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雨.忆

时间:2017-04-11 作者:素心笺月 阅读:9
    已是四月,天气却不怎么热,连着几天淅淅沥沥的飘着小雨,莫名的让人有点心烦。下雨的日子总是觉得枯燥乏味,只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想要出去,也变成了“想”,可以天马行空的想,随意的想。
  
  说起雨,不能说讨厌,但还是不怎么喜欢,虽然万物都需要雨水的灌溉,却依然不喜欢它的冰冰凉凉,湿湿哒哒。尤其是在我儿时,家里的路都是土路,一下雨便成了货真价实的泥巴路。上学得穿着冷冰冰的雨鞋,走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还得随时注意着,稍不留神一脚踩进看着平坦的泥坑里,便会摔个满身泥,惹的其他的捧腹大笑。下雨天总是夹杂着一丝的冷风,即便是夏天的雨,也会突如其来的刮起一阵凉凉的风。那时,打着一把比自己大好多的雨伞,走在风雨里,这样的天气,真心不想去上学,好想赖在热热的炕上,等母亲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洋芋疙瘩。
  
  我的印象中,下雨时吃的最多的饭就是洋芋疙瘩,母亲的最爱。因为家里比较忙,平时做一顿洋芋疙瘩费时比较多,所以不常做。只有雨天,所有的人都停歇在家里,停下手里的农活,享受着上天给他们安排的休息日,吃一顿洋芋疙瘩,多么的惬意。
  
  我和父亲不太喜欢吃洋芋疙瘩,总觉得不好吃。多年后,我知道了这洋芋疙瘩还有个好听的名字“花盖顶”。关于雪花盖顶,还有一段故事,听来很招笑。我们村有位在县城教书的年轻教师,他母亲病了,请大夫到他家给母亲输液,等输上液,大夫安顿好一切准备离开时,他却死活不让走,非得大夫留在他家吃午饭,大夫再三推托,实在没办法就留了下来,都是乡里乡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他给大夫说,我今天给你做一顿好饭,雪花盖顶。大夫一听大喜,这孩子常年在县城,见的世面广,这饭听名字就不错,吃起来一定不会差。
  
  于是,大夫满怀欣喜的等待着这一顿他从未吃过的饭。直到年轻教师端着一碗名副其实的洋芋疙瘩,说,W大夫,尝尝我的雪花盖顶。大夫看着一碗满满的洋芋疙瘩,哭笑不得。喃喃自语,这不就是我经常吃的洋芋疙瘩吗?什么雪花盖顶。
  
  从此,雪花盖顶这个名字便记在了我们的心里,当父亲给我们讲这件事时,家里所有的人笑的前俯后仰。
  
  现在,也是这样的雨天,突然好怀念母亲那一碗热腾腾的洋芋疙瘩,炒到金黄的锅巴,吃起来脆脆的,嘎嘣嘎嘣响,配着母亲自己腌制的咸菜,真可谓一绝。而我,每次只吃锅巴,母亲却吃的眉开眼笑。
  
  雨天,心情会格外的惆怅,会想到长长的巷子里,一位撑着油纸伞、眼神忧伤的姑娘。中戴望舒的毒太深,把每个雨天都会想成这样一个场景,烟雨蒙蒙,细雨如织,出去,邂逅这样一位姑娘。就像每到雨天,想起母亲的洋芋疙瘩一般想起这位姑娘,没有脸庞,只有落寞的背影,和那暗暗神伤的姑娘。
  
  雨所到之处景各不相同。家乡的春雨冷冷清清,这种冷清里更多的是没有人的冷清。儿时的我们总是会奔跑在雨里,跑到山脚挖一些红土,然后和着雨水捏一些小东西,像什么兔子、小狗之类的。那会冷清,是因为整个雨里只有我们,而现在,冷清到了雨中不会再有人奔跑,不会再有人挖那些脏兮兮的东西去捏一些小玩意。当然,现在的父母更不会同意孩子在雨里玩闹。
  
  这城市的雨,连着几天便会让人心烦,即使雨下的再大也得上班,一切都得照常,而以前在家,只要下雨便是休息日,当然,除了上学的孩子。农民忙忙碌碌,也只有雨天睡个懒觉,吃完饭便倒头大睡,彻彻底底的休息一下,不会有谁来催农活没有干完,啥啥没有做完。人累了该休息一下了,该下点雨让那些生物勃勃生机一下了。
  
  雨啊,你说我到底该是爱你呢?还是爱你呢?虽然我说过,我不太喜欢雨天,可我也喜欢雨天,尤其是上班累了的某个休息日,来一场大雨,从早睡到晚,不会去想其他,也不会有人来打扰。
  
  和恋人漫步在雨中,撑着一把伞,可以把头靠在他的胸前,腻腻歪歪,看雨水打湿的花瓣,看雨水洗过的绿叶,洗去多日的尘埃,焕然一新。也可以尽情的泡个电视粥,抱着一堆零食,窝在被窝里,看一部电视剧。
  
  人总是矛盾的。
  
  这样看来,雨天可以很舒心,可以很舒适。只是忙碌于生活的我们,很多时候被烦躁蒙了头,即便有这样一个舒服的日子,也是怨天尤人,从来不曾真正的想过如何去过这样的一天。孩童时的美好已成为永久的回忆,只能冰封,只能保存。那么,从现在开始,制造另一个美好的回忆,将长大时的雨,编织成一幅画,等多年后,回忆,原来依然这么美。
  
  工作以来,最远我去过深圳,那是一个谜一般的城市,对于一个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人来说,它是陌生的,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的雨。它的雨,说来就来,头顶还是大太阳,地上便是大雨滴,快的连打开伞的时间都没有,尽管是夏天,它的雨天依然留给了我很深的记忆
  
  遇到台风预警,深圳的雨可以连着下几天几夜,而且是连着线的那种,我总是会在半夜被倾盆大雨惊醒,然后睡不着,老是怕发生水灾等等。我打电话告诉父亲我的担心,父亲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说我是只旱鸭子,我不服气的哼哼,本来就是旱鸭子,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当然,我给父亲描述多大多大的雨时,父亲尽量配合着我,像是他经历过一样。可是我知道,父亲这样是为了附和我,他这一辈子不曾出过远门,又怎会真正的理解这沿海地区的雨水?可真是难为父亲了。
  
  见识过了沿海地区的雨,想去看看江南的烟雨,太多的人用太多的笔墨描写江南的烟雨,像一位蒙着面的妙龄女子,给我太多的神秘感,反而激发了我浓浓的兴趣。
  
  这雨啊,撩人的东西,不经意就挑拨了我的心弦,即使不是大爱,却用这么多字来回忆关于雨的故事。
  
  雨啊,还在继续,天也终会放晴,可是我要编织的故事没有结局,待头发花白时,坐在摇椅里,细细品味,这雨的故事。
  
  文/素心笺月Q/2579910650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