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棠梨花之恋

时间:2016-04-06 来源:原创 作者:黑精灵 阅读:9
  
  
  哈锦林
  
  接到通知参加滁州市第一届“棠梨花诗会”心里既高兴又惭愧,能参加这样的盛会,是我的荣幸,而我,一个国语老师诗写得不咋地,你说我能不惭愧吗?!也正好借此机会向诗人求教。
  
  驱车一百多公里,来到了来安县张山乡的罗顶村。短暂的歇息后向西行进,走不多远便可以看见漫山遍野的都是棠梨树,每年三月下旬,棠梨花盛开,一簇簇滚成团,洁白如花。每棵棠梨树又是一个大花朵,一棵挨着一棵,漫天铺地。在温和的阳光下,洁白无瑕,流光溢彩,璀璨晶莹。
  
  来自省内外的诗友、摄影爱好者、骑行驴友云集到这里。他们相约在棠梨山情人谷,因为心中充满了一份期待。微信朋友圈里经常看到有朋友们晒出各式各样的棠梨花图片,我也是悄悄地关注着棠梨花的讯息,唯恐错过了赏花的时节。诗社的正德先生的家就住在张山乡的罗顶村棠梨山那边,自幼漫山遍野地玩耍,对棠梨谷再熟悉不过了,我们都称他是“土著”,由他做我们的向导,省去了诸多的麻烦。此时棠梨山谷草木复苏,春意盎然,行走在山间羊肠小道上,微风习习,鸟语花香。放眼远眺,漫山遍野花的棠梨花连缀成银世界,山下金黄的油菜花与之遥相呼应相得益彰。山坳里镶嵌着一颗翡翠明珠,清澈见底,碧波荡漾,岸边些许垂钓者谈笑风生。湖光山色尽收眼底,游览者心旷神怡,物我两忘。
  
  棠梨林中,稀稀疏疏的散落着几棵野桃树,紫红的野桃花夹杂其中,恰如涂在山水画上的一抹云霞,缭绕山间,虚幻缥缈。景色甚美,但因棠梨花期有点过,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三三两两的赏花人沿着羊肠小道,缓缓行进。一处向阳山坡上,棠梨花在微风的吹拂中,随风摇曳煞是好看。摄影爱好者可以大展身手了,打开镜头聚焦在棠梨花上,只听“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其他的也不闲着,都围着棠梨静静地用手机拍照。这时候,感觉一出声,人立马就会变得俗气起来似的。棠梨树山之君子,更是隐士,尚存古风,安静地兀自儿绽放,我等又何忍惊扰她的清静呢?
  
  不知不觉天已晌午,然大家兴趣正浓,意犹未尽,留连其间,不忍相别。三五成群指指点点,诗人诗兴大发面山而吟,引得大家掌声如鸣。转过山角,豁然一亮,一条弯弯的小溪绕山而走,河中几只白鹅无视岸上的游人,毫无顾忌地嬉戏追逐,河对岸几株高大的棠梨洁白如暇,细风一吹花瓣飘飘洒洒落入河中,别有一番风情。棠梨的安静从容,让我仰望。人群中不知哪位理想家说,如有来生,化作一棵棠梨,与世无争的生活在此山间,悠闲自得,岂不自在?
  
  棠梨别名甘棠、野梨、土梨、棠杻。野生于荒郊、山脚、路边或道旁。甘棠之名,出于《诗经·召南》。《诗序》云:“甘棠,美召伯也。”宋理学家朱熹注解说:“召伯循行南国,以布文王之政,或舍甘棠之下,其后人思其德,故爱其树而不忍伤也。”后世因用“甘棠”称颂地方官吏之惠政于民者。
  
  棠梨树,蔷薇科落叶乔木,枝有针刺,耐旱耐湿,为黄河和长江流域野生植物,其花和果实可以食用,为我国栽培梨的优良砧木之一。它并非名贵木材,然而因名人系于斯木,也就成为地方文化的一种象征。所以从古至今有着众多的文人雅士赋诗著文,讴歌颂扬甘棠树。
  
  棠梨树生长在山野,默默的开花,默默地结籽,生命中夹杂着几份寂寞,还有几分无奈,却又生活的实实在在,把最美好的东西都给了人类;人生岂不也若这般,为了自己的家,也是为国家,辛勤的工作,默默地奉献,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世人都爱桃花的娇艳,而我更喜欢棠梨花的素洁高雅。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