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与君诀

时间:2016-04-27 来源:原创 作者:楚灵兮 阅读:9
    天涯海角,浮萍相聚,皆是缘。
  
  无数的偶然,不经意的瞬间,便是纠结一生,走过万水千山,也解不开逃不掉的情缘。
  
  那一年,空前的灾难降临人间,一刹那间的地动山摇,造就了世间无数的悲惨。
  
  我恨苍天,我的亲人无一幸免,偏偏,让我逃过了劫难。
  
  谁说大爱无疆?谁说血浓于水?我只感觉到了世态炎凉,纵使再我凄楚可怜,再小心翼翼,也敌不过现实的残酷。
  
  当听到那几个似是而非的“亲人”,议论着把我送进孤儿院的那一刻,心里,竟不甚恐惧。
  
  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还能有什么害怕?
  
  孤儿院的时光,冗长、沉闷。我们这群人,或多或少,自我封闭。
  
  比起那些从未享受过亲人关爱的孩子,我幸运得多。
  
  我们,自卑而敏感。因此,也比一般的孩子早熟。
  
  很少做梦,对未来的生活,充满恐惧。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该我和他相遇。
  
  一直忘不了那一个日子,图书室的电脑坏了。电脑公司派出了实习技师——波!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身材清瘦,剑眉星目,眉目之间,带着一缕超然的温润。
  
  那年,他刚二十岁,如此的年轻,却少了几分这个年龄该有的青涩。
  
  淡淡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斑驳的金在他身材、脸颊晃动。
  
  那时,我正好捧着一本书阅读,抬眼之间,目光为他而停驻。
  
  他仿佛置身世外,专注地拆开机箱,手法熟练,极为认真。
  
  我禁不住好奇,抬头望机箱里瞅了瞅。错综复杂的机箱内部,当时的我,并不懂,只觉得原来电脑里,有那么多的线和卡。
  
  “你懂这个吗?”他突然开口。他的声音清朗柔和。
  
  我一怔,旁边并没有别人,他是在问我。
  
  “不懂,哥哥,这是什么?”我随手一指旁边,他拆下的一根长长的、绿绿的条子。
  
  “内存!”他简单明了的回答我。
  
  我当然不懂,“哥哥,你为什么老是修音箱?你不是来修电脑的吗?”
  
  他一脸狐疑,“音箱?”
  
  “对啊!”我拍拍液晶显示器,“这个才是电脑,那个是音箱啊。”
  
  他眼里有掩饰不住的笑意,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很可爱,哎,你以前……”他猛然觉得说错了话,住了口。
  
  他是个贴心、细腻的人。
  
  他话锋一转,说起了小女孩儿喜欢的那些故事、那些人物……
  
  他嘴里和我滔滔不绝,工作做得毫无纰漏。这一心二用的本领,我至今也没学会。
  
  告别时,我有些,依依不舍,心头盘旋着淡淡的惆怅。细细一想,自从我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对一切都毫不在意。很久,没有这样“心动”的感觉了。
  
  “哥哥,以后,来找我玩。”我如此说。
  
  “必须的,一定来。”他说。
  
  可我知道,这一别,也许是永远。
  
  我和他之间,都不过是彼此的过客,我们的年龄差距,二十岁的他,十二岁的我。八岁,足以形成代沟。
  
  没想到,不久之后,他竟送来一纸收养手续。
  
  他一个初出校门的年轻人,竟有如此的能力么?
  
  过程比我想像的顺利,也许是上级对孤儿院拨款的减少,让院领导们觉得多一个孩子,不如少一个孩子。
  
  波说,我让他,想起了他早逝的妹妹。他曾有个美丽可爱的妹妹,比他小十岁。自然,他很疼惜她。可天意弄人,一场软骨病,带走了她。
  
  他给了我一个家,还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名字,楚灵兮。最初的名字是“灵犀”,他给我解释什么叫“心有灵犀”。我一点就透,却对“犀”字抗议。
  
  “像个男孩子。”
  
  “楚楚挺聪明,那这个‘兮’呢?”他提笔在纸下写下“楚灵兮”三个字,
  
  “行!”从今以后,楚灵兮便成了我的名字。
  
  楚楚动人,心有灵兮。
  
  他一直唤为我楚楚,我称呼他为小叔。
  
  “哥哥,比我大两三岁的才叫哥哥。你比我大那么多,我要叫你小叔。”
  
  “你是嫌我老吗?”他自嘲一笑,揽镜自照。“和你比起来,我确实老了。”
  
  他到底还是接受了“小叔”这个称呼。
  
  时光悠悠,在他的呵护下,我逐渐长大。
  
  他的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给我过多的照顾。于是,我选择了住校。
  
  最初,每天星期回去与他相聚。
  
  后来,青春期的女孩儿总会叛逆,我回家的次数,逐渐减少。
  
  他也没有过多的追问,他也有过那段叛逆的岁月,对我的行为,表示理解。
  
  再加上,邱比特的爱情之箭瞄准了他。
  
  他的恋爱,很少向我诉说。
  
  在他眼里,我永远是个小孩子。
  
  成人的世界,他觉得我不懂。
  
  隐约之间,我只了解他和那个她,分分合合,无比纠结。
  
  我不知如何劝解,索性不管不顾。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我已成年。
  
  遥远的H市对他发出召唤,高薪的工作,知名的企业。重要的是,那是个很好的历练平台。他自然想去,
  
  我便推波助澜。
  
  “去吧,小叔,我已能照顾好自己。”
  
  这话,不是安慰他。实际上,我成年后的岁月里,更多的是我关照他。
  
  他飘然远走,我与他在虚拟世界里联系。
  
  感谢科技,远在天边的人,也能近在眼前。
  
  我和他之间的交流,逐渐延伸到工作、生活……一切一切。很多的时候,我们像推心置腹的朋友,彼此的烦恼全部诉说。
  
  除了他的感情,那是我不可触碰的禁地。
  
  我的感情,他倒很关注。
  
  常常会问我:有男朋友了吗?
  
  我的回答永远是:没有。
  
  他叹息一声,声音里一片温柔:“别太挑了,再挑下去,成了老姑娘,没人要。”我甚至能想像到他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
  
  身边,不是没有男孩子追我。手段大同小异:约吃饭、约看电影、约去公园玩……
  
  偶尔有兴趣时,应一两个约会,过后便丢在一边儿,对方再打电话来,坚定地回答:没时间。
  
  碰了几个钉子后,对方更明白我的意思:拒绝。
  
  小叔对此很无语,“你到底要挑个什么样的?”
  
  仿佛心弦被拔动了,那些男孩子,为什么对我毫无吸引力?
  
  他们,都不符合我心底需要的。
  
  我想,要一个成熟的男子。
  
  成熟!成熟!似电光火石之间,我隐约有些明白。
  
  是爱吗?是爱吗?“小叔,我喜欢你这样的。”语气里,更多的调侃。小叔,你能不能听出,我是在试探你?
  
  “你对我心动?心动就要行动!”
  
  “真的吗?”恍若飞入云端的喜悦笼罩了我,在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什么叫爱情的感觉。
  
  人类语言的魔力,在于,一句话,就可以让人冰火两重天。
  
  “开玩笑呢,小叔告诫你一下,楚楚啊,以后这样的玩笑,不可以随便开,女孩子,稳重点。”
  
  原来,不过如此。
  
  情不知何时所起,一往情深。从我明白的那刻起,小叔,已不是以往的小叔.
  
  二十一岁那年,我毕业了。和身边的同龄人一样,工作并不顺心。好在有小叔的呵护,我也不为生活忧心。
  
  不久之后,小叔从遥远的H市归来。我去车站接他,经久不见,他的容颜未变。时年,他已经二十九,较之最初几分成熟的青年,现在的他,更加风度翩翩。
  
  他孤身一人,眉目间的超然温润一如往日,我一眼,便在人群中发现了他的存在。
  
  故意在他身后搜寻,“嫂子呢?”
  
  他怔了怔,眼里闪过几丝忧郁,“这事儿,你别管。”
  
  我便不再提及。
  
  他这次归来,手里已有了一笔资金。多年的经验、阅历、人脉关系,他心底的创业梦,就将实现。
  
  “小叔,我要和你,一起。”我一语双关,话里有话。
  
  “一起什么?”
  
  “我给你打工,不可以吗?”我调皮一笑,当着他的表演一番,拆装电脑,装系统,安软件……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他不免诧异:“什么时候练习的?我记得,你以前是拆装CPU断几根针,安装内存条插反烧主板,就是插个圆孔鼠标,都要断针的……”
  
  他话没说完,我面红耳赤。曾经的我,并不待见电脑,偶尔帮他打打下手,反而越帮越忙。他忍无可忍之下发火,我便顺水推舟,彻底不碰硬件了。
  
  是他不在身边的日子里,我无聊时摆弄那些电脑硬件,竟也生出兴趣。
  
  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了。
  
  “楚楚,给我打工,工资不高,我只能保证不剥削你。”
  
  我情愿你,潜规则我。
  
  小叔,我终于可以和你,朝夕相见。
  
  小店开设不久,好奇心强烈的女顾客瞅见了我和他的“端倪”。“小楚,你和‘波’之间,真是兄妹?”
  
  我低头一笑,面颊飞红。“不是亲的。”
  
  她们似笑非笑的盯着我,桃色暧昧,在任何场合都令人想入非非。
  
  总有热情的顾客打趣一下我和他。他置若罔闻,我心里暗自甜蜜。
  
  我和他之间,配合很默契。他说,他给我取了个好名字,果真是名如其人,心有“灵兮”。
  
  可是小叔,我的情,你始终都不曾懂。
  
  精密、细致的工作,一直是他亲自动手,我数次想学,他拒绝。“这太累了,我一个人受罪就够了。”
  
  在他忙碌,我又轻闲时,便随手在网上涂抹一些文字,偶尔来点稿费,我全用来给他买小礼物。美其名曰:报答养育之恩.
  
  “楚楚,别为我乱花钱。”每次接到礼物,他都这么说。
  
  “我又没有乱花钱,这不都是你需要的么。”
  
  小叔,理科男的死脑筋,他难道不懂得,我送出的礼物所蕴含的意义么?
  
  打火机——非你不嫁。
  
  剃须刀——你是我心目的成熟男性。
  
  钱包——我想永远伴在你身边。
  
  围巾——我永远爱你。
  
  我绵绵的情,细密的爱,全包含在这些小小的礼物里。
  
  小叔常常为工作忙到深夜,我们这样的小店,要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跟,必须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我的那点儿皮毛技术,根本给不了他多大的帮助。
  
  他给我工资开的很高,我不推辞。这些钱,我总能通过其他方式,花到他身上。
  
  我与他之间,最美好的回忆,大概就是这段时光吧。
  
  一起上下班,工作间隙的倾心交谈。他肠胃不好,我不允许他吃外卖的垃圾食品。再忙,我也要洗手作羹汤。
  
  在外人看来,我们就是老板与老板娘。常有不明所以的外人唤我作:“老板娘!”
  
  我脸微红,小叔急忙解释:“她是我妹妹。”
  
  心底,不由得泛起凉意,我只是他的妹妹而已。
  
  自有戏谑的话响起:“‘情妹妹’吧?”
  
  我仔细捕捉小叔的面部表情,他的神色云淡风清。“你想多了。”
  
  这样的解释,太有说服力,比起面红耳赤的辩解,这就是四两拔千斤。
  
  我和他永远这样,该多好。
  
  可爱情中的女子,太贪婪。
  
  小叔一向不喜欢玩手机游戏,手机唯一能吸引他的,是抢红包。我对此毫无兴趣,曾疑惑地问他:“你抢
  
  抢抢!能抢到多少?”
  
  他说:“抢来的钱,意义不一样。”
  
  永远忘不了那天,他对我说:“给我发一个红包。”
  
  鬼使神差,我给他发了一个13.14的红包。
  
  他看了之后,久久没有说话。
  
  这厢,我心乱如麻。
  
  良久,他才开口:“给我发一生一世干什么?”
  
  “我醉了,头晕。”我随口编了个理由。
  
  “你喝酒了?”他语气里夹杂了严厉,只不过,是长辈对小辈的口吻。
  
  我侧头对他一笑,眯缝着眼睛,“酒不醉人,人自醉。”
  
  “我是长得有多丑,你看见我都醉了?”
  
  这个死脑筋,真不懂我的暗示吗?
  
  “你在我眼里,是最帅的男子。”我近一步挑明。“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是么?诚蒙楚楚看得起我,把我娶回家吧。”
  
  似在刹那之间,天地之间一片甜蜜温馨。
  
  “真的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楚楚!”他正色盯着我。“以后,好好的上班。你的这些心思,我早就感觉到了。”
  
  我感觉我的心,在瞬间跌落到谷底。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杜鹃啼血般凄婉:“你什么意思?”
  
  “好好工作,别想那些不着边儿的事。”
  
  “小叔,我恨你!”
  
  他不理我。
  
  “小叔,你要拒绝就拒绝,为什么还要调戏我?”
  
  “小叔,我讨厌你!”
  
  许久以来的一个梦,在瞬间,就破裂。
  
  “小叔,你赶紧结婚,你结婚了我就死心。”
  
  他被我吵得头昏脑胀,拍案而起。“楚灵兮,你还是先回家吧。”
  
  终究是小女孩儿心性,我头也不回地离去。
  
  心乱如麻的我,没有回家。逛街、看电影、泡吧……
  
  小叔,竟没有给我电话。
  
  我干脆夜不归宿,随便找了个宾馆住下。手机通讯里,他没有给我任何信息。
  
  既然如此,那我就……
  
  “老总,我要辞职!”这是第一次,我没有称他为“小叔”。
  
  他立即回复了我:“你至于吗?”
  
  我:“你不让我辞职,我看见了你,就躲。”
  
  过了好久,他才说:“我不想看见你这样,明天我们好好谈谈吧。”
  
  我正准备回复,他的信息又来了:“晚上谈,白天,你还是给我好好的上班吧。”
  
  我不禁莞尔,他有点,霸道总裁的味道。
  
  第二天的相处,还如同平常那样,我不得不佩服他,竟能如此镇定。他气定神闲形成的气场,无形中控制了我。我都怀疑,昨天的一切,是不是真实发生过?
  
  下了班,他带我去了茶楼。他的理由,我情绪易失控,在家,我会做出过激的行为。
  
  两杯清茶,袅袅的茶香中,我与他相对无言。
  
  他是在想如何开口么?
  
  我先打破了沉默,习惯性叫他:“小叔,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他双手捧着茶杯,“为什么要辞职?”
  
  “不想干了!”
  
  “为了我,就辞职?”
  
  “辞职是我的自由,你无权过问。”被他拒绝了,我要保持我的骄傲。
  
  “你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吗?”
  
  我闭嘴不答,他,这是在挽留我?
  
  “以你总犯小迷糊的性子,只怕去别的地方工资被扣光。”
  
  我幽幽地一叹。“你是以老板的身份挽留我,还是以小叔的身份挽留我。”
  
  “有区别吗?楚楚,我当初收养了你,就决心对你负责一辈子。”他话音刚落,我抓住他的话,热切地反问:“负责一辈子么?”
  
  “你不必,用以身相许,来报答我对你的养育之恩。”
  
  原来,竟是他误解了我。
  
  心里感到释然轻松。“小叔,我并不是报答你。而是爱你!”
  
  “你连爱情都没经历过,懂什么叫爱情吗?楚楚,别为了一时的冲动赔上一生幸福。等你那天想明白,后
  
  悔了,你会恨死我的。”
  
  “我懂!”因为激动,我不知不觉提高了声音。“我要是仅仅想报答你,会整天想着把你给壁咚了吗……”
  
  旁桌的客人纷纷对我行注目礼。
  
  小叔万万没想到我会冒出这句话,他压低声音:“楚楚,你小声点儿。”
  
  “你不相信我是吧?我就要让全天下都知道,我爱你!”
  
  他彻底崩溃了,也不顾不得旁人的目光,牵起我的手,逃难似的冲出茶楼。
  
  “楚楚,我,我彻底服你了。”
  
  委屈、怨恨的情绪冲击着我的心,再也忍不住,我咬着嘴角无声的啜泣,他慌忙给我擦眼泪。“楚楚,我们回家。”
  
  “呜呜呜,我芯片烧了。”我泪眼盈盈地瞅了他一眼,他一脸无奈地盯着我。
  
  “换一个不就好了。”
  
  “拥抱一下就好了。”我声音低的像蚊子哼哼。
  
  “大街上的……”
  
  “你是说,在家里就可以?”
  
  当理科男遇上文艺女,只有被调戏。
  
  乳白色的灯光中,他斜倚在沙发里,双目微阖,灯光将他的脸庞映照得细腻柔和,如上等的羊脂美玉。
  
  “小叔,”我一字一句,清晰地说;“我绝对,不是为了报答你。”
  
  他缓缓睁开双眸,目光盈然如静谧的湖水。“和你年龄相仿的异性那么多,何必为了一颗树,失去一片森
  
  林。”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你这话太有哲理了,我听不懂。”
  
  “你好歹也是个文化人吧,这都不懂,骗鬼呢。”我移步到沙发前,他惊觉地坐正身子,“你要做什么?”
  
  我的手,伸向他的肩膀。他轻轻一闪,躲过了我的手。
  
  “楚楚,冷静点。”他的身影走出客厅,移到阳台上。
  
  萧萧的夜色,朦胧的灯光,勾勒出他清晰的背影。他个子不算高,身材极匀称,西装革履的装扮,使得那抹身影尤为英挺。
  
  世间有一词,名“诱惑”。形容的,就是此刻的他。
  
  我缓缓地靠近他背后,他似乎并未察觉。
  
  “小叔!”我张开双臂,轻轻环住他的腰。把脸靠在他背上,隔着薄薄的衣衫,我清晰嗅到了他淡淡的体香。似有若无,叫人怦然心动。
  
  他猛地震动一下,有一瞬间的失神。接着,他用力扳开我的手,回身潇洒地对我来了个公主抱。“楚楚,你要不要形象啊。”
  
  这么多年来,抱我,他不是第一次。
  
  公主抱,是第一次。尤其,现在我爱他,天旋地转的幸福感,莫过于此。
  
  甜蜜的开头,不一定有甜蜜的结局。
  
  他抱着我快速跑进了卧室,把我扔在床上,转身就走。
  
  “小叔!”我的语气里有三分娇羞和三分甜蜜,还有四分激动。
  
  他不理我。
  
  “你这样把我抱进来,好像是,结婚那一天,新郎把新娘抱进婚房里。”我心神一个激荡,竟幻化出一对新人,衣冠楚楚的新郎,是他,一袭白纱的新娘,是我。
  
  他回身,眼里涌动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到底哪里值得你爱?”
  
  “哪里,都值得。”
  
  “我在创业初期,稍有不慎,就一无所有。”
  
  “大不了我们一起去讨饭。”
  
  “孩子话!世上的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容易。”
  
  又是再一次的拒绝,一个念头在我心底升起,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会不会,是他丝毫不喜欢我?
  
  “小叔,我懂了。”我凄然一笑,声音却是平静淡定:“你对我,没有感情的。”
  
  “那句话,说出了就要负责任。”他沉吟一下,“我拿什么,对你负责任?”
  
  小叔,在你眼中,我也是个物质、拜金的女孩么?
  
  “我只要你。”
  
  “我怕万一给不了你幸福,你会恨我的。”
  
  “没有你,我哪里还有幸福?”
  
  “你太年轻单纯,我怕我会伤害你。”他打开烟盒,我毫不犹豫的劈手夺下。“我不许你抽烟。”
  
  他抽烟,我制止,我和他关于香烟的斗争,从未曾停止。
  
  “肺都出毛病了,还抽。”
  
  像是回应我的话,他立即发出几声咳嗽。
  
  “烂命一条,早死早投胎。”他的声音里透着厌世的淡薄。
  
  遗憾,当时的我,未加注意。
  
  “好啊,死吧,一起死吧!一起投胎,下辈子,我要做你的青梅竹马,从生到死陪着你。”
  
  “下辈子的事,谁知道。”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润清朗。“楚楚,很晚了,晚安。”
  
  这就传说中的那啥三宝:呵呵,睡觉,去洗澡么?
  
  小叔,看来你的情商,够高。
  
  这一夜之后,那一个“情’字,我再不提起。
  
  我受不了再一次的拒绝。
  
  我受不了再一次的心碎。
  
  我更怕,越靠近,他越远离。
  
  不如,就保持平静。
  
  平静的上下班,平静的与他相处。我与他,仍然是倾心交谈。
  
  呵呵,不谈爱情,我们还是好朋友。
  
  我心底,终究是不希望保持这种关系。
  
  上帝大概听见了我的心声。
  
  时光流逝中,他迎来了三十岁生日。
  
  而立之年,这意味着一道分水岭么?岁月流逝得这样快,我不喜欢。当我和他的年龄皆是以“二”字开头时,我有错觉,他和我之间的年龄差距,没有那么大。
  
  他过生日那天,我借口身体不舒服,他丝毫没有想到其他。
  
  这个人,大概忘了自己的生日吧。
  
  月朦胧,鸟朦胧的时刻,他踏着夜色回家。
  
  推开门,立即听闻《生日快乐》的歌声。而我,捧着亲自烤制的蛋糕,亭亭然站在灯光下。
  
  “小叔,生日快乐!”
  
  “楚楚,谢谢。”他语气哽咽,我不禁愕然,一个蛋糕而已,至于么?
  
  费了一天时间制作的蛋糕,精美而漂亮。
  
  制作蛋糕,我也学过好长一段时间。
  
  这是我制作的第一个蛋糕,也是,最后一个。
  
  有些事,只能对特定的人做。
  
  换了旁人,就失去了意义。
  
  和他一起切蛋糕时,我手背上的烫伤,被他看见了。“还疼吗?”他把我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吹气。
  
  “小叔,不要这样。”我抽出手。
  
  “楚楚,怎么了?”
  
  “我怕,我又控制不住我的感情了。”
  
  “控制不住就控制不住吧!”他的手指绕上了我的齐腰长发,在我耳边轻声唤我:“楚楚。楚楚。”
  
  “嗯。”我吐出一个字,不说其他。
  
  “有一句话,叫‘待我长发齐腰’。”
  
  “小叔娶我可好。”我话一出口,才惊觉,不知不觉,竟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那我娶你可好?”他的话,如一缕清洌的泉水,瞬间滋润了干枯的心。
  
  “小叔,你说的,可是真话?”
  
  他不回答,唇瓣滑过我的脸,印在我的唇上。他这突然的举动,让我猝不及防。直到他的舌尖触到我的牙齿时,我才清醒……
  
  我的初吻!!!
  
  就这么被彻彻底底的夺走了。
  
  幸福,不在于物质的享受。
  
  幸福,那是心灵的感受。
  
  镁光灯一闪,时光就此定格。照片上的一对人儿,他,嘴角含笑,双手环住我的腰,眼眸中有似水般的情。我,含羞浅笑,眼眸中一片迷醉的光彩。
  
  这一夜,我与他相拥而眠。依偎在他怀中,他的气息环绕着我,令我心醉神迷。
  
  他酣然入梦,沉睡之中,发出几声含混不清的呓语。
  
  兴奋与激动交织,我难以入梦。数次自问,小叔,他已真的属于我?
  
  真切的拥抱和近在咫尺的呼吸,让我感到真实。
  
  迷蒙的困倦袭来,我陷入恍惚的境地,似睡非醒。
  
  晨曦微微,我先于他清醒。淡淡的曙色里,他的脸庞似幻似真。蜻蜓点水般吻了吻他的脸颊,唯恐将他惊醒。
  
  不经意间,瞅见了他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有一点淡淡的好奇,他手机里,会有些什么?
  
  我想和他之间,没有秘密,没有隐私,倾心相许,彼此坦诚。
  
  随手点开信息、微信,真好,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再点开扣扣,一段聊天记录彻底碎了我的心。
  
  联系人里,一个网名叫“云”的女子……
  
  她,就是小叔那个纠结多年的“女友”么?
  
  他们,竟然还在联系。
  
  小叔,温润如玉的小叔,在她面前,何其卑微。
  
  他,竟在祈求她,回心转意。
  
  她,高傲地回绝他:我和你,没有可能。
  
  通篇的聊天记录,字字句句,我为小叔心疼。
  
  出于报复的心理,我向“云”发去了我和小叔的合影。以他的口吻:我以后再不打扰你了,我已经找到了,我的幸福。
  
  点开“云”的相册,照片中的女子,青春已逝。
  
  呵呵,若她看见小叔身边有一个青春鲜嫩的女孩儿,不知会对她,有怎样的刺激。
  
  “云”回了信息:你告诉我,你会永远爱我。现在,你又发来一张你和别人合影的照片,你是什么意思?
  
  倏然之间,我心底升起不祥的预感。还没来得及回她,屏幕上跳出一个号码,铃声响起,惊醒了床上的小叔。
  
  他看了一眼号码,神色古怪,径直走到客厅去接电话。
  
  我欲跟过去,他对我做了个制止的手势。
  
  一种无形的恐惧紧紧攫住了我的心,我呆呆地坐在床上,心如乱麻,无法思想。
  
  小叔终于推门而入,脸色,阴沉得让我害怕。
  
  “小叔,怎么了?”
  
  “为什么,要冒充我联系她?”他的语气是我从未听过的冰冷。
  
  “我……”我无法回答。
  
  “楚楚,你让我,伤透了心。”
  
  “你这话,我不懂。”
  
  “我和你,就此结束吧。”他的声音如晴天霹雳,炸响在我头上。
  
  “什么!”
  
  “你做的事,让我没法和你继续。”他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火气。
  
  我骤然懂得,原来,他和她……
  
  想也不想,挥手对他甩去一个耳光。“渣男!”
  
  你既然爱她,何必要接受我?
  
  心疼的感觉让我几乎窒息,我的爱情,他随手玩玩的游戏。
  
  他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去。
  
  我自然没有去上班,我没法安心工作,更没法面对他。
  
  人,在难受的时候,总想找个人倾诉委屈。
  
  盈,一个比我年长几岁的女子,阅历了世事沧桑,又经历了感情。
  
  她是我最好的,倾诉对象。
  
  静静地听我讲述完一切,耐心地为我擦去泪滴。
  
  她没有说话,安慰的语言苍白无力,她懂。
  
  这时,手机扣扣里,传来加好友的提示音。
  
  头像是那个见了一眼就记在心里的,“云”
  
  她为什么要联系我?
  
  点了同意,“云”的信息一条条发来:
  
  小妹妹,不要伤心
  
  小妹妹,放弃“波”吧,他说,他根本不爱你,甚至讨厌你。
  
  我回复她:可他已经说了要娶我。
  
  “云”:那是他逗你的。
  
  我:他那么成熟,怎么会逗我?
  
  “云”:他成熟么?很孩子气的。他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会付出很多,就像对我。这些年来,他对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可他对你呢?付出过什么吗?
  
  仔细想来,这些年来,小叔,对我的关爱,从未超过一个长辈对小辈的范畴。
  
  我:可是我很爱他。
  
  “云”:他不爱你,你又何必如此?他今天对我说了很多,我觉得你,根本没必要这样折磨自己。
  
  我:我该怎样呢?
  
  “云”:换个环境,时间会让你忘了一切的。
  
  我:扎根在心底的人,怎么会随着时间淡去?
  
  “云”:若是你不给我发照片,你和他,是很可能在一起的。你不给我发照片,我就不会给他打电话。
  
  一直在旁边观察的盈,突然冷冷一笑:“楚楚,你完了!你失败了!”
  
  “她既然说,她和他不可能,我和小叔,不是还有机会么?”
  
  “单纯!”盈抢过我的手机,快速的将“云”拉入黑名单。
  
  “真把她当知心姐姐?”
  
  我点点头。
  
  “她要是和‘波’之间不再继续,她为什么不结婚?又为什么在看见你和‘波’的合影之后装委屈?她今天和‘波’之间说了什么,你无从得知。从她后来讲的话来看,我分析,她肯定表现得善解人意。而你,楚楚,情绪失控。”
  
  “我懂了。”我恻然开口:“我就不该,把照片发给她。”
  
  “你发不发,都改变不了结局。那么优秀的‘波’。帅气,细腻,体贴,事业有成,还对她痴情。傻瓜才
  
  会放弃他。”
  
  “可她明明说,她和小叔没有可能。”
  
  “那不过是玩的心机,她若真不想回心转意,换了一切联系方式,让‘波’联系不到她,不就了结了吗?”
  
  “可是小叔昨晚对我,说的那些全是假的吗?”
  
  “男女不同,男人不管抱了亲了还是上床了,不爱就是不爱。楚楚,你年轻、单纯、痴情,他在她那儿受了伤,在你这里找点安慰。你太傻了,居然把这当做了爱。”
  
  我听见了心碎的声音,盈的分析,无懈可击。
  
  “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呢?”
  
  “放弃!”
  
  “不!”
  
  “要不能怎样呢?你和她斗?你斗不过她的,他们之间的回忆,她随便提起一件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就算你斗过她了,和小叔结婚了,得不到的才是美好的。她可以凭着她的心机,让‘波’觉得,失去她,完全是因为你。他会恨你的,楚楚,你要理智一点,别和恨你的人生活在一起。”
  
  “小叔,就一点不明白,我才是最爱他的那个人么?”
  
  “明白了又如何?他不爱你,爱她,他的心从来只属于她。这么多年,分分合合,他被她伤透了心还不想放弃她,足见他有多痴情。痴情人爱上痴情人,若是倾心相爱,倒是神仙眷侣。可你们,你痴情他,他痴情她。这只能是个悲剧。”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上班,也没有回家。
  
  盈请假陪着我,她不提关于小叔的任何事,陪我玩游戏、逛街、看电影……用一切情绪转移法,让我别想伤心事。
  
  人生有一似姐妹的闺蜜,足矣。
  
  我向小叔的邮箱发了一封辞职信,套用的句子,辞职的决定很坚决。
  
  他这次没有挽留我,我也不希望他挽留我。
  
  “云”居然再次加我,问“你辞职?你不是很爱他么?”
  
  我心中冷笑,她的面目,我终于看清。
  
  “云”:辞职后去哪里呢?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我:去很远的地方。
  
  小叔,但愿你和“云”在一起,你能幸福。
  
  “云”:祝你找到幸福。
  
  呵呵!用心的,斗不过用心计的。
  
  小叔,只要你幸福,就好。
  
  换了一切号码,我背上行囊,浪迹天涯。
  
  临行前,我拍了一套“一个人的婚纱照”。
  
  一袭清纱,惊艳芳华。
  
  样式,来自一本杂志。当时随手翻阅影楼送来的广告杂志。
  
  小叔对一幅婚纱照久久凝视:“这套婚纱,真漂亮啊。”
  
  心中一动,那确实是一套很美的婚纱,梦幻的层层白纱,将模特儿装扮得如同公主。
  
  特意珍藏了那本杂志,只为某一天,穿上那件婚纱,成为小叔的新娘。
  
  现在,终于穿上了这袭婚纱,确实很美,美的惊心动魄。
  
  轻纱飘飘,只有我一个人,无尽孤绝。
  
  小叔,除了你,谁都不可能成为我的新郎。
  
  这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照片。
  
  剪掉了保留多年的长发。曾想“长发挽君心”。却是“挽断罗衣留不住”。
  
  “待我长发齐腰,小叔娶我可好?”
  
  万缕青丝瞬间剪断,万缕情丝依然“煎不断,理还乱。”
  
  镜中的人儿,一头短发,像个男孩子。
  
  职业为网络作家,稿费足够了,我旅游。没钱了,我写作。
  
  也许谈不上旅游,心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儿都是流浪。
  
  世界那么大,尽情的看看。
  
  走过千山万水,走不出对小叔的思念
  
  可可西里无人区,天苍苍,野茫茫,我对着旷野呼喊:“小叔,我爱你!”
  
  撒哈拉沙漠,黄沙连天,驼铃声声敲心坎,我扬起一把细沙。“小叔,你是我握不住的沙。”
  
  爱琴海岸,碧海青天,白帆点点。“小叔,我视你,为我的生命。”
  
  三年的光阴,转瞬即逝。
  
  我已不是单纯稚嫩的小女孩,内心已修炼强大。
  
  走过那么多地方,世界,真的很大。
  
  我,真的很渺小。
  
  唯一保留在心里的,是对小叔的痴恋。
  
  小叔,你过的好吗?
  
  我犹豫要不要去看看他。
  
  盈一直和我保持着联系,她的几句话,驱使了我要见小叔的决心。
  
  “他的事业很成功,已经是公司老总。有一个细节,他让公司里的年轻女孩儿,称他为‘小叔’。我一听有人叫他‘小叔’,还以为你回来了呢。”
  
  小叔,小叔,在你心里,我终究还是有一点地位吗?
  
  乔装打扮,戴上墨镜,我开车来到了他公司楼下的停车场。
  
  他的电脑公司规模不小,他的事业,的确很成功。
  
  恍惚之间,又似回到和他创业初期的日子。
  
  我和他那时的梦想,终于实现。
  
  这几年,在我的作品里,常巧妙地对他公司进行宣传。
  
  他和几个公司的合作,便是通过我的读者粉丝,牵线搭桥。
  
  但是我没有让他知道,我在帮他。
  
  在停车场里等待许久,终于见到那抹身影出现。
  
  依然是眉目温润,英姿挺拔。
  
  似水流年,在他身上,流走的只是时间。
  
  似乎岁月不忍心磨蚀他的容颜。
  
  他手里牵着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女孩儿,软萌的童音咿咿呀呀,摇摇晃晃地初学走路。是他的孩子,眉目与他,如出一辙。
  
  调皮的小东西挣脱父亲的拉扯,跌跌撞撞地跑开。
  
  他没有追她,只对着她的方向,微笑凝视。
  
  他的笑容,那么的温暖淡然,嘴角眼眸,有掩饰不住的幸福。似乎,只有心里满满的全是幸福,才能笑得如此灿烂。
  
  我和他在一起的岁月,他不管是喜悦的笑,被逗的笑,成功的笑……皆没有此刻的幸福洋溢。
  
  小叔,你的倾城一笑,竟然不是我给予你的。
  
  小叔,看你如此幸福,我已知足。
  
  小叔,我当年的决定,是对的。
  
  眼角有泪滴滑落,回忆的画面交织重叠……
  
  那一年,阳光迷乱,年轻的他,对我伸出手:小妹妹,跟我走。
  
  那一年,因他所在的公司财务困难,他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他仍然每天给我带回一杯我最爱奶茶,为此,我感动的心酸。
  
  那一年,他因连续加班分外疲倦,我递过一杯咖啡。他说:楚楚,你是我的解语花。
  
  最不愿回忆的画面浮现了:楚楚,你让我,伤透了心。
  
  小叔,你是我的好哥哥,好上司。
  
  你为何,就不能成为我的好伴侣?
  
  我构筑了三年的防线,在见到你的这一刻,就全部崩溃了。
  
  微风拂过,车内的玻璃风铃叮当作响。风铃声声,思念悠悠。
  
  风铃千纸鹤状的铃铛上,全刻着他的名字。
  
  小叔,我该停止,对你的思念了。
  
  捏住风铃死命一扯,两枚鹅黄色的玻璃千纸鹤便躺在我的掌心里。
  
  打开车载音箱,《风吹过的街道》柔柔响起。
  
  这是我最爱的一首音乐
  
  缠绵悱恻,凄婉动人。二胡凄凄,钢琴浪漫。两种截然不同的曲调相对倾诉,却永远不会重合。
  
  就如同,我和他。
  
  转首窗外,已经看不见他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离去。
  
  永远,永远的,不相见了么?
  
  如此最好。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仓央嘉措的《十诫诗》,写尽了痛苦而且凄美的爱情,写尽了情思和愁绪。
  
  从今后,与君诀。
  
  掌心传来刺痛的感觉,原来,我不知不觉间握紧了拳头,竟捏碎了两枚风铃。掌心,一片鲜血淋漓。
  
  最后再痛一次吧,这段感情,我该彻底把它埋葬了。
  
  乐声凄美,缭绕盈耳,似清泉淙淙,又似絮语呢哺,如春蚕吐丝,又如孤雁盘旋……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