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柳泉(蒲松龄外传)

时间:2017-04-17 来源:原创 作者:谷子男 阅读:9
    写完《聊斋志异》还未付印,蒲松龄就病倒了。夫人坐在八仙桌边望着摊开的白纸和宣笔,陷入往事中。在这之前,门前有一棵老槐树,老槐树旁有一片柳树林,林边还有一口香甜的井水,人们叫它“满井”。蒲松龄是个穷书生,偏偏爱上了写诗文,老是写也写不出,觉得真没意思。一开始就仅仅去那里转悠转悠,做一些深深呼吸,清醒清醒一下大脑,也没发现那地方就怎么地金贵。有一天,萌生一种欲望,觉得在那个地方搭上个瓜棚子,不仅可供自己休息一下,也让过路的客人暂时休憩避避风雨,未尝就不是美事。瓜棚搭成后,蒲松龄常常坐在棚下张望深思,发现沿路人来人往的中有一些人还特别喜欢来说些故事。这些故事还都是自己最爱听的,可是自己讲起来却没有别人说的动听,就是回家后写起来也没那么原滋原味。真是有才华却吐不出来,急死个人了。想起《西游记》的创作经历,蒲松龄就生了依葫芦画瓢的心念,摆茶水于棚下,请人说些故事,当即按其叙述笔记,晚上再加润笔一番,遂成文章来。第一次干时,人们都笑话他,说他江郎才尽,有辱斯文;后来,一些人贪其茶水,也乐意将自己所见所闻讲给他听,瞧着他认真地写下来,觉得自己也是不枉来此一生,还盼着他快些写成一本书,好张扬自己的本事哩。渐少成多,垒土成山,终于有一天觉得大功告成了。读着读着,往事如历。有了这些文字作基础,蒲松龄作诗作文才如泉涌。有时都来不及写下来,觉得真是遗憾,就是梦中也是妙文如珠。如此,就需要一个助手了,然而家穷,况且,助手也不是那么好找的,要有才华,还要肯委屈自己埋没自己,肯做他人的下手才成。夫人也无这方面的才学,只能好言说:“写好这一部就别写了。家里实在太穷了,先要弄出点钱养家糊口才好。”蒲松龄握着夫人的手,流出了伤心的泪,说:“我也想做官,给这个家光宗耀祖呀。可是,夫人呀,我已考了几回,什么也未捞着呀。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薄呀?”夫人也流泪,说:“穷妻多的是。我也不是个想富贵的人。只是我也不愿看到你受苦受累。我知道,男人写文章,有时会比女人养孩子还辛苦万倍。要不,怎么说文曲星都是天上下凡的。你如真有此等本事,何苦如此费神呀?”一离开那茶棚,文笔就涩了。蒲松龄一气之下,竟病倒了,头也昏脑也涨的,发热起来尽是讲些胡话,狐言狐语的,看病吃药也不济事。
  
  事也是凑巧,南方发大水,有一天来了一辆破车,经过此处时,车中的母亲口渴,命儿子来要水,因为老远就听说蒲松龄的事了,说这人是个文疯子,求文若渴。儿子也是有文化的人,早就恨怀才不遇。上门来讨口茶吃,顺便也想看一看这位文疯子究竟是怎么的一个人。一听说要找一个文人来帮忙校对以前的文章,就毛遂自荐。夫人高兴地告诉了自己的丈夫这件事。蒲松龄仿佛得了神通,一下子就神清气爽,病也好了。
  
  这一日,稿子全校好了,蒲松龄邀请一批好友在渔洋饭店聚会。有位富家才子叫做王渔洋的老想戏弄一下蒲松龄,苦于没有机会。这次总算逮住了机遇,哪肯白白放过。文人喝酒,诗文相助。王渔洋为显才气,摇头晃着肥耳抢先说:“三字同头官、宦、家,三字同旁绫、纙、纱,要穿绫纙纱,还得官宦家。”句句张扬自我。蒲松龄也毫不畏缩,出口成章,说:“三字同旁稻、秫、稷,三字同头屎、尿、屁,吃了稻秫稷,蹦出屎尿屁。”王渔洋被讥讽得无地自容极了。蒲松龄正是扬眉吐气呀,自己也觉得文采飞扬。
  
  不过也是蒲松龄的运气未通,家里夫人派人来说:“家中出了大事。”蒲松龄有点喝多了,并未觉得事态严重,醉乎乎地骑着驴回家,看见家中来了一位貌如天仙的夫人,还想:我感天动地了,连书写的狐狸精都下凡相助来了。可是,这女人一见蒲松龄就泼口大骂,像个泼妇,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大财主家的娇艳无比的贵妇人,根本就不是他笔下的什么大逆不道的狐狸精。书还未出,整个地区就都传得沸沸扬扬的,叫她不想活了。他说:“这是谣言。我们从未见过面。就是你的如花似玉的美容,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哩。我没写过你的什么坏事。”女人不发火便是天下太平了,一发火,就是天昏地暗,天崩地裂的。又是拍桌子的,又是叫骂的,引得左右邻居都来围观,搞得他都觉得自己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尤其都不好意思望着夫人了。那女人除了举止令人厌恶,若论容貌,就是嫦娥也自羞无比的。蒲松龄说:“请夫人息怒,蒲松龄若有冒犯,请多多指教。容小人改就是了。自古非亲非故,以和为贵。请喝下这一杯茶,来消一消气。”那女人正说得口无遮拦,白沫直飞,也觉得口干舌躁的,就喝了。毕恭毕敬的蒲松龄感到女人的衣服里有个东西在屁股下颤动。女人说:“我做的事与你有何相干呀?我丢我自己的丑,你写你的锦绣文章,彼此互无关系,你怎么能发表?还要让天下人嘲笑我?”蒲松龄说:“夫人,你误会了。美,人人都爱之,这有何过错?你只要能说出我写的哪个地方有不对的地方,我就撕了。”那女人也是装腔作势的,但是,事情好像还是出乎人的意料,她居然将《马介甫》一篇完整地背了下来。惊得一旁凑热闹的都恍恍的。才女啊!“如果我不是贪图荣华,我也不想嫁给有钱人做妾呀。”她说,“我再也无脸见人了。我就是那个尹氏呀。”蒲松龄不想承认,想毁掉那篇文章。这时那个来相助的小子不知何时冒了出来,捧着那一篇,说:“莫不是这一篇吧?”那女人如鱼得水,顺权得势,挺直了腰杆数落说:“你一个文人,怎么就干出如此无礼的事呢?就算做了错事,也不该张口否认吧。这可不是大丈夫的所为。你还不如他一个小人哩。”拉起衣服时,露出了一条长毛尾巴。她本想还想说下去的,见自己显了原形,窘得如兔外逃。在家中,狐狸竟然如此张狂,蒲松龄心怦怦地乱跳。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还在问:“这一篇就烧了吧?”望着呕心沥血的文章,痛不欲生。要是烧了,岂不白忙了一场?蒲松龄疯了似地举起板凳,就朝那小子砸去。那小子的母亲见儿子要挨打,赶紧上来护住,只见凳子就砸在了那母亲的头上,那母亲喊了一声:“我的儿呀!”就头上带血,昏倒于地。蒲松龄以为打死人啦,震惊之下,也从梦中醒了过来。
  
  夫人感到丈夫从发热中死里逃生,庆幸地说:“你一生就只有这一部《聊斋志异》还不够吗?你相信狐狸的故事,为什么忘了我?我们活在这世上能有多少年在一起呀?为什么要折腾自己?明天还是去教教书吧,这些年为了一本书你着耗得也不少了。要是再无收入,我们怎么活呀?明天还是去教教书吧,弄点钱回来,还要养家糊口的呀。”说到辛酸处,泪流满面。
  
  蒲松龄一把将夫人拥进怀里,也是羞愧地说:“夫人说的是。我一介书生,纵使满腹才华,可是生不逢时。若是生在唐朝,如李白遇唐王,还要把什么功名来考一考?书是死的,人是活的。树挪动易死,人挪移则活。我们既是夫妻,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一切依你。放下这个人爱好,振作起来搛钱。”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