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秘密

时间:2016-05-06 来源:原创 作者:鹿晗04207 阅读:9
  
  
  当钥匙插入宿舍门口时,我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又尖又细,像是六七岁孩童的嗓音,却又很不自然,听上去令人难受。
  
  宿舍不可能有小孩子。我飞快地打开门,只见一个人“嗖”地从镜子前移开,坐在床上拿起一本书,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又是霍心柔!看着她若无其事的脸,我的背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因为她太奇怪了!
  
  一.双面性格的女孩
  
  霍心柔对着镜子念儿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要宿舍没人,她就会这么做。而且,每次她都尖着嗓子装童音,发出的声音既细又不自然。这么做对她来说也不容易,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吃“金嗓子喉宝”。
  
  还有更奇怪的。刚开学不久,某天我躺在床上拉着帐子,从外面几乎看不出我躺在床上。我听到霍心柔再打电话:“妈,我最近挺好的……”然后她讲了很多琐事,和普通学生没什么两样。可是挂断之后,她又打了一个电话,拿起电话叫的还是“妈妈”,但这次她用了那种令人难受的尖细嗓音,并且把刚刚讲过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还向妈妈撒娇。
  
  正常人会先后两次给妈妈打电话重复同一件事吗?或者说,她有两个妈妈?
  
  我相信当时霍心柔一定不知道我就躺在床上,所以她无意中暴露了秘密。我强忍着没有坐起来质问她。
  
  没过多久,安雅来找我。她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换宿舍。你是宿舍长,能不能帮帮我?”
  
  我吃了一惊:“为什么要换宿舍?”
  
  安雅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我害怕霍心柔。”果然是因为霍心柔!安雅又说:“我怀疑她脑子有毛病。”
  
  安雅的想法几乎和我想的一样。她向我透露了更多关于霍心柔的事情:“重阳节那天,大家都给爸妈买礼物,我发现霍心柔买了两个同样的礼物,都写着“送给妈妈”。霍心柔有几个妈妈?”
  
  我强笑着说:“也许她还有个干妈。”
  
  “不,我还看到过更恐怖的事。”
  
  十一放长假,霍心柔的爸妈来学校看她,住在学校的招待所里。当时安雅跟叔叔阿姨打了招呼。可是等到晚上,安雅又看到一个女人,她身体瘦长,周身被黑衣包裹,拎着一袋水果。这时,霍心柔跑了过去,对着那个女人叫“妈妈”!
  
  据安雅回忆,当时的霍心柔的声音又尖又细,听上去非常难受。但那个女人似乎很开心,她把水果塞进霍心柔手里,温柔地抱抱她。安雅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分外惨白,瘦的皮包骨头。
  
  也就是说,霍心柔在同一时间拥有两个妈妈,而且其中一个相貌恐怖。听了安雅的描述,我的背上再次渗出了冷汗。霍心柔果然是个怪人。
  
  二.挖出你的秘密
  
  有支持安雅换宿舍的行为,但我说服她和我一起调查霍心柔:“如果能证明霍心柔有病——比如精神分裂症,也许就可以把她赶出宿舍。”
  
  我的话很有说服力,安雅同意了。我们还去拉拢宿舍里另一名女生柳梦婷加入,但面对我们的劝说,她白了我们一眼,冷冷地说:“关我什么事?你们想太多了吧!”
  
  于是我和安雅一起行动。我们决定在宿舍里偷偷放置一台录音机,记录霍心柔独自在宿舍里说的话。果然,两天之后,我们收集到有关霍心柔的录音,当她独处时,她经常用可怕的尖嗓子说话,说的都是幼稚的内容。
  
  之后,我们决定偷看她手机里的内容。一天,只有霍心柔和安雅在宿舍,安雅故意装作在洗手间跌倒扭到脚,大声呼唤霍心柔去救她。本来我们还怕霍心柔很冷淡,没想到她热心地到洗手间扶安雅。安雅借此拖延时间,藏在门外的我伺机冲进宿舍拿起霍心柔的手机,翻看里面的记录。
  
  霍心柔果然有问题。她的手机里存这两个不一样的号吗,分别备注着“妈”“妈妈”。霍心柔给这两个号码分别发短信,但内容和口吻都不一样:给“妈”发的是普通事项,对学习生活的描述;给“妈妈”发的明显是撒娇的语气,比如“妈妈,我超喜欢你给我的布娃娃,我每天都抱着它”。事实上,我从来没在霍心柔的床上见过什么布娃娃。
  
  我把这些内容都拍下来。第二天,我和安雅逃了一节自习课,躲在宿舍里研究这些短信。看来看去,我们沮丧的得出一个结论:霍心柔可能是个精神分裂患者,所以她才会有如此不同的表现。但我们没有证据,如果用协商的方式把霍心柔赶出去,就更难了,因为舍友当中还有柳梦婷这样冷漠的人,她事事不关心,不会支持我们。
  
  “其实……”我犹豫的补充一句,“我觉得霍心柔虽然有点吓人,但人不坏。比如你假装跌伤,她多热心啊。我又不太想赶她走了才。”
  
  安雅却没有我那么容易动摇,她细细地搜寻霍心柔的桌子、柜子,希望发现些什么。突然,她大叫起来:“你看!这就是那个布娃娃!”
  
  果然,我看见有一个布娃娃藏在柜子后面,看起来又破又旧,年代久远。安雅说:“正常人会保存这么破的娃娃吗?会跟妈妈说很喜欢这样的娃娃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手机就响了。班长急促地声音传来:“班委集合,班里出事了!”
  
  原来,就在我们逃掉的自习课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当时,班长按老师的要求,给大家放关于“见义勇为”的教育宣传片。片子里正在宣传几个事例,当播放到某个少年因为救人失去生命的时候,一向冷漠的柳梦婷打了个哈欠,喃喃地说:“为救人而牺牲自己?不值!”
  
  虽然大家都觉得柳梦婷的态度不好,但谁都没有像霍心柔那么过激。她居然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猛地扑向柳梦婷。他的双手紧紧的扣在柳梦婷的肩膀上,拼命的摇晃,吼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次吗?”
  
  柳梦婷猝不及防,从椅子上跌落下去。同学们生拉硬扯才把霍心柔从柳梦婷身上拉下来。现在,霍心柔依旧没有恢复平静,他坐在辅导员的办公室,一点忏悔的意思都没有,只是咬着嘴唇,喃喃地说:“她怎么能那么说?”
  
  看到霍心柔这个样子,我又害怕又同情。受伤的柳梦婷在办公室外面叫嚷,坚持说学校一定要开除霍心柔,班长走过来,说:“你们是一个宿舍的,你知道霍心柔是怎么回事吗?她
  
  意的点点头,苍白的皮肤也无法掩饰她骄傲的笑容,她高兴地说:“我就知道,我家娜美是最优秀的。”
  
  “谁?”我以为我听错了。
  
  “我的女儿欧阳娜美啊。”
  
  我愣了一下:她的女儿不是霍心柔吗?”
  
  我再次去审视这个女人,她的穿着都有些过时,看上去没有人照料她。
  
  欧阳娜美?我忽然想起什么,急忙跟她道别,然后奔回医院。霍心柔正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疗,门外的同学们对着她指指点点,大概都认为霍心柔的精神有毛病。
  
  霍心柔看到我,关切地问:“我妈妈呢?”
  
  “她满意地走了。不过,欧阳娜美是谁?”
  
  霍心柔的脸一下子就变了。我知道自己猜中了事实,于是我坚持说下去:“欧阳娜美上过报纸,对吧!我觉得你应当说出真相,否则你以后都要生活在同学们异样的目光里。”
  
  霍心柔看看窗外同学们的表情,转过头对我说:“没事,这是我应得的。”
  
  我继续劝她:“你没有必要隐瞒。欧阳娜美是个英雄,你也是。”
  
  “不!我不是!”霍心柔痛苦地抱住了头。
  
  欧阳娜美离开后,你一直努力替代她,扮演她,为的就是安慰他那可怜的妈妈。你付出了很多,你就是英雄。”
  
  霍心柔抬起头来,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之后她叹了口气,终于向我们说出了真相。
  
  四年前的夏天,两个女孩兴冲冲地去划船。她们看上去是那么快乐,可当她们的小船在湖心翻倒的时候,其中一个女孩有道惊慌失措的同伴身边,奋力把同伴推到翻倒却依旧漂浮的木船上。当同伴喘过气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救人的那个女孩,叫欧阳娜美;被救的那个,叫霍心柔。
  
  事情发生后,到处都在报道欧阳娜美的英雄事迹,却没人真正关心欧阳娜美妈妈的真实感受。她是一个单身妈妈,女儿就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现在女儿不在了,她的精神受到巨大的打击,记忆退回女儿六岁时的状态,只记得她的宝贝娜美得到大红花的事情。
  
  所以霍心柔承担下这个责任,开始扮演欧阳娜美,让娜美妈妈以为自己就是她的女儿。这种举动得到了霍心柔爸妈的支持,一年一年地坚持下来。
  
  霍心柔做了很多努力,她拿走了欧阳娜美的旧娃娃,努力装出她六岁的声调,还经常跟那位可怜的妈妈聊幼稚的话题。虽然很辛苦,但看到娜美妈妈脸上的笑容,她觉得很满足。
  
  霍心柔说:“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为了救我,欧阳娜美完全能活下来。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是个怪人,但我觉得这样做很有价值。欧阳娜美是英雄,英雄的妈妈应当得到回报和关爱。”
  
  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沉默,因为我们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一向对霍心柔有敌意的安雅主动走过来,握住她的手,估计她再也不想换宿舍了。而我,也为自己曾经的猜疑和自私感到羞愧。
  
  现在不难理解,为什么霍心柔听到柳梦婷的话会那么愤怒。因为在霍心柔的心里,见义勇为绝不是什么“不值”的行为,它是值得赞扬的。
  
  而在我心里,霍心柔主动承担起“两个女儿”的责任。这才是最有勇气的。
  
  四.润物细无声
  
  霍心柔的脚伤好了之后,没人在追究她攻击柳梦婷的事情了。欧阳娜美的妈妈还是经常来学校,站在楼下温柔地等她的“女儿”。现在我们也会跟她打招呼,并向她说说“欧阳娜美”的优秀成绩,比如她又得了大红花。她听了很开心:“我没想到娜美有这么多好朋友,真是太好了!”
  
  私下里,我和安雅帮助霍心柔一起练习背童谣,因为欧阳娜美的妈妈非常喜欢听。虽然这个行为很幼稚,但是一想到能够安慰一位妈妈的心,我们都觉得很值得。
  
  至于柳梦婷,自从攻击事件之后,她一直没有跟霍心柔说话。但是柳梦婷并不像以前那么冷漠了,有时候她会主动帮别人做事,这种改变让她当领导的老爸也非常欣慰。
  
  一天,下起大雨,欧阳娜美的妈妈又来到宿舍楼下。霍心柔看短信的时候有些迟了,欧阳娜美的妈妈已经等了好一会儿,她急得不行,抓起伞冲了出去。我和安雅也来连忙跟出去。
  
  远远地,我们看到欧阳妈妈瘦削的身影和充满期盼的姿态。在她的身后,一个人给她撑着伞,居然是柳梦婷。
  
  霍心柔倒吸一口气,她走过去,低声对柳梦婷说:“谢谢!”
  
  欧阳娜美的妈妈很开心:“这小姑娘真好,帮我打了好一会伞,谢谢你。”
  
  柳梦婷的脸红了,她说:“阿姨,不用客气,我和她是好朋友。”说完,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拉住霍心柔的手。
  
  雨在她们身边唰唰的下着,一切仿佛都得到了爱的滋润。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