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离落上

时间:2017-04-09 来源:原创 作者:木子 阅读:9
    在城南的大街的一隅,有一家名为十里香的客栈,据说这里的老板娘酿得一坛坛的好酒,但没人知道她从何处而来,而客栈里以百里酿最为出名,每日食客饮者络绎不绝。
  
  天和十二月的漫天飞落在地面堆积有一尺之深,皑皑白雪之境甚是美丽,门外的寒气透过窗缝丝丝渗透入内,我搓了搓手呼出两口热气,今日是城东将军府世子迎娶当朝长公主文颐的大婚之日,十里红软,锣鼓喧嚣,又乃佳偶天成,当属举国欢庆实在引人注目。
  
  店里冷清至极,正想关上店门,出去逛逛,哪知。
  
  门,吱呀一声响,缓缓被推开,一清冷修长身影立于门前,一袭白衣与外面的雪景仿佛要融为一体。
  
  你抖了抖落在衣裙上的点点雪花,向我轻轻的挥了挥手。
  
  “你怎么来了?”
  
  我诧异道,眼前的女子我自是认识,离落,瑶华山的九尾狐。当年我闲游于此地,在瑶华山中正遇上一道士的袭击,那时正值我元气消散期,对付一道士颇为吃力,而她恰巧在山洞修炼,出手助我,一树妖、一九尾狐狸能成为朋友也实属巧合。可,那时的她却是灵动而活泼,充满生气,如今为何如此落魄?
  
  我压抑住心中的好奇,笑着招呼她进来。
  
  “我要一壶酒酿。”
  
  她径直走到一靠窗的位置上,兀自坐下,转过头朝我露出扯了一个极淡极淡的笑容,恍惚间,我感受到的却是一丝丝的悲凉,隐隐约约为你而心疼。
  
  “好”
  
  我走向酒窖,拿出了十年前酿的好酒。
  
  你定了定神,凝视着眼前被红布罩住的酒坛,问道,“这是什么酒”。
  
  我扯开布罩,抖了抖上面积蓄已久的尘埃,幽幽开口,“梅花酿”。世人曾好奇,听过桂花酒,桃花酿,哪知原来梅花也可入酒。也只有尝过的人,才会赞不绝口,对它念念不忘。
  
  “你先喝吧,不满意的话我再为你换掉。”
  
  你接过酒杯,倒满一杯,若有若无的梅花暗香扑鼻而来,轻轻抿了一口,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笑意,可是眼中尽是薄凉。
  
  “就它吧,谢谢你,陀华。”
  
  我从你满是疲惫的语气里听出了满是沧桑和悲凉,敛上的眼眸里也不复往日的神采,和上次相见判若两人,你发生了什么呢?
  
  “要我陪你一起喝吗?”
  
  我走了几步,不放心的问道。
  
  “嗯嗯”
  
  我把店门关上,门外的寒风刮得确实刺人。
  
  你拿着白玉瓷酒杯一杯接着一杯的灌,彼时,我只好默默的喝着自己的酒,相顾无言。酒是什么滋味?有人觉得香甜,有人觉得酸涩,有人觉得火辣,百人有百味。那么,现在的你喝的是什么滋味?我望着宣纸糊的窗外,一时也分不清外面究竟是雪的白还是纸的白。
  
  你仍旧是一杯一杯的灌,眼角滚落两行清泪,徐徐的对我说,“陀华,你可以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我还未来得及开口,你在一旁轻叹的诉说,容不得我拒绝。
  
  三月的瑶华山春光外泄,被微阳融化的雪水滋养着抽芽的新树,复苏的青草,还有那朵朵不知名的野花也竞相开放,万物因这春而有了灵气笼罩在瑶华山的上空形成一道道光晕。
  
  离落必须借助这等好机会吸足灵气,提升修为,而这也恰巧是她灵力最弱的时刻。洞外有一棵大的青绿的新树,枝桠满是叶子,被青草和树叶掩盖的是洞内,离落静坐在石板上,静心修炼。
  
  日落西山,夜幕即将笼罩瑶华山,离落还需要一刻钟便可以完成今日的任务,然而外面传来淡淡的血腥味使得离落差点儿分神,离落皱了皱眉,暗自郁闷,如此隐蔽的山洞也有人发觉?而那血腥味也越来越浓,令人有些作呕。
  
  “嘶......啊!”
  
  痛苦的低吼声使离落睁开了眼,由于黑黢黢的,看不清入侵者的面目,一把被月光反射的剑发出微微的寒光,此人正半跪在地上,身体依靠剑的支撑才未倒下。
  
  “你是谁?”
  
  一道清冷的声音在洞里响起,不悦的对闯入者呵斥道。
  
  那人显然没有料到洞里还有人,喘着粗气,似乎在极力的忍耐着身体巨大的疼痛,压低了声音开口,“在下被人追杀,不小心误入此地,扰了姑娘,实属抱歉。”语毕,那人扶着剑艰难的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离落凭借着自己的灵力能听见方圆几里的声音。洞外传来稀稀疏疏的杂音,不止一个人搜寻着什么,显然是眼前的人。如果他出去,必定会被抓到,踌躇间,男子已到了洞口,轻轻的叹息声传来,仿佛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
  
  离落看着欣长萧索的身影,脱口而出,
  
  “等下,你......你就呆在这儿吧。”
  
  虽然会给自己带来一定的麻烦,至少他不也是准备离开不给自己惹事吗?佛不是说救人一命深造七级浮屠吗?
  
  男子也未扭捏,道了声谢,便坐了下来。
  
  外面的窸窣声却并未离去,离落感受到他们越来越近,以至外面的火光微显。
  
  “看来藏不住了,哎,姑娘你先往里面躲躲吧,不要发出声音,他们抓了我自会离去。”
  
  男子也感受到了杀气,朝洞内的离落嘱咐道。
  
  看着这一切,并未言语,正纠结要不要救他一命,突然一只冷箭透过微凉的空气直直的射了进来,而她正好在洞的中央,离落募得惊慌,想躲肯定是来不及了。离落闭上眼,一箭对于妖来说并不能致命,顶多疼上几天。
  
  但是
  
  但是等了片刻,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远处,男子倒在地上,被箭刺穿的他发出微弱的闷哼声。
  
  离落被眼前的一幕惊讶得久久不能回神,神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她亦步亦趋的靠上前,用手戳了戳男子,“那个,你还好吧?”
  
  男子咬着牙,胸口急促的起伏着,答道,“抱歉,给姑娘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你还是不要管我了,躲在里面去吧,他们马上就要进来了,他们......”
  
  男子还未说完就晕了过去。
  
  离落看着为自己挡了一箭的男子,轻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自己注定要手染血腥了。为男子处理了下伤口,看着一直流淌的血,浸染在离落的白裙上,多多晕染开来,犹如冬日洞外梅树上的梅花,一时,她也慌了。虽身为妖,但是多年以来在瑶华山自己很少受伤的。离落用灵气止住了血,但箭上有毒,一时也不能完全处理。
  
  她出去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外面的黑衣人,回到洞里男子仍未清醒。离落把他放在石板上,转身离开去往山上采药解毒。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