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四月的雨.茅舍.坚强的人

时间:2016-04-26 来源:原创 作者:大山无影 阅读:9
    春雨霏霏,过了年的树枝润出微翠,撑起了一朵朵小伞。雨来,陌上花也姗姗而来,凝注在雨里,它们对雨不是那么上心,也不是那么喜欢,平平淡淡。如果雨太缠绵,它们的花香渐入淡,此刻雨霁风徐多好。微雨也行,至少蝴蝶会醉成花的模样,俯视沟溪,不知不觉里,瘦了一冬的溪水肥了,靑荇波动鱼尾漾出许多诗情。微雨过去,蓝天都变得多情,轻柔得拥抱白云缕缕,缱绻浮于山顶。微雨再来,蓝天舍去云白,改成欢心黑云·灰云,这家伙贪恋情网,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微雨固然是流动的画面,算不上麻烦,那么骤雨就是麻烦的泪,纷纷扬扬,落地成殇。
  
  四月的雨总是不期而至,如同失恋的泪水,或许是天空的痴迷的情儿太多的缘故。相互跌宕,相互嫉妒,相互奔向人间。泪水化作诗,氤氲小溪的歌声淙淙而行;有谁愿意成为歌声里那一豆点哀婉的音符?泪水涂抹成荫,遮住了小路上的成双成对的蝶影甜蜜;当有蝴蝶再爱时,可知是谁的蝴蝶在深情飞舞?泪水沏来一杯茶的暖,润泽了泥土待发的生机;勃发里的嫩芽是否记起父辈里悲怆的故事?泪水拥住一腔的爱,允许山川大地的花儿都开到荼蘼。请别忘记那艳艳的红是泪水的最后一滴。
  
  四月的雨下得疯狂,只为失恋。哭泣的爱!就当远足的一次旅行。名字旅行在何方?名字融进彼此的云朵上旅行,雨能冲洗掉;名字镌刻彼此的竹竿间旅行,火把会涂抹掉;名字唯有流进彼此的血里旅行,水都冲洗不去。莫要伤心,毁情。夜阑初静时,静静得守望那个曾经的过往,淡淡的回忆,岂不更好?
  
  四月的雨,不太习惯柔柔的情,更适于分别的场景。恋爱还是挑选一个明媚的场景为好。四月的雨淅沥,让路人的心紧紧的。
  
  看,雨中疾行的足迹,多少会沾染一些湿湿的潮气,沉沉的冷如蚂蚁蔓延上来,从冷的脚心,颤抖到心里。此刻才会发现四月的雨不再是那么可爱了,也不是朝气蓬勃的力量,而是扰民的恶梦精灵。该要躲一躲了,躲到他人的屋檐下,藏在某个戏台的旮旯里,挤在荒郊的山洞里。只要有躲的去处,那么雨是很难找寻到人的足迹,唯有滴答滴答的雨声还会编织着向晚的歌,声声悲催,丝丝困人。此刻归家的情愫渐浓,这儿唯有冷,唯有漠然,唯有暗黑的影,不再有系人心弦的温馨,和一碗腾腾热气的情。归家不行,手中无伞,待雨停风住最为明智。雨依然没有怜惜路人的意愿,恣意潇洒,无管夜色匆匆,无管路人的焦虑。雨携着寂寞的气息,就连路边的树都感染了孤寂。此刻的你若是路人,是否能钟情那四月的雨?
  
  四月的雨,有点冷!你若忘记携带任何雨具困在田野的饕餮雨幕中,前无山岩蔽体,后无茅舍栖身。你的脚步会变得匆匆而荒凉,你的衣服是多么伤感地紧紧抱着你的肉,取暖。雨中漫步的你,还会如同庄周一样悠闲?这一点能做到,你就是一个大智大贤的人。做到了,晚间回到了家的你是体温如火烧一般可爱了。四月的雨,有点冷!匆忙的我们是否要记住带伞呢?为了那健康的三十七点五度,为了家里的他或她的舒眉笑颜,为了孩子的缱绻,我们都要携带一把小花伞,将冷的四月雨屏蔽在身体之外。
  
  散步归来,雨依然是下!四月多情的雨,总是眷顾着大地。
  
  屋内蓊郁一层潮气,光滑的地面是沼泽一片,行走需要逶迤,颤巍巍的样子很逗人。鞋底和地面的轻吻都变得不再合拍,而是叽叽咕咕得叫唤,仿佛下面踩着一只只小鱼,这是水汽在到捣蛋。此刻在家的你是否也有同感?如果家有年纪大的老人,我们的手会格外谨慎帮扶,万不可滑倒在一片白花花的汪洋之界里,虽然不至于被水呛住,那冷如铁的硬度会将疏松的骨头散碎如星星,如石头划伤鸡蛋一样。触手可及的茶几上,杯子里外都是水,好像是水缸里刚捞出来的,丝丝分分都显得可爱。茶几上方悬挂的电视,只要接通电源那是炸了锅的响,滋滋吱吱吱——伴随难闻的电火花的味道,水沫子又在游走与电与线之间了,它们虽然是表演杂技的高手。却惊吓出我们的一身冷汗,会不会一下嘭得爆掉呢?这就是老牌的显示器电视受潮了。
  
  四月的雨能精彩大地的生灵,也会戏弄我们这些凡人。潮气如此重,要注意风湿沁人。潮气最重的不在于雕栏玉砌的主儿那儿,而是瓮牖桑枢的居民下脚处。棚户里到处湿漉漉的,没有一点阳光的味道,朱门里的暖灯会格外保护主人。四月的天气,察觉到了贫与富的差距。
  
  在我家不远五十米的茅舍里,居住着一家外乡的人。一个老太太膝下有两个可爱的小孙女,大男人去外出打工了,小孙女就读于附近的小学,步行一里不算多,也不累。累就累在于雨的瓢泼里。
  
  滴滴入瓦,如磐石被敲醒!水花肆虐着将瓦谷的沟槽填空的满满当当,缝隙里的空间再小都能被调皮的雨点挖掘开来,探索着屋顶以下的空间。泥土烧制的瓦块是容易生病的,昨天腹中一溃疡,今日额头缺一块角,虽然挤挤挨挨着让阳光发现不了。然而这些病情哪里能逃过雨水的法眼,一一如扫描镜一般侦探出来。淫淫水滴不是来治病的,而是将瓦片的病情拓展开来,顿时汪洋一片直泻而下,屋内的那块好不容易是干燥的空地,再也无法让人兴奋起来。都是湿的,泥土和面似的,粘胶在鞋底。顿时大鞋底,小鞋底,都是吃了玉米糊糊,连嘴都无法张开,沉多了,一定重了两三斤。摩擦力瞬间蒸腾了出去,走在泥泞的空地上恍如小舟在泥浆中晃荡,寸步难行。胳膊倚靠桌子一把,手指帮扶小凳子。这些家具是陈旧的见证,是歪瓜裂枣。苦难都是同病相怜的,谁也不会嫌弃谁。人好不容易坐在床边,恐惧的大船才会飘走。大人小孩的心都是悬浮的,希望能早一点脱离这个是非之地,来到外面。
  
  屋外的阳光躲避,雨依然尽情的淋漓。到处都是淋淋,能去哪儿呢?要不撑着伞伫立在雨里,感受风的凉爽,雨的亲密,更有诗情一些。诗情的目光都是哀愁的,茫然的,等待里那夜色更加昏暗,是该做梦的时刻了。梦里是一片干燥的空地,岂不更好!
  
  雨总会停的,里面的水渐渐安息。梦儿已经攀爬在床上酣睡,创造一份甜美。雨停了,还会再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在梦外面瞧着门,梦何时会搭理这些讨厌的精灵,干脆蒙着薄薄的被子蛰伏起来。雨水很有耐心一遍又一遍得惊扰着梦,如同顽皮的小孩子们在戏弄一个乞丐,没有同情心。梦的乞丐在雨的惊扰下是否能安寝?
  
  床的上方的那块瓦片破了一丝,是雨水的杰作。点点雨花轻盈而下,染湿了一点背面,如含苞的梅花楚楚动人,即将绽放。梦依然在甜美中啜吸着糖,没有醒来的痕迹。淅沥雨珠生气得泫然落下,湿透了一大片背面,如一汪马尿在狞笑,掩盖了那朵绚烂的玉梅。梦,终于醒了!漏雨了!快起。
  
  于是,一个盆叮叮当当得响着,安然端坐大床的中央。那盆从未有过如此的待遇,从来都是安放在地上叮叮当当,滑动圆圆的臀部。今日待遇提升,它开了荤一样很兴奋得敲着鼓着,那一声声悦耳动人的响声,绝不亚于高山流水,沙鸟声声的天籁。梦无奈得欣赏如此音乐,瞌睡的小眼皮在眨呀眨得睡在了盆一旁,小小双手抱着那沁人心房的圆冷,不觉又酣然了。小孩睡觉大于天,只要不是末日,必须得睡。瞌睡的大眼皮做不到这些,是无法酣睡,唯有端坐床棂凝望黑色的墙,心里一闪一闪得触动着暗。为何不电灯?灯是会亮的,大人不想去拉动开关,不要打扰灯的睡眠,离天明还有点儿远,让他们睡吧!自己熬一熬就能过去的。明日,明日去寻一个新的住所,哪儿保准不漏雨,里面也不是沼泽地。
  
  新的地方是找到了,房租固然很贵!没有人打理的茅舍孓然一身,锁在烟雾里,忽近忽远,忽热忽凉。
  
  美丽的四月,陌上花儿开,有人等你来!迷人的四月,瘦溪丰腴在浓雨中,鱼儿自然来!可人的四月,可曾知道,那些茅舍无法遮体的人们是如何苦雨的呢?藏匿于花苞里的细蕊是暂时不知道那雨的分量,当瓣儿撑开的那一刻,雨会惊醒自己的脊梁是不是足够硬。无需担忧,细蕊也能长大,茅舍的风景虽然悲怆,但能提炼一个人的忍耐的极限。他们的精神气儿不会被四月的雨淋湿,湿的是衣服的表面。
  
  和我们同在的南美洲的祖鲁人似乎很耐雨,那是一个多雨的热带雨林,没有公路延伸,也没有袅袅的浓烟,更没有发达的高压电线。他们钻木取火,攀爬在新石器时代,睡在荒芜的沼泽水面,他们几乎常年光着身子,在密林里穿行,脚下不是鞋而是扎肉的荆棘。这算得了什么?在健步如飞的蜿蜒里,他们用一杆长长的吹箭去袭击飞檐的猿猴;在多病的的化学之外,他们爬三十米高的云杉,在财富的边缘处他们从蜘蛛嘴里抢食。雨再大都不要紧,他们的皮肤是金属般的光泽,根本占不了一丝分毫的财富,可是健康是他们忠实的伴侣。
  
  坚强的人!在雨里更能勇敢成长。
  
  QQ2872168599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