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同,一个世界

时间:2017-04-10 来源:原创 作者:不坏 阅读:9
    从离地面三十英尺的高度,四十五度的俯视角度看过去,一个如光般明亮的男生向阳而立,衣纱裙摆轻颤的女孩略带羞涩的姣好面容,风带着青涩的暧昧飘忽在他们之间,光影斑驳,美好如初遇。这样的画面,从作为一个专业美术生谢同的角度看,是值得写在砂纸青春模样,然而从个人情感角度讲,她并不想这么做。
  
  谢同低身轻伏在铁栏上,静静注视着那个初具男人身形的背影,多年不见,谢同很想知道,他是怎样从一个瘦不拉几的小男孩变成现在这样一个无论走到哪里,一举一动都会变成全校女生的话题的“明星模样”。
  
  还记得初见,他不过就是蹲在泥坑里一个人玩泥巴的小屁孩,谢同想起来了,那时候他说他在创造一个世界,他是那个世界的主宰,还恬不知耻地说,“你如果给我买根棒棒糖,我就让你当我的臣民。”
  
  结果他没想到这个小女孩没有三跪九叩谢主隆恩,还用整个身体毁了他的世界,看着她恶作剧得逞地在泥地里滚啊滚,他都傻眼了,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嘴里小声嘟囔着,“我的世界,我的世界~”
  
  不过很快,小女孩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一个女人揪着她的小耳朵从泥地里拉出来,怒斥着,“刚给你买的新衣服就弄得这么脏,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那个时候妈妈还没有再婚,慈祥的外婆还坐在摇椅上织毛衣,一只米白相间的猫咪还蜷在篱笆墙上睡午觉,花圃里种下的绣球花也开出了夏天的模样,一切的一切都像今天的阳光一样明媚。
  
  楼底下的人似乎感觉到了某人的目光,回眸的瞬间,一个黑的影子从墙上逃离。
  
  “你怎么了?”蒋楠欣看到他若有所思的神情。
  
  沈亮迟疑了一下,反应过来,笑道,“没什么,刚刚我们说到哪了?”
  
  漂亮女孩的眸子暗淡了下来,“阿亮,我的心意你很清楚,我希望你说的那句‘不想早恋’不会是拒绝我的托词。”
  
  男孩正要说什么,脸颊上却贴上了一片湿热,再自信的女孩在喜欢的人面前,永远是卑微的,蒋楠欣前一秒的勇敢立刻融化在了这一刻的局促害羞里,看着她转身消失在大楼拐角处,沈亮轻叹了口气,闻不可及。
  
  谢同不明白自己眼角的湿润是怎么一回事,她只感觉胸口很闷,有种透不过气来的窒息,刚刚那个女孩分明已经看见她了,她是故意的。
  
  真正让她感觉难过的是,沈亮并没有拒绝。
  
  那一整天,谢同课也没去上,一直待在画室里,何以解忧,唯有画画。
  
  画室的门被“刷”的一下推开,一个带着点痞子坏气,却相当帅气的男孩双手交叉在脑后,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哟,又在这儿疗伤呢?”
  
  我闪!成功躲过一只飞来的蘸有红颜料的笔刷,袁是非咧着嘴比“v”,一个水彩盘就这样盖住了他整张脸,盘子掉下来,青黄不分的一张脸看起来相当滑稽。
  
  谢同被他的模样逗笑了,袁是非这个不良少年,搞笑还是很有一套的。
  
  少年本应该装作很生气地去报仇,可是女孩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大同,别哭了,如果你实在没人要了,哥就委屈一下把你收了当二房。”
  
  谢同听了哭得更大声,“为什么我要给一个臭不要脸的人当二房?”
  
  袁是非没有生气,嘴角带着不可捉摸的笑,拉个一张凳子坐在她面前,伸手轻抚着她的头发,就像抚慰黑夜和黑猫。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清澈沉稳的声音瞬间就把谢同的哭声压下去了。
  
  是沈亮。
  
  大步流星地走到她面前,带着不可抗拒的压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你不想去上课自甘堕落我管不着,但我请你不要影响到其他人好吗?”
  
  他的“其他人”指的是袁是非吗?拜托,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不去影响别人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不过,“这关你什么事?”
  
  “这怎么不关我事,身为班长,同学不来上课就是我的责任。”他好像真的生气了,每一个呼吸胸廓起伏都很明显。
  
  谢同无话可驳,原来是自己耽误他事了,坐在他们中间的袁是非终于沉不住气,敢对他未来的“二房”大呼小叫,是活得太舒坦了吗?
  
  袁是非用力推了他一把,指了指谢同,“她,”,又指了指自己,“我罩的。”
  
  谢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个大男生就这样在画室里扭打了起来。
  
  谢同很想把他们分开,却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不够用,几次三番都被推了出来,看见桌上平时用来描摹的白色石膏头像,“哐当”一声砸碎了。
  
  两个男生被这巨大的声音给怔住了,同样被怔住的还有刚踏进半只脚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的美术老师
  
  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沈亮身为班长,学生会主席,没有做好表率作用还和同学打架,情节严重,本应该被记过,但念在初犯,决定经过严厉批评,写份检查在学生大会上作检讨;袁是非作为“惯犯”,屡教不改,学校决定让他回家休学两个月;谢同则以逃课,破坏学校公物的罪名被罚爱校服务两个星期,并对学校的经济损失予以赔偿。
  
  在送走袁是非的时候,谢同哭得梨花带雨,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为了袒护她,袁是非也不会出手打沈亮,在这高三最关键的时刻,休学两个月,无疑是被判了最严重的酷刑,他曾说过他不喜欢回家,家里只有一个酒鬼老爸,他曾自嘲着笑道,“你会相信吗?一个不爱学习,成天闹事的不良少年竟会喜欢上学,我喜欢在这里的感觉。”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