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不甘

时间:2017-03-31 来源:原创 作者:金色阳光 阅读:9
    《不甘》一小小说
  
  好长时间,我一直都处在一种焦燥不安之中。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很有理想且也很有才艺之女青年,可是,至今一直在我心仪的领域内无所作为,心有不甘。
  
  上小学的时候,我加入了文艺宣传队,时常参加学校里的文艺演出活动。那个时候,文艺宣传要比上课重要得多,半分马虎不得。但当时,我又是一个各方面都不甘落后的女孩子。别人夸我漂亮,我高兴;若是让人说上一句:可惜成绩不太好时,泪水便立马盈眶,回到家,无论如何也吃不下饭。因此,不管学校有没有布置作业,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拿出书和作业本,边读边写。记忆里,母亲总是高兴地看着我不说一句话,待做好我喜欢吃的芝麻叶面条时,温柔地说:"乖,先去吃饭。"
  
  那时父亲在外工作,不常回家。有一天中午,我正趴在院子里的水缸上顶着烈日写作业,不曾想父亲带着一个同事回来。因为被太阳晒得眼睛冒金星,没看淸是谁,只听一声呼喊:"呀,你闺女好用功啊!"我十分的不好意思,拿起作业本跑了,吃饭的时候也没敢进屋。
  
  我的家住在学校附近,父母和老师非常熟悉。他们见面说的最多的话题就是关于我和我在学校里的状况。
  
  那个时候也许是年龄小的原因,不知道害怕是什么。老师让我在全校师生面前唱歌我就唱歌,让我唱戏我就唱戏,让我批判谁,我就按照他们的意思去批判谁。所以,结果是,我的父母,觉得在老师面前很有面子,时常做件花衣裳来奖励我。一般来说,那时候想穿新衣服必须等到过春节。但是,记得有一回因为文艺演出放在了元旦前,我母亲便把准备春节给我穿的新衣服拿出来让我穿了,春节时又给我做了一件,让我高兴了一学期。
  
  母亲宠我,父亲更宠我。每次父亲回家,都会问我:"乖,你想要什么?"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的是小人书,一本的价钱一般在两毛钱左右。每次我给父亲去买香烟,他老是把剩下的钱给我,说:"拿去买画册吧。"
  
  所以,小校毕业的时候,我攒了一箱子的小人书,宝贝疙瘩似的藏着。
  
  我上初中的时候国家恢复了高招制度。于是,学校废除了和学习不相干的活动,让学生全力以赴地学习。到了高中,连体育课都给取消了。我和同学们整天坐在教室里,看呀,背呀,写呀,也不知道那时的作业怎么那么多,老是写不完。不过,和同学们不同的是,自习课时,我会抽出一点时间看大部头小说,那书比课本更宝贝,谁也不借,还用报纸把书皮给包了,唯恐弄烂了。一般的情况下,我的控制力还是很强的,四十五分钟的自习课,我看小说的时间也就占二十多分钟。不过,也有把不住的时候。就有那么七八回,自习的时间悄然而过,正经的上课时间也没刹住车,结果,我那心肝宝贝般的书就被老师收走了,要了几次都没有要回来。最后,听说老师还没看完,再以后,其它的老师也想看。结果,辗转了半学期,那书才回到我的手里,已破破烂烂了。
  
  我感觉,看课外书最终对我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是,占用了学习相当一部分时间,所以,我的各门功课都在中等以下,没有一门优秀;二是,我的作文水平有所提高了。语文课时,老师经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读我的作文。当我听到后面的同学叫嚷:"老师,这是谁的大作呀?"我很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谁曾想高中二年级的下学期,学校给我们班换了班主任。新老师来的第一天,客客气气地给大家定了几条铁的纪律,然后放学的时候,客气地把我请到他的办公室,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地和我谈心:"你不觉得你目前的成绩会给你爸丢人吗?!"我吃了一惊:我爸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话呀?他看我一脸不解的表情,黑着脸说:"以后,不准你上课再看小说,期末考试,在班里拿不到前几名,我要公开批评你!"
  
  这样的话语就像惊雷,把我炸晕了。于是乎,我乖乖地把小说收拾了起来,乖乖地上课注意听讲,乖乖地购买辅导资料,乖乖地做那些课里课外的作业。还好,升三级的时候在班里排名第五,勉强没被全班批评。最后我知道这个和我"有仇"的老师原来是我爸的一个远房老表。嘁!
  
  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这样一种说法:男孩子再调皮捣蛋、学习成绩再不好,到了高中成绩就会飞速上升;女孩子再用功,学习成绩再好,高中二年级以后就会赶不上男孩子。我不知道他们这个结论是个什么样的依据。不过,从我的身上来看,这个结论还是正确的。因为,我平时考试成绩都很好,但是,考大学时不行了。悲哀之余也不得不认命,上了一个专科学校。不过,好在我参加工作后还有上进的心,自学研修了个本科学历,聊以慰藉那份忿忿不平的心。但是,终究没有在我喜欢的文学领域里有所建树,心有不甘,所以,近段时间我越来越焦躁不安,好像做了天大的亏心事一般。
  
  从我参加工作至今,能力虽然受到一些人的肯定,但感觉令我骄傲的还是自己的文化素养,要比一般人高出一些。虽然不才,本人也能利用文笔为单位争得了一些荣誉,获得过几本有关的证书。于是,我自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在文学领域一展风采,对热评的话本不屑一顾、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没事的时候我也会幻想自己总有一天会阴差阳错地脑洞大开、文如泉涌地写出来两部了不起的书供世人瞻仰,千秋万世的。于是,雄心壮志,跃跃欲试。业余时间,我放弃了与红颜知己的约会,放弃了游山玩水的机会,放弃了品格优雅丶富丽华贵的山珍海味,孜孜不倦地去描绘心中的那本蓝图。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捣鼓出了一个小产品,喜孜孜地发到网上供人们瞻仰。不料,一个伸着调皮舌头的网友占据了我一楼的沙发,给我留了言,我看到那留言,竞如寒冬之水倾顶而下,令本大神浑身原是一百二十度之炙热,瞬间冷却至零下八十度之寒冷。我恨恨地咒骂那个小没有良心、不知人间烟火为何物的清新蛋子:毛还没长全,怎的有资格说我是百十年前的老古董?须知我吃的盐比你见的米还多,我走过的路比你过的桥还多,我,我,云云。我拿定主意,正要把这些话回复过去,从客厅里传来我那调皮儿子的声音:"我的老妈,你写的东西我都不愿看,更别说其他的人了。给你留言,以示批评,还请您笑纳。哈哈。"话还没有说完,他撒丫子就跑,唯恐我那温柔之手落到他的屁股之上。看着嘻笑着远去的儿子,我感觉到心里一朵盛开的鲜花正在枯萎。又想了想儿子的话,也有道理。算了,由他去吧,大不了我把那些网上排名靠前的东东都浏览浏览,也许能从中寻得蛛丝马迹,从而钩出自己华丽且清爽的情绪,不经意间让那些小鲜们大呼好吃也说不定。
  
  嗯,就这么定了。
  
  转瞬五年了,我还畅游在网文里不能自拔。情动之时,以诗歌记之,也十分的有趣。
  
  哈哈
  
  
分享到:
  • 上一篇:碰瓷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