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遇见幸福之我给不了

时间:2017-03-24 来源:原创首发晋江 作者:夜七尘 阅读:9
    向伟敲着门没人开继续敲,后面改成喊的“濮小溪开门。”本来想着以前的事被向伟这么一叫缓过神来。“濮小溪开门。在吗?”濮小溪打开门就看着他“什么事?”“不请我进去坐坐。”“不必了,说事儿。”濮小溪头靠着门边盯着他躲闪的眼睛,向伟都没敢看她“我们结婚吧。”濮小溪看着他良久也不说话,等了些时候的向伟抬头对上她的眸子。“你是喜欢还是爱慕,你自己都不够笃信还说这种话。为了于诺你可是什么都肯干呐。她就那么确信我不会答应。”向伟的眼睛闪了闪“骗你的,那么紧张干嘛?以后没事就不要见了,把那一点点的好感收起来,就连陌生人也得留点儿好印象不是。”
  
  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他们在无瓜葛,向伟只是想试试,试过之后呢?没有之后。他只是听说于诺与那个人要离开这里,向伟突然的就想结婚了,那种态度随便到好像只要是人就可以。无疑濮小溪是最佳人选,就算不谈爱做老婆她是很适合的。
  
  濮小溪刚出社会那会儿觉得他比别人干净,还有就是他执着,上进长相好。那个时候濮小溪主要是看脸的。她觉得一定要找个自己喜欢的,那不然怎么过,得多膈应。多牺牲一些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认识向伟的时候,那个时候向伟在追于诺。于诺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对于诺期望自然很高,可她偏偏喜欢了一个街头混混。与其说街头混混不如说是无业游民。父母都很失望但也无可奈何,于诺想好的事五头牛都拉不回来。
  
  向伟的举动于诺都看在眼里,但那说明不了什么。“向伟,他其实没有什么好的,没有学历,没有家室,长得也不是多好看。”于诺撩起自己的头发“你看,所有人都是你这种表情,我怕极了,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他凑上来讲:有点丑。那个时候我就记住他了。哪怕分开都是明明白白,我不想爱上借口,它会伤得我再也爬不起来。”“我不介意。”于诺留给向伟缥缈的背影“我介意。”
  
  向伟对于濮小溪的回答没有高兴没有不高兴,但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濮小溪对于向伟的反应没有反应,喜欢和有好感是真的,如果谈到爱,他们谁都不知道把自己应该放到哪里。年轻便是这点好处,大家都能肆意,所有人都能尽兴,欢喜和是非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我多想要啊,但它是别人的买都买不来。
  
  向伟在濮小溪的爱情里是没有深意更适合坐聊客,濮小溪在向伟的爱情里就是你挺好的也只是挺好的。我们各不相关,我们相关不是爱情。
  
  后来他们真的做了聊客,一起去了于诺的婚礼,他们在昏暗的楼道坐着濮小溪看着他“你看起来像一个小老头。”然后谁都没有说话很长一段沉寂,沉寂到夜看不清什么。向伟说“我快要死了。”那得多爱一个人,向伟一定爱极了于诺。相逢就是这样,我们都不轻易,还没抓住什么已经走到到了结局。
  
  向伟背了一个包装得满满当当的望着机场来往的人流,看着飞机的起落。他忽的转身“濮小溪我们抱一个吧。”随即张开他的双手。“没有什么跟我讲的吗?”“讲什么?早点回来还是永远不要回来都不是我可以说的。”他们松开手“对不起。”濮小溪看着向伟笑了“向伟,你真帅。”向伟灿烂得露出他白的牙齿然后转身,他们之间没有再见。
  
  向伟走了,濮小溪想想自己还从来没有坐过飞机呢,没有什么人没有什么事在线的另一端等她。她想要是自己坐了死在上面怎么办?事故?坠毁?她觉得自己的想法特别疯狂,她笑了离开机场没有回头。向伟在濮小溪的生命里来过,濮小溪在向伟的生命里来过,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当向伟退出了,濮小溪对所有的喜欢和被喜欢突然就没有什么兴趣了。怀念他吗?不至于说不怀念吧也不是很恰当。濮小溪不过觉得就那么回事儿了,对于结婚她没了欲望。
  
  濮小溪看着周围的情侣秀恩爱,没有羡慕,没有鄙夷。她喜欢那样,她觉得人与人暧昧就好,不要伸入。事实上她也那么做的,别人对她的喜欢或讨厌她都看得清清明明,那个时候她从未想过结婚,也许不是没有想过
  
  而是她知道所有人都真心实意的来她却在画板上涂不了任何颜色。走的时候一定又会决绝打翻濮小溪认真的付出。既然如此还不如以止与此她不走出去,所有人也不要进来。所以她拒绝爱上任何人,但是怎么办又害怕寂寞和孤独?所以暧昧和喜欢就是调味品。有时候她嗤笑自己:奈何我的自尊骄傲得像只白天鹅,而我的脚踝却陷阱淤泥里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她没有什么可以谈心的朋友,她对别人的秘密也不感兴趣。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被背叛过也伤害过别人。一个人的独往她觉得最好不过和谁都两不相欠。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