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朗朗乾坤,在我手中

时间:2016-10-19 来源:原创 作者:慧莲玫菊松 阅读:9
    题记——庞大?根说话!;传奇?血液净化!
  
  风阻挡不住我的脚步……
  
  阴森密林掩盖你的亮光,你的愚昧证明了我的聪明,你的智慧提醒了我的不足。
  
  野蛮是文明的婴儿,文明是野蛮的智孙。
  
  野蛮的婴儿是天然,文明的智孙是后天。
  
  不要嘲笑野蛮的婴儿,自成长的矗立。不要艳鲜文明的智孙,儒释道的继承。
  
  野蛮的呐喊,文明的绘演。
  
  不知者无罪,干吗不给我生存的权利?
  
  你讲的文明是我向往的天堂,我行走的地狱是你不曾体会的恐惧!?。
  
  消除我?清杀我?你何等用上帝之手解决我的存在?清杀我者,连你的姓氏都要消失在中国!惹我一人就要整个家族的陪葬,何况清杀?!。记住:许多个我已经出世,她们正在成长,你杀不完的,如我完不成,她们一定要完成使命!但我是她们的真身!
  
  威严从权利那里开始,权利从失信那里丢失。
  
  我为了谁?从此长眠?
  
  我为了谁?失去了幸福
  
  我为了谁?不畏恐惧?
  
  我为了谁?变得疯狂?
  
  小时侯,我经常莫名其妙的挨打。起初,我知道是谁告我,后面我把告我的人整的很惨!最后,这些告我的人发现我爸对我很严。于是,就偷偷告我。当我莫名其妙挨打后,就想搞清楚,谁一天给我爸告状呢?终于,发现了是一老头。因为我经常上他孙子的‘税’,解释一下怎么上税?就是在头上挨巴掌。我们家灌醋打酱油全是我的事,有一次,妈妈让我去灌醋,顺便叫爸爸回家吃饭。正好赶上那老头教训我爸呢,爸爸对老人可尊敬了,不管对不对那是做的最好的后辈。可这老头有点书生的底子,那爸爸更尊敬了。我走近也听那老头说什么呢?原来满口的‘仁义道德’,那老不死问我爸什么是仁义?什么是道德?听的人越来越多,我爸回答不上来,只说,您老说的对,我听您的。我爸很恭敬的在听他训斥,我听不下去了。我说我懂。那老不死说,你懂?什么是仁义?什么是道德?我说,我把您爸阉了,您看懂不懂仁义?!。我把您妈的逼封了,您看我懂不懂道德?!。那老不死说,你怎么骂人呢?我说,我没骂人,我在回答您都不知道的问题。怎么您听不懂我的生动回答?!所有的人都开始尖叫了,喔!鼓掌声,说笑声,议论声一片。那老不死气的满脸通红,给我爸说,你这小孩要好好教育了?我爸严肃的说,是是是。回家的路上,我就想着回家后爸爸怎么打我?我就想,如果,他回去再打我,我就不活了!。奇怪的是回家后,爸爸叫我到上房吃饭,还亲自给我加菜。心情很愉快似的!从此后,被我骂过的人,人们都不在尊敬。从那以后,男女老少都开始怕我……
  
  小时侯,我确实说了很多惊人的话语,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话确实是我说的。我们家人个个善良,有时候我看着家人差点没把心掏给别人,就在这个家里出现了我这么一个人,所有的亲情朋友都以为我的所有行为是父母教的呢,经常有人给我父母上课。爸爸说那都是我妈,讲的全是革命的事情,那肯定是学革命的人想革命呢。;妈妈说那都是我爸,讲的全是帝王将相的智谋与残酷的玩意,那肯定是学那些帝王将相呢,看说的是不是真的。这娃娃爱实践。我一惹事,爸妈就要吵架,更要打架,我当然去拉架了,结果你们大概猜的到,我被爸爸妈妈打的全身青紫,等爸爸妈妈发现我脸上,手上,胳膊上全是淤青时,两个人有都说我傻,不知道躲开,就对我又非常好。还说你看她(她)三个都躲的远远的,你怎么这么傻呢?我说,都是我不乖给您们尽惹事。爸爸妈妈说大家都挺喜欢你的,你很好。我说大家都喜欢我,您们怎么还打架呢?妈妈说,不知道,说不清楚。
  
  我们家被妈妈教育的要问人好,只有我问我尊敬的人,其他(她)人不问。妈妈发现后就给说“问人抬举自己,你怎么不问人呢?”我说,您们不是把人很当人嘛?人们又是怎么对您们的呢?还不是对您们时冷时热的。您看,我不问,怎么人们全都问我,还对我笑脸相迎呢?知道怎么回事吗?您们把畜生当人,畜生把您们当人吗?我把畜生不当人,但畜生很清楚我是人,必须对我笑脸相迎。您们分不清楚人的摸样下藏着人和畜生,需要聪明,智慧才能辨别和识破。妈妈说尊老爱幼一定要保持。我只能说,我尽量做到。给妈妈说,婆婆受人尊敬爱戴,我也能做到,我学了不少。妈妈说,原来你从你婆婆那学的,怪不得。给妈妈说,姥姥美的让所有的人羡慕,姥姥那样的美我也要学到。妈妈说,姥姥怎么没教我美呢?我说,您是姥姥,姥爷的宝贝,随着您的性子他(她)们就开心极了!十二年才等来个您,多宝贝您不知道?我听姥姥讲您时,生怕您有个小病小灾的。58年挨饿时,您的玩具是火烧饼,滚在雪榛子院子里玩,姥也姥姥,关起门不能让外人看见和知道。这些您知道吗?妈妈笑着说,不知道。我说,您一天穿的跟宝柱似的,跟着外面的孩子们一天瞎闹,姥姥跟丢了,眼睛快哭瞎您知不知道?妈妈说,我说让她别管我,可姥姥不听,我跑那她跟那。她那么害羞的人,看着我们这群野人到处瞎闹。现在想起来,没有规矩真的很不好。所以,你千万不能学我给你讲的那些没有人情味的事。我说,知道。我才不想学野人呢。没文化真的很可怕!妈妈说,姥姥,姥爷还算书香门第,从小给我讲的规矩,我也听进了,所以,还是有抵抗野蛮的底子呢。我说,是吗?那您还一天跟爸这个书生没完没了?妈妈说,那还不是他做的不好,人家给我说了,我能不生气吗?我说,原来有奸细呀?是谁?我妈妈说,你小孩你别管这事。我说,您不说,我会查出来的。后面我自然就全方位开始打探,终于发现了其中捣乱的人都是谁了。我也对这些捣乱,爱说瞎话的人做出了该惩罚的话语和事件。后面,我们家慢慢就越来越和谐了。互相之间就能理解彼此了!都是我的调节在起作用。感慨道,我真的用处多多啊!
  
  想到:人一出生就是躺着的,可几个月人就不想躺了,想坐着;坐不稳的再躺下,坐稳了便挣扎手伸着要这要那;不给就拖着屁股往前挺的去拿,看,不安分就从这一刻开始了!(索,要成了人一生的追求!)
  
  我们争着抢着说话,而且想说别人没说过的话。可我们在补进中发现,我们说的话,前人早说过了!原以为是自创,却不料成了复制。不是我们的错,也不是复制的错。错的是我们为什么再次重复说那些大家都不说,但很有价值的话?这就很奇怪了,看来人类想进步真的很难,连说话这么简单的事我们都重复几代人或几十代人……几千年代人之后还有人重复说同样的话。
  
  我是将你兵不要在我这晃,你是兵不要在我将这撞。你兵——上战场上去闯,我将——在指挥上去扬。
  
  把‘正’怎么放?上下不一样,上重下轻就这样,想上就要就变下,想下就变上,止正不一样,看来正不能乱放。
  
  谁把无所不能的上帝变成废物了?!我会查出来的,不信,等着!
  
  我从古战场街亭走来,带着神秘,带着杀气,带着智慧,带着你们想要清晰的真实历史!你们是否已感知到我的神秘,我的杀气,我的智慧?
  
  让我的记忆成为你精神的食量。
  
  让我的成长成为你物质的榜样。
  
  打开记忆的画卷,家浮现在眼前,由家延伸的画面一一出现!
  
  很遗憾,画面从美好变成了破烂。可我不能随记忆改变,我只能真实呈现!
  
  我愿意接触有内涵的人,因为那样我可以有话说。
  
  我也愿意接触灵童,因为我可以开发他(她)们。
  
  我更愿意接触那些有想法的少年,青年,中年,因为我可以成为他们最好的观听众。
  
  我时常这样存在着,探索着,接触着,传递着,倾听着……
  
  你看不见我的过去,你只能从我的文字里想象出那个我。也许你会把我想的很丑,也许你会把我想的很美!
  
  其实,我和那个我生活过的环境一样的明净,那种实况是你的长辈的长辈才能体会的记忆!
  
  想知道去问你那有内涵的长辈的长辈!
  
  想搞懂就去还原纯真的你,那将是一段漫长漫长的时日!
  
  司马迁把古老的传承结束在他这,他虽把血液遗传给弄丢了,但他把自己留在了历史长河中……
  
  木心说,“我家破人亡,我也断子绝孙了……”但他把自己丢在玄妙的时空……
  
  还有好多有心人等着我们去发掘,尔后怀念,纪念他们!
  
  你会见得?
  
  我有多庞大?让根说话!
  
  我有多传奇?让血液净化!
  
  附:屠洪刚《守太平》抒发我的心情如同七尺男儿般刚毅,强劲!现在不便告知你们,因为我本应该是男儿,在妈妈肚里时曾经两种动物光顾过妈妈,然后,上天决定让我以女儿身出世了,也许上天派我到人间来是因为责任重大!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