边那个小角落的储物间里。

在无数个早上和夜间,我每次下楼的时候,都能看见她在院子里洗衣服,我觉得她一定是个苦命的小女孩,有一次我坐在她旁边问,你好像一天到晚都有洗不完的衣服。

她胆怯的看看我,很内向,然后用很低的声音告诉我说,这些都是爸爸妈妈每天留下的衣服,一定要洗干净的,还有一些是弟弟妹妹的,他们都很小,只有五六岁,我也要给他们洗。

我看见她洗的那个大盆子里,有五六件是大人的衣服,还有更多的是小孩的,有裤子,袜子,还有小鞋。她每天要洗很多很多,而她也只有十二岁左右,我问:“这么多衣服你洗的完吗?你爸爸妈妈呢?他们自己的衣服怎么也要你来洗?你也是个小孩子呀。”

她跟我说,她的爸爸妈妈都不是亲生的,她刚生下来的时候就被人遗弃了,扔在马路边的桥洞底下,是她养父养母收养了她,后来养父养母也生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出去工作,她负责在家照顾弟弟妹妹,洗衣服和做饭。

在这个寒冷的深冬里,她每天都要坐在院子里洗衣服,而且这条巷子是老上海80年代的弄堂,风情古朴,居住的生活条件却很差,没有热水也没有暖气,洗衣做饭全部要自己烧水,小女孩无论有多冷,也要按时洗衣服,然后拿出去晾,等晾完了就要急急忙忙去照顾她的两个弟弟妹妹,下午打扫卫生,必须将屋子里擦的干干净净,然后开始匆匆忙忙的做饭。

她的那个弟弟很调皮,很坏,还爱捣蛋,每天总是欺负她,对她拳打脚踢,还扔杂物到她头上,她脑袋鼓起一个大包,却要强忍着疼痛,但是她那个弟弟总会哈哈大笑,也经常打翻家里的东西,然后等养母回来的时候,对她一顿挨骂,养父也会拿起藤条,狠狠地打在她手心上。

我看见她手掌以及手臂上,都有几条划破的红色的伤疤,有的还有些溃烂,我问她疼吗?她摇摇头说,不疼,早已经习惯了。说着继续用力去搓她养母的那件红色大衣,她说这件衣服是妈妈最喜欢的,一定要洗干净,而且不能洗坏,不然连今晚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我用手指着院子最右边,那个黑漆漆的角落里,那间没有窗户的储物间,问是这间吗?她点点头说是,然后继续低头洗衣服。

我说你一个人睡那里很害怕吧,因为我觉得那个储物间连白天都没有亮光,曾经黑漆漆的我以为是用来放杂物或者垃圾的,但是我绝对没想到,原来这个小女孩每天晚上都睡在里面。

她告诉我,晚上她一直要忙到夜里十点才能去休息,她睡的那间屋子里有个小台灯,虽然灯光不是很亮,但她可以学习,看书,还有画画。

她一直都没读过书,连小学一年级都没上过,她的几根笔是当时妈妈买给弟弟上幼儿园,弟弟不喜欢,扔到院子的臭水沟里,她偷偷捡起来的,还有一本故事书,一个画画本,都是她从外面的垃圾桶里捡来的。

我问为什么要偷偷的呢,你想学习是好事呀,她摇摇头说,妈妈不让我学习,如果让她看到的话,一定会拿去烧掉的,还有可能把我赶出房间(储物间),让我就在院子里睡。爸爸跟我说,女孩只要懂的洗衣做饭就好了,将来我是要卖给别人的,我会到别人家去干活,去洗衣做饭。

我问她你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吗?小女孩没说话,她低着头,再也没有抬起来了。我有些后悔那么问,她一定很失落,对自己人生的失落,甚至是绝望,那间储物间放着笔,故事书,还有画画本,她一定不这么想,她也想像她两个弟弟妹妹那样,去念书,去学堂上课。可是有些人,生来都是命,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又拿什么跟命运抗衡呢?

我想到自己,想到和我一样在这座城市打拼的人群,虽然我们的命运也不好,但起码我们有资本,青春年少就是我们选择抗衡命运的底气,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可以去抉择自己以后的人生,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可是眼前这个小女孩,似乎从出生开始,就决定了这一生的命运,好不容易有人收养,却还要从痛苦的生活去挣扎生存,她的童年,青春年少,都在被另一个人占有,甚至是以后,所谓的将来,都注定坎坷一辈子,人在很多事情面前,往往是脆弱的,想要抗拒的时候,只会让自己更加遍体鳞伤。

我跟她说,你以后想要读书写字的时候,都可以白天出来,就在这石板上,你住的那间屋子太暗了,对你的眼睛很不好,你以后就在院子,有不懂的我也可以教你,我笑笑说我以前还当过老师呢。

她摇头表示拒绝了,我问为什么,她说千万不能在院子里写,就算是白天偷偷出来,万一被她妈妈看到的话,可就完了,我问被看到会怎么样,她害怕的摸了摸自己手臂,我在她衣袖领口看到更大的一条疤痕,我瞬间明白了,只要她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即便是小小偷懒一下,就会立即遭到养父养母的毒打,天知道一个女孩怎么能经受住自己悲惨的命运,天知道一个小女孩儿时好不容易冒出的一个小小梦想,瞬间被扼杀在摇篮里究竟有多么恐怖。

我喃喃自语,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什么也不能说。

天更黑了,夜更冷了。风很大,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口中吹出来的白气仿佛在空气中凝结成一丝丝冰霜,而小女孩还在用力地搓洗衣服,冰冷的水将她的一双小手冻的通红,可她似乎早就没有知觉,院子中间的那间大屋,是她口中的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弟弟妹妹,可是那间屋子早就熄灯了,只有小女孩和我坐在院中的石板上,我听过她无数次说自己的爸爸妈妈,可似乎中间的那间大屋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她呢,十二岁,独自一人睡在冰冷无边的储物间里,活生生像极了一个别人家的小保姆。

我从楼上拿出一个热水袋送给她,并且告诉她你以后就自己烧热水往里装满,然后盖好盖子,把手放在这上面,就不会那么冷了,否则你这样下去,以后双手迟早要冻坏的。

她一开始说什么也不能接受,我是硬塞给她的,同住在一个破败的弄堂里,一个破旧的院子,我们有时候真的很像,总是那么孤独,而小女孩不仅仅是孤独,更是人生的一种无奈和希望的濒临破灭。

“你看过格林童话,那个灰姑娘的故事吗?”我问道。

小女孩摇摇头,一脸疑惑。

我笑着说没事,然后继续问她,你一定有自己的梦想吧?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吗?

她这次终于点头了,是我整个晚上跟她谈话的过程中,在她无数个摇头后的第一次点头,她说的话很真,天真无邪。

她告诉我,她长大后想做自己的事,可以成为一个舞蹈家,她喜欢跳舞,喜欢在弄堂里看别的小女孩跳绳子,虽然那仅仅是跳绳子,但是她觉得那些姿势很美,像极了她看过的一本故事书里,美丽的公主在国王的盛宴中跳的那支舞蹈,所以能成为一个舞蹈家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她也希望有一天爸爸妈妈能够不嫌弃她,弟弟不再欺负她,朝她扔小石子,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自己出去挣钱,然后养活自己,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像别人家的小朋友一样,报名去学习舞蹈。

灰姑娘,别害怕,总有一天,你会背起行囊,勇敢的追逐自己的梦想,你一定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文/续写一段空白
  
  微信公众号:yeshengyu123456

  喜欢我文章的,欢迎关注我平台,在微信上原创首发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