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三月走了风留下

时间:2017-04-04 来源:原创 作者:大山无影 阅读:9
    匆匆而过的三月,留下一缕回忆在河流,徐徐地潋滟着春光。三月里的风还未远去,拾取了一顶顶可爱的花花绿绿的草帽扣在细嫩的脑袋上,或者顽皮的旋转,或者遽尔打着唿哨远去。不仅仅如此,它还悄悄地给自己取了一个美妙的名字,四月的风。难不成四月的风就会更美丽?更加多情如诗歌?又或者是更加调皮地将绿叶们都拽了出来,荡着疯狂的秋千吧!
  
  风依然是原来的风,只不过是它没有理由留下罢了,只好将自己的名字改了,任性地在春天里逃税似的飞来飞去,将漫天的飞红都感染了,跳出家门不舍地落下枝头,飞红们是游子,愿意四海为家,不愿意在泥土里埋葬自己的青春岁月,那是多么郁闷和枯燥无味啊!它们一片片地唱着莫名而伤感的歌谣,揉碎万千芬芳在飘摇中,丝丝缕缕地渲染着不冷也不会天黑的味道。路过的蜜蜂停驻脚步,凝望多时渐渐醉去,忘记归程;蝴蝶也醉了,静止斑斓的翅翼,忘记自己是风儿一朵;云儿醉了,书法狂草了起来,黑的红的舞蹈让文字都感觉出了莫名奇妙。
  
  三月走了,留下了满地的伤感,就连小路都斑驳出了红绿相间的流年落叶来。四月来了,风将伤感加上了一些绿油油的果酱,想必是哈密瓜味道的吧!那么酸酸甜甜的滋味,春雨品尝了一遍又一遍的,总舍不得离去。干脆来了个烟雨江南滴答滴,婆娑影子雾重重。风唱着那悦耳的歌谣,将油菜花的蕊儿都翻卷开来,大声呼喊:春天的花儿数油菜花儿最艳丽,它们是金子,你们快来看啊!说着说着就在花朵上荡着秋千打着滚儿,那个样子不像是夸奖油菜花,倒是希望花瓣凋零四散,阡陌成金,一副辣手吹花的样子。四月的雨是风的最佳搭档,它明白了风儿鬼鬼祟祟的企图,便加入了阵营里在油菜花的嫩柄里崇拜着,徜徉着。先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这样才可以保证它的护花使者光环依然在头顶之上。渐渐地,它不再是那么文质彬彬了,而是土匪下山似的,在风的蛊惑下左冲右撞,拉着花瓣的裙角在吟咏歌唱,一边还用冰冷的手指敲着风的臂膀说着,这不是我呵!不是我!是怪异的风在请我们舞蹈。
  
  花儿,纷纷凋零成一行行的诗,用押韵的音节伴奏,那么轻盈自在一路行走,一路欢唱,仿佛在说,花落是自然,失去才永恒,这算得了什么。
  
  为何会有一些莫名的伤感,那阡陌上的花儿就这样迷乱在脚下了么?虽然不曾呻吟,更不会叹息。为何我的心会痛呢?眼光里,这些芬芳的精灵都应该在幼嫩的枝条上,活跃着笑脸,而不是将衣服弄脏了紧紧地贴在泥土里,就是那种脏脏的样子啊!用纤纤十指拾起毫无重量的轻衣,抚摸着苍凉的骨干,指尖触摸着丝滑的灵魂有一份淡淡的忧伤。轻轻剥离它们的无力的污泥,它们依然清凉而富有美感,透明的是久远的空灵,每一片空灵里都游丝着线状的血液,感染着我的眼睛,像闪电一般直达我的内心深处的那份柔软,脚步不由迟疑了。我想,它们渴望能在昨天的日记里飞舞,可惜今天的扉页已经在风雨的催促下翻开了。是否太早?应该是吧!冰冷的春雨坠落了花瓣之衣,毫无悬念地终结了昨日的快乐了。
  
  阳光是昨天来的,今日走了,是风加雨驱赶而去。看,风雨笼罩了江南的白天,淅沥沥沥下个不停,相信这个雨会将大地的旮旯塞满,再也找不到一缕飞絮的干燥之所。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大地上的生灵忽然都厌烦下雨了。到处都是湿的,草儿挂着泪委屈不停地喊停:我的头发湿了,我的衣服湿了,还有我的梦都淋湿了。树枝无奈地在抖落风湿,弯曲变形着关节颤抖着叹息:到处都是湿的,我该站在什么地方呢?云朵都分不清自己的屋檐与别人的屋檐界限在何处,吵嚷出轰鸣来:到处都是湿的,不带这么玩的。泥巴地里贮存了一洼洼的悲伤,等待着烘烤的阳光,似乎等了半个世纪。难道一直都会下雨么?阳光走了,一定会来的。这是人间的四月天,多变的时空。昨天是艳阳高照,今日是淫雨霏霏,明日别说你不会天晴。许多的细胞都发霉了,发出七彩的炫光来,它们在蓊郁着什么?而是等待着暖融融的光线将一切都收了去,犹如拾破烂一般。剩余的花瓣们牢牢地拽着枝头,相信自己不会落下去的,哪怕风雨强大。这些香之骄子无限深情地点燃了蓝天的眼睛,撇去一把把的汗水,就是不愿意流下一滴泪。它们想让白天驻足迷恋多一分一秒。黑夜就会迟迟不来打搅它们的清闲了。君不知白昼的时光长了许多,而晚间的睡梦是那么不安稳么?这就是陌上花的浓浓深情,交叉在古朴的乡间田野上。这些风景是如此遥远,如同旷古的山头被风吹来似的,吹出了泛黄的彩;风景又是如此的傍身,每天的气息都从脚尖眼神到脚跟,缓缓移动都在景色中徘徊。如此美丽迷人的风景在万千的花瓣里笑着,跳着,转动着时光的火焰,咻咻不止着阳光的灵魂。
  
  会天晴的!当雨水吐干净了肠胃的那一刻,再也吐不出来什么的时候,东方的曙光就会从燕子的飞翔的弧线起点处折射出来。会天晴的!当四月的风儿累得连喘气的力气都要向蝴蝶的翅膀借的话,东方的金色就会从梦的眼皮里溢出些许惊喜。会天晴的!当少数的花儿依然没有凋零斜困在枝头喘息的时候,东方的温暖必将姗姗来迟打开吱呀作响的门儿,将天的湛蓝送给它们作为久别的礼物,它们的眼神顿时兴奋起来,疲惫立即烟消云散。
  
  没有什么高兴会抵得过那些惊喜的日子,久雨逢天晴会驱赶心头不快。在霉烂的时光里,衣物都浸泡在酸酸的粘液中,我们都差不多要疯了,家里的玩意们也疯了,墙壁吐出白皙的毛发,电器里都劈啪作响,宠物狗发出不高兴的呜呜之声。我么不要虚伪地说,下雨的日子真好!我们应该大声地喊出来,雨啊你快些回家吧!你的故乡都怀念你啊!在你回去的路途中别忘记给太阳捎一句话啊!我们需要它——天晴。
  
  就这样,雨走了!很不高兴的走了,它头也不回的走了,走之前还发出了狠狠的嚷声:你们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雨返回算不了什么,只要此刻能天晴,我们会将自己的身躯暴露在蓝天之下,让那些无私的温暖抚摸够够,就像是漂流在荒岛中的鲁滨孙,和他一样光着身子般地裸露着自己的灵魂。灵魂是个透明体,阳光一定可以穿透而过,唯独留下暖暖的味道在我们的体内,那是多么惬意而难忘的一秒秒啊!此刻,我不想离开阳光的怀抱,所以徜徉一个下午或者一个上午在河流阡陌上,或者作诗吼歌于鸟语花香里,快乐的脸色悄然悬挂在嘴角,幸福就这样诞生了。
  
  瞅一眼那田埂上的油菜花,它们傲然身姿倒立在蓝天上,金色的花瓣稀稀落落地好比三毛。可是我并没有发觉它们有一丝的黯然神伤,原来它们已经将阴冷的昨天已经忘记了,留下温暖的今天了。
  
  三月走了风留下,带来四月的雨;四月的雨终究会走的,那么将会什么呢?当然是风雨更替着岁月,还有那暖暖的春日啊!
  
  QQ2872168599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