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脚步声声母爱浓

时间:2015-03-09 来源:原创 作者:晨夕若梦 阅读:9
    在我童年记忆里,最难忘的,最熟悉的,就是母亲的脚步声了。那沉稳的,细碎的,杂乱的,焦急的脚步声一直在我的耳畔萦绕,那么亲切,那么令人回味,在我看来就是世间最美的声音了。母亲是勤劳的,是善良的,是慈爱的,用勤劳的双手撑起一个家,也给了我一个幸福的童年。现在我离家有十多年了,可是母亲那熟悉的脚步声不曾离开过我,回想起来便会心生温暖。
  
  母亲是全天下母亲中最平凡的一个,可对于我来说,母亲是山,是地,是太阳,是我幸福的依靠。
  
  年关将至了,我回家的心情更加的迫切了。多想早一些回家陪一陪母亲,陪母亲说说话,回家给母亲做一顿饭,母亲老了,岁月的风霜染白了她的黑发。母亲没有文化,讲不出什么人生大道理,但她用朴素的情怀和坚忍的行动支撑着自己人生的目标——养家和孩子。这在常人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事情,母亲却操劳了一生,忙碌了一生。
  
  听母亲说,我出生的那年,正好是赶上几十年不遇的大旱之年,村里人吃水就成了问题。那时候,不像现在,每家院子里都有水井了。那时,全村上就有一口水井,又赶上了大旱之年,井里的水位是很低的,整个村子里面临着吃水难。村民们都争着抢着去井台挑水,水井边挑水的人络绎不绝,排着很长的队。父亲常年在外地干活,很少在家,家里的重担就落在了母亲一个人的身上。我那时才几个月大,母亲要照顾我,还要抢着去挑水,经常是排了半天的队,就能听到我睡醒后的哭闹声。水井就在我家院子的前面,只要我一哭闹,母亲就匆忙的跑回家,那脚步声就像雨点打在窗棂上,发出急促的,清脆的声音。没有办法,总是要生活的,日子还是要继续的,因为白天我哭闹,母亲只好半夜起来去挑水,半夜里挑水的人少了,就不用在排队了,但是黑天是很不方便的,趁着月只能摸索着打水,那时的水井都是旱井,要用水桶,一桶一桶地往上打水,一个女人在黑夜里挑水,其中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等母亲挑满一缸水时,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挑着水的脚步声已经变的很沉重了。几年后,村子里很多家都打了水井,也在这一年,我们家也有了水井,母亲挑水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我家院子前的水井,就闲置了起来,没有村民去挑水了,后来那里是我经常去玩耍的地方了。
  
  在母亲辛勤的劳动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了起来,就是在上个世纪的八七年,我们家盖起了新房,那时的我只有6岁,在我模糊的记忆中,母亲匆匆的脚步声从来没有停歇过。
  
  现在母亲老了,说什么也不跟我来城里居住。母亲说,家乡的空气好,况且家乡还有那些淳朴的村民,她离不开家乡,离不开留下她无数次脚印的土路,还有回荡在山谷里的脚步声。她说,她的根在土里。
  
  今年过年,单位放假早,我收拾好一切,买了母亲最爱吃的东西,带上老公和孩子开车往一百多里外的家奔去。母亲早都准备好了一切,你们什么也不用你买,回来就好。
  
  每到过年,最忙碌的要数母亲的,提前好几天母亲就开始亲手为我们做年货,什么皮冻,春卷,肉丸,灌肠,抄瓜子,花生,每样都准备了很多,只等着我们回家了。母亲从早忙到晚上,炒菜,包饺子,却从来不让我帮手,母亲总是说:不用你干,单位放了年假,你就好好休息几天吧。母亲忙忙碌碌的脚步声在整个房间里回响。仿佛她的忙碌一切都是为了儿女,母亲的脚步声是最美的旋律,在我每一次遇到困难时响起,在我孤独时喜欢倾听你的声音,流泪时给予我动力。
  
  每到春节,就让我想起童年时生的一场病,那一年,我十岁,本来体弱多病的我,在那一年的春节时病倒了。母亲心急如焚的抱起我,大过年的,农村的小客都已经不通了,那时家里条件不好打不起车,母亲是步行跑着去的,奔向十里外的乡镇卫生所。母亲本就瘦小,又抱着我走了那么远的路,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等到了卫生院,母亲已经累的气喘嘘嘘了,那脚步声也便得更加的沉重了,真的很难想象瘦弱的母亲是怎样的一种毅力。
  
  我躺在病床上,高烧使我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迷迷糊糊中,就听到母亲沉重的脚步声楼上楼下的跑着。那脚步声十分的急促,像雨打残荷,还夹杂着母亲急促的喘息声。母亲是在为我办理住院的手续,恳请医生快些给我看病,看着病床上因高烧而昏睡的我,母亲是急切的,母亲是心疼的,一种浓浓的母爱在心中升腾。我能感觉得到,母亲握着我的手,一滴滚烫的泪滴在我的手背上,浸润在我的心里。从那时起,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
  
  那年的春节,我和母亲是在医院度过的,母亲忙前忙后,急切的脚步声一直在我的睡梦中回响。那脚步声不一会又渐渐远去,消失在病房里。过了一会,那熟悉的脚步声又重新响起,越来越近,越来越轻,我的意识慢慢的清醒了过来,看到母亲提着方便盒回来,母亲是给我买吃的去了,母亲把方便盒放到床头柜上,用长满老茧的手递给我一盒饺子,快点趁热吃,吃饱了病才能好的快。那顿饺子是我这些年吃过最香的一次。回想起来总是让我被感幸福,这些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让我拿出来怀想,给予我力量,给予我信心。
  
  在母亲精心的照顾下,我的病渐渐地好了起来,身体比以前更强壮了。
  
  还记得在童年时,那一个个记忆里的清晨,随着鸡犬鸣叫,黎明在初升太阳的召唤下,缓缓地伸开了臂膀,迎接着晨霞朝露,迎接着希望恬静的一天。朦朦睡意中的我,最先听到的永远是母亲的脚步声,细碎的,轻轻的,有节奏的脚步声。母亲天刚亮就起床了,给我们做早饭,上学的时间就要到了,我还是懒懒地不肯起来,被窝里热乎乎的,真是舒服啊!其实,这一夜里母亲不知道醒过多少回,给我们姐妹盖好被子,不一会儿,一个翻身我又把被子压在身底。母亲还要早早的起床给我们做饭,很怕耽误了我们上学的时间。
  
  那时候家里穷,孩子多,母亲除了参加劳动挣工分外,家里养猪,养鸡,养鸭,养鹅,还要在农闲时搞点儿副业。我家住在大山沟里,多的是山珍野果。母亲采山菜,挖药材,采蘑菇,采山果卖,无论挣钱多少,只要能换来的钱,就起早贪黑,风雨无阻。母亲的脚步声从不肯停下,轻快的,稳健的脚步声在大山谷里回响。
  
  有一年秋天,天气好,雨水足,山上的榛蘑大丰收,收购价格也非常诱人。那一阵母亲天天都是早早起来,给家人做好饭,她自己却常常没吃早饭就拎着大筐上山采榛蘑去了,天天很晚才回来,大筐里装着满满的黄橙橙的榛蘑。母亲很累,但他看着榛蘑,就像看着钱,变成了我们的新书包,新衣服,流汗的脸上挂着笑容。虽然很累,可那脚步声是轻快的,稳健的,因为母亲看到我们的新书包,新课本,心中是很欢快的。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母亲自是十分欢喜的。说她这些年的辛劳没有白付出,终于有盼望了。那天早上,我要离开母亲去大学学习了,早上我醒的很早,朦朦胧胧中听到母亲一阵阵错乱的脚步声,时远时近,时清时淡,我翻身坐起,妈,你在忙什么呢?一会车就来了,我早点给你做饭,路途这么远,不吃饭哪有力气赶路。我带着对生活美好的向往,离开家乡,母亲执意送我到村口,嘱咐这,叮嘱那,母亲是放心不下我,那永不停歇的脚步声就在浓浓的乡村里回荡。母亲的脚步在那泥泞的土路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印迹。
  
  又是新年将至了,又听到母亲熟悉又急促的脚步声,只是如今的母亲苍老了很多,头上也添上了白发。每一丝白发写满母亲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劳。沉重的脚步声包含着母亲多少个浓浓的爱恋。这些年来,无论我走到哪里,母亲的脚步声总是紧紧跟随,萦绕在耳边。
  
  那声声脚步包含着母亲浓浓的爱意,回家,因为家里有母亲的呼唤声,无论你身在何方,无论回家的路途有多遥远,无论路上会有什么险阻,那浓浓的思乡之情,谁也无法阻挡,只想回家,在吃上母亲做的那可口的饭菜,在听一听母亲含着浓浓爱意的脚步声,馨香,淡远,绵长......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乐虎老虎机娱乐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