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重生之黑莲花的绽放2

时间:2016-07-10 来源:原创 作者:幽莲缘梦 阅读:9
    有我在,你放心1
  
  木猛然张开眼。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四周是洁净的白
  
  木雪深深呼吸了下,她确认,自己是重生了。
  
  重生的不早不晚,刚好到她要破相的那天。
  
  是的,破相。原本这天,她因为昨晚被父母惩罚在阳台上跪了一晚上,于是上课时候忍不住睡着了。范建春拎着她的头发把她拉起来给了一耳光,让她举着凳子去后面站着。她站起来的时候脚有点发软,结果不知道绊着什么东西,脚步踉跄了下,然后凳子被摔到地上,她也差点摔倒。结果范建春以为她是在示威,一黑板刷砸了过来,就砸到了额头上,黑板刷的铁皮从额头割裂到脸颊。
  
  想到这里,木雪内心冷笑,什么叫不知道绊着什么东西,她可是记得刚刚林予菲摔倒的时候,脚放在她这边的凳子旁。
  
  林予菲啊林予菲,一切,从现在,重新开始。
  
  “喂,醒了?”
  
  一个略显沙哑的男声传来,木雪艰难地扭了扭受伤的头,看向刘爽。
  
  刘爽因为长期体训的缘故,才15岁就已经180,肌肉线条也出来了,在一堆纤细初中生中那绝对可以用虎背熊腰来称呼,搞得普通同学见他都绕道走。但是以心理年龄25的木雪看来,这只是一个身体健康结实的少年而已。
  
  “呜……”木雪开口,喉咙却一股刺痛,让她没有把疑问说出口,比如,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似乎是看出来木雪想问什么,刘爽笑嘻嘻地回答,“我叫刘爽,是楼下16班的,就是大家说的烂班差班,哈哈。是我送你来校医院的,你好瘦啊,60斤有没有啊?就跟只猫似得。”
  
  木雪看了看自己的手臂,确实又黄又黑,骨瘦如柴。
  
  “嘿,你就是木雪对吧,平时看你都跟只老鼠似得,跟在林予菲后面畏畏缩缩的,一看就讨厌得很。不过今天你真是够超的,那眼神,那气场,活脱脱女鬼现世啊!范贱人脸都被吓青了哈哈哈哈哈……”
  
  木雪忍了又忍,忍无可忍,终于翻了个白眼。刚刚是猫现在就是老鼠,这人的思维也太跳脱了。
  
  刘爽不以为意,继续噼里啪啦地表达自己的内心,“本来我就是来看热闹的,哪知道一眼看到你,嘿哟,心都跳起来了。哥我看上你了,来给我当小妹吧,我以后罩着你,就不会有人再从楼上泼水,撕你的作业本,把虫子尸体往你脖子里塞什么的了。”
  
  木雪拿眼角瞥了一眼刘爽,这个年纪,大家都已经青春萌动了,但是她可以很清楚明白地知道,刘爽这货白长这么大个子。什么叫哥我看上你了?因为自己活脱脱女鬼现世?然后就要收来当小妹?难道是自己拿出去可以专职吓人么!
  
  心中一阵恼怒,但是……
  
  记忆中,自己被范建春打伤后,虽然也是引来了几个班级的围观,但是,并没有谁主动送她来医院啊。
  
  于是,从一开始,自己的命运就开始改变了么?
  
  想到这里,开口拒绝的话被咽了回去,木雪看着刘爽,虽然并不是多么信任他,但还是点了头。初中时候的自己,除了林予菲一个朋友都没有,现在的自己必须得有点伙伴。
  
  刘爽正打算继续编造些理由,让他顺利收下这个女鬼一样的小妹。天知道他喜欢看恐怖鬼片那么多年,钻了无数的坟头墓地,蹲守过多少事故现场,都没有发现一丝丝厉鬼的身影。眼看着这虽然是个活人,但是气场十足,不收下来简直是对不起自己的纯真爱好啊!
  
  然后刘爽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木雪点头了。
  
  于是,刘爽……乐了!
  
  然后他欢欣鼓舞地跑了出去,替木雪结了医药费。开玩笑,刘小爷的小妹当然该刘小爷负责!
  
  刘爽刘小爷,收集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厉鬼一样的小妹,他很开心。
  
  海塘初中和高中是合在一起的,而海塘校医院虽然名义上是校医院,实际上却也在接收好几个小区的病人,所以医疗实力强大。
  
  由于还挂着校医院的拍子,医生护士也并不是特别利欲熏心,再加上刘爽一次性垫付了所有可能涉及的医药费,于是医生尽心尽责,强制要求木雪住院。一来觉得她太过瘦小,担心有其他病症没有检查到,二来是头皮伤口过长,并且伤到好几处毛细血管,住院有利于伤口恢复。
  
  在得知刘爽给了医药费之后,木雪内心震动了。
  
  一直以来,木雪都很难得到别人的好感和帮助,在她上辈子里,除了林予菲和那个男人,从来不会有人对她有什么付出。
  
  这一重生,就得到这样一个……神经大条,不按常理出牌的……哥。
  
  木雪内心又酸又苦,她和刘爽不是一类人,她理解不了刘爽这种自信满满毫无保留的付出,但是,她很感动
  
  同时,也很羡慕。
  
  只有阳光自信的人,拥有很多东西的人,才能够这样大方,不吝啬不计较,想干什么就该干什么。并且相信自己会成功,但凡付出就会有回报,但凡给予就会有收获。
  
  不像自己,虽然可以毫无保留的付出,但是从来都没有自信对方会接受,就算接受,也不奢望对方能够回报。总觉得一切都太脆弱,然后才会用尽自己的所有去维护。其实,这样根本就不正常。
  
  当天放学,林予菲来了。
  
  林予菲穿着红白相间的校服,十四岁的年纪,肤色粉嫩,身段窈窕,虽然算不上校花,当朵班花还是绰绰有余的。
  
  木雪仔细打量着林予菲。
  
  头上的彩色水晶珠子发夹,那是我用这个月零花钱送的;脖子上的纯银小天使项链,这是我上个月零花钱送的;手上琥珀四叶草的手链,是上上个月的生日礼物吧;还有那个米奇的书包,是我用压岁钱买来送的。
  
  林予菲长的漂亮,成绩又好,但是,家境很差。
  
  她的父亲是下岗工人,本来在街上踩三轮,可惜人脾气太暴躁也太计较,总是爱多收别人一两元钱。大部分人不计较就算了,但是下回就不愿意做她爸爸的车。结果又一次,她爸爸遇上了几个小流氓,结果不仅不给钱,还抢走了所有的钱并且砸断了她爸爸的腿。她妈妈在菜市场卖菜,每天起早贪黑,可是因为没有门面,只能散卖,所以也赚不了多少钱,只能勉勉强强供一家人生活
  
  木雪笑了。
  
  当年,那么漂亮,那么优秀的林予菲,朋友那么多的培林予菲,却对自己那么好,随时随地都带着自己。所以,木雪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肺都挖出来给她。
  
  只要是林予菲想要的,木雪都会去替她达成;只要是林予菲的愿望,木雪都会去替她实现。
  
  小小的年纪里,林予菲几乎就是木雪的神。
  
  “小雪,你好些没有?”林予菲担心地问道,同时小心翼翼地伸手触摸木雪头上的纱布,“小雪我好担心你……”
  
  木雪没作声,她还在仔细地打量林予菲,从她开始说话前嘴角的微抿,再到她眨眼的频率,还有她鼻翼的轻轻抽动。
  
  被木雪亮铮铮的眼神,仿佛X光一样进行扫描,林予菲浑身有点僵硬。
  
  “我没事,你很担心我吗?”木雪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不再沙哑,喉咙也没有痛了,她有点奇怪,这才过两个多小时吧,好的这么快?好像头皮也没有那么痛了。
  
  林予菲侧身做到床边,“当然啦,你是对我最好的朋友呀。头还疼不?”
  
  木雪叹了口气,“那你怎么不送我到医院来?还等到放学才来看我,我才不信你担心我呢。”
  
  林予菲心中一慌,她狐疑地看木雪。
  
  不对劲,木雪一向都是温柔怯懦的,从来不会反问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傻,我刚刚替你去跟范老师道歉去了。范老师发了好大好大的火,我劝了好久,他才不追究你的责任了。所以才耽误到现在的啦。”林予菲握住木雪的手,“有我在,你放心。”
  
  去你妈的有你在我放心,我放心去死还差不多!木雪在心里怒骂了一句,面上倒是半分不显,还学着林予菲的样子来了个微笑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他不追究我,换我追究他。体罚虐待学生到住院,这口气你替我忍得下,我自己还忍不下呢。”
  
  林予菲这下彻底是懵了。
  
  “小,小雪,你怎么了?”
  
  木雪抽出自己的手,扯着嘴唇来了个狰狞的笑容,“没什么,我就是顿悟了而已。”
  
  林予菲被吓得站直身体,她咽了口唾沫,往后退了三步,“小雪,你,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明天,明天给你带吃的。”
  
  说完,林予菲迅速抓起书包就跑,却在打开门的时候撞上一具结实的身体。
  
  “谁啊不长眼睛!”刘爽正想一把推开面前的人,低头一看,长头发红校服,哦哟是女生。
  
  “林予菲?”
  
  “好痛……”
  
  鼻子一阵疼痛,林予菲捂住鼻子,眼泪迅速充满了眼眶。
  
  刘爽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太好意思地开口,“不好意思啊,我胸肌太硬了。”
  
  林予菲又怔住了,这男生有够厚颜无耻。看了刘爽一眼,她柔声问道,“你好,你也是来我家小雪的吗?”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