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乐虎国际老虎机 > 故事 > 鬼故事 >

大话钟仙人间鬼缘(二)

时间:2017-03-16 来源:原创 作者:落夕山庄 阅读:9
    接着上篇讲到:这老刘媳妇看到钟馗从远处走来了,立马从凳子上站起来。没跟店家说一声谢,就像脱兔般往钟馗这里跑来。
  
  原来,钟馗走了之后,老刘媳妇仍然没有闲着,自言自语说了半天,吓跑了一堆食客。
  “哎呀喂,大兄弟,你可回来了啊!”,老刘媳妇见到了救星似的,“俺家老刘的事情,多亏了你啊。真别说,我总感觉咱两在那儿见过呢。我姓罗,今年快五十了,叫我罗大姐吧,看兄弟您比我小点,很像我远方老家的小舅呢,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老刘媳妇说话跟开枪一样,钟馗还没说一句,她都说了十几句了。
  
  钟馗微微一乐,论年龄钟馗都上千岁了。这女人不仅啰嗦,而且还很自负,自居年长认他为弟。想当年碰到啰嗦鬼前世时还是在清朝,那年啰嗦鬼投胎的是一个在茶馆里说书谋生的说书匠。
  
  这说书匠虽然话多,终归还是广于见识,每每谈起钟仙除妖降魔,言语总是慷慨激昂,好似自己亲身在场一般。有好奇的问说书匠,那钟仙是不是如门上贴的一样,大胡子黑脸,其貌不扬,拿着刀枪看着吓人。说书匠回答:凡成大事者何必在意样貌,鄙人虽未曾见过钟仙真容,但也不敢评判一二。
  
  钟馗恰巧扮着茶客在台下喝茶,这么听他一说,真有点感动。唐时,他乃大士之家出生,少年便因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远近闻名。只是他生性秉直,刚正不阿,虽怀有治国立业之雄心,只是帝王嫌弃他容貌丑陋,一直不肯任用,一气之下撞死在龙台。
  就这样钟馗的魂魄飘零到了阴间,黑白小鬼居然被钟馗威严给慑住,无一鬼敢上前绑了。在阴朝地府堂上,阎罗翻了整个生死簿都没有找到钟馗的名号,据称这生死簿不录圣贤,更不会留仙界。阎罗经身边的判官提醒,不敢怠慢钟馗,便让其在地府自由自在,若钟馗是天界人物,这也算是个顺水人情,日后天帝追问起来,会因阎罗他办事得力,加个官爵。钟馗就在阴阳之间飘荡,真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后因机缘巧合着了仙道,开启了他行善除恶之业。
  
  说书匠到了行将就木之年,家中已经为他准备好身后世。一日晌午,说书匠问儿子,刚才可见一位大胡子在我们家院子里?儿子去看了,回来应了老父亲没有人。说书匠叹了一口,就这样归了黄泉,当然钟仙真就在院子里,常人不得见罢了。
  
  钟馗躬身,“若是大姐不嫌弃,就叫我钟九吧,在家我排行第九”——其实就是“馗”字中取了一个“九”字。
  
  老刘媳妇看钟九为人朴实,加上热心肠就要留他吃过中饭再走,这钟馗自然说不过她,也就允了。
  
  话说,老刘媳妇在忙活着做饭之际,钟馗就在这楼道里走一走,顺便四处看看。这楼是栋苏联援华时期建的老楼,过道狭窄,还摆满着瓶瓶罐罐,走廊里晾晒着鸡鸭鱼肉,空气满是阵阵酸腐的怪味。
  
  钟馗明显觉着这楼里阴冷潮湿,戾气很重。估摸着走到第三层楼的时候,钟馗透过微弱得光发现在走廊一头,有双脚在空中悬浮着,顺着脚往上看去一个吐着长舌头女人吊在一个绳套中,钟馗一惊,正要上前搭救。
  
  这吊着的女子,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屋里传来一男子责备声:你又跑出去吓唬人了啊!原来这吊着的女子是人所扮,身上由钢丝绑着,只是因为灯光昏暗,咋一看以为是悬空着。钟馗大步走到这女子面前,一把扯下她的长舌来,血红的舌头足有一尺,钟馗放在手里闻了闻,明明是猪舌头无疑了。
  
  女子看钟馗脸上没有一点惧怕,顿觉无趣,正要跟钟馗抢手中的长舌,钟馗手指在这女子下颚轻轻一点,她就没办法作声了,呆呆地看着钟馗。
  
  屋里走出来一个瘦干的男人,脸上蜡黄无光泽。看着面前站着的大汉,作揖道:这位兄弟,多有得罪。小女自出生后,就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唬人法子,不少人着了她的道了,我现在只能在家看着她,生怕她出门惹出生非。钟馗看了这蜡脸男人,眉宇间是个老实人。钟馗手又轻轻一点,这女孩就能活动了。这次她乖乖的站在蜡脸男人身后,不敢出声。老刘媳妇不知何时也跟了过来,或许是看看热闹,也没说话。
  
  这蜡脸男子领着大家进了屋中。这屋子收拾还算整洁。蜡脸男子自我介绍,他叫胡人杰,女儿叫胡月槐。这月槐是当年她妈在槐树下所生。那年响应党和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下乡学习和改造,胡人杰就在农村认识了月槐的妈,那个年代,生产就是革命,革命是为了生产。无论孕妇还是学生都需要参加劳动建设,月槐的妈身怀六甲还要到地里种菜,就算忙完了安排的劳动,还得给公社加班,为的是给家里多补充点食物。
  
  胡人杰接着说道,我女儿月槐出生那天发生了件极其诡异的事情。记得是早上四点多,他还迷迷糊糊地睡觉,月槐的妈妈就起床了,因前一天临睡前和大嫂约好了去地里捡田螺。公社的时期,由于肥料少,人们把河里的泥浆用网拖到了田里作为化肥,田螺就混在这泥浆里一起到了田里,过个几个钟头,田螺为了呼吸就一个个地从泥里冒了出来,此时再抓就易如反掌了。
  
  月槐妈正在大门口等着大嫂,月下,一个女人背对着月槐妈经过。由于天黑,看不清人,月槐妈以为那就是大嫂。这女人身体往后微微仰着,感觉抱着个东西,走路无声却飞快,月槐妈跟着吃力就喊着:大嫂你等等我啊!跟着走了好一会工夫,那女人突然就不见了。这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月槐的妈,月槐妈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嫂啊。
  
  大嫂说你怀着个肚子,怎么走这么快。不看看前面就是河了,你怎么往河里走呢。月槐妈定神一看,离河真就一两米远了,这一看把自己吓得不轻。远远的村庄的灯火依稀,可以听到几声狗叫,黎明前的夜色寂静的恐怖。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阵风,正值初夏时分,但这阵风把这两位妇女吹得浑身鸡皮疙瘩。
  
  大嫂见前面有棵大槐树,就扶着月槐的妈到树下休息。不巧月槐妈肚子越来越疼,眼看就要生了,这地方离家又远。再走回去也不太可能,大嫂想了想,跟月槐的妈说你在这里休息,我跑回村里叫人去。于是脱下外套让月槐妈躺在上面。
  
  大嫂刚走不远,大槐树的后面就悄悄走出来一个女人,正是之前的那个,居然也是个孕妇,挺着大肚子,直直的看着月槐妈,月槐妈就这样吓得晕了过去。
  
  醒来时,她已经躺在了家中,身边一个婴儿安然入睡。胡人杰话里充满了关切但有责备地说:孩她妈你怎么不知道好好歇着,都快生了。还要去抓泥螺。我奇怪大家找到你的时候,咱女儿已经出生了。
  
  月槐妈转头看着熟睡的女儿,莫名地感到一丝的凉意。
  
  钟馗又问,那月槐的妈现在的人呢。胡人杰叹了一口,指了指柜子上的相框,里面一张女性的黑白照片。原来月槐出生不到两岁,月槐的妈就过世了。
  
  钟馗听到这里心中一阵疑虑,凌晨四点,此刻正是各路冤魂找替身时期,也是六道轮回投胎之时。多在河边槐树之下,月影笼罩,极阴极寒。有道是,走夜路者,非血气不肯行。讲的就是走夜路的人一定要身上有两盏明火,立在双肩之上。若明火旺盛,阴邪之物不敢接近。但有些人气天生血弱,身上的明火就暗,这时候就容易被不洁之物俯身中邪。
  
  钟馗阴阳仙眼往屋里其他三人一照,霎时便看到了这三人的两盏明火,胡人杰肩上正熊熊燃烧着,而老刘媳妇两盏明火忽明忽暗,最差的就是月槐,肩膀上两盏明火居然只剩下了即将熄灭的火星。
  
  钟馗手指一挥,一团火苗分六柱散去,分布在月槐身上经络之处。身体经络乃流水一般,月槐身体内不仅仅是气血堵塞,更是怨愤的累积,导致精神失常,阴邪上身。
  
  钟馗除了千年妖魔,此时差不多看出月槐便是那晚女子的腹中儿所投。当年,那女子冤屈上吊而亡,但腹中胎儿却因此夭折,所以这女子一直在寻一个有孕的妇人来生下这夭折的孩子。
  
  过了半个钟头,灸火在月槐身上形成的屏障,就像五行里的八卦图。月槐肩上的两盏明灯火苗开始变的明亮起来。胡人杰看女儿脸色好转,形色终于如常人一般,欣喜万分。正要叩谢钟馗,钟馗大手一挥,我刚才只能帮她恢复一点人气。以后仍然还会反复。今日我愿收你女儿为徒,日后带她行走世间,一可以治好她的弊病,二还能带她见见世面。胡人杰一看钟馗言语深奥,肯定大有来头,立刻拖着女儿向钟馗跪了下来。
  
  老刘媳妇在钟馗耳边说:大兄弟,我现在终于知道你非常人,还有一件事需要你看一下。然后在钟馗耳边低语一番,钟馗脸色立刻变色,似乎一件很紧迫的事就在眼前。
  
分享到:
  • 上一篇:月色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