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奏了锦瑟,思了华年

时间:2016-11-26 作者:卿墨儿 阅读:9
    【壹】犹记当年初见时
  
  月黑风高的夜晚。
  
  “呦,美人儿,你怎么不跑了?不是刚刚还挺能跑的嘛。”几个长相凶恶的大汉将一名女子逼在了墙角,一脸淫笑地欺身上前。
  
  锦瑟背部紧紧贴着墙壁,水灵的眼眸闪过一抹惊慌,却强装镇定,双手紧紧拽着领口,终于在其中一个大汉的触碰下忍不住发出“啊!”的尖叫声,发了疯般地一阵胡乱踢打。
  
  “呵,还是个小辣椒呢。不过,爷喜欢,美人儿,不如今日你就从了爷吧,保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一个面貌狰狞的大汉在被锦瑟踢了一脚后,不怒反笑,再次伸手去拽锦瑟,却不料被她狠狠地咬住。大汉吃痛收手,锦瑟趁机推了他一把,慌忙跑远。
  
  “该死的!”大汉咒骂一声,握住被锦瑟咬出血的手,气急败坏地对着手下命令,“追!务必把她给我追回来,否则主子怪罪下来,我们都活不了!”
  
  眼看着身后的距离被越拉越小,锦瑟心下惊惧,更加不要命般地向前奔去,谁知却冷不防地撞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疼得她倒抽一口气。但是现在可顾不得什么疼痛,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公子救命!”锦瑟仿若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喊道,顺势躲在了男子的身后。
  
  “救你?对我有什么好处?”苏锦辰一双丹凤眼稍稍上挑,看了眼远处正在快速逼近的几个大汉,转眸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锦瑟,语气中颇有些玩味的意味。
  
  “这……”锦瑟愣了一下,一时间找不到理由,眼看着不远处已经将自己和男子一起围住的大汉,狠下心来咬了咬牙,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高声喊了句:“夫君,他们要杀我!”
  
  苏锦辰愣了愣,突然笑了,笑得锦瑟心里发虚,不由得将他的脖子搂得更紧。
  
  “既然他们要杀娘子,那为夫便杀了他们又如何?”苏锦辰嘴角上扬,低头贴在锦瑟耳旁,“只是娘子如此抱着为夫,为夫可怎么杀人?”
  
  锦瑟这才放下心来,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于是急急忙忙松了手,站在男子的身后。
  
  几位大汉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疑惑之。终于有一位大汉吼了一声:“既然是一伙的,那就全部杀,不留一个活口。兄弟们,上!”
  
  苏锦辰冷哼一声:“不自量力。”随即旋身抽出剑来,转瞬之间便抵住了几位大汉的攻击,挽了一个剑花,毫不留情地刺入了刚刚说话的大汉的胸膛,又迅速地拔了出来,虚晃一招,锦瑟只感到眼前一花,再睁眼时那些大汉已经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锦瑟深吸一口气,提步走到苏锦辰面前,屈身行了一礼。
  
  “娘子何须客气,夫君救娘子乃是天经地义。”苏锦辰嘴角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将剑入鞘,轻轻捏了捏锦瑟的脸蛋,“来,好娘子,再叫一声夫君来听听。”
  
  “公子说笑了。”锦瑟向后退了一步,不着痕迹地避开苏锦辰的魔爪,“小女子锦瑟,不知公子如何称呼?来日定当相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苏锦辰沉吟了一句,突然赞道,“当真是好名字!为夫名叫华年,锦瑟思华年,为夫竟不知道娘子深爱着为夫。既然如此,今日之恩,不如娘子以身相许如何?”
  
  “公子休要胡说!”锦瑟有些恼怒地跺了跺脚,背过身去不再搭理他。苏锦辰不觉有些好笑,继续寻她开心:“娘子可是害羞了?方才不是一口一个夫君喊得热乎嘛。”
  
  “……”
  
  得知锦瑟是四王爷府上的歌姬,住在四王爷府邸,苏锦辰便一路将其送到门口。看了眼王府的大门,锦瑟转过身来对着苏锦辰客气道:“劳烦公子了,小女子已经到了,公子请回吧。”
  
  苏锦辰摇了摇头,突然向她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摊开,勾了勾手指。
  
  “啊?”锦瑟不禁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意思?
  
  苏锦辰一双丹凤眼瞪过来:“啊什么啊?你以为我闲的慌大半夜出来就为了救你?难得今晚月黑风高,适合偷盗,结果就碰上了你,搞砸了我的计划,你不应该给我些赔偿吗?”
  
  “呃……”锦瑟扶额,抬头看了眼苏锦辰,果然人不可相貌,模样看着俊美非凡,竟是个小偷。但见对方寒着一张脸,想了想,将长长的蝴蝶耳坠卸下放在了他的手心。
  
  苏锦辰小心翼翼地将耳坠放在袖子里收好,这才喜笑颜开:“娘子待为夫真好,这定情信物,为夫收下了。时候不早了,娘子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为夫有空再来看娘子。”
  
  锦瑟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心里想着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可惜话到嘴边却没骨气地变成了:“公子路上小心。”
  
  “娘子可是在关心为夫?放心,为夫身手很好的。”苏锦辰嘴角上扬,心情甚是愉悦,“这玉佩给你,且当做定情信物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将一枚泛着绿光的玉佩塞进了锦瑟手中,还未待锦瑟反应过来,苏锦辰已大笑着提起轻功,转瞬之间便已消失不见。
  
  【贰】夜入王府探佳人
  
  这几日锦瑟睡得颇不安稳,每次稍有些许声响便会从睡梦中惊醒,彻夜无眠。
  
  这晚,锦瑟刚入睡没多久,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极浅极浅的叹息声,惊得锦瑟心里一颤,条件反射般从床上跳起,一脚踹向床边的黑影,硬生生将其踹到了地上。
  
  “哎呦,娘子真是不贤惠,用那么大的力气做甚?”苏锦辰呲牙咧嘴地站起身来,小声地抱怨。
  
  锦瑟强忍着怒气:“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幸亏她最近少眠,为了方便没脱衣服,否则岂不是被这无赖看光了?
  
  “为夫想娘子了,前来看看娘子不行吗?”苏锦辰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顺势又坐在了床上。
  
  锦瑟懒得理他,弯下腰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出自己的鞋子穿上,站起身来像拎小鸡一样提着他的衣领,将其从床上拽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往门口拉。
  
  “娘子想干嘛?”苏锦辰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紧扒着门框不愿松手。
  
  “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能对你华年华公子做些什么?小女子不过是想送公子出门罢了。”说着便要开门。
  
  “别,千万别。”苏锦辰故作慌乱,急忙压低了声音解释,“我暴露了行踪,王府的侍卫正在搜捕我呢,娘子你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似是为了印证苏锦辰的话一样,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锦瑟姑娘,有人闯入了王府行窃,属下奉命搜查,还请锦瑟姑娘开个门。”
  
  锦瑟回头看了眼身后,苏锦辰一脸“我没骗你吧”的表情。锦瑟不禁低头扶额,赶紧走回床榻旁,声音透着深深的倦意:“哦——,我就说刚刚有个人影从我窗前飞过,原来是小偷啊。”
  
  门外的侍卫一听,急忙追问:“锦瑟姑娘可看到那小偷从哪个方向逃走了?”
  
  “那人影也只是一晃而过,似是从东面逃走了。许是我眼花看错了,大人不必放在心上,我这就为大人开门。”
  
  “不必了,锦瑟姑娘好生休息吧,属下不打扰了。”侍卫长匆忙掉头,下达命令,“那个方向,追!”
  
  听着侍卫离去的脚步声,锦瑟终于松了口气,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锦辰,语气尽力地显得客气:“华公子,我已将侍卫骗走,你还是快离开吧。”
  
  苏锦辰嘴角微抽,他何时这么不招人待见了?遂讨好般地凑了脸上来,语气委屈到了极致:“娘子就这么想赶为夫走的?”
  
  想!非常想!
  
  锦瑟很想这么回答,但想起这家伙毕竟救了自己一命,语气便又客气了几分:“并非小女子想赶公子走,只是如今你被发现,若是找不到你,王府的侍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为了公子的安全着想,公子还是快走吧。”
  
  “哦,原来如此。”苏锦辰故作恍然大悟状,一拍脑门,“瞧我这脑子,见了娘子都兴奋得忘了这点了。既然如此,为夫就不在这久留了,为夫现在就走。”
  
  听着苏锦辰一口一个娘子、为夫,锦瑟真的很想上前堵住这张臭嘴,但转念想想他终于愿意离开了,还是咬咬牙,忍了。
  
  锦瑟稍稍地开了窗子,探头向外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才扭头对苏锦辰道:“公子快走吧。”
  
  苏锦辰收了挂在脸上稍显无赖的笑容,闻言点了点头,一个跃身跳出了窗子,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亲眼看着苏锦辰离开,锦瑟这才撇了撇小嘴,关了窗,顺便将其锁上了,暗自摇了摇头:看来以后还得多个锁窗的习惯了。
  
  第二日清晨,锦瑟梳理整齐,刚打开门便察觉到了王府不同往日的气氛。四五个丫鬟聚成了堆,小声地谈论着什么。锦瑟见此心生好奇,便装作不经意地从她们身旁路过,顺势听了几句。
  
  “我就说昨晚为何如此吵闹,原来当真是进了小偷。”一个丫鬟小声地道,“能进入王府偷盗,也不是一般人啊。”
  
  “当然不是一般人。”另一个丫鬟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地道,“我可听方侍卫说了,那个小偷可是我们北城出了名的神偷‘鬼首’,从未失手过。”
  
  “那这次他在王府偷了什么呢?”
  
  “这……,谁知道呢,我们只是个丫鬟,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其中一个面目清秀的丫鬟似乎不愿多说,胡乱回了句便欲离去,刚转过身去就看见了锦瑟,急忙行礼,“见过锦瑟姑娘。”
  
  锦瑟淡笑点头,随口问候了几句便离去了。华年,鬼首,难怪武艺会如此高强,鬼首的大名在北城可是如雷贯耳呢。
  
  【叁】佳人一曲倾天下
  
  在四王爷府上当歌姬的日子向来都是清闲的,锦瑟便在院外种了些花,闲来无事浇浇花,打发时间。
  
  这日,锦瑟正舀了一勺水洒向花朵,管家自远处急急忙忙走来,还没站稳就气喘吁吁地开口:“今日王府来了贵客,王爷让您前去后花园的乐水亭助兴。锦瑟姑娘还是快收拾一下,赶紧去吧。”
  
  虽说整日来往四王爷府的贵客极多,可王爷却从不叫她去待客,理由是这些人还没有资格一睹北城第一歌姬的绝色容颜。今日这贵客,恐怕身份地位极高吧。
  
  想及此,锦瑟连忙点头应了,转身回房换了身浅紫色的坠地长裙,又将发髻重新理了理,这才抱着琴朝着后花园走去。
  
  远远地听见乐水亭传来一阵欢声笑语,舞姬一曲舞毕,恭敬地行了一礼后便袅袅娜娜地退下,见到锦瑟时屈了屈身:“锦瑟姐姐快去吧,王爷想必都等不及了。”
  
  锦瑟淡笑着点头,随即加快了脚步。这时亭内四王爷的声音响起:“来人,去看看锦瑟姑娘怎么还没来。”
  
  锦瑟急忙挑开亭子前的珠帘,对着四王爷屈身行礼:“锦瑟来迟了,还请王爷恕罪。”
  
  “罢了,罢了。”四王爷挥手示意锦瑟起来,“这位是二王爷。”
  
  锦瑟连忙又低头行了一礼。
  
  二王爷笑着亲自将锦瑟扶起来,这才对着四王爷打趣道:“早闻北城第一歌姬容貌倾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四弟你可真是小气,从不让锦瑟姑娘露面。”
  
  “哪里哪里?这不是将人给王兄带来了嘛。”四王爷连忙摆手,转而对着锦瑟道,“当初的那曲《宫心》本王颇为喜欢,今日便唱那首吧。”
  
  锦瑟微愣,不明白四王爷为何特意提出这首曲子,也不便说出,只得对着四王爷行了一礼,走到石桌前坐定,试了试琴音,便开始了弹唱。
  
  锦瑟的声音本就动听,加上从小便以弹唱为生,她的声音很容易使人陶醉,沉浸在歌声中。琴音袅袅,歌声柔柔,一阵清风徐来,扬起了她的如瀑长发,衬着那如画般秀丽的风景,越发美的不可名状。
  
  一曲毕,二王爷首先赞叹:“好啊,不愧是北城的第一歌姬,如此风采,当真是风华绝代。”话锋陡然一转,“只是不知锦瑟姑娘可懂这曲中的深意?”
  
  锦瑟心中警铃大作,面上却不动声色,垂首答道:“锦瑟愚钝,不曾悟解。”
  
  “谨慎小心,不自骄自傲。好个心思玲珑的姑娘。”二王爷轻轻拍了拍手,由衷赞叹。
  
  四王爷笑笑,语气中不无轻松:“如此看来,锦瑟便是这最好的人选了。”又转而对着锦瑟道:“锦瑟姑娘,如今皇上选秀,你可愿前往?”
  
  锦瑟的身子微不可微地轻颤了下,随即跪下叩首:“能为王爷效劳乃锦瑟之福,锦瑟自当愿意。”
  
  第二日宫里便有公公手捧圣旨前来宣旨,意思无非是锦瑟姑娘贤惠美丽,端庄大方,封为琴妃之类的话。锦瑟垂首接过,没人看到她此时的表情,冷静阴沉的可怕。
  
  坐在前往皇宫的轿子里,锦瑟从怀中摸出一枚玉佩,缓缓地摩挲着,心里满满地想的竟都是苏锦辰,那个丹凤眼微微上挑的男子。
  
  华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这些事情。皇帝和四王爷的争锋,我的立场,这些事情,还是由我一人承担吧。锦瑟低头看着玉佩上的“苏”字,一滴泪悄悄划过脸颊,恰巧滴落在了玉佩上。透过那滴晶莹的泪珠,锦瑟不由得思绪翻滚……
  
  “你当真愿意去那龙潭虎穴?”苏锦辰听闻消息悄悄翻墙进来,急切地拉住她的手问。
  
  “是的,这是我的使命,我必须完成。”锦瑟看着被苏锦辰握住的手,心中竟有一丝悸动,有些不愿抽出。此时的她,褪去了那股灵动,隐隐透出了冷静和稳重。
  
  苏锦辰的眸中隐隐窜动着火苗似要燃烧,声音中压抑着深深的怒意:“你的使命?你口口声声说你的使命,那你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以自己的清白之身为四王爷效力,可值得?”
  
  锦瑟低头,小声地蠕动着嘴唇:“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
  
  “秘密?”苏锦辰微微眯眼,冷笑着将她扯入怀中,“好,我不管你有什么秘密,我只问你一句,当一切结束后,你可愿跟我离去?”
  
  锦瑟闭口不语。一时间可怕的寂静充斥在黑暗中,时间缓缓流逝着,久到苏锦辰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她终于开了口:“我……愿意。”
  
  “琴妃娘娘,乾承殿到了,请娘娘下轿吧。”轿外公公恭敬地声音突兀的响起,拽回了锦瑟的思绪。锦瑟淡淡应了一声,借着公公伸出的手轻巧的跃下了轿子。
  
  一步步走上高高的台阶,跨进了乾承殿的殿门,锦瑟在皇上面前三步的位置站定,语气平静地不起一丝波澜:“锦瑟无能,让您失望了吧。”
  
  皇上毫不介意她的无礼,舒服地斜躺在龙椅上,摇头道:“不,你怎会无能呢?你就是太能干了,才会被四弟当做奸细放在朕的身旁。”顿了顿,又道,“既如此,朕便与你演一场戏又何妨?”
  
  “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事成之后我便离开。”锦瑟语气冰冷,不含一丝感情
  
  “这是自然。”皇上答应地极为爽快。
  
  锦瑟默然,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终归是皇上这盘棋里的棋子,而她能做的,就是发挥她的作用。
  
  琴妃,必须是可以蛊惑君心的红颜祸水,只有这样,才是四王爷满意的效果。而她要做的,不过是以假乱真,迷惑四王爷的思想,使四王爷误认为已经达到了他要的结果。
  
  几日后,皇宫人尽皆知,北城的第一歌姬锦瑟宠冠后宫,皇上甚至不理朝政,夜夜笙歌于琴妃寝宫中。一时朝堂大乱,指责琴妃为红颜祸水,处死琴妃的呼声越来越高。而皇上闻此,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提出一个月后琴妃生辰,要大办宴席,给琴妃一个盛大的晚宴。
  
  锦瑟对此充耳不闻,整日呆在自己的寝宫中,皇帝给她的任务,不过是让她陪他演戏,让北城人尽皆知他是一个沉溺美色的昏君。如今也算功德圆满了,只差一个机会,便可将二王爷和四王爷同时拉下马来。不过表面上,她依旧是四王爷的派来的奸细,每隔几日便会给四王爷传个消息报告给他最新的情况,以显她的忠心不二。自然,这些消息多是半真半假的。
  
  【肆】琴妃宴会生事端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一个月,锦瑟把帝王宠妃的模样做足了,当真是一个表面温柔美丽,善解人意,内心不择手段的女子。
  
  锦瑟生辰的晚上,皇上在宫中大设宴席,将朝中大臣全部请来,为琴妃庆祝生辰。歌舞一个接一个地表演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至于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得而知了。
  
  锦瑟端坐于皇上身旁,始终挂着一抹得体的微笑,不时地举杯敬酒,面上不露声色,心下却异常紧张,手心早已渗出些许细汗。
  
  终于,宫门口传来兵刃交错的声音,不过一会儿功夫,二王爷和四王爷的兵便已冲入宫中,将宫内的人团团围住。
  
  锦瑟站起身来,下意识地看了眼皇上,见其面色如常,知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在一众大臣惶惶不安之时,二王爷和四王爷缓步走向前来。四王爷目光直直地看向高位上的帝王,扬声道:“皇兄,我已将你的宫殿包围,你还是尽快写禅位诏书吧,如此我还能饶你一命。”
  
  在座的大臣倒吸一口冷气,看向坐在高位始终不发一语的皇上。就在他们焦急地思考退路时,皇上突然笑了,缓缓从台阶上走下,声音沉稳而不失威严:“朕的两位傻皇弟,你们还没发现你们身后的兵是谁的人吗?”
  
  “自然是我的人。”四王爷毫不犹豫地答,又向身后挥了挥手,果断地下达命令,“上!活捉皇上者赏金千两,封万户侯。”
  
  身后出了奇地安静,没有一人有所动作,四王爷扭头看了眼身后个个面容冷峻的士兵,终于察觉出不对劲,急忙和二王爷一起向后退了几步,想要远离自己的兵,却被两个士兵拦住了身后的退路。
  
  皇上满意地看着二王爷和四王爷惊慌失措的表情,终于开口道:“可还满意朕给你们的这份惊喜?”
  
  “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四王爷惊慌地叫道,目光无意间瞟到站在皇上身后的锦瑟,似是看到了希望般大喊,“锦瑟,给我拿下皇上,快!”
  
  锦瑟只冷冷地瞥他一眼,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皇上转头看了眼锦瑟,笑得更加得意:“锦瑟本就是朕安排在你身边的人,你竟还指望着她救你,妄想吧。”
  
  四王爷狼狈地跌倒在地,眼神空洞,透出一片死灰。皇上眼眸一沉,正欲让人将二人打入大牢,宫门口再次传来打斗声,比之刚才更为激烈。皇上似乎没料到这种变故,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和惊诧。
  
  不过皇上并没有惊讶多久,因为那一群人已经闯入宫殿内,迅速地堵住了任何可以逃跑的路。看着那群人的装扮,锦瑟的心不自觉地拔高,这群人,分明是江湖上的侠客。朝堂与江湖从未有过任何冲突,今日这情势,又是个什么情况?
  
  人群中让出一条道路,一名男子缓缓走出,白衣胜,纤尘不染。锦瑟拼命抑制住激动的心情,目光自那男子出现后就未离开过他的脸,内心深处在无声的大喊:
  
  华年,那是华年!
  
  大殿上无一人说话,皆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终于,皇上低沉的声音打破了那诡异的寂静:“朕的三皇弟,你隐世五年,终于舍得出现了,真是太令朕惊讶了。”
  
  锦瑟心中大震,朝堂上人尽皆知,三王爷隐世多年,不理朝政。原来他便是那不曾出现过的三王爷——苏锦辰。
  
  苏锦辰抿了抿唇,一双丹凤眼再不复以往的邪魅,有的只是望不见底的深邃:“臣弟此来,并无恶意,只是想要带走臣弟的妻。”
  
  “哦?”皇上挑眉,语气中隐隐透出些许疑惑,“不知皇弟的妻是何人,能得皇弟如此深爱?”
  
  苏锦辰转眸深情地看着锦瑟,突然提起轻功飞到锦瑟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对着皇上笑道:“就是她,她便是我今生唯一的妻。”
  
  皇上略有些惊讶地看了看锦瑟,转而又看了眼苏锦辰,突然大笑:“既然锦瑟姑娘是皇弟的妻,那就带着她离开吧。”
  
  苏锦辰抬眸淡淡的看了眼皇上,他的皇兄何时变得如此宽容大度了?不过既然皇上都已经开口了,苏锦辰也不再多说,牵着锦瑟的手大步踏出了宫门,却没注意到皇上眼底的阴鸷。
  
  锦瑟低头看了眼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心中莫名的欣喜,或许这便是幸福吧。她笑了,紧紧回握住苏锦辰的手。从此,眼前这个男人,便是她的天,她的一切。
  
  【伍】红颜早逝泪沾巾
  
  “锦瑟,我们离开北城吧,远走高飞。”苏锦辰轻声对锦瑟道,眼神真挚而又渴望。
  
  “好。”锦瑟开心地答,似乎觉得不够,又补了一句,“锦瑟要和华年在一起,一生一世,不,是生生世世。”
  
  苏锦辰宠溺地看着她笑了笑:“好,生生世世。”
  
  金色的阳光倾泄在苏锦辰的周围,锦瑟眯眼看他,却感觉身边的人是这么的耀眼,这么的夺目。
  
  “给朕放箭!”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立于高高的城楼之上,说出来的话冰冷无情,“底下的人,一个不留!”
  
  霎时间箭雨袭来,苏锦辰急忙一个旋身将锦瑟护在身后,迅速拔剑出来挡开一支支射来的箭。
  
  锦瑟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狠狠地瞪着高处的皇上,仰起头高声骂道:“苏锦志,你言而无信,枉为君王!”
  
  皇上站在城楼上仰头大笑,尽显狂妄:“怎会是言而无信呢?你可以离去,但他苏锦辰不可以!”
  
  锦瑟冷冷一笑,不再多说,正欲转身寻找躲藏的地方,忽然眼尖的看见皇上手中拿了弓箭,箭头瞄准了正在奋战的苏锦辰。
  
  “华年小心!”锦瑟大叫着扑过去,与此同时,皇上手一松,箭离了弦直直地对准苏锦辰射来。锦瑟猛地一把搂住苏锦辰,长箭从她的背后射入,贯穿了她的身体。
  
  苏锦辰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锦瑟靠着他的身体软软倒下,鲜血浸透了她的衣裙,滴在地上,妖娆而刺眼。
  
  “锦瑟,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怕。”苏锦辰紧紧抱住锦瑟,眼眶发红,声音中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锦瑟你别睡,千万别睡,别丢下我一人,好不好?”
  
  “华年,”锦瑟面色苍白,转头深深凝视着苏锦辰,“对不起。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我却要离开了。”
  
  苏锦辰狠狠摇头:“不,我不要你离开我。锦瑟,你听到了没?我不准你离开我,不准!”说到最后,竟是类似于绝望般的咆哮。
  
  锦瑟费力地笑笑,努力抬起手抚摸着苏锦辰的脸庞:“这一生遇你,是我之幸。可惜,我不能陪你了。”
  
  “别说了,别说了。”苏锦辰慌忙打断她的话,语无伦次地道,“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这就去,这就去……”
  
  锦瑟摇了摇头,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努力的睁大眼睛,希望可以将苏锦辰的音容笑貌永远刻在心里:“下一世,我等你。奈何桥上,永不分离……”
  
  抚摸着苏锦辰脸庞的手蓦地掉落,苏锦辰哑着声音低低唤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他终于忍不住仰天怒吼:“苏锦志,你不得好死!——”
  
  据后来史书记载,天雍十年,琴妃生辰之日,二王爷和四王爷举兵谋反。与此同时,隐世多年的三王爷突然出现在琴妃宴会上带走了琴妃。皇宫一片动乱,琴妃在动乱之时被乱箭穿心。当日,北城血流成河,帝王遇刺身亡,被人碎尸万段,惨不忍睹。反动派趁机夺权,一时间风云变色,江山易主。
  
  而在距离北城不远的郊外,静静地矗立着一座坟头。墓碑上刻着几个大字,赫然写着“吾妻锦瑟之墓”。
  
  苏锦辰跪坐在锦瑟坟前,伸手轻轻抚摸着墓碑,目光温柔而深情:“锦瑟,我为你报仇了,那个狗皇帝被我杀了,你等等我,我来寻你了。”
  
  缓缓抽出腰间佩剑,苏锦辰静静地看了半晌,突然将其架在脖子上用力一抹,鲜血从脖颈间喷涌而出,苏锦辰踉跄着前进了几步,倒在了坟旁,轻松地笑了。
  
  锦瑟,你知道吗?那晚的劫匪,是我故意为之,我知道你是四王爷的底牌,接近你是我的目的。可是,我竟被你迷住了,喜欢上了你。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我不知道,或许是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那声“夫君”开始的吧?那时候的你,浑身都有着一种勾人心魂的魅力,让我不由自主的去想你,喜欢上你。
  
  锦瑟,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就是那个女孩,浑身脏兮兮的眼睛却明亮如星的女孩,那个小时候立誓要与我并肩而行的女孩。儿时我们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楚地记得。我想要娶你为妻,却未曾想到你早已不再是那个靠乞讨而生的女孩了,你有着自己的使命要完成。
  
  当我得知你入宫的时候,我想我应该是魔怔了。我翻墙进来寻你,只为带你走。可是,你却拒绝了我。我召集了众多江湖上武功高强的侠客,谋划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机会闯入皇宫,救你出来。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你竟是皇上的棋子。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我爱你,这便足够了。
  
  娘子,愿来世永不分离。
  
  【陆】生生世世不分离
  
  十年前,花灯节。
  
  北城的街道热闹非凡,几乎人人手中都提着一盏制作精巧的灯笼,穿梭于大街上,却无人注意到街角瑟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眼神怯怯地看着热闹的人群,始终不敢站起身来。
  
  “来,起来。”男孩稚嫩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我带你去买花灯。”
  
  女孩惊诧地抬头,目光转向男孩伸出的小手上,有些犹豫地将自己脏兮兮的小手伸了过去,却在即将触碰的一瞬间触电般地缩了回去。
  
  男孩的眉毛微不可见地拧了拧,直接伸手将女孩拽了起来,带着她来到了人群中,指着空中的一闪一闪的天灯开心地笑着:“看,这里多热闹,为什么非要缩在那阴暗的角落呢?”
  
  女孩顺着男孩指的方向看去,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光亮,小声地要求:“我可以放一次那个灯吗?”似是害怕男孩不答应,又急忙补充了一句,“就一次,好吗?”
  
  男孩被她小心翼翼地模样逗笑了,点头应道:“当然可以。”顿了顿,又道,“不过,你得在上面写上你的愿望。”
  
  女孩欣喜地接过天灯,捧着它开心地转了个圈,又有些为难地开口:“可是,我不会写字。”
  
  “没关系,我来写。”男孩将毛笔蘸饱了墨水,对着女孩扬了扬手,“说吧,你的愿望,我帮你写。”
  
  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眼眸一亮:“我要长大后成为像小公子一样的人!”
  
  “我?”男孩哑然失笑,“你为什么想像我一样?”
  
  “因为只有这样,锦瑟才能与小公子并肩而行!”女孩坚定的语气中,有着满满地渴望。
  
  “原来你叫锦瑟啊。”男孩笑看着乘载着女孩愿望的天灯飞得越来越高,随口吟了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小公子的这句话好听,是诗句吗?我记住了。”
  
  “不许叫我小公子!”
  
  “那叫什么?”
  
  “那……”男孩略一思考,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就叫我华年,锦瑟思华年,华年这个名字,甚好!”
  
  “……”
  
  十年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在这十年间,锦瑟成为了皇帝安排在四王爷身边的眼线。她的胆大妄为却又深藏不露深得皇帝的赏识,由此也换来了皇帝给她的承诺:事成之后,许她一世衣食无忧。
  
  她隐忍在四王府多年,只为有朝一日可以完成任务,寻得她心中的那位小公子。那个在她幼时给她希望和鼓励的华年。
  
  她未曾想到,多年不见,华年竟已是北城有名的神偷“鬼首”,更未曾想到,他还有着另一层身份,三王爷苏锦辰。
  
  为他挡下那一剑时,透过他焦急而又通红的眼神,她竟又看见了十年前花灯会上的情景,那么美好,那么温暖。
  
  “为什么对我这个乞丐那么好呢?”
  
  “因为你是锦瑟。”
  
  “可是,我的身份注定不能和你在一起……”
  
  “那又如何?我不在乎。”
  
  奈何桥上,锦瑟一袭凤冠披霞,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华年却看的分明,那是锦瑟在向他招手。他笑了,向着远方的奈何桥奔去,在凡间没有结为夫妻,就让他们在这奈何桥上结为夫妻,生生世世,不分离。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