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途径盛放

时间:2017-03-31 来源:原创 作者:木子 阅读:9
    生命是一场途径,遇见是最美的盛放。
  
  当杨姗第一次见到袁炎时,那一瞥并未如小说里所写的惊艳了时光,温暖了岁月。但,那是此生惟一一次的怦然心动。
  
  那年
  
  风吹境夏,我来到京大已是两年,她们说,在大学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逃几次课,挂一次科,交上一两个知心好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才算完美。可是,除了交上一两个知心好友,逃几次课其余的都没有过。
  
  肖琴说我的大学生活太单调乏味,大学四年只能和图书馆的书过完这青春年华时,我还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那些都太肤浅。
  
  肖琴是我大学的几个死党之一,作为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的她,男友交了一个又一个,多次逃课出去参加社团的部门的活动,性格大大咧咧。若是以前,我自己也不会相信我俩会成为有交际线的死党。作为班里的心理委员,我承认是所有班干部里最闲的一个,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秘密与心事也不会只找我倾诉。
  
  那次,刚下晚自习的我从厕所出来,听见隐隐约约的嘤嘤哭声从楼下的石桌上爬着痛哭,看多了鬼片的我第一想法是逃跑,但是听见哭的人骂道“陈瑞,你这个笨蛋,你他妈的人渣......怎么听着像肖琴的声音,可又不太确定。
  
  同为班干部的她,作为文娱委员比我累多了,之前她交了一个体院大三的男友,如胶似漆,这是怎么了?
  
  满心疑惑的我决心下去看看,肖琴失恋,而我恰好遇见,发挥作为心理委员安慰片刻,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的她。原来在爱情面前,再坚强的女生也是一池温柔的水。而我能做的只能安静的倾听,这一次的际遇,让我们成为彼此的暖宝宝。
  
  “姗姗,你在大学再不用心找一个,你以后真心会后悔的。”
  
  肖琴坐在我对面一边翻着张小娴的书一边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我把书微微的合上,凝视着她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大不了以后初恋就是我老公,多好!”
  
  肖琴见我仍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苦口婆心的揶腧道,“那首先你得找到你的初恋在那儿吧,姐姐。”
  
  我扔过一颗牛轧糖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边嚼着边说,“说不定还在哪个美眉身边相互依偎着,管他呢!”肖琴显然被我的爱情观雷到了,不甘心的说:“那你不介意吗?”
  
  我听到这句话,愣了片刻,淡淡的说:“应该是介意的,不过这个年代应该不稀奇了,不是有你们吗,如果以后对不起我,帮我打死她!”
  
  ......
  
  “去死吧!”肖琴把她手中的糖朝我扔过来,我一把接住,冲她眨了眨眼,“谢啦”便撕下有滋有味的吃起来。
  
  肖琴一脸无奈的看着无可救药的我,愤愤的夺过我面前的一大包糖,恶狠狠地吃着。
  
  我再次翻开面前的那本书,开头第一段写道,我不是不寻找,只是没遇见动心的,能让我奋不顾身去爱的,我不愿将就与蹉跎。
  
  第一次见到袁炎是在图书馆的三楼还书时,他在图书馆做兼职,每周二、周四下午都在。当我把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递到他面前时,他正埋头做着英语试卷,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
  
  我敲了敲桌子,小声叫道“同学,我还书。”
  
  他匆匆抬起头把面前的书用仪器扫了下编码,放在一旁的推车上,又埋头做着卷子,动作一气呵成,我不由的抽了抽嘴,这态度,简直了,太爱学习了吧。我在心里诽腹到,慢慢的踏进图书室。
  
  细碎的短发,有一些长至额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白皙的皮肤,让我一下想到了民国时期的文人,这是我第二次见他印象。我正蹲在图书馆挑选书籍时,她正好把学生还的书一一放回书架,当时没发觉他在后面,一起身刚好撞在他的手臂上,他手中的书全砸在我的我的身上,虽然不是很疼,可想到他之前的态度,我莫名的火冒三丈,朝他小声吼道“你没看见这儿有人吗?知不知道砸下来很疼的?”
  
  “对不起,对不起,没料到你突然起来了。”袁炎一个劲的道歉,问我有没有伤到哪儿。
  
  “简直是......算了。”我看见袁炎白皙的皮肤因歉疚,不好意思,涨成了粉红。见他认错还积极,便跺了跺脚,抱着书走了,留下袁炎独自在哪儿忏悔去吧。
  
  11月至12月社团文化艺术节开始了,作为一名大三的学生,本不用再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但乔欣毅然拉着我去报了知识竞赛和一大群大一大二的学弟学妹PK凭借连猜带蒙过了初赛、复赛,而决赛需要分组,我和乔欣,还差一个人由社团自有分配。
  
  这是第三次见到他,此时,黑色的呢子大衣,配上卡其色的围巾,再一次笃定了他在我心中的印象,那民国滥情文人的形象。
  
  “你的伤好了吧?”见面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回他,把头转向一边。
  
  乔欣见我俩这样,一时也分不清状况,只好闭口不说话,尴尬的三人在风中凌乱了几分钟,被主持人的一句话给打破了。
  
  “第五组,乔欣,杨姗,袁炎,你们三人一组可有意见?”
  
  乔欣指了指他,兴奋的说,“你居然和我们一组诶。”
  
  “没问题吧!”主持人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亲切的问道。
  
  “有”
  
  “没有”
  
  两种不同的声音响起,众人望着我俩等待下文。乔欣在中间咳了两声,尴尬的笑了笑,四周鸦雀无声。
  
  主持人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轻况,我望了一眼袁炎,见他云淡风轻的扫了下四周,倏而,与我对视了片刻。我深知不太好,轻轻的朝愣住的主持人说,“没意见了”
  
  主持人打着哈哈,接着便说,“第六祖陈怡、李思慧......”
  
  走出教室,乔欣问我怎么办?哀叹道还有两天就决赛了,我还没准备好呢!
  
  我给了她一记爆栗,“不能输了士气”
  
  乔欣揉了揉脑袋,瞪着我说,“不不不,要不我们弃赛吧。”
  
  “不行!”袁炎在一旁坚定的否定道,望了一眼我俩,继续讲“群里面有题库,我们现在先把它背下来,然后再去百度一些知识的内容。”
  
  我听了,觉得还比较靠谱,立即赞同的点了点头,“嗯,可以可以,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尽力就好。”
  
  乔欣见我难得和袁炎达成一致,立马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袁炎见他的建议得到认同,看着我,露出了微笑,我抬头,那是如春风般的,片刻失神,它可以暖化半个冬季。乔欣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走了,还愣着干嘛?”
  
  “什么?”我回过神,问道。
  
  “再见”乔欣对袁炎挥了挥手。
  
  由于刚刚盯着人家出神,我不好意思地朝袁炎淡淡的点了点头,“再见”
  
  回去的路上,我憋了很久终于向身边的乔欣问了心中的疑问“他叫什么?”
  
  乔欣一脸不可救药的望着我,“我的天,你对人家敌视了半天却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咳咳,”我微红着脸,刚才没听清楚主持人在念什么,也没问过他。”
  
  “袁炎,大三行政管理的”
  
  “嘿嘿,记住了。”我拉着乔欣奔向食堂,经过一上午的折腾,早饿了。
  
  两天里,我常在图书管理遇见他,也许当你用心注意这个人后,无论在哪儿,你都能第一眼认出他来。
  
  “题库背得怎么样了?”
  
  我路过他座位时,袁炎冷不丁的问了一句,我望了望四周安静的人群,确认是在和我说话,转过身,笑呵呵的说,“差不多了。”
  
  “嗯,那就好。”
  
  我抱着书匆匆忙忙的走出三楼图书室,什么时候,自己面对他变得小心翼翼了呢?我想了想也许是在之前盯着人家看,不好意思造成的后遗症。
  
  11月底的冷风呼啸着猛灌进我的衣襟,我拢了拢大衣,快步走回寝室。
  
  第二日的答题有他的积累和我们的死记硬背,一路过关斩将,拿了个第二名。
  
  “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庆祝一下?”乔欣抱着奖杯和证书激动地建议道。
  
  我没意见。
  
  袁炎半响,幽幽的开口道,“晚上,我室友生日,要出去聚餐。”
  
  “这个......那下次吧。”乔欣略带遗憾的说道。
  
  “再见”我气呼呼的拉着乔欣朝食堂方向走。
  
  “哦哦诶,姗姗,别激动!”乔欣被我拉着,一路惨叫。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