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乐虎国际老虎机 > 故事 > 鬼故事 >

渡红尘

时间:2016-08-22 来源:原创 作者:西浣蓉 阅读:9
    传说,彼岸花,花开不见叶,叶落而生花,花叶永不见。
  
  传说,彼岸花盛开于黄泉之路,艳似火,红若血,远远望去,像一条鲜血铺就而成的地毯,引导着无数的鬼魂通向奈何桥,进入轮回之路。
  
  故而,彼岸花,也被世人称为红尘渡者。
  
  1.初入中原
  
  南疆,地处苗疆以南,那里丛林密布,草树茂盛。林间瘴气弥漫,且沼泽多,森森白骨,随处可见。五仙教,一个被中原人视为邪教的门派,就坐落于南疆丛林的最深处。
  
  “师傅,您真的要让小师妹跟我们一起去洛阳吗?”五仙教内,一个长相艳丽,眼眸深邃的女子,望着面前的背影,迟疑的问道:“小师妹还小,现在就让她踏足中原,是不是过早了?”
  
  “无需多说,为师心意已定。”半晌,五仙教教主蓝凤转过身,露出那张年过半百,却风韵不减的脸庞,平和却不失威严的吩咐跟前的得意弟子:“明日你便带着蕊儿上路,切记,务必在上元节之前到达洛阳城。”
  
  “是,师傅。”清楚自家师傅脾性的蓝灵,不敢再多言,悄声退了下去。
  
  大弟子眼中的担忧之,蓝凤又如何看不到。只是,小弟子清蕊的洛阳之行,无人能阻。就算是她,能护的了清蕊一时,也护不了她一世。
  
  黄泉彼岸有魔花,花开不见叶,叶落开满花,花叶永不见。幽冥奈何开,魑魅魍魉入,红尘鬼魅寻魔花,彼岸花开渡红尘。
  
  “唉,命也。”同样为小弟子即将远行中原担忧的蓝凤,最终,也不过是无奈一叹。
  
  而此时,让五仙教为之忧虑不已的清蕊,再次梦见那一片让她痴迷的血红花海。
  
  次日,天刚拂晓,清蕊包袱款款,与师姐蓝灵告别师傅,便踏上中原之路。
  
  “师姐,师姐,快来看看,这字是不是洛阳?我们是不是到洛阳了?!”斜阳西沉时分,洛阳城门前,一个看起来十五左右的少女指着城门上方雕刻的“洛阳”二字,对着身后年纪稍长的女子嚷嚷道。
  
  只见那少女着了一条水绿色束腰长裙,外罩淡粉色披风。眼睛大而有神,漆黑的眼里仿佛存了一汪清泉,眼神温柔却又不失俏皮。浅浅的眉不似中原女子细心描过的峨眉,看的出来并没有妆化过。此时虽然风尘仆仆,却仍然难以掩盖她的天生丽质。
  
  “是啊,这就是洛阳城。”蓝灵从马背上翻身而下,锤了锤腿,回道。
  
  “哦,洛阳我来了。”得到肯定的回答,清蕊一扫因路途艰辛的阴霾,兴奋的直往城里奔。
  
  “师姐,你不是说今天是上元节吗?怎么街上都没人啊?”走在前面的清蕊忽然发问。
  
  蓝灵闻言一顿,先前在城门口还不觉得,现在环顾四周一圈,才发现竟然真的如小师妹所说。偌大的洛阳城,原本该是熙熙攘攘,挤满了人群的街道,此刻竟然空空如也。
  
  “有些古怪,我们先找家客栈安顿下来,再打探打探。”蓝灵虽然也惊觉诡异,却还是淡定的做了决定。
  
  很快,二人便找到了一家客栈。
  
  “洛阳城还是很热闹的嘛,这么多人。”清蕊看了看喧嚣的客栈,道:“大街上没人,原来都跑客栈来了。”
  
  “看来之前是多虑了。”看着喧闹的客栈,蓝灵也放下了心。
  
  然,二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热闹的客栈,和外面冷清的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们更没有看见,客栈牌匾旁边有朵妖艳似血的花,正缓缓的盛放。
  
  2.洛阳惊魂
  
  在客房洗漱一番,又下楼匆匆用过晚膳,清蕊便缠着蓝灵带她出去逛了。
  
  “看一看,瞧一瞧,塞外珍稀材料制成的上品胭脂,擦了包管姑娘您面色红润,赛貂蝉。”
  
  “香包,绣帕,万秀坊新出,精致无比,公子买一个呗,送您心上人上选的礼物。”
  
  “锵锵锵……猜灯谜了,猜灯谜了,十文一次,欢迎大家来参与。”
  
  “哇,这就是洛阳啊,好热闹啊师姐。”清蕊一边东瞧瞧西摸摸,一边不住的感慨着。看到特别想要的东西,还会扯着蓝灵的袖子,撒娇让师姐给买下来。
  
  相对于清蕊的激动,蓝灵却显得心事重重。原因无他,便是整个洛阳城的灯火太不同寻常。
  
  别说是洛阳这个大城池,就是一般的小城镇,上元节的晚上,那都是火树银花不夜天,灯火通明的。而此时的洛阳城,虽然街道显得热闹非凡,但是听久了,会恍惚觉得这些喧嚣声一点都不真实。尤其是街道两旁的灯火,并不是明黄的耀眼之光,而是泛着清幽的蓝色,仿佛是地狱深处的幽冥之光。
  
  “师姐,那边有个卖花灯的老婆婆,花灯好漂亮啊,我去看看。”蓝灵刚刚惊觉到有问题,却不想清蕊没头没脑丢了一句话就跑。
  
  蓝灵立马转身,却哪里还看的见小师妹清蕊的身影。而那个清蕊口中卖花灯的老婆婆,更是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此人。
  
  正当蓝灵四处遍寻不都清蕊的踪影,急的满头大汗之时,忽闻与清蕊分开的地方传来一声“死人了!”。
  
  蓝灵一个咯噔,毫不迟疑地使了轻功跃入事发之地,更是情急之下抽出了鞭子,鞭锋一扫,拥挤的人群中立刻给她让出了一条路。
  
  “师妹!”看着那个以奇怪的姿势卧躺在血泊中的少女,身边的血液源源不断的向外溢出,蓝灵目眦欲裂。
  
  3.灵异的上元节
  
  “婆婆,你手中那盏花灯真漂亮啊。”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清蕊才在一座木桥上追上了那个老婆婆。痴迷地望着老婆婆手里的花灯,清蕊真心的赞叹着。也不知是那花灯做的太过精致逼真,还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清蕊甚至觉得那灯的光在流淌,好似流动的鲜血一样,竟是说不出的妖魅。
  
  “小姑娘,你觉得这灯漂亮?”面容慈祥的老婆婆眯着眼,微笑着问清蕊。
  
  “嗯。”点点头,清蕊目不转睛的盯着花灯,好似一眨眼,那灯就会消失一般。
  
  “呵呵,既然小姑娘喜欢,就送给你好了。”老婆婆说罢,将花灯塞到清蕊的手中。
  
  “哎?”清蕊讶异的抬起头,刚要拒绝,将花灯还回去,视线忽然一片模糊。
  
  “归去吧。”老婆婆轻声呢喃,挥了挥手,清蕊的身体竟然不听使唤地自己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师姐,你怎么了?”清蕊几乎是没有意识地找到了自己的师姐,她看着正痛哭不已的蓝灵,万分不解的开口询问,却也将蓝灵从认错人的尴尬中解救了出来。
  
  “师妹,你没事?”蓝灵不敢置信一般,半晌才反应过来,将清蕊紧紧抱住。然后,就是一通质问。
  
  但是,清蕊对于自己去追一位卖花灯的老婆婆的事,却无半点印象。
  
  对于自己莫名失踪,害得蓝灵差点崩溃,清蕊心生愧疚的同时,对那个死去的少女颇为好奇。到底是长得有多像自己,才会让精明理智的大师姐都认错呢。清蕊想要去一探究竟,但才看到那地上的白衣红血,就被蓝灵拉回了客栈。
  
  来洛阳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的清蕊,却没想很快便陷入了沉睡。睡梦中的她无法看见,有一抹鲜红的亮光从她的手心射出,在漆黑的夜里,灼灼而耀。投射在那墙壁的影像,赫然是一朵怒放的彼岸花。
  
  “呜呜呜……”朦胧中,耳边响起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呜咽声。酣睡中的清蕊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甚至将头缩进了被子里面,企图阻隔那烦人的哭声。
  
  却不想,那声音不仅半点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大,甚至清晰的像是有人就在她的耳边哭泣。
  
  “啊,到底是谁啊,吵死人了!”睡意全无,心情烦躁的清蕊一把掀开被子,睡眼惺忪的嘟囔道。
  
  “嘶,好冷。”一阵冷风拂过,清蕊打了一个激灵,顿时睁大了眼。
  
  4.初识
  
  这是什么地方?等等,自己睡前明明是换了衣裳的,怎的现在穿戴整齐了?就连那个装着自己心爱蛊虫的盒子,都妥妥的挂在了腰间。
  
  “呜呜呜……”清蕊正困惑不已,耳边又传来更加清晰的呜咽声。借着月光,清蕊看到了声音的来源处。那是一个被鲜血染红了白裳的少女。如果蓝灵在场,定会惊讶,因为这个少女,就是先前她误认为清蕊的已死少女!
  
  “快走!”
  
  突然,两道深浅不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然而,清蕊却是来不及了。只见那地上的少女,眨眼间坐起了身子,形容枯槁一般的手紧紧的抓住了清蕊的胳膊。
  
  清蕊机械一般地抬眼,入目的是一片猩红。此刻,她能清楚的看到握住她手的少女,七孔那汨汨流下来的鲜血。好似受到指引一般,流出的鲜血沿着少女脸庞的同一条轨迹,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在黑暗中开出一朵朵妖艳的红花。因此流出的血并没有模糊少女的五官,这让面对着她的清蕊清楚的看到那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这张脸怎的这么熟悉。”清蕊迷迷糊糊的想着。
  
  忽地,清蕊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耳边有风猎猎作响。
  
  “没事吧?”有人在清蕊的眼前晃了晃手,清蕊抬眼望去,只见那是一个面容白净,长相儒雅的俊美男子。穿着一身月白色道袍,身后背了一把宽大的剑。
  
  “你是?”视线落在对方的道袍上,清蕊傻傻的问道。
  
  男子温柔地笑道:“我叫清歌,是武当派的弟子。”
  
  “清歌,救了人就别再磨蹭下去,你是想等天亮吗?”一道宛若莺啼的天籁之音传过来,轻颤的尾音昭示着声音的主人此刻并不轻松。
  
  清蕊闻言望去,却见两男一女与那个七孔还在流血的少女打成了一团。方才开口的,很显然是那个长得妍丽无双,身形窈窕的女子。她手持着的清蕊叫不出名字的权杖,在那两个男子身边穿插。而另外两男,一个是长相儒雅,身披袈裟的光头和尚。另一个面容冷峻的男子,使得也是剑,但剑身不如武当弟子清歌的宽大。但是那从那不断闪现的剑影中,不难知道那定是削铁如泥的宝剑。
  
  四人年纪差不多,大概都在二十上下。
  
  反观那以一敌三的少女,清蕊再次瞪大了眼。并不是惊讶于那少女的游刃有余,而是,对方使用的招数,竟然是她们五仙教的独门绝技!
  
  清蕊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女以极快的速度在和尚脚下布了一个阵,顷刻,和尚的脚底布满了蛛丝。别看蛛丝纤细,这种蛊虫吐出来的丝却坚韧异常,而且具有麻痹神经的作用。和尚被牵制在了原地,少女不知从哪抽出来的鞭子,往那天籁之声的女子一卷,瞬间,少女就到了女子身侧。几乎是同时,女子僵着身子,无法动弹。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少女是怎么出手的,但是身为五仙教一员的清蕊,非常清楚少女刚才借由鞭子将自己拉至女子身边的同时,召唤出了寒冰虫!初阶的寒冰虫对人体的伤害不大,但是它能释放出极地寒冰之气,让人如同坠入冰窖,一时间感到四肢僵硬,故而无法动弹。
  
  5.引渡人
  
  “小丫头,还在发什么呆,赶紧过来帮忙。”清歌举着剑,一边配合同伴作战,一边招呼清蕊参战。
  
  “你们为什么要打她?”清蕊只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眼前的情况,完全超乎她的想象。或许,自己还在做梦?
  
  “哎哟,丫头,现在跟你也说不清楚,你只要知道,这个不是人,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东西就行了。”清歌忙里偷闲的解释。但是吊儿郎当的语气,和之前的温柔简直判若两人。
  
  “啰嗦,速战速决。”一道清冷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不耐。清蕊寻声望去,见是那个同样使剑的男子开口。
  
  清蕊摇摇头,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梦游了,她要回客栈。但是,还不待她踏出一步,一道鞭子已卷上了她的纤腰。阻拦她离开的,不是清歌和他的同伴,而是那个诡异的还在淌血的少女。
  
  “啪”,性命攸关,清蕊不得不反击。她左手握紧卷住自己的鞭子,借力一个翻身,面朝地。右手抽出腰间的软鞭,足尖一点,整个身体朝少女飞去。手起鞭扬,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鞭声,清蕊手中的鞭子如灵蛇一般直冲少女的面首。
  
  少女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立刻松开桎梏清蕊的鞭子,改为迎接而上。然而清蕊的鞭却转了一个道,往少女的腰间蛇行而去。
  
  只听“砰”的一声,少女被清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阵晃眼的剑光之下,冷傲的剑士已经使了一套独门绝技将少女钉在了地上。清歌见状,立刻跳到少女的身侧,布下一个剑阵,顷刻,无数的剑气刺入少女的体内。
  
  清蕊只觉得脑海中充斥着少女不甘而痛苦的嘶吼,但现场,除了她们几个人起伏的呼吸声,却并无其他声音。只是,那少女身体流出来的血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急。远远望去,就像是无数朵血红的花,争先恐后的从少女的身体里盛放出来。
  
  很快,少女的身体不再流出鲜血。她脸上的血迹甚至像蒸发一般,消失无痕,只剩下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少了鲜血充盈的眼,终于露出了原本乌黑的眼珠,只是此刻,没有一点灵气。
  
  “清尘。”清歌对和尚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地颔首。
  
  只见清尘双手合十,严肃而虔诚地对着少女的躯体吟诵着清蕊听不懂的经文。尔后,清蕊看到,连自己的赤蛇阵都无法燃烧掉的少女的躯体,在遍布了梵文之后,一点一点的化为尘埃,最终,消散于这个寒冷的夜晚。连少女躺过的地方留下的滩滩血迹,也跟着消失无痕,地上干干净净的,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好了,收工。”清歌将重剑顶于地面,夸张的呼了口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方才并没有察觉到自身的不适,这会,清蕊只觉得四肢发软,脑子乱哄哄的。但所幸没有忘记,自己的疑虑。
  
  “我们啊?”清歌灿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是引渡人。”
  
  “哦对了,今日起,你就是我们的新伙伴了。”清歌拍了拍脑门,赶紧将其他三个人召过来,给清蕊介绍:“小丫头,来认识下。我是武当派弟子清歌,先前已经跟你说过了,应该还记得我的名字吧?可别说你忘了,不然我会伤心的。”
  
  “废话真多。”原本在擦拭着剑的冷傲男子,冷冷的打断了清歌的喋喋不休。
  
  “别介意,他们一直是这样,习惯了就好。”好在唯一一个姑娘出来给清蕊解了围,继续给清蕊介绍道:“我叫清芷,来自峨眉。和清歌抬杠的那位,叫清言,是华山弟子。他看起来冷冷酷酷的,实际外冷内热,不用怕他。光头的那位,来自少林,名唤清尘。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有什么事尽管说,千万不要客气。”
  
  6.无法逃离的宿命
  
  “我叫清蕊。”清蕊礼貌的回道,又不解地问,“引渡人是什么?”
  
  “通俗点来说,就是超度亡魂。”清歌倒是言简意赅。
  
  “超度亡魂?”清蕊诧异:“世上真的有鬼吗?”
  
  “你刚不是才亲眼所见,并且成功超度了一只?”清歌耸耸肩。
  
  “那是鬼?”清蕊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清芷接话:“我知道你现在难以消化,一时半会我们也解释不清楚,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别想着回去了。”似乎看出清蕊的想法,清言冷冷丢下一句话。
  
  “为何?”
  
  “看看你的左手心,那是你被选中的标志,成为引渡人,是你的宿命。”清芷轻叹。
  
  清蕊抬起左手,果然在手心里看到一朵不知何时出现的形似花的印记。
  
  “红尘鬼魅寻魔花,彼岸花开渡红尘。”一直没有出声的清尘,插了一句:“入了黄泉道,只能走黄泉路。”
  
  “什么黄泉路?!”清蕊突然情绪激动起来:“我不信,我才不信鬼,也不信你们。我要回客栈,我要去找师姐。”说罢,跌跌撞撞的往远处跑去。
  
  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个怪异荒诞的梦,可是,为何又如此的真实?
  
  醒来的清蕊一把掀开被子,匆忙套上衣裳,推开门就要去找住在隔壁的师姐。
  
  出门正好看到蓝灵迎面走来,清蕊急忙奔过去。
  
  “师姐我昨晚……”后面的话被噎在了清蕊的喉咙里,不知为何,她明明站在蓝灵的跟前,蓝灵却仿佛没有看到她一样,半步也没有停顿的往楼下走去。
  
  “师姐,师姐……”清蕊眼睁睁看着蓝灵向小二打听她的去向,却对跟在她身后拼命喊她的自己视而不见。隐约想起清尘说的,她害怕,可是她不死心,她也不能死心。她不能因为贪玩,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什么引渡人,她一点儿也不想。
  
  “师姐,不要走,不要丢下我。”看着蓝灵找了自己几天无果,准备回南疆,清蕊伤心欲绝。
  
  本想跟着蓝灵回南疆的清蕊,却在洛阳城郊外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继续前行。最终,清蕊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姐蓝灵独自一人纵马离开洛阳城,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心灰意冷的她,在城郊一个破草屋子里窝了一天,直到夜幕降临。
  
  7.怨魂
  
  “呜……”
  
  深夜,狂风大作,吹的周围的树叶“沙沙沙”地响个不停。带着冬夜里的寒气,清蕊只觉那风拂过,就像冰刀子从脸庞刮过一样,生疼生疼。她缩在墙角,双手抱臂,但手里不忘紧紧地攥着软鞭。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处传来,顷刻,便有衣袂翻飞的声响从耳边略过。不再迟疑,清蕊足尖一点,直冲屋顶,顿时枯烂的茅草四处飞散,“咻”鞭子破空的声响随之响起。
  
  “清蕊,是我。”被人握住了鞭子,箍住了腰身,听到熟悉的声音,清蕊这才敢正眼瞧对方。原来是清歌,清蕊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这是一个有着极强怨恨的鬼,比较难缠,待会一定要小心。”清歌在清蕊的耳边轻声交代,便纵身而去。
  
  清蕊就着月光,便见清歌与清尘和清言呈三足鼎立之势包围着一个穿着浅紫色长裙,头发凌乱,面目青灰的女子。女子的腹部高高隆起,下半身却血流如注。
  
  而清芷站在了清言和清尘的中后方,眼睛注视着他们两人。
  
  “万剑朝宗!”清歌率先朝女子丢了一个剑阵,拉开了战斗序幕。
  
  清蕊看着紫衣女子不受控制的滑向了清歌剑阵的中央,清言及时的使出华山真诀有凤来仪,凌厉的剑锋毫不留情的刺入她的身体。而清尘的大悲咒一出口,符文顿时贴满了女子的身躯,生生将她困于地面。
  
  眼看着女子的面色越来越白,身影亮光一闪,紧接着开始趣向透明化。但是,女子面色依然平静,她甚至没有反抗。只是,嘴角扬了扬,然后,清蕊眼见她抚了抚肚子,顷刻她的身影变的正常,面色也恢复到先前的青灰。
  
  对于这种情况,众人似乎并没有讶异,而是进行下一轮的攻击。只是,不论多少次,最后,女子都能恢复如初。
  
  “柳依师姐!”最后,还是清芷忍不住忽然出声,朝着女子道:“你既已死,为何还不肯放下?”
  
  “清芷小心!”似乎是不满清芷说自己死了,女子忽然爆发冲向清芷。
  
  千钧一发之际,清蕊灵鞭一甩,生生将紫衣女子摔到了另外一头。同时急速召唤出寒冰虫以及血炎蛇,布下两个蛊阵。其他反应过来的几人,看到清蕊的动作后,也立刻丢出了自己绝招,可谓招招致命。
  
  怕女子又立刻恢复,咬了咬牙,清蕊咬破自己的食指,以自己的心头血为祭,召唤出一片血咒区域。霎时,清蕊和柳依被一片血红的蛊虫所围绕。
  
  眼看着自己的蛊阵快要维持不住,其他人也拼尽了全力,而柳依虽然面白得快要透明,却依然不见她有丝毫慌乱之色,清蕊有些绝望。
  
  “清芷,不要再犹豫了。”清歌难得严肃地出声:“别忘了我们的身份与责任!”
  
  清芷面露不忍,贝齿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连清蕊都看出了她内心的煎熬。
  
  “师姐,对不起!”一团火球,伴随着清芷颤抖的哭腔,掷向了柳依。顷刻,柳依被火焰包裹着,再也看不到她的人。
  
  清尘开始吟诵往生咒,包裹着柳依的火焰闪烁着金色的流光梵文。随着吟诵,火团越来越小,直至只剩下一点微弱的火星,最后,湮灭在这个冷月夜。
  
  8.鬼打墙
  
  后来,清蕊才知道,为何柳能每次在快要被消灭的时候,恢复如初。因为她生前是峨眉弟子,虽然武功不行,却习得一身精湛的医术。只要有最后一口气在,她就不会死。哪怕她真的死了,作为鬼混,她依然可以使用自己的绝学不让自己消失。
  
  最后,还是依靠清芷峨眉派的独门绝技,断了柳依的峨眉传承,让她无法使用峨眉的绝学医术为自己吊命,他们这才成功的为柳依渡了魂。
  
  但清蕊却不解,既然柳依医术高超,生前为何会惨死,看样子,还是一尸两命。
  
  “小丫头,你要知道,人并不是神,这世上没有无所不能的人。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会有他的软肋。而柳依的软肋,就是她太过天真与专情。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是她太傻。”清芷情绪不太好,清言和清尘不善也不喜解释这些,只有清歌为清蕊解了惑。但是清歌的话,清蕊却似懂非懂。
  
  “这就是师姐们所说的中原人龌龊的心思吗?”放了心头血的清蕊眼前阵阵发黑,失去意识前,忽然想起师姐们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清蕊这次一昏,便又是一整天。待再次醒来,四周又笼罩在一片暮色之中。
  
  清蕊环视了一下所处的地方,自己躺在一堆干草上。屋子很破,不需要出门,便可从倒塌的墙面看到另外的厢房以及前堂,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栋被遗弃的旧宅。
  
  清蕊半坐起身,身上原本盖着的一床薄被,因为起身动作而滑落。看来自己是被清歌他们安置在此地的,但是此时周围静悄悄的,无半点人声,着实不正常。
  
  “清芷姐姐?”
  
  “清歌大哥?”
  
  “清言,清尘大哥你们在哪啊?”
  
  将同伴的名字喊了一遍,无人回应。清蕊忍不住猜测难道自己是不是又一次被抛下了。强压下心里突然升起的委屈,清蕊一边走出房间去寻人。
  
  幸好,刚出房门,便看到一脸焦虑的清芷往里走。
  
  “清芷姐姐!”清蕊深深呼了一口气,朝清芷跑去。却在眼看要碰到清芷的手时,竟被一堵看不见的墙给阻隔了。
  
  清芷那边似乎也和清蕊一样,遇到了看不见的阻碍物。清蕊看到她在那边一边捶打着空气墙,一边回头朝门口喊着什么。此时,清蕊才注意到,她们听不到彼此的声音。甚至,清芷她根本就看不到自己。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清蕊发狠地拍打着眼前那道看不见的墙,泪水在眼中打转。
  
  前一晚,才耗尽力气渡走了柳依的魂,现在又遇到这种诡异的情景,也难怪清蕊急的快要哭出来。
  
  而生长于南疆的清蕊,并不知道,此刻自己所遇的,就是鬼神话本里经典的鬼打墙。
  
  9.融入与疑惑
  
  很久之后,对于清蕊来说,遇到鬼打墙的那晚,是一段应该用来压箱底的最烂的回忆,没有之一。
  
  清蕊完全不记得那晚她的同伴们是怎么将她解救出来的,她只记得,她拍打了许久之后,那道看不见的墙依然纹丝不动。当她想起那些残垣断壁,并打算通过倒塌的墙壁爬出屋子,甚至使用轻功冲向破了一个洞的房顶时,悲哀的发现自己所处的周围,都被竖起了一道道无形的墙。彼时的绝望,快要把她逼疯。
  
  但也因为鬼打墙事件,清蕊开始融入到这个渡魂小队。自觉地跟随着清歌他们,四处寻鬼,渡魂。
  
  不知不觉,竟然一晃就过了半年。
  
  半年里,他们杀过的鬼,渡过的魂,数不胜数。其中有怨气冲天,难渡程度比柳依还高的怨魂,也有轻轻松松一两句话就心甘情愿被渡的魂。有武功盖世的侠客,也有手无寸铁的寻常百姓。有垂暮的老人,也有牙牙学语的孩童。
  
  清蕊不解为何世间会有这么多的鬼魂存在,尤其是有些就算靠着执念徘徊于红尘世间也无济于事的鬼魂,还不如早早投胎转世的好。
  
  但清歌告诉她,每个人,生来就会产生欲望。不论是男是女,是大人还是小孩,是普通百姓或是达官贵人。唯一有区别的,不过是他们因为年龄身份等产生的欲望不同而已。但凡对自己的欲望产生执念的人,死后就不会轻易的去轮回。哪怕什么都做不了,也要固守下去。哪怕有一天,自己会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他们想要用生生世世的轮回,赌一个奇迹。
  
  至于那个奇迹是什么,清歌笑笑说他也不知道。
  
  可不知为何,清蕊就是觉得清歌应该知道,他只是不想告诉自己而已。
  
  半年里,清蕊也变得成熟起来。与同伴们之间配合,也越来越默契。但同时,她也有许多的疑问。
  
  比如,他们为何会被选中,为何一定要渡魂?比如,随着渡的鬼魂越多,他们手中的彼岸花颜色越来越淡,只有自己的是越来越艳。又比如,他们一直寻鬼渡魂,但是直到现在,清蕊都不清楚他们是依靠什么来确定鬼的位置的。
  
  所有的鬼,好像都是莫名就遇到了,就像眼前的这个。
  
  10.身世之谜
  
  福州郊外,一个长相精致,一袭红衣明艳动人的美人拦住了清蕊一行人的去路。美人面容白净,衣裳整洁,一点儿都不像个鬼。
  
  “清逸师兄!”清芷见着来人,激动地朝对方跑去。
  
  “叛徒!”清歌和清尘并没有说话,倒是清言冷哼了一句,也不知道他是说清芷,还是那个红衣男子。
  
  “清芷姐姐,小心!”原本还站在路上的清逸,突然间消失了。而很快他的身影又再次出现,只不过,是剑指清芷。
  
  “锵”,是剑与权杖相碰撞的声音。
  
  “师兄?”清芷似乎不敢置信,但看着对方通红的双眼,清芷的心开始往下沉。
  
  清逸似是完全不认得清芷,忽然幻化了数十个分身,对她毫不迟疑地展开另一波攻击。
  
  “惊鸿绝影!”清歌一面惊呼,一面抽出剑挑断清逸对清芷的攻击。其他人见状,纷纷祭出自己的武器,加入战斗。
  
  清歌的剑阵丢了一个又一个,清蕊也配合着召唤一个又一个的蛊阵,清言毫不手软,快速而凌厉地出招。清芷时不时丢一个火球,清言各种咒语来一遍。最终,将清逸制服,众人也筋疲力尽。
  
  “好久不见。”此时,清逸似乎清醒了,他的眼睛不再是血红色,而是和常人一样。只是他的面色惨白,身体也开始透明化。
  
  “师兄!”清芷抱着清逸,哽咽不已。
  
  “呵呵,傻丫头,别哭。”清逸似乎想帮清芷擦拭眼泪,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以为我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但是,果然太天真了。”
  
  “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清歌忍不住问。
  
  “黄河道上引鬼魂,忘川河边开彼岸。世人都说彼岸花能渡魂,这个说法并不尽然。”清逸轻声叹息,“其实彼岸花本是洁白无暇的,它渡魂,是将魂的怨气引到自己的身上。可是这样一来,彼岸花怨气太重,便永世无法进入轮回。唯有花匠用自己的鲜血浇灌,彼岸花才会消除怨气,也因此原本的纯白被染成鲜红。然而,这对花匠来说,又是何等的残忍!”
  
  “不愿看到自己血液流尽而亡的花匠,想方设法想要用别的方法代替。于是,便有了引渡人。只要在鬼魂入黄泉之前,帮他们渡魂,便能提前消除他们的怨气。那样,花匠便不再需要用自己的血浇灌彼岸花了。”
  
  “所以,我们是花匠?”清言冷声发问。
  
  “没错。”清逸吃力地点头,他快要维持不住身形了,“还记得你们每个人第一个渡的魂吗?当时是不是觉得很眼熟?因为那就是我们自己。”
  
  “啊!”清蕊紧紧捂住嘴,怪不得当初那个少女会让师姐认错,原来她不是像,她就是自己啊。
  
  “我们渡的第一个魂就是我们自己,至于原因……”清逸的话没有说完,他便烟消云散了。哪怕,整个过程中,清尘都没有念往生咒。
  
  因为花匠带着巨大的怨气而生,作为引渡人的花匠,第一个要渡的,必然是自己。
  
  虽然清逸的话未说完,但大家却都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伴随着清芷撕心裂肺地叫喊,大家回过神,才发现清芷竟然自绝筋脉随清逸而去了。
  
  11.白色彼岸
  
  “清芷姐姐!”清蕊放声大哭。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清言难得一句话说了这么多字,声音依旧清冷,仔细听还是能听到一丝难过。
  
  “这丫头,跟着我们忍了这么久,也真是难为她了。”清歌是笑着的,但是话里却带着哽咽。
  
  “阿弥陀佛。”连清尘,声音也比平时低了几分,轻了几分。
  
  “为何会这样?!”清蕊哭的不能自已,“如果我是那彼岸花,我定要保持纯白。哪怕是生生世世不能轮回,我也不要花匠为我浇血!”
  
  “傻丫头,这是我们的命,很快我们就会跟他们见面了。”清歌将清蕊拥进怀里,抚着她乌黑的发,眼里藏着无人看见的温柔,“不过,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陪着你。”
  
  后来,据说忘川河边,在一片血红的彼岸花海里,有一朵洁白无暇的曼珠沙华,兀自妖娆地盛放。每天,都有一个长相俊美的花匠伺弄它。但是,他从来不用自己的血去浇灌。也曾有同伴好奇问过他。
  
  “它不喜欢鲜血。”花匠笑的温柔无比。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