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老虎机娱乐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诗歌
世俗评说
乱谈八卦
处事之道
影评书评
乐虎老虎机娱乐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恐怖故事,夜里三点别睡觉

时间:2013-05-28 来源:原创 作者:天子老大 阅读:加载中..
    文/天子老大
  
  QQ4880790
  
  夜里三点别睡觉
  
  匡东萍长到二十五岁,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害怕。
  
  昨天夜里,她去卫生间,亮着灯,她以为里面不是小菲就是吴丹。就敲了下门,果然,卫生间里小菲说:“等会,我刚进来。”匡东萍迷迷糊糊看了看表,时间刚好下半夜三点,约摸自己还能忍一会,就走回卧室。
  
  匡东萍是三人合租的房子,间量不大,不过,厨房、卫生间、卧室,应有的都有。仨人搬进来后,把卧室的双人床又加了一块,睡三人正好。匡东萍有开灯睡觉的习惯,走进卧室一看,小菲和吴丹睡得正香,就坐到床边打了个哈欠。突然她想起件事,猛的清醒了:屋里一共住了三人,现在全在卧室里,那,卫生间里的是谁?
  
  匡东萍赶紧掀开小菲蒙在头上的被子,小菲在,吴丹正在打呼噜。匡东萍掐了一下大腿,很疼,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就又走到卫生间敲了下门,里面真切的传出小菲的声音:“姐,再等会,就快了。”匡东萍向来胆大,又练过几天武术,轻易几个人靠不了边。反问一句:“你谁呀?深更半夜的唬谁哪?”里面“咯咯”一,说:“哟,听出来了,不好玩……”没了声息。匡东萍想:别是进了偷儿吧?推推门,轻轻开了,卫生间里空空荡荡,匡东萍感觉头发根有些往起竖:既然里面没人,刚才是谁和自己说话呢?这时,身后有了声音,一回身,不由得“啊”的一声惊叫,小菲正站在她身后揉着眼睛也吓了一跳:“东萍姐,你干啥呀!一惊一乍的,闹鬼呀!”
  
  第二天,还是下半夜三点,那个女声又出现了,不过,这回她扮的是吴丹。这次,匡东萍相信了:卫生间里确实有人,自己不是梦游,任她再是胆大也不由得心里哆嗦。但她没把这事跟那姐俩说,怕吓坏了她们。
  
  第三天夜里,匡东萍看见卫生间的灯又亮了,这回,她没有敲门,直接踢开门冲了进去,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因为她压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
  
  这回她看见了,也许是人家有意让她看见的。匡东萍看见一个女人坐在座便上,长发披下来遮住了脸面。匡东萍一手把着门框,声音哆嗦地问:“你是谁?为什么几次吓唬我?”那个女人说:“你真的想知道?”匡东萍说:“是。”女人又说:“你不后悔?”匡东萍想了一下说:“说!”
  
  女人说,本来是她先在这里住的,是匡东萍三人强占了她的地方,要不是看着匡东萍胆量大、心眼好,她们根本在这里住不下,以前那些房客都是被她吓走的。匡东萍想:怪不得房租这么便宜,原来有个疯婆子在这闹鬼。匡东萍问:“你到底是谁?”女人说:“我是鬼呀!难道你看不出来么?”匡东萍说:“别逗了,世上哪有鬼?”女人说:“你看看镜子,有我的影子吗?”匡东萍向墙上的镜子一看,果然,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不到那个女人。匡东萍有些害怕了,问:“你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呆在这里不走?”女人叹息一声,说:“唉,看在你能跟我说这么多话的份上,我都跟你说了吧。”
  
  女人说,她生前也是打工仔,本来是夫妻一起出来打工的,本想在外面干几年,有了本钱再回到家乡办个养殖场,走勤劳致富的路。谁知二人在出来的路上走散了,她找了许多地方才打听到丈夫的下落,在一个私人小煤矿里挖煤,她费了千辛万苦找了来,矿上人跟她说:她丈夫已经死了。一个平时和她丈夫关系不错的矿工私下跟她说:她丈夫是被人害死的,那人利用她丈夫骗取巨额保险金,这样的事在矿上已发生了多起,害人的就是这里的黑心矿主。她听了之后万念俱灰,精神支柱一下子崩溃了,整日里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后来,那个矿井发生了瓦斯爆炸,整个矿区都烧成了平地,矿主就在这儿盖起了楼,当起了房东。她不知怎么被人弄了进来,一天夜里,一个蒙面人打开她住的房门,强奸了她,然后,把她掐死在卫生间里。
  
  匡东萍听完,不由得泪流满面,半天也说不出话来,一时竟忘了对方是个女鬼。
  
  好久,匡东萍问道:“这么久了,你找到你丈夫了么?”女鬼抬起头,轻轻撩开遮住脸面的头发,匡东萍发现,那是一张十分清秀、年青的面孔。只是脖颈上有几道粗大、红色的印痕。女鬼说:“没有。不过,我找到了杀害我和我丈夫的凶手。”“他是谁?”匡东萍问。“就是这里的房东。”“你为什么不去告他?”匡东萍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她是鬼怎么告活人呢?果然,女鬼说:“我告不了他,也不敢靠近他,他阳气很盛,又很有钱,很有势力,我只能守在这里慢慢等机会。最近,机会就要来了。不过,你得帮我。”匡东萍正要问女鬼如何帮她,这时,小菲敲响了卫生间的门,女鬼不见了。
  
  小菲迷迷糊糊的问:“东萍姐,大半夜的,你在跟谁说话呀?”
  
  好容易熬过了一天,又到了下半夜三点。匡东萍又来到卫生间。女鬼果然等在那里。匡东萍急着问道:“你快说,是什么机会?怎样才能帮你?”女鬼凄楚地笑了,说:“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真是个好人。将来我会报答你的。”匡东萍说:“别说没用的,快说我怎么帮你。”女鬼说,由于这里过去地下是煤矿,都掏空了,本来不能盖楼的,可是,因为房东有钱,买通了所有盖章的人,硬是盖起了这座楼。楼是房东找私人包工队建起来的,包工头为了多挣钱,打地基时偷工减料,没有好好做。明天夜里三点,这里会发生一次规模不大的地震,别的楼房都不会有事,唯独这里会发生大面积塌陷,到那时,住在这栋楼里的所有人都会被深埋进土里,包括那个房东。女鬼请求匡东萍到时候把楼里不该死的人都清出去,但不要惊动那个房东。
  
  匡东萍大吃一惊之后有些发愁:且不说如何才能在夜里三点之前,把上百人都清出楼外,就是能把这些人都叫醒还要瞒住其中一个,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另外,就算那个房东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可是,能眼看着他和楼房一起沉到地下去?
  
  女鬼说:“姐,你也不要为难,我也不是个恶鬼,只是不忍心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陪着他死才找你的。”匡东萍说:“这事恐怕我一个人办不了。”女鬼让匡东萍找同室的人帮忙。匡东萍说,凭白的说这事谁会信呢?女鬼从头上扯下一缕头发交给匡东萍说:“鬼的头发是冰的,给两个人看过之后就会慢慢消失,你把这个给她们看,她们就会相信了。”
  
  匡东萍想了又想,终于点头说:“好吧,我答应你。”
  
  第二天,夜里一点钟,大楼里突然响起凄厉的警笛声和女人的哭叫声:“着火啦!快跑呀--!”接着浓烟四起,每一层的居民都被从睡梦中惊醒,纷纷逃出楼外,时间刚好夜里三点钟。就在这时,好象一阵闷雷从地底响起,人们眼见着面前的大楼摇摇晃晃,慢慢的沉进地里去了。房东坐在地上,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原来,女鬼说完之后,匡东萍就和小菲和吴丹说了,果然,这二人不相信匡东萍说的是真的,只当一场玩笑。直到匡东萍拿出女鬼留下的那缕长发,二人眼瞅着那缕长发在匡东萍的手里越缩越短,慢慢不见了,化成了水,二人才相信了。但匡东萍隐瞒了一件事:就是女鬼要她让房主陪着楼房一起沉入地下的事。三人商议了好久都感到让这么多人在夜里跑出楼外,确实是件难办的事。最后,还是匡东萍想出了这个假失火的办法来,真的把人都在楼房塌陷之前清了出来。
  
  匡东萍看着片刻之间便消失得踪影皆无的楼房,看着没有随着楼房一起消失的人们,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就在这时,她的耳边又响起女鬼的声音:“姐,你为什么骗我?姐,你骗了我!”匡东萍四下看看,没有发现女鬼,看看别人,好象都没有听到。心里不由得害怕起来,但她想了一下又感到了坦然,对着空中说:“妹子,你放心去吧,姐没有骗你,马上就会有人来惩治他了!”小菲和吴丹被匡东萍的举动吓得心里直跳,急着问:“东萍姐,你在跟谁说话呢?”匡东萍笑笑,没有回答。这时,一阵警笛声响起,一辆警车急驰而来,在房东的身前停下,两个警察跳下车,对房东说:“你是某某吗?你被捕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匡东萍安排的,她把女鬼说的事都打成了材料,并把这里违章建楼就要发生大面积塌陷的事也写了上去,这样的事在没发生之前当然没人相信的,可是,夜里这里真的发生了塌陷,警察经过紧急调查,发现了房东大量的犯罪事实,于是,连夜采取了行动,不久,原矿主、现房东杀人骗保、强奸杀人的事实证据确凿,被依法判处了死刑。
  
  又是一天夜里三点钟,匡东萍在新租的房子里去卫生间,发现卫生间的灯又亮了,心想:别是那个女鬼又回来了吧?就打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没人,匡东萍却在卫生间里发现了她企盼以久的一份录用通知书。那是一家她应聘几次都没被招聘的大公司。她正在猜测这会不会是谁在和她开玩笑,这时,她听见那个女鬼在她的耳边说:“姐,谢谢你,有空再来看你……”
  
  匡东萍呆住了!
  
  别墅公墓“鬼”来电
  
  几天前,董成认识了一个叫莉莉的女孩。交谈中董成知道了莉莉和他住在一个小区,却因为工作关系从没见过面。
  
  莉莉是夜间工作的,董成却是正宗的早八晚五。
  
  董成很喜欢莉莉,却是不善言表说不出来。莉莉给他创造了机会,二人相识后主动发来短信,让他到郊外的“别墅公墓”接她下班,时间是午夜12点30分。
  
  莉莉在郊外的一家私企工作,所谓“别墅公墓”是一片建了多年没人买的别墅区。
  
  董成非常高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孩子约,还是他喜欢的女孩。
  
  于是,董成拼着半宿不睡,好容易等到夜里11点,提前从家里开车出来,到约定地点时刚好是夜里12点10分。
  
  董成下了车,没关车灯,站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可是,他等了30分钟,约定时间过了10分钟仍然没有看到莉莉。他有些着急,这时,他听到一幢别墅里有人喊救命!
  
  救命?这么晚了,谁还会在这呢?
  
  是莉莉吗?那声音很不清楚,时断时续的。董成随手从地上摸起块砖头,向发出呼救声的地方跑去。
  
  呼救声真是从那幢被风雨剥蚀得破旧不堪的别墅里传出来的,董成跑进别墅后看见月光下一男一女两人扭打在一起,男的手掐住了女的脖子,女的喘不上气,怪不得呼救声时断时续呢。
  
  就在这时,男的猛的将女的脸扳过来,董成看清了,是莉莉,冲上去一砖头拍到男的后脑上,男的闷哼一声倒下不动了。
  
  董成扶莉莉起来,莉莉喘息一会呼吸顺畅了,抱着董成全身发抖,董成踢了男的一脚,男的一动不动,董成害怕了,放开莉莉去看,惊得浑身发抖。
  
  男的死了!
  
  “他是谁啊?”董成大叫着问莉莉,莉莉哭着说她也不认识,下班后她在这等他,男的突然出现了,吓得她跑进别墅里,男的追进来,抓住她要和她那个,她不同意两人打了起来,就在男的要把她掐昏再那个时,董成赶到了。
  
  董成说,报警吧,我又不是故意的,当时如果我不拍他一下,你就被他掐死了。我最多算防卫过当。莉莉不同意,说什么也不让董成报警,弄得董成也不知道为什么,等他知道莉莉为什么不让报警已是几天后的事情了。
  
  但男的尸体怎么办?莉莉说别墅里有地下室,扔下去没人发现的。董成觉得不妥,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把男的拖到地下室门口扔了进去,转身要走时,他和莉莉都听到一声呻吟。看鬼故事加887811
  
  这里没有人啊?谁在呻吟?但他们顾不上了,无论谁刚杀过人,头脑都不会十分灵光的。
  
  整整三天,董成是在恐惧和慌乱中渡过的。可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别墅公墓”太偏远了,平时很少有人去那里。当初开发它的人脑袋一定给驴踢了,要不就是有钱没处扔了,不然,决不会选那里建别墅区。
  
  可是,有怪事发生了。
  
  第四天夜里12点,董成刚睡着,手机响了,惊出他一头白毛汗。谁呀?这么晚了!
  
  董成本不想接,这几天就今天睡着了,困意正浓。不接是不行的,铃声一直响,只好闭着眼睛接了,只听一句睡意没了,是个男人的声音:“我好疼啊!还我命来!……”
  
  “你、你是谁?”
  
  “我是被你用砖头拍死的冤鬼……我好疼啊……”
  
  董成不敢听下去了,慌乱地按了电话,直劲后悔忘了关它。等他关掉手机才想起该给莉莉挂个电话,就用座机拨通了莉莉的手机,却无人接听。这么晚了莉莉去哪了?
  
  第二天,董成醒来已是午后了。有人敲门,董成打开门看,是父亲从乡下来看他。看见儿子董老汉吃了一惊,问出了什么事。董成说没有,董老汉说你是瞒不过我的。董成无奈,就把夜里接到鬼电话的事和父亲说了。董成看过来电显示,是一堆乱码,不可能打通的,不是鬼电话是什么呢?
  
  董老汉听后,闭着眼睛掐算,他以前干过神汉的,过去董成没少说他迷信。现在见父亲一脸的凝重,吓得他也不敢吱声了。
  
  董老汉掐算一会,猛的睁开眼睛大吼一声,吓了董成一跳,忙问出了什么事,董老汉笑了,说没事,习惯了,吓唬胆小村民用的。他跟董成说没准谁挂错了电话,今晚还来就得想办法了。
  
  白天过去了,又到夜里12点了,董成还没有睡,不过,他关了手机。可是,电话铃声又哇哇地响起来,是他的座机。董成不是喜欢联系人的人,知道他手机号码的人就不多,知道他座机号码的就更少了。
  
  座机也是带来电显示的,董成看了又是一堆乱码,吓得他不敢接,又响个不停,手哆嗦着拿起听筒,还是那个男的:“我好疼啊!,董成吓坏了,赶紧叫起父亲,把无线话筒拿给父亲听,董老汉一听精神了,冲着话筒喊:“喂!你给俺听着,俺知道你是谁,再打电话俺天师附体五雷轰顶,让你永不超生!报警抓你!”
  
  电话里没声了,也许鬼魂没有想到换了人,董老汉放下话筒说:“成儿,你是怎么惹上他的?搞不好是个恶鬼啊!”
  
  董成说,您刚才说知道他是谁?董老汉笑了,说,俺哪知道,吓唬鬼的!董成搞不懂:难道鬼也怕警察?但,为了不让父亲担心,董成没把事情经过跟父亲说,心想:不管怎么样,还得再去一趟“别墅公墓”,把尸体埋了,或用其它方式处理掉,那样暴露在地下室里总不是事。
  
  好容易天亮了,董成趁父亲还在熟睡中,驾车去了“别墅公墓”。等他走进那个地下室时松了口气:尸体还在,没人发现。但他的心马上又揪起来,他记得很清楚的:那天他把尸体扔进地下室时看了一眼,尸体落地后脸朝上的,难道尸体自己会动?
  
  就在董成恐慌和疑惑时,地上传来脚步声,董成急忙躲到暗影里,看见莉莉从台阶上走下来,她不是回家探亲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董成问过莉莉公司里人,都说她休探亲假了。莉莉没有看到董成,她应该也是为尸体来的。谁知,当她看到那具尸体脸朝下后,竟尖叫一声向台阶上跑,却被人抱住了。
  
  是董成。莉莉吓坏了,当她看清抱住她的人是董成后,全身哆嗦着缩到董成的怀里。
  
  董成问她这么快探亲回来了?莉莉说她没有探亲,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说探亲只是和公司同事撒的谎。
  
  • [编辑:终点]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