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初恋

时间:2017-04-12 来源:原创 作者:乔加贝 阅读:9
    今晚又有电影可以看了,看着很大的长方形白布挂在两颗树中间,大桌子上放着播放器,空旷的场上络绎的聚集着越来越多的人。
  
  那些卖瓜子,卖糖果的老头,老太太也早早的找好了位置,将白布袋子装的瓜子放在地上,小巧的秤砣耷拉在秤杆上,秤下面的圆盘子插在瓜子堆里,时刻准备着卖瓜子。
  
  这样的露天电影,大人和小孩都爱看,电影场,小孩子都玩的特别开心。
  
  露天电影,一年有那么一俩回是大队送的,也就是大队免费的放给每村的男女老少看,有的则是人家办喜事,比如结婚,或者老人祝寿。
  
  今晚的露天电影,则是离萧加贝家不远的刘姓人家老人过寿放映的。
  
  前后三庄的男女老少都自带凳子,椅子,找一个舒心的位置坐下,有的则掏出几角钱买点瓜子,边吃边等待看电影。
  
  看电影的,基本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本大队人,少有陌生的,不认识的,所以,电影场上,电影放映前,都是吵吵嚷嚷的,小孩子们也吵吵嚷嚷的,甚至打打闹闹的。
  
  萧加贝坐在人丛中,等待电影的放映,这时,乔健跑过去,一身的泥土,额头还挂点采。
  
  “加贝子,那几个狗日的K我和小卫子,你快走K死他们。”乔健说道。
  
  “又打架,我不去。”萧加贝说道。
  
  “加贝子,我求你了,你要不去,以后我们都不跟你玩了。”乔健说道。
  
  萧加贝站起身,跟着乔健一起向电影布子后面跑去,月亮也出来了,皎洁的月亮,照的每个人的影子都亮堂堂的。
  
  露天电影场上,小孩子们打架,那是常事,如果不是自己的小孩参与了,那些大人不是看热闹,就是跟着火上浇油的鼓动孩子们打的越热闹越欢心。
  
  萧加贝个头比那些同龄的都大,也相对的沉闷一些,但是,在本庄上,绝对的是一个孩子王,那些年龄相仿的都跟着他玩,有事也都找他商量拿主意。
  
  萧加贝跟着乔健一起过去,见乔小卫被三个小男孩按在地上揍,而乔小卫却没有哭泣,只是在地上尽力的扑腾着,手也不停的抓挠人头发,脚也乱踢,都是踢空。
  
  萧加贝见状,则跑起来,到了那三个男孩面前,飞脚就踢他们的屁股,乔健也小拳头飞舞那三个小男孩。
  
  六个小男孩厮打在一起,由于萧加贝个头大,很快的他们这边站了上风,他们三个则灰溜溜的跑了。
  
  刚跑不远,他们三个就站住了,他们不约而同的从庄稼地里捡起泥团子,扔向萧加贝,乔小卫还有乔健。
  
  他们三个就着亮堂堂的月光,看到天空飞来泥块子,则麻溜的躲开,他们也不傻,也是乘机的跑庄家地麻溜的拾起泥块像扔手榴弹,胡乱的扔向对面的三个人。
  
  他们都没有准头,飞出的泥块子很难砸到对方。
  
  萧加贝他们三个则一边捡地里的泥块扔另外三个男孩子,一边拉近和对方的距离,想靠近了再揍他们三一顿。
  
  他们见状,则撒腿跑的没影了。
  
  他们彼此都知道此事没完。
  
  各自都去勾人,再战。
  
  前后三庄的,小孩子特别的多,又是晚上有电影可以看,小孩子更是集中。
  
  不一会的功夫。
  
  那三个逃跑的小男孩则勾来了十来个小男孩,其中还有一个身穿红上衣女孩子,女孩子长的亭亭玉立,却是美人坯子。
  
  萧加贝认得她,她就是这家过寿的孙女,她也是这帮小男孩的头头,她比那些小男孩个头都高。那些小男孩都叫女孩子刘心琼。
  
  萧加贝都没有和那女孩子说过话,虽然,两家的大人都客客气气的说话,也有礼尚往来,他们小孩子间却相当的陌生。
  
  萧加贝在前后三庄是首穷,而女孩子家在前后三庄却是首富。
  
  萧家一年到头的家里都是冷冷清清的,而女孩子家则是经常的门庭若市的,因为,她的父亲是大队书记。
  
  每次的农忙,萧加贝跟着父母一起去田里干活,而女孩子家则热闹非凡的,很多的人则帮着书记家干活。
  
  女孩子从小过着吃穿不愁的生活,也从来没有干过农活。
  
  而萧加贝则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萧加贝六七岁就得提着篮子家沿屋后和田里割猪菜,很早就帮着母亲割麦子,掰玉米,去棉花田里逮虫。
  
  萧加贝和这个女孩子是玩不到一块的。
  
  “你们谁打他们三个了。”刘心琼以小领袖的口气问。
  
  “是他们先打我们的,还想打吗?”乔健站出来,说道。
  
  双方都勾来十多个小男孩子,谁也不怕谁的。
  
  “是你先打人家的吗?”刘心琼问身边的小男孩。
  
  那三个男孩子则畏畏缩缩的不说话。
  
  “既然这样,这次就算了,走了,看电影去。”刘心琼说着带头离开。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他爸是书记吗?”乔健在刘心琼背后说道。
  
  电影看完,陆续的回家。
  
  白天上学,放学,萧加贝乔小卫还有乔健都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他们去上学的路边住着高姓的一户人家,他们家的院子前面种着梨树,桃树,杏树。
  
  每当那家的梨树结的果子有鸡蛋般大小,他们放学,上学,见那家人不在外面,他们会像兔子般撒腿跑进园子里,胡乱的摘几个,又撒腿窜出来,嬉皮笑脸的一边啃小梨子,一边打打闹闹的跑上学。
  
  经常的,到了夏天,那家人会撵的那些偷梨的撒腿就跑,那家人甚至向梨树打农药,其实呢,不过是向梨树喷洒清水,只是吓唬吓唬那些调皮捣蛋偷梨的熊小孩子。
  
  夏天了,他们小小年纪,就会在很深的水里游泳。
  
  经常的,上学路上,他们会脱的精光,跳水里洗澡,也会脱的精光,到小河小沟里逮鱼摸虾的。
  
  夏天了,他们会去逮蝉,用针串一串串的蝉,然后回家放锅里炒熟了吃,味道还不错。
  
  上学,放学,萧加贝那帮小男孩子,和刘心琼那帮小男孩,还是经常的打架,刘心琼那帮小男孩经常骂萧加贝那帮小男孩是小偷。
  
  而刘心琼却从来也没有骂过。
  
  三年级下学期,萧加贝在学校和乔小卫还有乔健三个人中午没事在学校乱逛,当他们闲逛到学院的图书室那里,正好图书室的窗户没有关,里面花花绿绿的图书,吸引了他们三个的兴趣。
  
  图书室的窗户虽然没有关,但是,门却锁了,而且,那窗户上的铁条也根本是拆不掉的,伸手是怎么也拿不到那些花花绿绿的图书的。
  
  他们想了半天,萧加贝叫乔小卫去拿学校的铁铲子来。
  
  他们将铁铲子从窗户伸进去,对着书架铲书,经过几次的熟悉铲书的动作练习,他们慢慢的利用铁铲透过窗户,成功的从图书室铲出很多的好看的图书。
  
  他们将铲来的图书纷纷的发给班级里的同学看。
  
  那个时候,在小学,虽有藏书室,却从来不向学生开放,更是不能进去,图书室都是关门上锁的。
  
  图书少了,且书架上的书掉的乱七八糟的,很快的这变成学校少有的大事。
  
  顺理成章的,萧加贝,乔小卫,乔健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那天,他们三个被班主任用大拇指粗的小混子,凑的腿肚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放学了,班主任叫那个附近的学生分别去告诉他们三的家长,叫他们的家长再好好的治治他们的无法无天。
  
  那天放学后,萧加贝回到家,坐在小桌身边做作业,刘心琼悄无声息的走到萧加贝的面前。
  
  萧加贝木讷的抬头看了看刘心琼,若无其事的继续做作业。
  
  这时,萧加贝的父亲正好走过来。
  
  “心琼,有事吗?”萧加贝的父亲亲切的问。
  
  “就是问问萧加贝今晚布置了哪些家庭作业。”刘心琼笑着回答。
  
  萧加贝继续做作业,没有再抬头看刘心琼。
  
  刘心琼见萧加贝冷冰冰的,看也不看自己,假模假式的做着家庭作业,心里非常的气愤,转身愤步离开。
  
  “你拽什么呀,干嘛不理我,我可是替你包庇偷书的事呢?”刘心琼走出萧家,跟身边的孙小波气愤的说道。
  
  孙小波没有说话。
  
  第二天,萧加贝被几个小男生围着狠狠的揍了一顿。
  
  萧加贝没有再召集小伙伴打回来,却忍了下来。
  
  “姐,我昨晚找了几个学生,K了萧加贝一顿,替你出出气。”孙小波得意洋洋的说道。
  
  “谁叫你打人了,你有病吗?干嘛打人。”刘心琼气愤的说道,立刻跑开。
  
  那天后,上学的路上,刘心琼偷偷的看了从面前经过的萧加贝,见他腮边,前额,都是擦破皮的伤痕。
  
  萧加贝从刘心琼身边经过时,步伐很快,眼睛看着前面,面无表情,身边跟着几个同年级的小男生,那些小男生则嬉皮笑脸的,有的则挤眉弄眼的,有说有笑的。
  
  “干嘛这样对我,又不是我叫人打你的。”刘心琼在萧加贝的背后气愤的说道。
  
  五年级后,萧加贝转学了。
  
  初二的那年,乔健出车祸去世了,他的父母伤心的欲哭无泪。
  
  年青的生命,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多么的可惜。
  
  初中后,萧加贝步入社会,而刘心琼继续读书。
  
  曾经的同班同学,曾经的那帮子相互打斗的小男生,都做了父亲,刘心琼则在某城某大学毕业后,也嫁给了城市的一位很好的男人
  
  萧加贝至今还是单身。
  
  萧加贝有一天听好朋友提及刘心琼结婚了,他淡淡的笑笑。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