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雨邑

时间:2016-05-30 来源:原创 作者:阿娅 阅读:9
    “天青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喜欢这首歌,喜欢这句词,因为喜欢这样的城市。而衢州,正是这样一座雨城,我称之雨邑。
  
  空空濛的山,空空濛的林,空空濛的江面,连房子也空濛在这样或浓或淡的雾气里,飘飘渺渺,隐隐约约。天青色,是这个城市的主色调。
  
  春夏两季,雨意甚浓,整个城市都阴翳在洇湿的水汽里。遠處的山,近處的流水,高处的天宇,低处的旷野,无不在天青色的雨烟中隐匿。裊裊雾线,轻柔富有弹性,丝丝缕缕地飄渺在清淺的水面,纏綿在山眉黛間,徘徊树林,渲開的墨色那麼淡,那麼的淡,像岁月泼下的一笔淡墨,像新柳挽風描下的一笔月晕,像公主醉臥花陰,呵手模糊了的銅鏡。飛鳥不知缘何惊起,掠过天际,抖落的也是一裊细细淡淡的天青色烟影。
  
  我极喜欢雨,极喜欢这样的雨城。
  
  喜欢听雨。无论早上还是晚上,隔着帘幕,耳得清晰而不渲噪的清音,思绪或滞或泛,都是一种美好的熨貼。要说那雨声里,究竟藏着什么?其实我说不清,就觉得很华丽,但又感觉很清宁。
  
  夜阑灯灭,窗外雨棚上,虽滴滴答答,嘈嘈切切,却感着一种悠长的温柔。想想雨打荷,念念风扶柳,追思追思潇湘雨竹,怀一柸巴山夜雨情,再从风铃般的雨声里寻一颗远古的雨种,种在心中,就这样渐渐入眠了。
  
  清晨,蒙胧中,柔靡清脆的雨声重新叩开了耳门,看不见雨线,只听得它沙沙的脚步声,就这样慢慢慢慢苏醒了,好像从很远的旅途中回家,又像从前世回到今生。没错,雨声中还伴着几声娇软的鸟鸣,心情就更加明朗了,又是美好的一天。
  
  一场雨,一支歌。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心境,以及不同的人,都会听出不一样的雨韵。“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是宋人蒋捷听出的人生;“留得残荷听雨声”,这是潇湘妃子林黛玉听出的禅意。
  
  而今雨落,听雨人换成了我,我又是什么样的心境呢?只有自己知道。
  
  喜欢看雨。在烟雨浸润的城市里,看雨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也是一件幸福奢侈的事。易安诗:“门前风景雨来佳”,那是她闲逸生活的影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那是晏小山托付的相思情;“梅子黄时雨”,贺铸一川惆怅与多情。
  
  实实在在的,雨起的日子,站在窗前,看着雨线穿梭在天青色的雾气里,人也会变得恍惚。那雨线是那么的细,那么的密,就像在偌大的天宇间,织就一张晶莹柔软的玉网,而这样的网不仅笼着树木房子,还缠绵在或宽或窄的巷子里,铺就在大小的街道和宽阔的江面上,还迷离在房子屋檐下,总之,一切都因它变得渺渺起来,整个城市也因此氤氲成了天上宫阙。
  
  此时,任凭你闭上眼睛想象,充分施展你的想象力,即便来一场黄粱梦,也不过分。秦少游的雾失楼台又算什么,烟雨失城楼,烟雨失鸾台,那才是绝佳。
  
  想苏轼,对看山都有横看侧看之分,那赏雨固然也是有这般讲究的。如果说,雨打芭蕉,是一种诗意的惆怅;那雨拂红英,则是一种忧伤的感动。看一滴雨悄悄落入花瓣,只轻轻舔了一下瓣唇,便悄然滑落,继而融进温湿的泥土中,消失了。这又会带给人一种怎样的触动呢?
  
  好吧,那就呆呆地,不带一点思绪,看着烟雨落在房顶,溅起一阵阵雨雾后,又沿着瓦檐细细地流下。可依然会令人心中滋生起一种情怀,那每一朵梅瓣一样细碎的雨花里,莫不是都凝着一段浓浓的愁绪,化不开,解不了?只好在经历一场浩劫后,化作一滩水,连同愁绪一同带走了……
  
  喜欢雨,喜欢雨邑;喜欢雨邑,便喜欢走在城市的天青色里。或撑一把伞,或者什么也不带,踏着雨湿的路面,任檐角或地角或叶角的雨水不经意地随风扬在我的身上或者脸上,发梢上,都是一种美丽的无意,或是一种亲切的有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雨邑,是我的QQ空间,传来了雨烟一般飘渺的声音。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