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求医

时间:2017-04-10 作者:诗韵笛音 阅读:9
    可能是东莞天气炎热吧!下体这次又感染了。药店买回来的药膏、洗液都用上了也不见好转,并渐渐开始糜烂了。以前感染后涂抹药膏就好了,这次咋就不见效了呢?药店告诉长贵去医院检查一下。从云南农村出来打工的他,很少吃药,也不喜欢去医院。这次不得已得去一趟医院了。
  
  检查结果让长贵既伤心,又心疼。伤心的是自己怎么会得上淋病;难过的是这医院光检查一下就五六百块。这可是长到三十年都没有花过这么多的医药费啊!心疼那叫工资的钞票啊!
  
  在割包皮的手术台上,医生要看看长贵的睾丸里面的积水是不是好的。主刀医生先用针管抽出了一点,告诉长贵说:“你这水都坏了,需要全部抽出来,看看能不能抽完,如果不能抽完就要用机器抽。“用机器抽需要多少钱啊?”长贵问医生。“抽一边一千块”医生说。抽了一下后医生说:“抽不出来,要用机器,抽完了你再去补交费用。”躺在这冰冷的手术台上,下体也打了麻药,睾丸也扎了个窟窿。长贵犹豫不决,要是不抽又怕如医生说的那么可怕、那么吓人。抽呢的确太贵,片刻的犹豫过后,长贵狠下了心,反正都交了割包皮的钱了,抽就抽吧!
  
  抽完后割了包皮长贵出来补交了钱。医生告诉他还要用机器治疗,因为前列腺特殊组织药物很难渗透,所以要用机器才可以。费用一起一千八。长贵听后脸都白了,这钱怎么到这里就和白纸一样了。长贵竟恨起了自己,我这能吃能睡能干活,而且平日里体质很好,现在怎么比得了癌症的人还要花钱?
  
  医生又给他说不治疗的严重后果,长贵愈加的怕了。可能是人类天性怕死,求生的欲望促使他接受了治疗。
  
  治疗时挂了两个吊瓶,走时医院给他两包中药。长贵想,花三四千块才用这点药啊!
  
  第二天他去换药,医生查了他的前列腺液,告诉他感染依然很严重。今天还需要机器治疗,费用需要两千左右。医生用木棍指着墙上的男性生殖系统的图给他讲解,给他说不治疗会再次感染,会不孕、会丧失性功能。最终长贵还是躺进了机器里。
  
  第三天换药,和第二天说法、费用都差不多,只是机器不一样了。
  
  三天花去了八千多块。长贵开始怀疑了,因为以前前列腺没啥事,现在反而有点尿急了。是不是这长安宵边医院太黑、太小题大做了?
  
  经过考虑长贵去了乌沙医院。检查结果不是淋病,但是有前列腺感染。依然需要机器治疗,费用略低于宵边医院。好在医生比较和气,还开了很多药。三天费用五千多块,感觉还是尿急。三天后医院让他复查,他不想去了,他想这是小病居然已经花了一万三干块了。
  
  后来一个同事告诉他:以前他也是这种症状,去锦夏打了两针就好了,才花了三十块钱。于是长贵让那个同事带他去了锦夏……医生知道情况后让他去东莞人民医院做个检查。
  
  他去了东莞第五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四天后结果出来了:无淋病、无细菌生长……他拿着结果去找那个医生,医生看后说:“没有什么病。”
  
  长贵此刻的心情很复杂:既高兴、又悲伤。高兴的是知道自己没有病;悲伤的是医院怎么就能给一个没病的人做那么复杂的治疗?他悟出了许多道理:私立医院只求赚钱没有一点医德;外面人心险恶江湖水深;以后绝不再去医院了。
  
  作者:诗韵笛音
  
  QQ1059149225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