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最后的任务

时间:2017-04-06 来源:原创 作者:周家三少爷 阅读:9
   2024年3月清晨,万物还没苏醒我们却整装待发了。飞机的轰鸣声让我们时刻保持清醒着。
“这次的任务只需成功不许失败,这关系着我们的整个国家的安危,听明白了吗?”
说话的这是我们队长,代号:少校。因为冷酷而不说话每次下命令出任务总是那么干脆果断。
说了半天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周宇,我是第一突击手,因为我的父亲是个企业家,所以他们都叫我大少自然而然我的代号就成了大少,然而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坐在我左侧的是我的搭档,爆破专家钢铁,一身发达的肌肉,并且总喜欢近距离看爆炸所以叫他钢铁。
坐在我对面的是我们鹰小队的最重要的成员狙击手鹰眼,有他在我们身后几乎是比穿了防弹背心还安心。
最后一位坐在队长身边的是一位女队员,代号玫瑰。因为她冷的外表和残忍的手段,加上高颜值在配上短发几乎没人能不被征服。她还有一个特殊身份就是她还是队长的妹妹。也是我暗恋的女神。
“少校,我们马上到达预定地点,因为特殊原因你们只能徒步到达。”这位是机长,曾经的王牌战机飞行员,一个人歼灭67架战机毫发无损返航。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出任务,等我们完成任务返航后也和我们一起退伍。
“好,我知道了。”队长看了下手上的终端。
“现在我们距离目标所在区域还有13公里,因为敌人设立防空装置我们不能直接空降到预定地点,现在我们就要空降并徒步13公里到达目的地并完成任务,你们有没有信心?”
所有队员都沉默了,徒步13公里,还要面对百十号的敌人,在全身而退逗我玩呢!
“如果你们没信心,我们将立即返航,换其他特战队来。”队长这话是故意气我们的,他知道,如果连我们鹰小队都无法完成的任务,其他队上来只能是送死。
“保证完成任务。”我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准备空降。”队长起身走到机舱口,按下旋钮,舱门缓缓打开。
我做为第一突击手必须第一个下去,虽然我最怕跳伞但是在女神面前我不能退缩。紧接着的是我的女神玫瑰,她是担任火力支援的,所以她必须在我下去之后就下去。
我鼓起勇气跳了下去,预计高度准备打开伞。
“大少,为何还不开伞?”队长在对讲机里嘶吼。
“队长我的伞包出现问题无法打开。”此事的我心里一团乱麻,因为这下面不是海,真的摔下去必死无疑。
“快打开备用伞。”队长在空中做着指挥。
“备用伞也无法使用。”这让我的紧张到达了极限,我将面临的是别无选择的死亡。
“玫瑰,你要干嘛!”听到对讲机里的声音我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玫瑰解开自己的降落伞像我俯冲过来。
“把手给我,快点,不想死就把手给我!”她说话依旧那么冷冰冰。但此时我的心却觉得她没那么冷,反而有股暖。
“发什么呆,你想死我不想!”玫瑰双手抱着我。开伞的拉环在她的胸前,在这种时候我不能在犹豫了。
伞打开了,下降速度变慢了,我的心也终于定了下来。
“流氓,你的头离我远点。不然等我下去,把你头扭下来。”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头靠在了她的私密处。赶紧仰着脖子离她远点。
安全着陆了,大伙儿收拾这各自的伞包。
“大家收拾好后赶紧出发,我们的任务时间只有8小时。”
以我为头的搜索队形前进,鹰眼在最后,他是我们重要的保护对象,有他在即使一个坦克连我们都不怕。
“队长,就这样的速度,2小时能到达吗任务地点吗?”钢铁满脸的不悦。
队长没有做出回答。继续看着终端。
“隐蔽,有情况!”我向后做了个隐蔽的手势。
“在我们前方有一队巡逻兵,人员6人,一个加强特战队编制啊!”我调侃道。
“少嬉皮笑脸,我们在执行任务呢。”被玫瑰这句话说的我整个人不好意思了。
“准备战斗,任务抢夺他们的车辆,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他们。”
“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有队友都装上了消声器。
“鹰眼,你负责清理外围。大少和我突击,玫瑰和钢铁负责掩护支援,防止其他巡逻队发现。”
按照队长的布置的任务,我们分头行动,由鹰眼发起攻击。
然而我们并没有受到很强的抵抗,显然这群匪徒都是乌合之众。
战斗在几十秒后结束。
“快上车,我们要在天亮前赶到预定地点和线人接头。”
队长一个箭步上了车,我们陆续的钻进了车棚。
“蓝鸟小队,报告你们那里的情况。”
我们被突然传来的声音惊到了,这该怎么办。
“我们这里一切正常。”我拿起对讲机就回复。
“你们队长呢?刚才的枪声怎么回事?”对方很快听出不是队长的声音。
“我们队长方便去了。我们刚才在打野兔子。”我吓得一身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哦,是这样啊,你们小心点,别让人家抹了脖子。A国的突击队不是吃素的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出现。以后不许乱开枪,否则真有突击队你们早就成尸体了。”
“好的!”听到这我们不由得一笑。这只是对手给我们的一剂定心丸。
“队长,我就说没事吧,你看他们还是很怕我们的。”我大言不惭的说着。
队长没理我专心的开着车。一路上比我们预计的顺利多了没碰到任何的巡逻队,这让我们感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我们到达了接头地点。队长吹着接头暗号。没一会儿便传来回复。确认是自己人后我们将车藏好进入了林子。
“你好,我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我是少校。”
“久仰久仰,我是林波,你们的接引人。”
“这是你们这次的目标,距离他你们还有5公里要走,这次只能徒步,而且暗哨特别多。你们要多加小心。”说完将一份地图传到我们的终端上。
“大家都听好了,我们现在的要往敌人的心脏出发。前面危机四伏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我们小声点的回答着。
“大少,你带头搜索前进。”
这次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任务我心里想着,所以比平常更用心。
“原地休息。补充一下能量和水。”队长下了休息的命令,我站第一班岗。
“十分钟后,钢铁去换大少。”
我看了一下时间,正好六点了。一晚上没睡,现在这种紧张的时刻让我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不觉间十分钟过去了。
就在钢铁朝我走来时我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趴下!”我小声的在对讲机里说到。
钢铁顺势趴下。“嗖”的一声,一颗子弹在原本钢铁的位置身后的树上留下了一个弹孔。
我转身朝着子弹飞过来的位置就是一枪。绿色的草地里一滩红色的液体流出。
“安全。”我像钢铁示意。
钢铁小心的靠近。
“看看尸体上有什么有用的情报。”除了一把枪和一点干粮水之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队长,我是大少,我们可能暴露了。”
我给队长汇报了我们的情况。
“现在你和钢铁向我这边靠拢。”队长心里在计划着什么。
如果真的暴露了这次我们的任务真的只有九死一生了。
“现在我们与总部也无法联系,只能靠自己了。你们是我培养过的最出色的战士......”
这是队长第一次夸我们,我们都知道,这次任务的危险性,也知道队长的用意。
作为人民子弟兵随时都要做好为保护人民安全做出牺牲的准备。
“出发。”在队长的命令下我们继续前行。
这次是队长为头的搜索队形,我殿后。
“停止前进。”我突然说道。
“大少,你要搞什么,现在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队长,我们已经误入雷区了。”
“你怎么知道。”所有人都看向我。
“因为我踩到雷了。”我此刻汗流不止。
“别动,按原路返回。我留下来排雷。”队长比任何人都要紧张,他要做的就是安全的把我们带来并且安全的带回去。
“钢铁把排雷的工具给我留下。”
所有按队长的说的原路返回,在我周围警戒。
“现在我要开始排雷了,你别乱动,你要一动死的就是我们两个。”
“队长,你走吧,任务要紧。”我不想因为我一个人而耽误整个任务的进程,或许因为我一个人而错失最好的时机。
“费什么话,我不会丢下任何一个队友的。”队长的话让我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哭什么,娘们儿唧唧的!”
队长小心的抛开四周的土,把刀插地上站起来。
“好玩是吗?你自己看看脚下踩的是什么。”队长一脸的愤怒。
我缓缓的抬起脚,然而并没有炸。原来是虚惊一场。我终于可以送一口气了。
“所有人继续前进。”我们跟着队长继续往前走。
穿过丛林是一片沼泽地。一股腐臭刺激着我们的鼻腔。比在特战基地训练时还让人无法忍受。
“目标位置就位于我们前方。”队长指了指前面的隐约能见得房屋。
“大家准备过沼泽。”队长边说边向丛林走去。
拿出匕首将树枝砍去除杂枝就留主干。
“队长你这样子真像个老头。”我不禁的调侃了队长一下。
“你废话咋那么多,还不快去准备。”队长不耐烦的看着我。
这一路上被我唠叨的队长够烦的了。我也只不过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钢铁你先去探路我随后,玫瑰在我后面,大少你殿后。”
“为什么又是我?”我心里很不爽但没办法队长的命令还是要执行。
“因为你够机灵。”我正埋头不高兴玫瑰冲我笑着说。
这是她第一次对我笑,笑起来更美了。
“小心!”嗖嗖嗖~一梭子弹从玫瑰身旁射过。我一把拉过来卧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我压在玫瑰身上,第一次亲密接触就是鼻子碰在一起,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欣赏她那精致的五官。
“咳咳~你可以起来了吧!”钢铁在一旁示意。
玫瑰的脸一下红了,这也是她第一次与异性这样接触。
场面一度尴尬。
“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刚才是敌人的一波试射,待会儿过沼泽要小心。”队长的眼睛一直盯着四周,怕再出什么异状。
我拍拍鹰眼的肩膀示意继续前进。
“鹰眼,前方两点位置有个哨塔。”
“收到。”
“10点位置还有。”
“交给我吧!”我抢先回答。
“鹰眼你负责2点我负责10点位置。”
鹰眼向我做了个OK。
嗖嗖,两枪同时发出,没有惊动任何人。
解决掉之后继续向前,意外在此刻发生了。
“队长,鹰眼陷进沼泽了。”
“钢铁玫瑰警戒,我和大少救人。”
我将木棍递给鹰眼此时的他双腿已经没入沼泽。
“一二三,用力拉......”
“看样子两个人不行,玫瑰你继续警戒我去帮忙。”在一旁警戒的钢铁看不下去了,在这里耗下去大家都会有危险。
“快,我们一起拉!”
鹰眼慢慢从泥潭里一点一点的被拉出来。
“我们继续前进,自己多加注意。”队长甩下一句话。
鹰眼点点头。此时的天开始下起了小雨让原本难走的沼泽地更加的泥泞。
“前面就快出沼泽了。”队长松了一口气。
“现在我们距离任务还有5个小时。我们抓紧时间休息。”
队长拿出水壶喝了口水。
“我们现在分配一下任务。”打开终端在终端上指点着。
“我们的任务是活捉刘海全。带着他不可能从原路返回。”
队长说到这停顿了一下。看向了我。
“大少,你的任务是摧毁掉敌人的防空设施,保证咱们的直升机能安全抵达并完成任务。”
“是。”我知道我的任务决定了我们小队所有人的生死这已经不是任务完不完成是必须要完成的是了。
“钢铁,你负责去偷袭他们的通讯中心,想方设法与指挥部联系。”
队长一次下达作战任务。鹰眼和玫瑰被安排在一起,狙击手的鹰眼失去了重火力支援就是活靶子。所以他们必须一起行动。
“现在对时间,距离目标任务出现还有4小时,我们的撤离时间只有30分钟。”
队长计算着时间,对于我来说这次任务摧毁比较容易,但是同时摧毁两座防空设施而且两地相距甚远把我难住了。
队长起身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大少,我知道你这次任务最重,我想你也知道你这次的任务关系到我们整个行动,我更知道你压力很大。”如果现在不是战时我很想抽根烟。
“队长你别说了,我知道,我一定会完成好任务的。”我虽然这么说着但心里很没底。
“喂,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玫瑰结结巴巴。
“哦,没什么应该的。”被她这么一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你是不是喜欢我?”玫瑰的脸红的发烫。
“我,我,我那个,你听谁说的。”我的脸也开始发红了。
“哦,我还以为是真的呢。”失望写在了她脸上。
“那个人说的没错。”我不想她难过,只能说出来了。
“其实,我也喜欢你。”说完就跑了,留我一人在风中凌乱。
还没等我回过神对讲机里传来队长的声音。
“准备行动。”
拿起装备就小心的往防空塔靠近。
楼下两人,有一定视觉死角,等他们离远了再逐个解决我心里这样想着。
将匕首掏出将其一名割喉。鲜血涌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在绕到另一人背后捂住其口鼻用同样的手法将他解决。
蹑手蹑脚来到二楼,房间内有多人,坐在监控前。
“大哥,你说我们在这又没有人泄密,A国军方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在这。”一个小弟不停抱怨。
“让你盯着就盯着,总有用的,在TM废话老子第一个崩了你。”
刀疤男怒斥一番。
“我去上个厕所你帮我盯会儿。”
绿毛马仔走出房间待他关好门之后我将他一击击晕。
“大少,我是钢铁,收到回话完毕。”
正在处理尸体的我听到钢铁的呼叫加快了速度。
“收到钢铁,完毕。”急忙回复
“你那边怎么样了。”听到钢铁的话我就知道他那边解决了。
“马上就好,你和指挥部取得联系了吗?”
“你猜猜?”一个猥琐的声音传来。
“你们两别闹了赶紧办正事。”听到队长的话我们都能猜到队长表情。
我走到门前轻轻转动门锁,顺势掏出一枚闪光震撼弹,投了出去。
“啊!我的眼睛。”听到一声惨叫我破门而入,逐个被我点名。
我通过他们的防空通讯修改了防空导弹密码。
“队长,任务完成。”
“你是不是傻!,他们两个防空设定是独立的。”
刚想沾沾自喜却被当头一盆冷水。
我使劲的像另一边奔跑。
“鹰眼,请求协助,完毕。”
“鹰眼收到,完毕。”
我和队长的通话鹰眼能听到,所以我说完他就知道怎么做。
“大少,一楼障碍以清除完毕。”
“收到,完毕。”我顺势走到二楼,和刚才一样小心的窥探情况。
“别动,把手举起来。”当我看到里面没人时我就猜到了,这是个陷阱。
“告诉你的队友说全都弄好了。”我的脑袋被枪顶着威胁到。
“你做梦吧!”话音刚落被狠狠地甩了一击耳光。
我顺势夺过他的手枪将他制服。
“哈哈,你们跑不掉的。”匪徒脸贴着地肆虐的狂笑。
“队长,我是大少,我有情况跟你报告。”我急忙与队长联系。
不管怎么呼叫都联系不上。
“指挥部,指挥部,这里是鹰小队,请求支援。”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与指挥部取得联系。
“我是指挥部,请报告你的方位。”
“XXX.XXX.XXX。”
“已派出增援......”终端显示几个字通讯中断。
嗒嗒嗒!一阵脚步声传来。既来之则安之,我对自己说。
门被踢开,一堆人涌了进来。先进门的一个个倒在了地上。
人越来越多,手上的武器开始烫熟了,枪管一直密集射击过热了。
一个人无论多厉害都不可能坚持多久。只剩下一个烟雾弹,毫不犹豫的扔了出去。
用枪托敲破玻璃一跃而下。下面是一片泥地,所幸没受伤跑到最近的山里躲了起来。
面对数以百倍的敌人面对面硬拼肯定是自取灭亡。其余四人的生命信号还有说明只是被囚禁了。
我顺着标记讯号找到了他们被困的位置,周围的匪徒很多没办法接近。
隆隆的飞机轰鸣声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快,A国的救援部队到了快去阻止他们,留几个人在这看着。”换一个貌似是头头的人指挥着。
“队长,救援到了!”钢铁对少校说着。
“丢不丢人,最优秀的特战小队还要人来救!”
嗖~一个五连射,五个马仔全都倒地。
“玫瑰你没事吧?”我将笼子打开拉着玫瑰的手顺手捡起地上的武器丢了过去。
“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我对着队友们说着。
“哦?是真的吗?”
“刘海全!”队长随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然而当队长说完那三个字,一颗子弹贯穿了队长的身体。
“你们想抓我,先问问我的兄弟。”说着拿着枪的手挥了挥。
一个人从后面慢慢走出来。
“林波!你这个叛徒!”玫瑰气的直咬牙,有冲过去的冲动被我拉住了。
“呦呦呦,小妞火气挺大嘛。”说着刘海全缓缓从楼梯下来走到玫瑰面前。
我一把将玫瑰拉到我身后。
“有什么事冲我来。”刘海全笑笑没说话。
一枪顶着我的眉心“你装什么英雄啊!会死人的小朋友。”
此刻的我什么都不想了,只要能保护自己爱的人,人都是自私的,在生死存亡的时候我不是不怕死我是有更值得我要去守护的人为了她我可以去死。
我整个人往地上一滩,以为这就是死,然而只是从背后被人打晕了。
“把他们全都带回去,我们就等着特战基地的其他人来救他们吧。”一震的狂笑声在荡漾。
指挥部里也是忙做一团。
“旅长,对方使用了信号干扰我们没办法与他们取得联系,刚收到消息,我们的线人被收买了。”报告的中校站在那里不说话低着头。
旅长缓缓的站起来抽了口烟。
“我相信他们可以的。”中校在旁边愣是没明白。
面对这突如奇来的变故让指挥部的所有人都变得分外的忙碌。
“中校,要不要派其他的部队去?”一个少尉问道。
面对严刑拷打,他们依旧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说。
“你是他们里面唯一的女士,我就从你下手。”独眼对着笼子里的玫瑰邪恶的笑着。
“把她给我拉出来,我爽完了你们爽。”所有的小喽啰都在一个劲的笑。
此时的我昏昏沉沉的醒来。
“畜生,放开她,有种冲我来。”当我醒来时看到独眼正在解裤腰带我的愤怒到达了极点。
“冲你?你以为老子是Gay啊!”独眼提起裤子朝我走来。用手在我脸上拍了拍。
“小子睡得挺香啊,现在才醒。”不屑的看着我。
“怎么?看着自己的女人要被糟蹋心里不是滋味是吗?”他的笑声更加疯狂了。
“吵什么?打扰老子睡觉。”刘海全从里屋走了出来。
独眼看到他毕恭毕敬的上前鞍前马后。
“老大,我是想把那个女人弄您那让您爽爽。”说完汗珠如珍珠般往下掉。
刘海全上去就一巴掌“你TM疯啦,那女的那么虎,你TM想害死我是不是。?不过呢还有几分姿色。”猥琐的表情再次显露出来。
“哟,你醒啦,你看看天都黑了!这一觉睡得舒服吧。”刘海全看了一下水牢。
“这样吧我们玩个游戏,你赢了我就放了你,你输了就西游了,怎么样?”他蹲在水牢上。
“来人,把那个男的和那个壮的都带出来。”说完我和钢铁被拉出了水牢。
“大少,钢铁。”里面只剩下鹰眼。
“万玩一个老游戏,俄罗斯轮盘枪,你们只有一个人能活,这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刘海全将一把左轮里塞入一颗子弹,打乱顺序后放在我手里。
“我先来,如果我死了,帮我好好照顾玫瑰。”说完我扣动了板机。
“轮到我了。”枪被拿到钢铁手里他连续扣了两枪被抢了回来还挨了一拳。
“都说了一人一枪就那么想死吗?”独眼把枪塞到我里。
“钢铁认识你真好!”我用眼神和钢铁交流着:待会儿别对着自己角度偏斜一点。
这一枪依旧是空的,现在只有两枪机会了。
钢铁照着我说的做了可惜还是空的。
“我就说那个人是我吧。”我给钢铁发送着消息:准备行动。
板机扣动了,子弹射穿了独眼的身体,我借机夺下我身后马仔的枪并用刺刀隔开了绳子。
我和钢铁两人将几个马仔收拾后鹰眼救出。
“拿上武器我们去救玫瑰。”还没等鹰眼说完我就先跑向内屋。
“放开她,不然我就开枪了。”此时刘海全抓住玫瑰的脖子用枪顶着她的太阳穴双方对峙谁也不让谁。
“你把枪放下否则我让你的心上人去西游。”他继续威胁着我。
找准时机玫瑰对着他的腹部一个肘击逃脱了,就在这时刘海全对着我扣动了板机,钢铁将我一把推开。鹰眼一枪将他枪击落,我冲上前将他摁在地上。
“钢铁?你怎么样了。”鹰眼抱着钢铁,嘴里的血往外涌,伤口怎么堵也堵不住。
“玫瑰快给钢铁做急救。”鹰眼对着玫瑰吼着。
“没用的,别,别浪费了,赶紧,离开这里,我刚才和指挥部取得联系,直升机马上就到了,我以为,我能躲过刚才的,子弹,看来太强壮也,不是好事。”钢铁用最后的力气说完了这段话。
“钢铁走,咱们回家了!”鹰眼背起钢铁,我将刘海全的手靠住交给玫瑰,背起了队长的尸体。
“队长,我们回家了。”说着泪下来了,走到门口一窝蜂的马仔挤了进来我们只能躲在屋里还击。
马仔被我们打退了一波又一波。可还是跟发疯似的往前冲。
“你们走不掉的。”刘海全的话彻底让我们愤怒了。
“趴下!”鹰眼对我大叫了一声。我还没反应过来他挡在了我的身前。
我再一次被我的队友救了,然而我也又失去了我一个出生入死的战友。
他的脸被队友的血染红了,他此刻的心理是五味杂陈。
本来五个人活奔乱跳的出来,最后只剩下自己和玫瑰,已经有一个人为了救自己而牺牲了,现在鹰眼也为了救我而牺牲了。巨大的压力压得我无法呼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周宇,你清醒点,不要再犯傻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的将任务完成,才能对他起他们。”玫瑰一直摇晃着我渐渐的我回过神。
“玫瑰我做诱饵你待会儿寻找机会逃走......”还没说完,玫瑰打了我一巴掌。
“发什么神经,你以为你是超人吗?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还要闹哪样?”玫瑰再也不想看到队友牺牲了,特别是这个自己爱的人。
“只有这样你才能活下去!”我拼命的劝说着。
屋外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枪声。
“来了,他们终于来了。”在我们几乎弹尽粮绝的时候救援队终于赶到了。
“队长,鹰眼,钢铁,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我对着他们三人的尸体留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眼泪。
我和玫瑰回到了基地,我因为无组织无纪律被开除军籍,而玫瑰也因为我的原因自愿放弃了继续留在部队。
后来玫瑰一直在寻找我,而我又有什么脸面再去见她,是我害死了我自己生死战友。
突然有一天玫瑰发来了一条短信:我要结婚了,我曾以为我的新郎会是你,可我没想到你是个胆小鬼。如果你真的爱我明天就来抢走我......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