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八)

时间:2017-04-08 来源:原创 作者:边江 阅读:9
    就在尹班长、计又平和战士们与鬼子战斗时,多声的爆炸把昏死在桥面地上的徐连长惊醒。他立刻睁开眼,看见:蹲在自己身旁的小曾还在用纱布捂着自己流血的小肚皮。他明白自己责任重大,鬼子还没被消灭,而这一侧,基本上以他为主。
  
  他立刻喊道:“小曾,快把我扶起来!”
  
  “连长你受伤了,不要动。”
  
  “快,把我扶起来。”徐连长紧急说。因为这个时候,应该是加紧打掉敌人的时间。时间也不能长,否则,鬼子会急求援兵。由于小曾为他止血,他脸上没有这么白了。
  
  看到自己连长焦急难受的脸,小曾明白自己的连长还要起身打鬼子。他感到连长从未像现在这样急迫,就是哪怕死,哪怕把他全身四分五裂,他都要坚绝杀灭日本侵略者。
  
  “连长,你受了重伤,不能去。”
  
  徐连长明白,再这样和小曾多说几句,也许他就要耽误这很关键的时机。他左手立刻撑在地上,一起身,就觉得小肚皮胀鼓鼓的痛。他立刻闭了一下眼睛,咬牙,抬起脸才看见:紧系在他宽皮带下的小肚皮上,一根粘着些血的白花花的肠子,从被血浸红发皱的打烂的军衣和交叠一起多个弹孔的血红小肚皮里脱落到他胯下。他顾不了这些,只要还在,还看到鬼子,就杀灭鬼子要紧。
  
  徐连长立刻忍住剧痛,坚决爬起来;而就他起身时,几股细细的血立刻涌出来,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强力按压了他的肚皮一样。
  
  徐连长左手立刻紧紧捂着这根白花花而滑腻、吊在他紧系着宽皮带下血糊糊的小肚皮上的肠子,忍着尖刺般的肚皮痛往前跌跌撞撞地跑去。
  
  这时,徐连长本来就离桥头较近,立刻一看:左边的尹班长他们已经攻过桥尾去了,战士们和鬼子在过来的桥的较宽路面和路面下斜斜一大块地面在近距离搏杀,其中,还有枪声、刺杀声、惨叫声混合一起,气氛瞬间令人惊恐压抑!
  
  同时,他听到了枪声和时不时出现的惨叫声、呻吟声。他快步跑着。跑一次,或一步,肚皮就发出硬生生的疼痛。他每一次都紧闭一下眼睛,紧咬牙齿,让自己坚持住;过后,他干脆不咬牙齿了,不管一直在折磨他的没完没了的肚皮痛,随便咋样不管了。他跑近了一个鬼子。
  
  这个鬼子,本来要跟另一个鬼子对付一个八路军战士。他看见了跌跌撞撞用左手捂着一根染着血掉在肚皮下的肠子的徐连长。
  
  立刻挺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他感到自己挺有优势,在他面前居然有一个八路军的受伤的军官来送死。然后,就在一瞬间,徐连长立刻感到小肚皮在他紧张和移动脚步中又痛得更凶,而这一下,他在双重痛苦和致命的死亡中,看到了这鬼子尖利的刺刀,划破空气,向自己的肚皮直直地刺近。徐连长立刻把身子往路面下斜斜的一小段斜坡下扑去。
  
  鬼子的刺刀就刺空了。这鬼子一下扑在地上,他立刻抬起头看见徐连长向斜坡滚落下去。就立刻爬起来,朝徐连长跑去,想再次刺死徐连长。
  
  正在往斜土坡下滚着的徐连长知道自己仍然危险,刚才鬼子没有杀死自己,是会追来的。而这一节路下的坡面不长,鬼子立刻会追下来,不能跟他二次机会。
  
  他往路坡下滚,在身子抖动和滚动中他感到肚皮在疼了后又疼。这时,他看到自己的脸立刻挨近混杂浅浅的绿草。鼻子、脸、眼睛黑了下又昏了下,翻滚而下的翻过去的身子又向上翻起,他借机瞟了坡上的情况。
  
  鬼子就要跑近他,脸上十分凶狠,而且,开始举起在光线下,闪了一下令心惊肉跳的白光的刺刀。
  
  徐连长借翻起的身子,抬起握着驳壳枪的右手立刻开枪。
  
  鬼子看见子弹向他射来。他身侧一偏,站住了一下。
  
  徐连长又翻过了一道身子。他又开枪,鬼子都避开了。几次都是这样。鬼子好像不怕死,追着徐连长跑下来,
  
  就像一个老鹰,扑向一个受伤的猎物一样。而在对徐连长十分危急的时候,在这样你死我活的紧急时刻,这鬼子赶上他滚动的身子时,徐连长立刻滚在一块大石头处,又立刻弹回来。
  
  鬼子看到了机会。他立刻举起长长闪着银光的刺刀,狠狠地朝徐连长的胸部肚皮刺下去;有些被撞回的徐连长,身子抖了下。
  
  由于是斜坡和看的角度不一样,这鬼子慌乱中刺下的刀挨着徐连长腰间的宽皮带刺下去,他还暴喊一声,企图用浑身力气和整过人还有又长又锋利的刺刀,一刀最终刺死徐连长。他以为刺中了徐连长。
  
  小肚皮痛得难忍的徐连长,非常机警的他立刻抬起驳壳枪,紧急开枪,子弹击中了朝他砸来般的鬼子系着皮带的肚皮上“啊!啊!”鬼子连叫了两声,倒在了徐连长的头边。徐连长再对鬼子开枪,打死鬼子。稍后,才左手捂着粘有灰渣带有血的肠子的小肚皮,忍着肚皮痛爬起来。
  
  他这时,看见有五六鬼子和三个战士在他下来的前边平地上僵持着。就来不及想,立刻开枪,因为这个时刻只能对三个战士不利,他们被鬼子进逼,端着刺刀在后退。徐连长开枪打中了一个鬼子。后背被打中的鬼子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四个鬼子看见身边的同伴被打死,像受了惊或者完全没有想到的惊愕的狼,立刻把脸转过来,看看是谁打死了他们的同伴?于是,徐连长在痛苦中,又扣动扳机,打中一个鬼子;这鬼子也倒地。三个战士看到自己被解围了,立刻信心大增,大叫一声,挺起刺刀,向发愣的剩下鬼子挺刺起来。
  
  ……
  
  这时,在徐连长的后面,有两鬼子忽然看见了站在斜坡下些的地上,背对他俩;也看到徐连长,左手捂着肚皮,身子不稳,要倒地的样子。两鬼子立刻小声说:“铃木君,你从后面上。”
  
  “你呢?”
  
  “我从侧面上,你从后面上。看来支那军人受伤了。”叫黑田的鬼子讲了自己想法。
  
  铃木君警惕说:“他才打死湿谷君,很厉害!我们要小心!”
  
  “好了,上!”
  
  “约喜!”然后,两个一侧一后,闷声不响像野狼不动声般接近徐连长,妄图偷袭他。
  
  徐连长在拼命坚持,小肚皮里的痛在紧紧折磨他身子和神经。掉在他宽皮带下的肠子,在他捂着流血的伤口,血被他左手止住些;他脸非常白,就像害了大病。听到了后面和侧面有悄悄接近他的脚步声,他感到了不对,虽然在远近不一的双方拼杀里,还是有混杂的声音。他还是敏锐感到了脚步声在对着自己后背接近,他感到了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危险。他立刻转身,看见了:两个鬼子一后一侧面,贴着自己上来,就像凶横的恶魔。徐连长迅捷往地上倒。
  
  以就在这一秒里,两把刺刀呈半十字,朝重伤的徐连长刺来。如果徐连长慢一秒,那么刺刀从他背后刺穿他肚皮,同时,腰间也会刺穿。
  
  徐连长立刻倒在地上,紧急抬起右手里的驳壳枪向两鬼子射击。一个鬼子脖子被打中,另一个鬼子被他打中胸部,然后倒在了徐连长的身旁地上。
  
  忍住疼痛的鬼子立刻翻过身,扑在徐连长的肚皮上,死死地掐住徐连长的脖子,极度懊恼!居然倒被打倒。这鬼子凶残地想把徐连长掐死。于是徐连长被掐得脸涨红,他感到喉咙发干,气管被死死的压迫,好像鬼子双手就要掐进自己的喉咙里似的。再不想办法,自己就会被掐死。
  
  这时的徐连长被肚皮里的痛和与鬼子拼搏中,已经十分的乏力,就是说,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把卡在脖子上的鬼子的双手搬开了。不过,他灵机一动,感到手里还有驳壳枪。
  
  徐连长立刻把驳壳枪往鬼子系着皮带的肚皮上一开枪,鬼子铃木大叫了一声,倒在了徐连长的身上。
  
  鬼子湿谷脖子流着血,也痛苦中。
  
  他发誓,一定要把中国八路军连长徐士杰的肠子拖出来。
  
  没想到,徐连长立刻把铃木从自己身上用力推开。湿谷看到了希望。他立刻举起刺刀,这时候,徐连长的胸部和肚皮都暴露在外。疯狂中的日本鬼子湿谷朝着徐连长紧系宽皮带的被血染红的上腹部刺下来。
  
  徐连长忍住痛,立刻往右翻身;湿谷君的刺刀就深深地刺进土里,几乎到半个刀身。
  
  他立刻要抽出来,可看到徐连长的驳壳枪已经抬起就要朝他射击;他身子一闪,枪响了,没有打中。湿谷君回身,扑向徐连长要夺他的枪。两人就争夺枪。毕竟,徐连长有伤,力气弱了。湿谷一阵惊喜,他使力抢徐连长右手握着的驳壳枪。
  
  徐连长用眼睛瞟了地上,没有石头;于是,他左手抓起一把沙土马上扔向湿谷的脸。
  
  眼里进了沙的湿谷,极为难受!他急忙去拍掉眼里的沙;徐连长立刻开枪,趁这时湿谷松开他驳壳枪的手,打在了湿谷脸上,他倒在地上,徐连长又朝倒在上的湿谷打了两枪,鬼子湿谷死了。
  
  后来,徐连长由于伤重,耗尽了力气,重重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尹班长和战士们经过努力,把鬼子都打死了。
  
  他们都跑向徐连长,看到他昏死过去。
  
  尹班长立刻说:“快,把连长背到白大夫那里去。”
  
  计又平立刻走向倒在地上的徐连长,两个战士立刻把昏死中的徐连长扶在弯着腰背的计又平身上。
  
  “梁兵,你陪计又平把连长送到松岩村的关帝庙去。”尹班长马上说。
  
  “是,班长。”
  
  “你在路上要换一下计又平。要快,看来连长快不行了。”尹班长说,觉得连长应该没有希望了。
  
  “好。”
  
  “快去。”
  
  然后计又平背着徐连长,梁兵跟往松岩村急匆匆地跑去......
  
  他俩知道一定要把自己连长背到白大夫那里,尽管徐连长快要死了。
  
  
分享到:
  • 上一篇:二狗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